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中计
    雷州中南部的战局,让一度陷入困境的雷州北部,看到一丝曙光。

    北部的七座领地,在最后一座三级县城——乾塘县的组织下,迅速结成联盟,组建了一支近五万人的盟军,共同抗击由穆桂英率领的北路军。

    盟军的统帅,正是乾塘县城卫师团的师团长——魏章。

    提起魏章,就不得不提一人,他就是纵横家的代表人物——张仪。

    魏章跟张仪的关系,类似于白起跟魏冉的关系,都是朝内执政大臣推荐亲信将领在外统兵。

    秦惠文王死后,其子秦武王继位,张仪失宠,被驱逐出境。相应的,魏章也就跟着被驱逐至魏国,此后魏章事迹再无记载。

    不可否认的是,魏章同样是一员大将。

    :魏章(王级)

    :战国(秦)

    :乾塘县城卫师团师团长

    :高级武将

    :80点

    :75:85:55:45

    :奋进(提升军队移动速度15%)

    :魏章,猛将也,生卒年不详。公元前312年,得樗里疾之助,大败楚军于丹阳,俘其将屈匄,斩首八万,夺取了汉中之地。

    在魏章的率领下,盟军将北路军的进攻势头,狠狠地遏制住。

    雷州战局陷入胶着,山海城大军高歌猛进的势头得到遏制,整个战局转入第二阶段——相持期。

    **********

    雷山县衙,远征军大本营。

    白起坐在案前,背后是一副军情司绘制的雷州地图。

    虽然雷州战局生变,但欧阳朔并未对白起下达任何指令,仍然是将雷州战事,全权托付给白起,不做任何干涉。

    君侯的信任,让白起感激,他必须要用行动,回报这份信任。

    罗士信率领的第二师团,已经出发前往潭目县,救援南路军。现在白起手上能够调用的部队,就只有禁卫师团。

    中南部和北部相继结成同盟,雷州中部,反倒是出现一个难得的防御空档。禁卫师团还在高歌猛进,一路攻城略地。

    “来人!”

    “在!”

    “传令:禁卫师团第一旅,转道进击烟罗县。北海湾舰队第一编队,绕道前往雷州湾,协同第一旅,共同攻打烟罗县。”

    “诺!”

    白起这是要发起斩首行动了,烟罗县一旦被围,中南盟军必将受挫。白起倒是想知道,烟罗县的领主,是要保盟军呢,还是要保领地。

    至于北部战事,白起并不担心。双方只是在对峙,以穆桂英之才,断不会重蹈南路军的覆辙。

    雷州战局,表面上看对山海城大军不利,实则已经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只要拿下两路盟军,雷州全境沦陷,就在旬日之间。

    现在,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了。

    **********

    就在雷州生变的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崖州,同样掀起波澜。

    六月三日,清晨。

    咸湿的海上季风,掀起阵阵浓雾。

    五指山边缘,早起的鸟儿,在树上鸣叫,声音悦耳。

    突然,林间的宁静被打破。

    轰隆隆的声音,从深山中传来。

    不一会,就看到一股红色的浪潮,冲破山林的束缚,奔腾而出。

    仔细看去,竟是一个个黎族战士。

    每一名战士,都身穿红色皮甲,手持长矛或者猎刀,背着打猎用的弓箭。战士的脸上,还用不知名的染料,画上各种神秘的图案。

    这是一场复仇之战。

    用部落首领的话来讲,就是可恶的入侵者,霸占了原本属于他们的猎场,让他们无法狩猎野猪和虎豹。

    必须要用敌人的鲜血,来捍卫他们的荣耀。

    此次,黎族部落尽起六万大军,突然出山,准备围攻虎贲军团。

    浩浩荡荡的大军,一路席卷而过。

    战士们口中,不时发出怪异的吼叫,正如他们要去狩猎一般。

    就在黎族大军走出山林的时候,一枚信号弹,当即升空,在高空炸响。仿佛得到指令一般,每隔两三公里,就有一枚信号弹升空。

    从高空望去,不断升空的信号弹,组成一条长龙,由五指山边缘,一直延伸到虎贲军团的驻地,前后用时不到十五分钟。

    而此时,黎族大军距离目的地,还有上百公里呢。

    虎贲军团,帅帐。

    “大帅,鱼儿上钩了!”

    走进营帐的,正是虎贲军团第二师团的师团长岱钦。

    孙膑脸色平静,目光都没有从书页上挪开,淡淡地说道:“按计划行事!”

