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一章 掌掴
    武乡侯福大总管苏荃年近五十,看上去倒也像是个精明干练之人,心急火燎跑到堂内,还没说话,苏禎已经将那张房契丢过去,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荃茫然不解,弯腰捡起那张房契,张开看了一眼,脸色骤变,“噗通”跪倒在地,颤声道:“老爷,老奴......老奴该死......!”

    苏禎睁大眼睛,厉声道:“你当真知道这张房契是什么缘故?房契不是一直储存在账房吗?”起身来,上前两步,指着苏荃道:“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拿着房契去那里?”

    苏荃只是以埋地,连声道:“侯爷,老奴该死,请老爷恕罪!”

    苏禎有些恼怒,抬起一脚,踹在苏荃肩头,这一下颇用了些气力,苏荃被踹翻在地,不过苏禎身体绵软,一脚踹下后,踉踉跄跄,差点跌倒在地,勉强站住身子,怒声道:“你给我说清楚,这种房契怎地被别人拿走?”见苏荃埋不敢说话,冷声道:“你要是说不清楚,现在就给老子滚出侯府,以后莫让我再见到你。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81中文Ω『Δ网”

    苏荃浑身抖,犹豫了一下,才道:“是.....是大小姐.......!”

    此言一出,齐宁脸色一寒,心中冷笑。

    “大小姐?紫萱?”苏禎一愣,“这与她又有什么干系?”

    恰巧此时外面有人禀道:“禀报侯爷,外面有个姓江的兵部员外郎求见!”

    “员外郎?”苏禎抬起头,挥手道:“什么狗屁员外郎,去告诉他,本侯今日没时间见客,让他回去。”

    齐宁却是皱起眉头,一听到姓江的兵部员外郎,他就想到江随云,暗想那小子跑到武乡侯府来做什么。

    “侯爷,他说是专程过来拜会您。”外面那家仆道:“这里有他的名刺,说是一定要交给侯爷。”

    苏禎犹豫一下,才道:“拿过来。”

    家仆将名刺送上去,苏禎瞧了一眼,立刻道:“原来是东海的江大公子,先去请他进来......!”家仆退下后,苏禎才回头看向齐宁,皱眉问道:“你去了那里?房契怎地在你手里?”

    “我今日过来,只想问一句,那对母女,你管是不管?”齐宁淡淡道。

    苏禎冷笑一声,道:“我管与不管,与你又有何干系?这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

    “武乡侯看来是孤陋寡闻了。”齐宁淡淡一笑:“我被卓先生聘为琼林书院的先生,小瑶是琼林书院的学生,学生出了事情,我这个做先生的,当然有权过问。”

    “什么?”苏禎显然对此事一无所知,惊讶道:“你......你被琼林书院聘为先生?”将信将疑。

    齐宁道:“恰好兵部的江员外郎就要到了,你可以问他,当然,你们苏府的大小姐,对此事知道得更清楚,她难道没有告诉你?”

    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齐宁话声刚落,外面就传来苏紫萱欢愉的声音:“爹,江公子来了,他现在是兵部的员外郎.......!”声音之中,苏紫萱几乎是小跑着进了堂内,齐宁见她今日打扮得颇为娇丽,脸上满是喜色。

    苏紫萱进到屋内,本来一脸欢喜,可是瞧见端坐在堂内的齐宁,先是怔了一下,随机脸色一冷,道:“你.....你怎么跑到我家来?”

    齐宁淡淡道:“苏紫萱,你这样没规矩,是谁教你?难道在书院里,其他先生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便在此时,却见到江随云也已经进到堂内,身后跟着两名仆从,大包小包拎了一堆礼物。

    江随云打扮一如既往的玉树临风,上次被齐宁打肿了半张脸,甚至打掉了牙齿,几天过去,倒也已经大致恢复过来,若不细看,也瞧不出不对劲,进到堂内,本来也是脸带微笑,看到齐宁,一时愣住。

    齐宁见他模样,心知这小子定然是用了伤药,否则绝不会这么快就恢复。

    苏禎见到江随云,露出笑容,江随云只是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神态,含笑上前,向苏禎行礼道:“晚辈拜见武乡侯!”

    苏禎笑道:“不必如此客气,你父亲当年进京的时候,本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也算是故交了。”

    苏禎忙道:“家父向晚辈说起过此事,还说武乡侯当时正是年少英俊之时,叮嘱晚辈一定要过来探望侯爷。”回头使了个眼色,身后那两人立刻将大包小包的礼物送进屋内,苏禎道:“这是做什么?”

