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器官手术者
    “看来知道四十七体人存在这个秘密的人比我们预料的更多。伊万已经在寻求超智人,也许汉斯也知道这个秘密。或者肯定也还有其他国家势力知道,他们也一定利用过超智人的智慧!草,这世上到底有过多少四十七体人!”丁一急躁地驾驶着福特汽车驶穿过坝城区。

    “定向演化,随机突变。任何物种的进化都是朝着有利于自身生存的方向。人,毫无疑问会朝着更高智慧和更好的适应性方向进化。但突变纯属数据随机。正常人和四十七体人的基因差异巨大,在自然情况下发生的概率极小。所以根本没法知道,过去有过多少四十六体人自然突变成四十七体人。唯一能确定的是,这的确是发生过。”文莺用生物纹身身份认证,操作着辉瑞史克集团的微型投影电脑,数据模型里,正常基因最终在自然情况下拼合成四十七条半基因的模型出来。

    “我想俄国人一定不会停止他们的行动,就算我不和她们合作,莉亚迪也会继续寻找灯塔黑客的其他人。他们的目标,就是找到稳定的四十七体人的生物改造技术!”

    尾灯在黑夜里划过,两边是高架铁轨下,密集拥挤的旧城区

    中德口腔,投影显示中的是一张立体蓝光线条构成的一副健康完整的口腔,二十八颗平整美观的龋齿。墙壁上,有一张三螺旋基因体的结构图。这种异想天开的假说和生物神造论一样,被当做学术笑话,弃之一隅。

    “你们预约了吗?”日本医生门仓良已收拾好托盘和手术刀,放进消毒柜,准备下班。至少从门面上来看,这还是一家干净正常的口腔诊所。门仓良回头才发现,进来的是在章逸的保证下,不久前刚来找过他的丁一。

    “不必了门仓医生,我想我的牙齿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丁一边说着,给他反锁上门,坐下来泡茶道。

    “那么,是这位美女吗,是你需要牙医服务?”门仓良转而殷勤地问道文莺。

    “除了口腔健康,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服务呢门仓?”丁一略微含蓄地问道。他当然知道,门仓良的本领可不止一个牙医那么单纯。他是在螺旋地带中,最精于器官移植和改造的生物黑客之一。

    “在我的上班时间里,并没有。”门仓低着头,继续清扫诊所卫生。他不接受没有预约或者介绍者的生物黑客手术。

    “那就抱歉占用你下班的几分钟时间了,门仓医生,我只是想知道,你卖了大量抗排斥反应的‘羊膜水’,是接手了地下黑市的器官移植手术?”门仓良是平金给丁一的名单上,购买过最多抗排斥药物的人。

    “本来我还以为你是准备好来见我的主顾了,原来你是来调查我的;丁一,你怎么知道我买过什么东西,这是你的职业本能?”门仓良的语气平和,温文尔雅,他的外表根本不像是从事着非法生物制品和器官手术的高明黑客。

    “有很多办法,”丁一指了指脑袋,“除非己莫为。”

    “你知道这个又有何用。我记得你才刚来过这里修改过脸部参数。丁一,你已经不再是特勤组的干探,而且相反,你还是个有嫌疑的生物黑客罪犯。”门仓良坐在为病人拔牙时所坐的转椅上。他一边摘下眼镜擦拭着。文莺看到他半掩在白大褂里的左手手背上,也有一个生物纹身,水母。这个外表儒雅的日本人曾经也参与过灯塔黑客组织,对四十七体人亦了解不少。门仓在大学时成绩优秀,作为交换生一直在中国留学,所以很早就已经来到淡云市立足。现在的门仓也是淡云市生物黑客名单之中,比较有名的器官主刀者。除了牙医,黑客,门仓的另一个身份是淡云市的日资药企,野口制药的顾问。近年来,随着野口制药在淡云市的投资不断增加。野口制药已经成为规模和技术都仅次于齐身集团的淡云市第二生物制药企业。野口制药实力雄厚,在日本本土甚至在国际生物制药企业中,野口制药亦是一大东方巨头。

    “我在调查一起奇怪的器官移植。如果你有遇到,请帮忙告诉我。”

    “奇怪?什么才是奇怪?需要寻找生物黑客来做手术的,有哪个是不奇怪的呢?不然他们为何不去收费更低,更安全的公立医院;我遇到过拿着来源奇怪的不明器官,或者本身就像个功能特殊,性状奇怪的非一般器官。何况,只要是我的患者,我都有为他们保密的道德约束。”门仓良脱了医用服,准备洗手道。

    “这个拿着奇怪心脏的人事关重大,如果你知道,最好能马上告诉我,门仓。”丁一审视了一遍周围,手术刀,加热柜,冷藏箱;他正在想着对国际友人不太友好的方式。日本医生漫不经心的态度,让丁一有点着急,他得想办法让门仓尽快回答他想知道的答案。不过章逸曾向丁一保证过,门仓是他可信任的朋友,无论是医术还是人品。

    “是关于四十七体人,你是灯塔黑客,应该听说过这个词吧。”文莺小心试探地说道。

    “我知道。”门仓背对着他俩,擦干双手。这轻描淡写的回答,让丁一和文莺感到有点诧异。

    “丁一,我是买过大量抗排斥反应生物酶。不过大部分是替小笠原会长买的。他要带回日本去。因为我们本土不生产这种副作用极强的生物酶。也不会被正规真实接纳。只有生物黑客和他的患者才会对这种极端的药物有所需求。我只留了一小部分,留作移植手术不时之需。”门仓良回头,一边用芯片隐形控制着投影电脑。

    “你们所要找的人,是他吧?”

    立体投影被切换了内容,蓝光线条构成了一张立体清晰的人脸,这脸正是之前亚伦的芯片所还原出来的人脸,自由基。

    “你见过他!?”文莺和丁一都不由目瞪口呆。

    “大约去年年前,他曾经来过我这儿。”门仓良很有心地保留了从自由基身上采集到的dna。

    “来你这儿?来干嘛?”

    “来干嘛?我说他来拔牙,你信吗?”

    “说他长了能注射毒液的獠牙,我会更相信些。”丁一预感到,格林潘的执行者,自由基的行踪似乎就在眼前了。

    “那真让你失望了,除了双心脏,他和我们也没什么其他的区别。当然,他还比我们多了半条基因。”门仓良的回答很镇定,没有半点激动波澜。

    “你确定?”

    “自由基,他来我这儿植入,不,植回了一颗肾脏。”

    “植回?这该怎么说?”

    “因为那个肾的生理年龄明显不对。他是淡云出生的本土人。我猜是因为在他年少的时候,因为某种原因,或者是贫穷或者是疾病等等意外原因,被迫取出了肾脏,然后一直被冷藏着,直到他来到我这儿,又把它放回了自己的身体里去。”

    “我不管他的肾脏如何,他随身携带的那颗心脏在哪?他的人在哪!?”

    “够了丁一,我能告诉你的已经先预支了,接下来,我想要的,你也该和我去见见小笠会长了吧!”门仓良披上外套,提出他的要求道。想要见丁一的人,正是他的主顾,野口制药的负责人,小笠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