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生命符纹命题
    “王重。”

    当房门关拢,王重才发觉背心都出了一身汗,这个下次还是不要乱跑的好,……那一幕,没看清楚啊,刚刚应该禽兽的顿上一秒来着……咳咳,算了,会长针眼的。

    “咳……让让。”王重并没有去找撒力的麻烦,也没有去揭穿他什么,没意义,这种家伙死不认账的本领肯定早就已经炉火纯青了。

    他顺手推开堵在楼梯口的众人,留给所有人一个高大神秘而伟岸的背影。

    撒力同学感觉自己都快要呼吸不畅了。

    就、就这么放这小子走了?那个萝拉?号称眼里最揉不得沙子的卡波菲尔无冕之王,号称最见不得登徒子的暴熊女神!被一个陌生男人闯进她的更衣室,好像还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结果就这么让他完完整整的走了?

    这他妈到底什么人啊!交际草?忽悠王?

    没见他帅得惊动全联邦,也没见他壮得唬遍全世界,就他妈一个大忽悠,结果先是海曼,然后又是萝拉……

    这、这不科学!完全没道理啊!

    难道萝拉女神今天吃斋?

    不少人的热血涌上脑袋,大有一股拼着一身剐,也要冲上三楼更衣室去一饱眼福的冲动,可是感受到爆熊的气息,终究还是没敢。

    训练室的小风波让王重也没好意思继续呆下去,干脆去和艾蜜莉尔他们汇合,狠狠的在卡波菲尔城里逛了一下午,见识见识这边的风土人情,尝尝当地的美食。

    作为联邦十大城市之一,卡波菲尔城不止是大,其新人类的觉醒程度也很高,除了有当初黑暗时代经历战乱洗礼的因素,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严重的高山气候。

    在城市中段往上,大概海拔三千多米的地方开始,居住的普通人类就已经很少,甚至绝迹了,高海拔意味着低氧和高维度力量浓聚,辐射程度更重,连重力都要比天京城那边大一些,在最顶端这一截,甚至就连王重他们去吃饭的小店,一个随随便便的店员也都是新人类,当然,很多都是类似以前的王重那样,觉醒区区二三十格拉索,在战斗一途基本没有什么作用的新人类后勤人员,微薄的觉醒魂力顶多只能帮助他们稍微对抗一下恶劣的天气环境和辐射力量,可也不能长久居住,这类小人物,在山顶工作大半个月,往往就会放上一段时间假,到山下的家里休息一小段时间。

    如此极端的环境,在血脉的延续下,新人类的觉醒率自然比普通城市大得多,基数大了高手才能多起来,然后吸引更多的人和大家族,良性循环,能成为联邦十大名城,能成就东区第一学院,卡波菲尔绝不是靠的运气。

    斯嘉丽没有和大家一起,她得替格林校长去拜访好几位老人家,结果有天回来的时候,斯嘉丽的表情就有点怪怪的,想笑又憋着的感觉。

    “什么什么?队长和萝拉?绯闻?”

    “还衣不蔽体?天哪,这才来几天?简直没有看出来咱们这位队长还有这一手?人才啊!”海曼眼张大了嘴巴。

    “怎么可能,这两天王重哥根本没去训练室!都在图书馆的啦,连我都没瞧见他。”艾蜜莉尔鼓着小嘴,这些人明显就是陷害王重哥哥嘛!

    斯嘉丽也是好笑,这事儿现在在某个小圈子里早就已经传开了,自己说得还算比较‘原始’的版本,按照在那个圈子里以讹传讹的说法,要更夸张离奇得多:“说是咱们刚到卡波菲尔那天发生的事儿,咱们这位队长大人在卡波菲尔可已经是名人了。”

    作为名人的王重并不太清楚这些,这两天都没有去狂兽社团,倒不是因为萝拉,而是卡波菲尔的图书馆把他给迷入神了。

    和天京那种只是曾经辉煌的学院不一样,卡波菲尔学院建立于黑暗时代的最早期,从其建立之初,就一直辉煌延续至今,这里图书馆的藏书之丰富、浩瀚,也是天京学院那边无法比拟的,即便是在符纹领域这个天京学院最擅长的专业方面,卡波菲尔也没有丝毫的逊色,正可相互印证、取长补短,王重甚至还发现了一个关于符纹活性化,以及一个空间次元简析化法阵的伪论证命题。

    前一个是一个假设论证,假设符纹是‘活’的,这无疑于一种新的学说,如果真能论证出来,那几乎可以说是联邦符纹界的一次变革,其重要程度不亚于阳光时代的工业革命!

    而后一个则是个例,在前一个假设命题成立的前提下,利用符纹的‘活性’,将复杂的次元空间法阵简单化,这就是具体的运用了。

    不得不说这让王重很是‘震惊’了一下。

    这种程度的题目,竟然就这么堂尔皇之的写在图书馆三楼的小黑板上,好像某个学生的随性而为、有感而发,只是一种思路,于是写了出来。

    大学院就是大学院啊,起码在天京学院的时候,关于这样的命题,王重连听都没有听教授讲起过,这里的学生段位究竟是有多高?

    换在以前,王重看到这样的题目无疑是头疼脑大,甚至是具有颠覆性的。

    在联邦既有的符纹体系里,符纹就是科学,是一种将自然规则概念化、法则化、公式化的东西,这是最严谨的科学!

    具有生命?具有自我意识?这简直就是异教徒才会拥有的谬论,无法想像。

    就像让一个数学家去相信阿拉伯数字有生命一样,或许你能从诸多数字规律中去发现一些它具有独特行为规范的例子,可以美化的称之为‘数字也有生命’,但要真正的将之与生命和自我意识挂钩,并且去论证,那无疑就是神经病了,压根就不是同一个概念。

    可现在王重却不这么看,因为太巧了,艾俄洛斯已经直接给出了后面一道题的答案。

    按照艾俄洛斯的说法,可以把符纹看作一种拥有自我意识的生命形态,他给了王重‘次元空间法阵’的最终成品,直接就解决了黑板上的后面一个命题。

    (伙伴们,在这寒冷的立冬,请用一张月票温暖骷髅吧^_^)(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