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烟火妖孽
    眼看雷州沦陷过半,炎黄盟又无意插手,本土的诸位领主当中,终于有人站了出来,他就是烟罗县的领主——烟火妖孽。

    烟罗县也是三级县城,位于雷州中南,毗邻东部的雷州湾。相比其他三座已经沦陷的三级县城,烟罗县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暂时幸免于难。

    领主府,议事厅。

    烟火妖孽作为主人,坐在上首。

    大厅左侧,坐着五位领主,他们的领地都位于雷州中南部。其中一人,二十来岁,神情有些焦虑,他叫破桌子。

    破桌子的领地,叫潭目县。

    按照南路军的攻击速度,不出两天,潭目县就要被兵临城下。

    因此,此番领主集会,破桌子是响应最积极的一位领主。

    大厅右侧,只坐着两人,却都来头不小。

    上首一位,是一位老者,圆脸阔额,慈眉善目。他是鲍叔牙,也是烟火妖孽手下,最重要的一位文官。

    提起鲍叔牙,就不得不提,助齐桓公完成霸业的名相管仲。

    管鲍之交,历来传为美谈。

    事实上,鲍叔牙之能,虽不及管仲,却也是一位能臣。他之所以声名不显,盖因同一时期管仲的光芒,太过耀眼。

    活在管仲光环下的鲍叔牙,自然就要低调许多。

    :鲍叔牙(王级)

    :春秋(齐)

    :烟罗县县丞

    :文官

    :80点

    :45:30:70:70

    :凛然正气(提升领地廉洁程度40),举贤任能(提升领地人才发掘率25)

    :知人未易,相知实难。谈美初交,利乘岁寒。管生称心,鲍叔必安。奇情双亮,令名俱完。

    鲍叔牙旁边,坐在一位中年武将,却也是做文士打扮,神情冷峻,面若刀削,剑眉星目,让人望而生畏。

    这位中年武将,就是曹刿。

    提起曹刿,就不得不提历史上最著名的,名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出自曹刿之口。

    :曹刿(王级)

    :春秋(鲁)

    :烟罗县城卫师团师团长

    :高级武将

    :80点

    :75:45:55:70

    :鼓舞(提升军队士气30)

    :谋士型武将,能凭借智慧,以柔克刚,以弱胜强,以小取大。

    相比罗士信等将领,曹刿虽然稍逊一筹,但也是一员不可多得的统兵大将。更加难得的是,曹刿擅长谋略,以弱胜强,正是他的强项。

    鲍叔牙和曹刿,一文一武,就是烟火妖孽最大的底牌。

    烟火妖孽为人低调,领地中虽有两位历史人物,却少有人知晓。

    关键时刻,烟火妖孽才露出底牌。

    眼见这两位人物,赶来议事的五位领主,又多了一分底气。

    他们的领地中,倒也有一两位历史人物,可那都是什么人?在史书上,能够找到名字,已是万幸。

    有一些,甚至就根本没有记载。

    最响亮的一位,名叫百里视,是百里奚的儿子,也是一位将军。

    百里奚是秦穆公用五张黑羊皮从市井之中换回的一代名相,著名的贤臣,帮助秦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可有名的是百里奚,不是他的儿子百里视。

    “诸位。”烟火妖孽环视一圈,道:“山海城来势汹汹,当此危急关头,我等须得勠力同心,团结一致,才能渡过难关。”

    诸领主纷纷点头赞同。

    “妖孽哥,有什么办法,您就直说吧,我们听您的。”

    潭目县领主破桌子率先表态。

    “就是,说吧!”

    “好!”烟火妖孽一拍桌子,大声说道:“既然诸位信任我,那我就直说,当此之时,我等当结成联盟,利用传送的优势,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话音刚落,大厅又是一阵议论。

    “妖孽哥,结成联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按您的意思,如果将兵力集中到一起,那我们的领地怎么办啊?没有军队驻守,分分钟就可能被山海城的大军拿下啊。”领主们也是人精,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愚蠢!”

    说话的,不是烟火妖孽,而是破桌子。

    破桌子激动地站起身来,高声说道:“唇亡齿寒。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些简单的道理,大家还不懂吗?如果不能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一个个死守城池,有用吗?”他对着一位领主,一字一句地喊道:“有,用,吗?“

    对面的领主,竟无言以对。

    “我就问一句,以你们手中的部队,有信心挡住山海城南路军的袭击吗?”

    话音刚落,大厅一阵寂静。

    在座的,没有谁,敢说能够独立抵挡山海城的大军。

    想想吧,才一周的时间,山海城就拿下十余座领地。血淋淋的成绩单,足以让所有的领主,认清残酷的现实。

    眼见诸位领主若有所思,烟火妖孽再次发声:“事已至此,诸位还是认清现实吧。为今之计,只有破釜沉舟,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行,我同意!”有领主表态。

    “我也同意!”

