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节 情义两难
    暗道幽幽。
  
      石来静静的走着,如地下的幽灵般。这些年来,他在这种环境下呆的时间要比在地上久得多。
  
      他更像属于地下的这个世界。
  
      沉默、无言。
  
      单飞听孙尚香口气中有反问之意,半晌才道:“不错,我们是兄弟。”
  
      孙尚香很快想到了关键的地方,“你在和黄承彦做赌后,说是寻找通往秘地的密道,其实是在找石来留下的线索?”
  
      单飞眼中露出赞赏之意。
  
      他知道孙尚香身处这种诡异的环境,担心他的安危,就会忽略一些事情,但只要给孙尚香一些时间,她就一定能想到关键所在。
  
      “不错,我是在找石来给我的信息,不然我初到这里,再是聪明,如何能一天就找到去云梦秘地的去路?”
  
      单飞微笑道:“我很快找到了石来留下的消息,不过你们都没看到。”
  
      孙尚香嘴角现出一抹浅笑,“幸好我不知道,幸运的是……黄堂也不知道。”
  
      单飞抱着伊人默然前行片刻,接着道:“我见到石来留下的消息,知道此间曾被挖穿过一个地方,只要我找到这里,石来就会在这里接应我。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怎么接应,但我在倾听石墙内的动静时,听出石墙那面是水,我已明白石来的用意。”
  
      石墙的那面封的到底是水还是泥浆,他自然听得出来。
  
      “然后我发现石来让我到达此地后稍等片刻的暗号。”单飞微笑道:“于是我就在那里瞎说一气,故弄玄虚的拖延时间,结果在我念咒的时候,砌墙倒了。”
  
      孙尚香不由道:“你若是念咒后墙不倒会如何?”
  
      “那恐怕我得倒了。”
  
      单飞谐谑道,望见孙尚香的担心,他随即道:“那时候我多半会再念几遍咒语找点借口,我和檀石冲斗嘴的时候,是希望给接应的人一点时间。不过我想……石来他们不会让我等太久的。”
  
      是石来他们?
  
      这么说石来还有帮手。
  
      孙尚香想到这里时,感觉单飞前进的步伐稍凝,前方的石来终于停了下来。他们又到了一处很有些宽敞的幽暗石室。
  
      石来缓缓坐了下来。
  
      “这是哪里?”孙尚香见石来望过来,不好意思再躺在单飞的怀中,挣扎的站了起来询问道。
  
      单飞摇摇头,看向了石来。
  
      “每个人都会死的。”石来突然道。
  
      孙尚香心中微颤,不明白此人为何在这种环境下说出这么阴森恐怖的话来。
  
      单飞鼻翼动动,随即道:“我当初查看此间的时候,发现有很多洞穴供人居住。当初这里想必住了不少人?这里的人死后就全都葬在这里?”
  
      石来“嗯”了声。
  
      还是你们有共同语言!
  
      孙尚香不能不说男人间往往有着女人难以理解的默契,石来带他们来到此间的墓葬群,单飞居然嗅一鼻子就能闻出来,而且明白了石来的言下之意?
  
      看出孙尚香的疑惑,单飞微笑解释道:“死人多的地方,因为腐烂、防腐各种原因,气味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这里的人死得虽久,不过还有比较浓烈的死气留下来。”
  
      单飞说的很玄,不过让他再简单解释就是——在电梯里放个屁后,那气味都能存留不少时间,一个地方如果死了很多人,空气又不是流通很畅的话,那气味很是特别。对寻常人来说,或许只感觉到别扭阴森、或者形容为阴风阵阵,但对他这种行家来说,绝对能分辨出来。
  
      孙尚香并没有多问,蹙眉道:“我们为何要到这里?”
  
      单飞看向石来,他和孙尚香有着相同的疑问。
  
      石来半晌才道:“我们在这里等三爷。”他说话间,手一挥,有点黑影向单飞的方向飞来。
  
      孙尚香不等单飞动手,新月刀出,翻转间就将那物托在刀背上。
  
      新月光亮,照着孙尚香微有泛寒的一张脸。
  
      “你说什么?”孙尚香轻声叱道。
  
      石来看了她一眼,却不再言语,他说话的时候并不多,也不喜欢重复什么。
  
      “你坐下休息吧。”
  
      夜明珠的光亮下,单飞的脸色看起来也有些幽冷。他没有去看孙尚香提醒的眼眸,伸手从孙尚香的刀背上取过那物。
  
      那物黑黝黝的像块方方正正的石头,尺许见方。
  
      单飞看着那物,猜测道:“自鸣琴?”
  
      石来点头道:“三爷说了,只要我取了自鸣琴然后将你带到这里,三爷就会过来找你。”
  
      他言语低沉,更兼身在埋死人的地方,说到三爷会过来找单飞的时候,让孙尚香实在有点毛骨悚然。
  
      曹棺如何能找来?
  
      他不是到了十数年前?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孙尚香质疑道。
  
      石来看了孙尚香一眼,再次沉默。
  
      单飞一旁望见,低声道:“尚香,既然石来这么说了,我们等下去就好。”他摆弄着那块如石头的自鸣琴,暗想我们那时候自从有了手机后,什么应用都向外表简单,内在复杂来发展。
  
      这不应是块石头,单飞运内劲去感应这块石头,试图将神女玉符和这块石头建立联系,却是一无所获。
  
      如果这是一批产品的话,应该有互相联通的地方,为何他对这石头不能产生效果?
  
