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重返咀魔岛(十二)
    “呵呵……火炎球?”封不觉无需借助数据视角,便识出了对方所使用的法术,并摆出了一副不屑一顾的态度。

    诚然,火炎球(fire_ba11)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攻击魔法,其破坏力、攻击度、作用范围都相当可观;如果施法者的能力很强,还可以在这个法术上附加不少的变化。

    但是,在如今的觉哥面前,这样的攻击是绝不可能造成什么伤害的。因为……

    “来得好!”就在觉哥这第二句话出口的刹那,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样东西——【天罡地煞匣】。

    嘭——

    与此同时,火炎球也已飞到了觉哥的身前,并十分突然地生了爆炸。

    作为一个宗师级的法师,威斯登自然是可以在这个法术上做些文章的,所以,为了保证可以命中目标,他提前了半秒左右的时间,主动引爆了火炎球(该法术本来是在接触到一定体积的实体后才会爆炸燃烧的)。

    霎时,炽烈的火光便将觉哥及其半径五米内的事物都给吞了进去。

    原本站在封不觉附近的众人反应倒是很快,他们全都在火炎球飞来的时候便已经散开了,涅斯鲁还没忘记把疯眼也一起拉走;至于鸿鹄和斯诺……他俩倒也不是不想帮队友,只是他们都想当然地认为——以封不觉的度和反应,要躲开这种攻击易如反掌。

    可结果竟是……觉哥站在原地没有移动。

    “哼……”看着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威斯登冷笑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知死活的家伙,现在后悔也晚了。”

    没想到,就在其话音未落之际,忽生异变。

    只听得“呼——”的一声,那一大团火焰像是被吸尘器抽走的毛团一般骤然缩小,并在数秒之间消失不见。

    火光消尽之时,封不觉的身形再次出现;而那些魔法之火……俨然都被吸入了他手中的一个古怪的十二面体之中。

    “嗯?”看到毫无伤的觉哥,威斯登面露疑色,随即神情一变,“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件不错的法器……”

    “喂喂……你既然有可以吸收攻击魔法的道具,此前我们被攻击的时候你咋不用呢?”那边npc的话刚念叨完,远处的斯诺又朝觉哥抛来一个问题。

    “魔法箭太弱了没有吸收的价值,爆裂阵太强了吸不干净。”封不觉的回答也是言简意赅、有理有据。

    “嗯……好吧。”斯诺耸耸肩,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

    “呵呵……原来如此,爆裂阵那样的就无法化解了对吗?多谢你告诉我……”威斯登闻言后,便再度举起了手中的长杖。

    “当我死人吗?”看对方摆出要放大招的架势,离威斯登最近的黑胡子自不会袖手旁观,只见他一个箭步上前,说话间就是一剑出手。

    然,这一剑落空了。

    剑刃过处,掀出一道波涛状的黑色能量,斜着卷出……愣是导致了十几米外的几名幻魔教会术士躺枪身亡。

    而威斯登……在对方出手之际,已是先手释放了一个“闪现术”,伴随着嗡的一声,瞬移到了封不觉的眼前。

    “小子……把我的物理攻击也吸收掉试试。”威斯登现身的一瞬,便一边挑衅着一边动了攻击。

    人家好歹也是“智慧之神”,在战斗中运用些计谋也是很正常的。眼下,威斯登便利用语言和动作作为“诱导”,让对手认为自己要释放爆裂阵那样的强力法术,以此来掩饰自己准备拿杖子敲人的真实目的。

    不得不说,他这招还是很高明的……至少把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给骗过去了。

    身为曾经在混沌之海上横行一时的“九神”之一,威斯登的魔能强度绝对是“可以瞬大型爆裂阵”的,因此,当黑胡子看到他好像要“放大招”时,也是不得不防。

    然而,还有一件很容易被大家忽略的事实,那就是——威斯登的**强度……也很高。

    “次等神”在系统的设定中可是和“篆颉尊”、“奠寉王”一个等级的存在,虽说尊哥和老王在次等神中算是实力数一数二的人物,威斯登根本无法与他们比肩,但是……以他的体术能力,一击拍死一两个玩家,还是绰绰有余的。

    呼——

    说时迟,那时快,威斯登的长杖已然破风而落。

    这一击的度、力量、突然性都已足够让一名普通玩家丧命了,可惜……

    “不错,有点儿意思。”封不觉用极小的动作幅度侧移并后退了一步,轻松闪过了这次奇袭,并用淡定的语气念道,“要不是我早就料到了你会瞬移过来敲我,没准儿还真来不及躲。”

    “岂有此理!”威斯登见状,抄起杖子就续了一记横扫。

    这回觉哥显得更加从容了,他上半身动都没动,轻松一跳,便跃过了对方的扫击,边跳他还边念道:“嚯~什么情况?近战法爷?学甘道夫?萨茹曼?”

    就在觉哥吐槽的时候,威斯登一击落空,又接一招,却见他舞杖半圈,一擎到地。

    这由上自下、用杖尾动的插击,攻击范围是很小的,封不觉只退了半步就闪开了,可就在他闪出那半步后,他现了一个问题……

    “哦?”当觉哥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时,三个字从他嘴里脱口而出,“定影术?”

    顾名思义,这是一个禁锢类的法术,动条件也不算太苛刻,需要施法者在某件实体(通常是飞刀或短剑)上附加魔能,然后将其“插”在目标的影子上;一旦施法成功,影子被“定住”的目标,自身也将被定住。

    当然了,被定住的人也不是“完全不能动”,只是“几乎不能动”而已,如果力量够强,便能以很缓慢的度做小幅度动作;另外,“说话”也不受到定影术的影响,因为人说话时影子一般是不会产生什么变化的。

    “现在再看破也没用了!”威斯登说着,撒开了长杖(因为拔出杖子定影术会失效),直接用拳头击向了觉哥的头部。

    可是,他还是没能得逞……

    嘶嘤——

    就在威斯登的拳头将至未至时,一道凶芒闪过,直接削飞了他挥拳的那条胳膊。

    “看来你是真把我当死人啊。”下一秒,持剑的黑胡子已出现在了威斯登的身侧。

    “为……什么……”威斯登惊诧地看着自己飞出的手臂,口中念念有词,“你怎么会……”

    “和你‘预料’的不太一样对吗?”黑胡子说着,已挥出了第二剑。

    威斯登赶紧拔出了地上的长杖去挡,可是……这一剑,把他的长杖和脖子一起削断了……

    “你真是枉称为‘智慧之神’……”黑胡子看着那个在空中划出抛物线的、尚未瞑目的头颅,冷笑着言道,“你甚至没有察觉到‘时间之主对你做了什么’,就迫不及待地出现在那些你本就没有把握战胜的对手面前。”

    这一刻,威斯登似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一些事,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半句:“难道……”

    然后,他的思路便永远地中断了。

    “呼……”望着那掉落在地的头颅,封不觉呼了口气,“还真险啊。”说罢,他又看向黑胡子,“多谢船长,出手相……”

    “别装蒜了。”黑胡子打断道,“就算我不动手,你也一样能解决……我只是懒得看你再玩下去了而已。”他顿了顿,将视线投向远处,接道,“现在,比起那个被‘偷走了时间’还浑然不知的蠢货,不如考虑一下……怎么处理周围的这帮家伙吧。”

    黑胡子的话还没说完,包围他们的那些幻魔教会术士已是纷纷抬起手来,面无表情地、用手指生生撕开了自己被缝合的嘴……(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