第三百九十章 黑幕杀机
    崖州,虎贲军团驻地。

    月黑风高夜,唯有零星的火把,在黑夜中燃烧。

    正在整编的山地旅营地,两位青年军士借着巡逻的机会,暗中接头。

    孙膑整编山地旅,除了旅帅和营正是由从第一师团和第二师团抽调的将领担任,剩下的队正和火长,都是由黎族战士自主选拔出来的。

    黎族战士,野性十足,选拔老大,自然是以武力为唯一标准。

    谁的拳头大,谁就当火长。

    谁的拳头最大,谁就当队正。

    两人的装束,都是队正打扮,在军中的地位已是不低,可见不凡。

    “少族长,打探清楚了,第一师团已经乘船离开,去向不明。”说话的是一位瘦脸青年,此人脸色有一道狭长的疤痕,应是野兽留下的。

    此人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疤痕随之抽动,显得有些狰狞。

    “太好了,真是天赐良机。”

    如果欧阳朔在场,一定就能认出,这位“少族长”正是此前冲撞他的军士。此人名叫山柱,在黎族部落素有第一勇士之名。

    山柱的身份,也是大有来头,他是黎族诸部落当中,最大的一个部落的少族长。此部落的首领,历来被尊为黎族共主。

    可见,这少族长的身份,到底有多大的含金量。

    寻常部落的首领,见到山柱,也得行礼。

    山柱能够赢得“第一勇士”的美名,靠的可不是他的“少族长”身份,而是实打实的战绩。

    山柱八岁之时,就开始进山打猎。

    第一次打猎,就射杀一头三百斤的野猪。

    在当时,可是引起一阵轰动。而这,不过是山柱辉煌的开端。

    此后,每一次打猎,山柱都能猎杀到最凶猛的野兽,虎豹豺狼,无不成为他的猎物。就算是最厉害的黑熊,也同样难逃厄运。

    因为勇猛,山柱在十岁之时,就当时部落狩猎队的小队长。

    十五岁那年,一举当上狩猎队的大队长,声名远播,被部落正式确立为下一任族人的唯一人选。

    到这时,山柱的猎杀对象,已经换成了更加强悍的荒兽。

    山柱天生力大无穷,又在长期的狩猎活动中,揣摩出一套搏杀的技巧,面对凶猛的荒兽,也是毫不示弱。

    除了打猎,山柱杀人,也是不眨眼的。

    黎族部落,虽然同根同源,却经常因为争夺猎场,而大打出手。

    传闻,每一位黎族战士,必须要割下一颗敌人的头颅,才算完成成人礼。否则的话,根本就不被族人认可。

    由此可见,部落之间的厮杀,有多么的惨烈。

    而山柱,在他十岁那年,就完成首杀,打破了最年轻的记录。

    至此之后,山柱之名,威震山林,让敌人胆寒。

    临近的部落,为了根除后患,不让山柱这位“狼崽子”成长起来,数次派人刺杀山柱,都未成功,反倒是折损了不少人马。

    等到山柱十五岁那年,已无人敢跟他正面对抗。

    山柱接管狩猎队之后,部落的猎场,是一年比一年大。

    虎贲军团进驻崖州,成为山柱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

    眼见各部落被虎贲军团打得节节败退,山柱作为少族长,决定挺身而出。

    在一次协助一个黎族部落对抗虎贲军团的时候,眼见就要守不住,同伴想将山柱带走,他却灵机一动,竟然借机混入战俘当中,以便刺探敌情。

    此等做法,不可谓不大胆。

    也算山柱幸运,恰逢孙膑要组建山地旅,强壮的山柱,自然顺利入选,还被推举为队正,在军中混的是风生水起。

    山柱也是一个有心之人,一边用心学习先进的兵法,一边侦查“敌营”。

    眼见第一师团离开营地,山柱就动起心思来。想要联络已经退到五指山的族人,对虎贲军团发起反击。

    山柱不仅身体强壮,头脑也很灵光。

    短暂的接触,山柱已经清醒地意识到,如果不能趁山地旅正式成军之前,对虎贲军团发起致命一击,以后再无胜算。

    “可是,第二师团还在呢,我们打得赢吗?”

    疤脸青年,却有些犹豫,他的部落正是被第二师团围歼的。部落中那么多英勇的战士,在第二师团的铁蹄下,却只能苦苦挣扎。

    “哼,不是还有我们做内应吗?只要将山地旅发动起来,胜券在握。”

    山地旅中的不少战俘,可是认识山柱这位少族长的,自然而然地就团结在山柱身边。疤脸青年,正是其中之一。

    “少族长英明!”

    两人也算谨慎,说了几句话,就各自走开,消失在夜色中。

    他们哪里想到,一双幽幽地眼睛,一直在暗处盯着他们。

    “嘿,猎物终于上钩了!”

