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节 技术流和野蛮派
孙尚香看着那一张脸都在扭曲的汉子,一时间心有戚戚。她那一刻不用再质问什么,就知道石来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初见石来时,敏锐的察觉这人隐瞒了很多事情。
  
  石来一直未怎么正眼去看单飞,兄弟间不应该是这样,尤其在很久不见后。
  
  她很快从中推出疑点重重,担忧石来对单飞不利,这才用言语提醒单飞留意,她和石来的冲突与阵营无关,只和单飞有关。
  
  原来单飞、石来二人之间另有隐情,孙尚香并没有听单飞说过。单飞不是背后议论是非的人,他说的素来都是石来的义气……
  
  无论如何,石来没有想着去害单飞。
  
  真情流露下的男子,本没心思想着去做害人的勾当。
  
  孙尚香想到这里,心中反倒有些歉然。
  
  单飞看着激动的石来,半晌才道:“对敌人,我可能人话、鬼话都会说,但对朋友兄弟,我不想说就会沉默,但说了,就会说点真心话。”
  
  顿了片刻,单飞微笑道:“我曾经怨恨过三爷,可我真的从来没有怨过你。”
  
  石来微愣。
  
  单飞轻声道:“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些无可奈何、无法解释的事情。如今的情况,我知道你不想看到;你为我和晨雨庆祝的事情,我永远都记得。人生本来短促,我不想太多的纠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必也能明白我要说什么?”
  
  孙尚香悄然凝望着单飞,秀眸发亮。她素来在男人群中争锋,对很多男人并不感冒,历来敬仰的只有大哥一人,如今又多个单飞。
  
  石来闻言垂下头来。
  
  缓缓站起,单飞走到石来面前道:“你始终躲着我,我却一直早想和你说一声等我们有空的时候,找上张辽、带上郭嘉、还有黑山军的兄弟,我请你们喝点酒,再吃顿我做的火锅。”
  
  顿了下,单飞笑着强调道:“免费的!”
  
  石来抬头时目光闪亮,良久才道:“你……你……”他这些日子心中难受,这才事事让旁人代言,不想面对单飞。他以为单飞见到他后会劈头痛斥,不想单飞什么都没说,可他心中很不是滋味,听到孙尚香处处对他暗指时,他才难忍心中的冲动。
  
  他没料到单飞会如此轻描淡写的略过此事,一时间反倒不知再说些什么。
  
  许久,石来终道:“单飞,对不住。”
  
  单飞笑了起来,虽然有丝苦涩,更多的却是释然,“你真的无须这样,一切都是三爷的主意。我要是你的话,也会和你相同的做法。不过在我想来,三爷也不能事先料到后来的事情。”
  
  他这般释然,亦是因为听葛夫人说过曹棺的事情曹棺不幸福,曹棺很怀念和他单飞一起的时光。
  
  只要曹棺不是成心算计他,无心造成的结果,他单飞是可以谅解的。
  
  石来平复了心情,点头道:“不错,三爷做的事情越来越复杂……”
  
  单飞纠正道:“他做的事情不复杂,但引发的效应实在复杂了许多。”
  
  往水中投一块石头不复杂,但石头引发的波纹动荡,以及这波纹和别的波纹碰撞后发生的变化,让人难以预料。
  
  石来苦笑,“的确如此。”看了孙尚香一眼,石来道:“那条水道不是我做的。一切都是三爷安排的。”
  
  单飞目光微闪,醒悟了过来,“他在十多年前的不久前做了这些事情,然后你只要按照他的计划来做就好?”他对时间的用语说的麻烦,不过相信石来能够明白。
  
  石来点头。
  
  对于旁人的质疑,他不会解释;对于兄弟之间的商量,他却不会隐瞒什么。
  
  单飞不能不佩服曹棺的老辣。
  
  这个改动是改在黄承彦这帮人的认知盲点上,让黄承彦根本不能意识到事情在悄然的改变,也就不会产生太多的反弹效应。
  
  黄承彦亲自封了那冒浆的地方,就认定那里不会再有变化,直到单飞提醒时,黄承彦还固执的认为那里就是泥浆。
  
  曹棺悄无声息布个圈套,让黄承彦这帮人都栽了个大跟头。
  
  石来解释道:“你们有疑心也是正常,因为只凭我带着些摸金校尉,在短暂的时间内、又在黄氏的眼皮下,的确难以做到这点。可在十年前,三爷做这些事情应该不费力的。”
  
  孙尚香一旁骇然道:“曹棺十数年前就能推知现在的情况?”见石来又沉默下来,孙尚香坦然道:“石来,我也对方才的事情很是抱歉,若你有不满,尽管说我好了。我就是担心单飞。”
  
  她知道石来不会对单飞不利,暗想在这种时候,己方当求同仇敌忾,一些矛盾如果能早些化解,以后就不会栽在内斗之上。
  
  石来倒有些意外,不想这女子主动寻求和解。看了单飞一眼,石来终道:“三爷自然不会想到十数年后的确切情况,但做我们这行的,都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三爷知道十数年后的此间是在刘表和黄氏的掌控中,单飞到了这里要见他,就会和守在这里的人有冲突。”
  