    “同意!”

    至此,联盟终于结成。

    接下来,就是商讨具体的作战计划。

    而这,就需要请曹刿出马,作为烟罗县城卫师团的师团长,曹刿也将是盟军的统帅,具体的战术,自然由他来制定。

    六座领地的部队加在一起,总兵力接近四万。

    盟军的目标,直指南路军。

    六月二日,潭目县。

    南路军,在樊梨花的率领下,终于来到潭目县城下。

    只见城墙上,战战兢兢地站着零星的守卫。

    “将军,敌人好像有点少啊!”

    樊梨花眉头一皱,也看出不妥。

    “不管了,直接进攻!”

    “诺!”

    自登陆伊始,樊梨花率领的南路军,一路狂飙突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接连的胜利,让士卒的心态,包括统帅樊梨花,都未免就有些轻敌。

    虽然潭目县有些小异常,樊梨花也没放在心上。

    攻城战,进行的异乎寻常的顺利。

    不到一个小时,先锋部队就占领城墙。

    樊梨花骑在战马上,再次皱起眉头,道:“是有些不对劲,传令全军,加紧戒备,不得懈怠!”

    “诺!”

    大军进城之后,大街上,竟是空无一人。

    这倒是寻常。

    每每刚一攻城,城内的百姓,就都躲了起来。

    踏踏的马蹄声,在寂静的大街上,显得有些刺耳。

    就在南路军全部进城之后,变故发生了。

    原本已经被拿下的城门,突然开了一个暗门,从藏兵洞中,涌出大量的士卒,重新将城门关闭。

    “不好,有诈!”樊梨花一惊,大声喊道:“结阵,防御!”

    来不及了。

    只见街道四周,突然涌出密密麻麻的士卒。

    更加致命的是,街道两侧的屋顶上,突然出现大量的弓箭手。

    密密麻麻的箭雨,朝大军倾斜而下。

    南路军,瞬间损失惨重。

    “将军,怎么办?”

    “慌什么?”樊梨花娇喝一声,虽然女将,却英武不凡,道:“刀盾兵掩护,拆除商铺门板,组成防御阵地,就地死守。”

    樊梨花可不敢冲入商铺躲避,敌人放一把火,就要全军覆没。

    “诺!”

    第一师团,果然不愧为精锐之师,慌而不乱。

    刀盾兵结阵挡住箭雨,弓箭手则伺机展开反击。强弓硬弩,再一次发威,虽然敌人居高临下,却还是打了一个平手。

    屋顶的弓箭手,不断地被射杀,尸体滚落下来。

    高处的危机,渐渐地得到缓解。

    其余的士卒,则悍然冲到两侧的商铺中,拆下门板。

    刚好,街边有一座粮铺,囤满粮食。士卒们将一袋袋的粮食搬到大街上,组成简单的防御工事。

    依靠防御工事,第一师团,竟然奇迹般地扛了下来。

    曹刿站在城门口的一座箭塔上,望着远处的南路军,感慨地说道:“果然是精锐之师,这种情况下,竟然应对无差。”

    在兵力对比不明显的情况下,曹刿也不敢下令死攻。

    否则的话,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战局,就这样僵持下令。

    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

    樊梨花站在门板后面,懊恼地摇了摇头。也不怪她大意,她哪里想得到,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敌人竟然组建起一个区域联盟。

    利用传送的优势,盟军打了南路军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第一师团也不是吃素的,只要稳住局势,就还有机会。

    樊梨花的底牌,就是作为全军总策应的罗士信师团。

    只要罗士信率领的龙骧军团第二师团赶来增援,潭目县之围,立即就能解除。不仅如此,还能将盟军一锅端了。

    如此一来,雷州中南部,等若提前全部沦陷。

    樊梨花在等,曹刿也在等。

    盟军虽然占据地利,兵力也是敌军的两倍有余。但是,曹刿还是没有信心,将敌军全歼。

    曹刿,也在等待援军。

    他的主公,烟火妖孽,此刻正在积极联络其他的领主,将他们拉入联盟,再传送至潭目县。

    如此一来,就能以绝对的兵力优势,以泰山压顶之势,将南路军歼灭。南路军一灭,战场的形势,就能发生逆转。

    敌我双方,都在跟时间赛跑。

    罗士信率领的第二师团,至少需要两天,才能赶到潭目县。

    烟火妖孽,能在两天之内,找到援军吗?

    一切,都是未知数。

    南路军被围困的消息,立即传遍雷州。

    这一场胜利,来得太及时了。

    山海城大军“战无不胜”的形象,瞬间破灭。

    雷州战局,出现最大的变数。(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