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前夜
    原本喧闹的蔺亭,突然平静下来。
  
      叛军在后撤了二十里之后,很快就稳住了阵脚。
  
      甘罗没有责怪日渥木基,相反对他温言安慰,使得日渥木基对他的尊敬又多了几分。
  
      要知道,此前日渥木基虽在甘罗手下听令,却有些桀骜,不太听从调遣。
  
      但是现在……
  
      特别是随着南波龙被杀,日渥木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们没有退路了!如果失败,朝廷大军绝对会踏平傥迟顿,到时候数万族人都将受到牵累。所以,他只有听从甘罗的差遣,才能有一线生机……也正是这个原因,日渥木基反而老实了。
  
      原本三家组成的叛军,一下子变得团结起来。
  
      甘罗没有急于下令攻击,而是按兵不动,观察着蔺亭官军的动作。
  
      他,要寻找机会!
  
      甘罗在寻找机会,杨守文同样也在寻找机会,亦或者说,他在等待时机成熟。同时,他还要留意那些蛮人的动静。
  
      在第一次商谈不欢而散后的三天里,蛮王们又和杨守文进行了几次谈判。
  
      他们的要求没有任何改变,就是希望官军可以尽快撤出蔺亭,以免战火波及他们。
  
      从最开始,他们的态度相对客气。
  
      到后来,言辞越发犀利,态度也开始变得强硬起来。
  
      杨守文一开始,还与他们心平气和的进行谈判。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耐心也在渐渐消失。到了后来,他索性不再出面,把那谈判事宜,都交给了桓道臣应付。
  
      “这些蛮子,太张狂了!”
  
      在又一次不欢而散之后,桓道臣也气得是抱怨不止。
  
      杨守文坐在大帐里,正伏案奋笔疾书。听到桓道臣的话,他抬起头,放下手中笔,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自太宗皇帝设羁縻州以来,对蛮夷多有放纵。
  
      朝廷律法,在羁縻州内形同虚设……这些蛮夷,便以为朝廷软弱,觉得他们脚下的土地是属于他们,甚至不把朝廷放在眼中。如此放任下去,早晚会酿成灾祸。”
  
      桓道臣闻听,也笑了。
  
      “怎地感觉,你另有所指呢?”
  
      杨守文哈哈大笑,站起来绕过了书案。
  
      “好了,不说这些,先说说看,他们今天是什么表现?”
  
      “能有什么表现,还是那些话,要我们退走,要我们给予补偿,要我们另辟战场。”
  
      “那你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自然是予以拒绝。
  
      不过,我看那些人快要忍不住了!如果再拖下去的话,我担心会有变化,你可别在这时候,存那妇人之仁。”
  
      杨守文听了一愣,诧异看向桓道臣。
  
      不过,他旋即明白了桓道臣的意思,于是大笑着摇头道:“大猫,你也太小觑我了。
  
      你道我这几日按兵不动,是因为不忍大开杀戒吗?”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杨守文轻声道:“你放心,区区几个蛮夷,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我之所以迟迟没有行动,是在等待时机。估计,也就是这一两日,就可以动手了。”
  
      “哦?”
  
      桓道臣闻听,愣住了。
  
      他嘴巴张了张,刚要开口询问,却听得大帐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紧跟着,就见孟涪从外面急匆匆跑进来,看到桓道臣,孟涪愣了一下,旋即看向了杨守文。
  
      “说吧,大猫不是外人。”
  
      “总管,细作传信过来,说是今天,没有接到从竹子岭送来的粮食。”
  
      “嗯?”
  
      杨守文眼睛一眯,旋即露出欣喜之色。
  
      “那叛军大营内,而今有多少存粮?”
  
      “大约可以坚持五天。”
  
      “甚好!”
  
      杨守文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孟涪这些日子下来,也学会了察言观色。见杨守文不再开口,他便知道了杨守文的心思。
  
      “那卑下还有事情,先行告退。”
  
      “好!”
  
      孟涪躬身退出大帐后,桓道臣才忍不住道:“总管,这是怎么回事?”
  