    “诺!”岱钦转身离去。

    山地旅营地,正在进行例行的操练。

    队伍中,有几位军士,明显的心不在焉,其中就包括黎族的少族长山柱。山柱已经通过隐秘的渠道,跟部落联系上。

    今天,就是他们约定的进攻日期。

    山地旅营地,是军团单独开辟出来的,四周都建有木墙,方便巡视。

    一阵马蹄声,突兀地在营地外响起。

    岱钦骑着战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跟着他身后的,就是亲卫营士卒。

    “将军!”

    山地旅的两位旅帅,连忙过来行礼,一脸的疑惑,不知发生何事。因为要高度保密,两位旅帅是不知道孙膑布置的。

    “集合队伍!”

    岱钦并未解释什么,直接下达军令。

    “诺!”

    两位旅帅转身离去。

    “集合!”

    “集合!”

    山地旅出现一阵骚动,其中的不少战士,可都跟山柱联系到一起,知道今天是起事之日。这个时候,任何一个异常,都会触动战士们敏感的神经。

    战士们转头,有意无意地看向山柱。

    山柱心中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他还算镇定,率先集合。其他战士见状,也都跟着集合。

    两位旅帅再迟钝,也嗅出空气中的一丝不安,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将军,山地旅集合完毕!”

    岱钦骑在战马上,点了点头,道:“命令士卒,放下手中的兵器。”

    山地旅配备的制式兵器,都是统一的唐刀。既然是操练,自然也是将唐刀随身携带,演练刀法。

    旅帅心中一颤,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转头下达命令去了。

    “全体都有,放下兵器,统一入库。”

    “哗!”

    队伍再次喧嚣起来,不安的气氛开始迅速蔓延。

    “为什么要放下兵器?”

    “就是,凭什么啊!”

    有战士不服气,出口反驳。

    “放肆!”旅帅大怒,厉声说道:“这是命令!训练了这么久,连军中最基本的纪律都忘了吗?”

    “我们不服!”

    战士们不理会旅帅的训话,继续叫嚣。

    两位旅帅的脸色,瞬间变黑。当着师团长的面,他们带出的队伍,如此无视纪律,实在是让两人脸上无光。

    人群中的山柱,也是脸色难看。以他超强的直觉,山柱隐隐意识到,他们的行动,可能已经暴露了。

    这个时候,如果放下兵器,无异于自寻死路。

    想到这里,山柱紧了紧手中的唐刀,眼神逐渐变冷。

    见山柱如此,更多的战士,脱离队伍,以山柱为中心,围到一起。其中一些没有被山柱拉拢的战士,见此情景,不禁脸色发白。

    谁都知道,要出大事了!

    “怎么,想造反吗?”

    就在这时,岱钦骑着战马,在亲卫营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山柱死死地盯着岱钦,一言不发。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让人窒息。

    兵变,一触即发。

    岱钦的脸色,瞬间变冷,大手一挥。

    随着他的动作,营地四周的木墙上,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自然都是第二师团的骑兵。

    上万支弓箭,齐齐对准营地下方的山地旅。

    “哗!”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一些靠拢山柱的战士,都忍不住脸色发白。场面已经很明朗,山地旅胆敢反抗,立时便是万箭穿心的下场。

    山柱的脸色,也是一白。

    他知道,自己失败了!

    不仅是他,就是整个部落,也难逃失败的下场。

    可笑啊,可笑。

    可笑他还自以为聪明,却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敌人的监视下。如今的局面,唯有拼死一战,捍卫黎族战士最后的尊严。

    想到这里,山柱举起手中的唐刀,大声说道:“战士们,用敌人的鲜血,捍卫部落的尊严吧,你们愿意,随我一同赴死吗?”

    “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

    不愧为一群热血男儿,竟是慷慨赴死。

    岱钦不为所动,运气内功,声音传到每一位战士的耳中:“山柱是吧?”

    “正是!”

    山柱已是彻底豁出去了。

    岱钦摇了摇头,道:“亏大帅还对你欣赏有加,不想却是一位莽夫!”

    “你!”山柱大怒,“战士的荣耀,不容亵渎!”

    “愚蠢!”

    岱钦大喝一声,战士们耳边嗡嗡作响,不觉骇然。

    “你这一死,是畅快了。但你可曾想过,你的族人,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只会逞个人英雄,不顾族人的死活,算什么英雄好汉?”

    山柱闻言,脸色惨白。

    “投降吧,给你的族人,一个重生的机会!”

    “咣当!”

    唐刀掉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