    山柱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仅仅是因为跟欧阳朔的一面之缘,他就被军情司死死地盯住了。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在军情司的监视之下。

    调查清楚山柱的身份,军团长孙膑却选择按兵不动。

    一则,孙膑对山柱是比较欣赏的,正有意提拔他担任营正一职。按照孙膑的思路,他是准备培养几位黎族将领,出任营正,甚至是旅帅一职。

    只有真正的黎族勇士,才能真正驯服黎族战士。

    二则,孙膑也是想借机,调查清楚山柱参军的动机。

    夜已深。

    虎贲军团的帅帐,却还是灯火通明。

    橘黄色的灯光,透过帐篷,给人带来丝丝的温暖。

    帅帐中,孙膑坐在轮椅上,借着油灯,正在专心地研读兵书。来崖山城之前,他可是从祖父那里,借来了十几部兵书,每晚都要挑灯夜读。

    值班亲卫,走了进来,道:“启禀大帅,军情司联络官在账外求见!”

    “进!”

    走进帅帐的,正是军情司驻虎贲军团的联络官。

    “大帅,大鱼有最新进展!”

    孙膑闻言,精神一震,放下兵书,道:“快讲!”

    联络官将方才的见闻,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遍。

    良久,孙膑方才一叹:“可惜,可惜啊!”

    “大帅是不是太高看那位少族长了?”

    见孙膑如此扼腕叹息,联络官有些不服气。

    孙膑摇了摇头,道:“你不懂。”

    “接下来该怎么办?还请大帅明示,要不要将他们直接拿下?”

    联络官深知,领地正在雷州打一场大战,崖州实在不宜生变。

    “拿下?不。”孙膑坚决地摇了摇头,道:“岂不知,危机就是机遇。本帅正愁拿他们没办法,既然他们主动走出五指山,自没有不笑纳的道理。”

    联络官闻言,没有发表意见。

    他只是一个情报官,是不能干涉军中决策的。

    孙膑也没指望他回答,笑着说道:“继续监视他们。”

    “诺!”

    联络官应声退下。

    夜色如墨,万籁俱寂,谁又知道,这其中隐藏着多大的杀机。

    山海城的全面入侵,犹如一道惊雷,在雷州上空炸响。

    五月二十四日,穆桂英率领北路军,以闪电战,顺利拿下横山县。

    五月二十五日,樊梨花率领南路军,经过一天的激战,拿下海安县。

    次日,以三座三级县城为中心,三路大军展开疯狂的扫荡。各路大军,基本上以两天攻克一城的速度,席卷雷州。

    北潭县、吉水县、良垌县、城月县、松竹县、曲界县、前山县

    一座座盛名一时的领地,一一陷落,彻底除名。领地的老百姓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换了一位领主。

    泉州的转生殿,源源不断地有玩家转生。

    不知道的,还以为泉州城外,又发生了行会大战呢。谁能想到,这些玩家竟是在领地被斩杀的。

    整个雷州,都在山海城大军的兵锋下呻吟。

    不到一周的时间,雷州就沦陷一半。

    雷州震惊,岭南震惊,整个中国区都震惊了!

    谁能想到,廉州侯竟有如此魄力,倾起大军攻打雷州。

    在一片喧嚣声中,炎黄盟却显得格外的沉默。

    炎黄盟,似乎无异干涉雷州事务。雷州境内,还没被占领的领主,不是没找到炎黄盟成员,却无一例外地遭到拒绝。

    因此,就有传言,炎黄盟是被山海城打怕了,不敢应战。

    欧阳朔自不会如此自大,在他想来,炎黄盟的举动,原因有二。

    其一,就是炎黄盟倘若增援雷州,且不说根本就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没有实利,纯粹的是损人不利己。

    炎黄盟可不傻,不会让人当枪使。

    其二,就是炎黄盟无法分心,他们也在酝酿大的军事行动。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炎黄盟内部,无论是成员之间,还是各大势力内部,都已经完成新一轮的磨合和洗牌,元气尽复。

    摆在帝尘他们面前的头等大事,是早日晋升为侯爵,否则一切都是虚的。

    而要快速提升爵位,在没有战役的情况下,各大起义军集团,就是最好的目标。只要拿下起义军,收获的功勋值绝对不比参加一场战役来的少。

    毕竟,这可是在主地图,实打实的剿灭“叛军”。

    既然炎黄盟没有动作,欧阳朔自然也是乐见其成。

    为了顺利接管占领的十余座城池,欧阳朔将四位署长全部派到雷州坐镇。

    四位署长各管一摊。

    军务署长杜如晦负责战俘的筛选和整编工作,行政署长范仲淹负责官员的选拔和任免,内政署长卫鞅负责治安的恢复以及重要人物的侦查,财政署长崔映柚负责当地经济的重建和恢复。

    四人带着各自的助手,奔波在各城池之间。

    欧阳朔照旧坐镇山海城,遥控指挥,把握大局。

    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占领雷州全境,似乎指日可待。

    六月三日,雷州战局却突然发生逆转。(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