      “可还记得,此前我们兵进蔺亭,夹击傥迟顿人的事情吗?”
  
      “这个,自然记得。”
  
      “那天大战后,我便让孟涪派了心腹之人,扮作傥迟顿人的模样,随日渥木基一起返回了叛军大营。
  
      飞乌蛮部落中,有精通傥迟顿语的人,并且对傥迟顿人的习俗非常了解。
  
      曾有人告诉过我,飞乌蛮和傥迟顿人原本是一支。后来,部落中有了冲突和争执,这才分裂成为两个部落。其中一个,留在了傥迟顿,而另一个部落,则迁至梓州,变成了如今的飞乌蛮。虽说两个部落分裂已久,但是彼此的习惯却未曾改变。
  
      所以,我让人假冒傥迟顿人混入叛军大营,打探消息……目前来看,效果很不错。”
  
      桓道臣却没有笑,而是直勾勾盯着杨守文。
  
      “总管,你到底是什么打算?”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打算,只是想要给那甘罗一个小小的惊喜罢了。
  
      你应该知道,那甘罗长途跋涉而来,穿越千里不毛方才抵达蔺亭。如此一来,他的粮道就变得格外困难,于是他就在竹子岭设下了一个粮仓,负责向前方运送粮草。
  
      可是,由于道路不甚畅通,加之人力不足,甘罗每次只能运送来坚持两日的粮草。而且,是每天都会运送,以期能够慢慢把粮草囤积起来,保证他的军心稳定。
  
      此前几日,他的粮草都能按时送达。
  
      可今天,却出现了问题,说明他们一定遇到了麻烦。”
  
      “所以,总管打算耗尽他的粮食吗?
  
      可刚才孟十二说了,叛军的存粮可以供他们坚持五天,除非你一把火烧了他的粮食……”
  
      桓道臣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下来。
  
      他看着杨守文,张大了嘴巴,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而杨守文则点了点头,沉声道:“你立刻通知那些蛮夷,就说后天晚上,我在这里设宴款待他们,并且会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嗯,就这么说,我们退出蔺亭。”
  
      桓道臣忙拱手行礼道:“我这就去安排!”
  
      +++++++++++++++++++++++++++++++++++++
  
      送走了桓道臣后,杨守文又招来了苏摩儿。
  
      他与苏摩儿在大帐中谈了一阵子,苏摩儿便急匆匆离开大帐,然后步出辕门。
  
      杨守文这才松了口气,一个人坐在大帐里,呆呆发愣。
  
      叛军粮草突然中断,说明他们一定是出了问题。会是怎样的问题呢?杨守文心里非常清楚,恐怕是诸欢那边得手了!算算日子的话,诸欢应该已经抵达竹子岭,并且开始行动。若不然,这一没有下雨,二没有天灾,叛军粮道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断掉。
  
      是时候动手了!
  
      杨守文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这是他第一次主持大局,而且是一个人主持大局。
  
      那种运筹帷幄的感觉,的确是非常美妙……不过,杨守文却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醒掌杀人剑,醉卧美人膝。
  
      这怕是所有人内心中都期盼的一件事情。
  
      曾几何时,杨守文也颇为期盼。可是当这样的机会果真到来的时候,他又有些抵触了!
  
      好吧,杨守文也知道,他矫情了。
  
      但这是事实,有的人适合这样的位子,有的人却不太适合。
  
      运筹帷幄,执掌他人生死的感觉的确很好,但却要累心费神,每时每刻都提着小心,算计来,算计去……几万人,乃至十几万人的性命压在他一个人肩膀上的时候,那种压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至少,在杨守文自己看来,他有点吃力。
  
      但这一步必须要走!
  
      只有迈出这一步,他才能够立足于朝堂之上。
  
      以前,他对此并无兴趣。可现在,他却不得不主动去参与……
  
      不是为了他的野心,而是为了老爹,为了裹儿,为了杨瑞和青奴,为了杨家婶娘,为了幼娘。
  
      想到这些,杨守文睁开了眼睛,似乎又有了精神。
  
      时间过得可真慢啊!
  
      真希望这场战事,能够早一点结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