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节 突围
    卢洪!
  
      单飞一听石来的描述,立即想到了卢洪。r?anw  enw?w?w?.??
  
      这家伙还没死?
  
      当初曹棺明面上是和卢洪一同开启长生香的项目,暗地却是寻找诗言和无间。卢洪和曹棺明争暗斗多年,哪怕不知曹棺的小九九,但绝对抱着事成后干掉曹棺的念头。
  
      卢洪这样的人,或许忠于曹操,但更忠于自己。
  
      对于很多人来说,从来不是忠诚压倒了背叛,而是背叛的筹码不够。
  
      曹棺和卢洪都是盛极一时的人物,从他们的角度讲,人生已到了巅峰,巅峰之下,二人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曹棺终有悔意,知道自己一生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决心改过。卢洪却觉得自己还可以将富贵梦再延续下去,选择追求长生。
  
      卢洪终究没有干过曹棺。
  
      想要收手的曹棺还是曹棺!更何况如今看来,那时候曹棺不是要收手,而是要干件真正自己想做的大事。
  
      在天坑中,曹棺略施小计就让一群老鼠撵走了卢洪、阎行,阎行后来活的还不错,据晨雨判断,卢洪却是被老鼠啃了一顿。
  
      卢洪变异了,好像变成一个怪物般!
  
      后来他单飞和晨雨在绝境的半年,本是拜卢洪所赐。
  
      一念及此,单飞向孙尚香望去,正遇到伊人关切的眼眸。
  
      “如今怎么办?”孙尚香不想打断单飞的思索,见他望来时这才询问。
  
      地面震动不停,就算不贴地,孙尚香都能听到远方有巨石碎裂时尖锐刺耳的声音,暗想我等总不能就在这里坐以待毙。
  
      曹棺想得多,石来却无曹棺的深算,额头已然冒汗,“单飞,我感谢你当我是兄弟。可是很多事情,我真的无法解释。我一直没有找到去云梦秘地的道路,亦不知道三爷让我们到此后,他怎么和你相见。他没有对我说!”
  
      孙尚香一颗心渐渐下沉。
  
      如果这样的话,就算单飞能和曹棺相见,可是曹棺能来就能够离开,她和单飞怎么办?
  
      单飞一直也在想着这个问题,听石来涩然又道:“有时候,我们连身边的人在想什么都不懂得,如何能明白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在想什么?”
  
      孙尚香芳心有感,一时间忘记危机,转眸向单飞望去。
  
      她不完全知道单飞在想什么,但知道他在这种时候肯定会为她孙尚香考虑,如此足矣。
  
      “三爷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去做。”
  
      石来神色开始焦灼,“但我无权让兄弟送死。兄弟不是用来卖的,亦不是用来送死的。”
  
      握住单飞的手,石来急切道:“我能为三爷最后做的事情就是按照他的吩咐带你来到此地。我不理什么三香,也不管别的太多……”
  
      他根本连自己性命都不太考虑的,哪里会管太多?
  
      “你来这里已是尽了最大的努力。”石来说话时拉着单飞向前走到一面石壁前,脚尖一点,有洞口划开,“这是我临时做的一道暗道。不过……是通往他们来的那条路。”
  
      长吸一口气,石来道:“按照卢洪的本事来判断,我们绝等不及在这里见三爷,但我可在这里故作迷阵吸引他们的注意,而你和孙郡主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可从这条暗道立即转到他们的身后离去。你如果可以的话……”
  
      石来微笑道:“如果设法返回这里最好,就算离去,我知道三爷不会怪你。”
  
      他能做的尽量去做,做不到的也不强求。
  
      孙尚香纤手握紧,从未想到石来是这样的汉子。
  
      “你呢?”单飞问道。
  
      “我要拖延他们一下。”石来微笑道:“你放心……我……”
  
      他本想说“不会有事”,可望见单飞穿透他心底的目光,石来半晌才道:“我本来是被三爷捡来的,多活了这多年,就算……也没什么的。你准备吧……我去拖开他们。”
  
      “为什么不一块走?”孙尚香问道。
  
      石来涩然道:“卢洪是发丘中郎将的头领,本事胜过我,如果是他来的话,知晓我的手法,他不会不防我逃走,我只有制造点动静吸引他的注意……”
  
      看向单飞,石来微笑道:“你明白的,我就不用多说什么了。单飞,谢谢你……”
  
      他才要离去,却被单飞一把抓住。
  
      “我留在这里不会有问题。”
  
      单飞微笑道:“我考虑你可带孙尚香离开。然后我……”转望孙尚香,见她默然的摇摇头,单飞苦笑道:“看来黄堂说的不错,有些事情无论怎么变,结果都是一样。”
  
      孙尚香娇躯微颤,“单飞,我不想拖累你,可我……”
  
      我在这种时候怎能离你而去?
  
      不过她看着单飞明亮的目光,蓦地想到最关键的一件事,“对了……石来,我们……”
  
      她“走”字尚未说出,就听到前方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响,有烟尘四起!
  