    “侯爷,这都是晚辈从东海带来的一些小礼物,有些是从海外贸易回来的稀罕物,虽然不值几个银子,却还能赏玩一二,侯爷千万不要推辞,这是家父叮嘱,若是侯爷不肯笑纳,晚辈日后见了父亲,无法交代。”

    苏禎道:“也罢,你父亲不是外人。”示意江随云坐下,苏紫萱却是一脸笑容道:“江公子,你这边坐,原来你爹和我爹早就认识。”

    忽听得一声咳嗽,几人瞧过去,正是齐宁出,齐宁大马金刀坐着,目不斜视,江随云脸色微沉,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走过去,恭敬行了一礼,道:“下管拜见锦衣候!”

    齐宁淡淡道:“之前你是举贤德,没有官身,本侯不和你计较,可是今天你若还是不懂规矩,本侯可以让你立马收拾铺盖滚出京城,你可相信?”

    江随云心下咬牙切齿,却还是忍住,勉强笑了笑,并不说话。

    苏紫萱仗着苏禎在旁边,冷笑道:“你要逞威风,管你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就是不许在我武乡侯府。”

    “苏紫萱,在你面前逞威风,我有这个必要?”齐宁不急不缓道:“你也不必看到江随云在这里,就当面卖俏,我们这位江大公子什么样的漂亮姑娘没有见过,前阵子我们还在秦淮河上打过交道,如果你不是武乡侯府的大小姐,我还真怀疑他是不是正眼看你。”

    在场诸人都是错愕不已,万想不到齐宁说话竟然如此直接,竟然不给苏紫萱留一丝一毫的颜面。

    苏紫萱脸上通红,羞恼万分,银牙紧咬,道:“爹,你......你看......!”

    苏禎皱起眉头,冷声道:“齐宁,你如今好歹也承袭了爵位,说话能不能检点一些?”

    “武乡侯,学生有错,做先生的指出来,是为了她好。”齐宁道:“不过我今天不是为了此事而来。”伸手向苏荃道:“房契拿过来!”

    苏荃一愣,看向苏禎,苏禎冷笑一声,道:“这房契是我苏府的东西,凭什么交给你?”

    “很抱歉,这房契是我用五百两银子赌回来的。”齐宁起身,径自过去将房契从苏荃手中拿回,“至若这房契如何离开你们侯府,就该问问你家这位大小姐。”

    苏紫萱听到房契,脸色骤变。

    苏禎看向苏紫萱,问道:“房契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不知道......!”苏紫萱低下头,声音有些软。

    齐宁收起房契,淡淡道:“今天过来,是和武乡侯说明白,那对母女所住的地方,都已经被砸成稀巴烂,连锅碗瓢盆也是一件不剩,别说住人,就想吃一顿饭也是不成了。对了,小瑶的母亲已经失去了神智,别人说什么,她都已经听不见,小瑶已经准备带着她母亲乞讨为生......!”

    苏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这些年来,她们已经过的十分凄苦,当然,在锦衣玉食的贵人眼中,那些穷苦百姓根本不值得去关注。”齐宁声音虽然平静从容,可是话里行间寒意如冰:“有人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候,找一些地痞流氓拿着房契过去逼迫她们母女流浪在外,苏禎,如果此事你不知道,我还对你保有最后一丝作为晚辈的尊重,可是如果你对此事十分清楚,那么我只能说,你不但配不上武乡侯的爵位,而且根本配不上男人的字号。”

    “住口!”苏禎低吼一声,随机冷视苏紫萱,“房契是不是你从账房找到拿出去?”

    苏紫萱低着头,不敢说话。

    “我说过,谁也不准去招惹她们。”苏禎冷声道:“你给我抬起头来。”

    苏紫萱显然对苏禎还有些畏惧,微微抬头,苏禎厉声道:“我再问你一遍,房契是不是你拿的?”

    “我.......!”苏紫萱咬着嘴唇,忽地抬头,大声道:“不错,是我拿的,我.....我就是不要她们好过,那一对贱女人,卑贱无耻,她们......!”

    “啪!”

    一声脆响,苏禎竟然抬起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苏紫萱脸上,怒喝道:“住口!”

    苏紫萱一时间呆住,有些懵地抬手捂着自己被掌掴的脸,呆呆看着苏禎,堂内一片死寂,陡然之间,苏紫萱大叫道:“你......你打我?你.....为了那两个下贱的女人打我?我......我不要活了......!”转身便跑出大堂。

    江随云立刻跟上去,叫道:“苏小姐,苏小姐.......!”追了出去。

    苏禎却是脸色泛白,急喘着气,身体摇摇欲倒,苏荃急忙上前扶着苏禎坐下,齐宁走过去,撇了一眼,淡淡道:“我是小瑶的先生,她如今有难,所以暂且将她们安置在锦衣侯府。”也不多言,抬步便走。

    苏禎抬手,张嘴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出声音来,眼看着齐宁离去。

    ----------------------------------------------------------------------------

    ps:感谢剑丶风、鼎力水平仪、书友u83、尽a百度、葱花27、小丁仔仔、来去随风11诸位弟兄的破费捧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