      那他如何应用这玩意去和曹棺来个超时空的视频通话?
  
      单飞心中的疑云绝对不少,终于问道:“三爷有没有说过——我要做什么吗?”
  
      石来毫不犹豫道:“他只让我带你到这里,再将自鸣琴交给你,然后他就会来找你。剩下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单飞“哦”了声后不再追问,拿着自鸣琴翻来覆去的看了许久,微皱着眉头。
  
      孙尚香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阴云,感觉石来有点阴阳怪气的样子,孙尚香凑到单飞面前,没去看那石头,沉声道:“单飞,我想问你些事情,可以吗?”
  
      “你和我客气什么?”单飞哑然失笑道。
  
      孙尚香沉吟再三,还是道:“砌墙那面本来是泥浆?”
  
      “应该是的。”单飞笑道:“黄承彦没有必要撒谎。”
  
      “可泥浆如何能变成大水?”孙尚香蹙眉道。
  
      单飞略有沉吟就道:“具体的方法我不确定,但要是我来做的话,我会想办法开启通道将外围那面的泥浆堵住大半,做出个隔离层来。因为泥浆在这里沉积得久了,本来就会慢慢的干燥,顺便对外边的泥浆产生阻力,处理起来没有初期那么困难。然后我会再以坚硬的石材彻底封住外围的泥浆,如果不能向外引浆的话,我会在夹空的墙壁间做条下浆道,将其中的泥浆引到更深的地下。”
  
      他说的是专业的处理方法。
  
      在考古发掘的时候,他往往会遇到复杂的地质情况,在这种时候,国家队素来不急于挖掘古墓,而是要想办法将地质情况稳定住,最大程度的来保护文物。
  
      顿了片刻,单飞微扬下眉头,“至于灌水嘛,那也不算难办,因为这里是大泽下的山腹,肯定有水积存,只要找到水道,再设法引入这里,蓄积一段时间后就能形成比较大规模的水势。”
  
      孙尚香秀眸微转,“这想必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单飞看了孙尚香良久,这才笑道:“你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情这么有兴趣?”
  
      “你不知道?”孙尚香反问了一句。
  
      单飞笑笑,“我真的不知道。好了,我们谈点别的。”
  
      孙尚香再也按捺不住,急声道:“单飞……”
  
      “我知道你为何这么有兴趣。”石来一旁突然道。
  
      孙尚香缓缓回头,反问道:“你知道?”
  
      在夜明珠的幽色照耀下,石来的脸色很有些难看,“你在怀疑我!你一直在提醒单飞当心我!”
  
      空气中有死气弥漫。
  
      三人呼吸似停。
  
      许久,孙尚香不看单飞,坚决道:“是。”她早有怀疑,这般执着的说出来并非为了自己的安危,而是怕单飞马失前蹄。
  
      “做这种事情本要不少的人手,在黄堂、黄承彦这般人的眼皮下做出这种事情,而不让他们发觉,更是难以想像的事情。”石来盯着孙尚香接着道:“你从醒来后就一直怀疑我是不是和黄堂他们勾结在骗单飞!因为你不信我能做到这些事情。”
  
      孙尚香芳心震颤,不想石来会有这般敏锐的心思,但她仍坚持道:“是,我有这个怀疑,你若能解释的话……”
  
      “我若不解释呢?”石来霍然望向单飞道。
  
      幽光下,单飞目光暖暖,“我本来就没让你解释什么……”
  
      “可你还是会怀疑的,不是吗?”石来有些激动道:“孙尚香不懂这些方面,都能有这种困惑,你可说是这方面的大行家,为人比我要聪明太多,如何会想不到这多疑点?”
  
      见单飞不语,石来握紧了拳头道:“我知道我对不住你,你把我当作兄弟,我却始终瞒着你。”单飞才要说些什么,却被石来伸手止住,“你让我说完。”
  
      单飞沉默下来。
  
      石来却不停声道:“三爷亦是对不住你,他自作主张的带你来到这个世界,又让你失去最爱的女人,你明白的越多,对他的怨恨只怕越是激烈!”
  
      看着单飞,石来内疚道:“晨雨消失后,看着你那些天的沉默,我心中亦是不好受。当初我和兄弟们在邺城为你和晨雨祝贺时,只认为你和晨雨真的会百年好合,从未想到会有后面的事情。”
  
      神色不安,石来苦涩道:“你一直是真心对我们,我们却让你……我想我要是你,或许都会疯掉。我和你一路南下行事,却一直躲着不想见你,就是怕你知道真相后问我,我不知道怎么向你解释!可你如今什么都不问……我心中更不好过。”
  
      长长的吸气,石来嗄声道:“可我自幼被三爷所救,我这条命本是三爷给的,他让我这么做,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做……你可明白……”
  
      他将心中激荡的心思一口气的喷薄说出,脸颊抽搐。
  
      石室再静。
  
      夜明珠幽幽,光芒照在那满是痛苦无奈的脸上,带着黯然之色。
  
      .
  
      ps:汗,今天要去孩子学校轮值,也就是在校门口维持秩序。没时间码字了,只能一更了。真是抱歉。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