      三人不由后退数步,就听身侧不远有人笑道:“你们都不用走的,你们走了,这场兄弟情深、爱人缠绵的戏份就不好看了。看来我没有白来一趟。”
  
      单飞微凛,转目望去,就见一个秃头像无发的贞子般,慢悠悠的从石来挖的那洞口中钻了出来。
  
      石来倒退数步,心下骇异。
  
      单飞、孙尚香微吸口凉气,不想对方本事如此,明攻机关,暗走地道,早将他们的退路封得水泄不通。
  
      如果说那人以前像个骷髅,如今看起来就是个骷髅。
  
      他本来干枯的一张脸似已烂了半边,脸骨都是隐约显露。
  
      孙尚香不是胆小的女人,见到那人的一张脸时,还是忍不住的心中颤抖。
  
      那张脸如同墓地里埋了几天的尸体正在腐烂般……
  
      那人还能好整以暇的用如鸟爪般的手摸摸自己唯一明亮的头顶,看着单飞,那人叹息道:“单飞,我本来一直不服曹棺,但我如今看到你,却不能不服他。”
  
      烟尘渐散。
  
      火光照来。
  
      倒塌洞壁的那头,有人影绰绰,黄堂铁青着脸站在那里,目光如两把刀钉在单飞身上,冷冷道:“卢大人为何这般说?”
  
      骷髅自然就是卢洪。
  
      单飞只能叹气。
  
      他一扫眼间,就望见那面除黄堂、黄承彦、吕布几个老相好外,还站着几个身形纤弱的蒙面黑衣人,明显是荆楚刺客组织的女刺客。
  
      檀石冲神色苍白,眼中冒着吃人的光芒。
  
      不过最前站着的不是檀石冲,而是拎着个奇怪工具的人,那东西类似如今的电钻,不过比电钻大了许多。
  
      单飞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却认识那人是哪个。
  
      那人眼中的恨意比檀石冲还要浓烈。
  
      是荀奇。
  
      好家伙,这些人都赶到了这里向我讨债不成?
  
      单飞心思飞转,居然还能笑道:“我也好奇卢大人为何会这么说。”
  
      “你不知道吗?”
  
      卢洪摸着头顶,似两个黑洞的眼眸看着单飞道:“当初我看到你的时候,一直觉得你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可我真的没有想到过,曹棺心狠手辣,不惜逆天行事的将你招来,将你很快变的举足轻重,让人亦不能不服曹棺的远见。”
  
      看来我是变数人的事情,卢洪也是了然?单飞暗想。
  
      “不过他再有远见,恐怕也料不到我如今会来破坏他的计划。”卢洪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下鼻子道:“当初我当他是好兄弟,他却事事都在瞒着兄弟,如今我幸得三香的奥秘,很想和他探讨一下。”
  
      众人见他舔鼻子的动作,恶心中带着阴森,均是神色有异。
  
      石来突然道:“卢大人,你没死,真的太好了。我正有要事对你说……”
  
      他说话间就要向卢洪走去,却被单飞一把抓住。
  
      石来额头青筋暴起,一把推开单飞道:“单飞,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意?”
  
      众人怔住,一时间不明白石来在说什么。
  
      石来推开单飞就要向卢洪行去,却被单飞再次拉住。
  
      “你……”石来额头冒汗,眨了下眼睛。
  
      单飞微微吸气,轻轻的摇摇头。
  
      卢洪桀桀笑道:“石来,你是不是想说你一直想跟我,当初在天坑时,你带我去见曹棺,就是想为了我?”
  
      石来心中凛然,他的确想拖住卢洪甚至拼命除掉卢洪,但听卢洪这么说,已知此人再不会信他半句。
  
      “曹棺不差,可惜……”卢洪喃喃道:“你无论什么本事,都不到他的一成。”
  
      话未落,人影晃动。
  
      有尖锐如刀的五指向石来的胸口挖来!
  
      卢洪出手!
  
      单飞从未想到这人居然说打就打,但在这种时候,他早就如绷紧的弓弦,一把抓住了石来的背心,抢在卢洪挖出石来心脏前,单飞已将石来甩到半空,“尚香……”
  
      他未说“走”字,孙尚香却早腾空而起,一把拎住石来,如踩天梯般就要从众人头顶离去。
  
      带石来走,单飞有无间,会想办法离开。
  
      等逃过众人的追踪后,再想办法和单飞汇合。
  
      她在刹那想到单飞的用意,心中虽是不舍,行事却再是没有半点犹豫。
  
      众人不想卢洪说打就打,亦没料到孙尚香说逃就逃。
  
      孙尚香和单飞间本有着难言的默契。
  
      眼看孙尚香已从众人头顶掠过,哪怕檀石冲都是未曾防备,荀奇更是不过看到有人影闪过。
  
      蓦地有黑影闪动,后发先至到了孙尚香的面前,出掌。
  
      是黄堂!
  
      孙尚香娇叱声中,玉腕翻动间,清光皓色明亮了黄堂阴沉的脸庞。
  
      生死时速间,她孙尚香稍有拖延,落入包围中,再想带石来离去恐怕千难万难。
  
      这些人控制不住单飞,就一定会借她和石来制约单飞。
  
      冲出去!
  
      杀出去!
  
      不让单飞再有一丝负担。
  
      黄堂强悍。
  
      看似柔弱的孙尚香出手却没有半分犹豫,新月出,本有希望之色,但在孙尚香手上使出,却已带着不生即死的激昂!
  
      ps:请您订阅,投月票更好!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