  终望向了孙尚香,石来道:“这是三爷提早下的一步救命棋子,或许用不上,但只要有机会用,他认为就不是在浪费功夫。”
  
  他肯回答孙尚香的问题,就是代表他在和孙尚香和解。
  
  “多谢。”孙尚香见石来敌意少了许多,客气的谢道,心下却是骇异。
  
  她到如今终于明白曹操阵营为何能屹立北方不倒了。
  
  曹营中人才济济,曹棺更是罕见的人才,他做局绝非是神机妙算,步步都算得清清楚楚,那样的人基本和神仙无异了。
  
  曹棺靠的是周详的计划!
  
  单飞心中想的和孙尚香倒是大同小异,不过他在巨人棺、天坑的连环事件中见识过曹棺的手段,对曹棺这么做并不意外。
  
  曹棺知道人为财死,有红货就有眼红之人。他绝不会等敌人来后才应对,那不是有远见的人干的事情,曹棺通常是在做事前就先挖下坑……
  
  我不肯定你来不来,说不定你会有意外。但我不会有意外,我能肯定的一点是我一定会先为你挖好坟墓,你来了我就会埋!
  
  微舒了一口气,单飞感觉和曹棺做事还是有点好处,因为能省心很多。
  
  “我们躲在这里,他们多久会找到?”单飞问道。
  
  他知道黄堂那帮人亦不是傻的,有泥浆那地方不会一直发大水。石来蓄积的水量有限,等水势衰弱,黄堂他们很快就能发现他单飞逃走的洞口,甚至不等水势减弱,黄堂已在搜寻他们,接下来就是躲猫猫的游戏。
  
  “三爷让我们月底前无论哪天到了这里后,都在这个时间段等三个时辰左右。”石来在这诡异的环境内仍有自己的时间判断。
  
  单飞并不闲着,找点工具开始勘察周围的地势,等回转后脸色有些凝重,“我感觉有一侧似乎到了大山的边缘,那面可能是泥浆?”
  
  石来回道:“不是可能,那面就是泥浆。我们在此间的墓葬群中,此地已是绝地。就因为这样,黄堂他们在搜寻山腹的时候,暂时不会考虑到这里。”
  
  从常理判断,黄堂要搜也是去查四通八达的山腹,那里更容易躲避!
  
  单飞沉吟不语,暗想这的确是黄堂等人的盲点,但极为冒险。
  
  孙尚香花容微变,红唇张张,似想说什么,终于还是咽了回去。她不想和石来再有什么冲突。
  
  石来却明白她的意思,继续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既然处在绝地,他们若真找到这里,我们就无路可走。但山腹极大,空间暗洞不少,他们搜遍山腹后再找到这里,最少也要三个时辰,那时候我就完成了三爷的吩咐。”
  
  顿了会儿,石来终笑道:“更何况,这里既然是墓地,还有墓室的一些机关,我稍加改良,还可以阻挡他们一段时间。”
  
  他话未说完,笑容蓦地僵在脸上。
  
  单飞和孙尚香霍然回头,那一刻都察觉有丝颤动从脚底传来。
  
  石来倏然伏在地上,倾听片刻后脸色发黑,“有人在破我布下的机关,他们要进入这里?他们如何会这快想到这里来?”
  
  孙尚香沉吟道:“说不定……”她话到半截却未说下去。
  
  单飞皱起了眉头。
  
  石来略一转念,失声道:“难道说他们就是看到我在这里布了机关,才会怀疑这里?”
  
  单飞亦是这般想。
  
  这里若是没什么意外,黄堂他们不一定会先怀疑这里,但这里多出了阻碍,反倒引发了黄堂他们的疑心!
  
  不过单飞虽是这般想,亦和孙尚香般没有说出来。
  
  他们不想石来内疚。
  
  石来额头冒汗,听一声声的闷响时不时的传来,益发的接近,石来骇异道:“他们怎么会接近的如此之快?”
  
  “黄承彦对机关术很有手段……”单飞琢磨道。他倒还镇静,毕竟输了就是多了个老婆的事情。
  
  “不是黄承彦在破解!”
  
  石来否认道:“黄承彦会机关,但他素来风雅。来人不是在破解机关,更像是破坏。黄承彦不会做这种野蛮的事情。据我所知,能这快破解我布下机关的人不会太多,能有这般野蛮手段的真不多见……”
  
  他眼中闪过丝奇异之色,握拳道:“难道是他?”
  
  “谁?”
  
  “在天坑下落不明的那个!我以为他死了,莫非他还活着?”石来咬牙道,他有专业水准,听出有更专业的人在接近,脑海中已无别的人选。
  
  单飞心中微凛,惊诧道:“你难道是说……卢洪?”.
  
  ps:兄弟们帮帮忙,今天月票数到一千票好不好?另外,猜出曹棺动手脚的都是高手!赞!.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