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节 神迹
    蟾影照婆娑,新月万古磨。
  
      黄堂变色。
  
      他和夜星沉般,一直都是看不起女子,也认为女子误事。他虽知孙尚香有本事,但素来不觉得这女人能够上天。
  
      不成想这女人真的上了天!
  
      黄堂一见孙尚香的身法,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不要说檀石冲已然负伤,就算檀石冲完好无缺都拦不住孙尚香。
  
      他必须出手,但他没料到自己出手亦未见得拦截下孙尚香。
  
      刀是新月,刀法中却孕育着万古磨练的精粹!
  
      这样的一个女子,如何能用出这种老道的刀法?她从哪里习得?
  
      黄堂退!
  
      他不能不退,他或许能留下孙尚香、甚至能伤了孙尚香,但在伤了孙尚香后,他却极可能和孙尚香同归于尽。
  
      黄堂大好的计划,绝不想到这里后戛然而止。
  
      前方立空。
  
      孙尚香气息急转,带着石来又凭空踏出了一步。只要再出丈许落地,这些人很难追上我……
  
      她念头才转,空中火起。
  
      一股烈焰带着无比的炽热向孙尚香扑来。
  
      黄堂退却后微一扬袖,就有烈焰挡在孙尚香身前,孙尚香心中惋惜时身形已凝,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挥腕。
  
      石来从她手中飞腾而起,越过了那道火焰,落在远处的地上。
  
      孙尚香下落。
  
      落下后只怕就是万劫不复,不过她总算做成一件事情,石来可逃得性命,她和单飞留在一起……
  
      或许,单飞能够离去?只有她最后守在这里?
  
      心中伤感,孙尚香战意不止,感觉身后狂风大作时,看都不看的反手一刀削去。
  
      “当”的声响。
  
      孙尚香心中凛然,意识到不妙,早就借力使力的侧纵开去。
  
      有长戟擦着她娇躯而过,重重的击落在地,切豆腐般将坚硬的地面划出道长长的伤痕。
  
      是吕布出手!
  
      孙尚香不用看,就知道唯有吕布出手才能造成这般恐怖的震撼,她未见过吕布出手,但听单飞略有提及。
  
      能让单飞、关羽、刘备全力以赴的人物,她孙尚香很难接下来。
  
      她也无暇去看,因为就在那刹那的光景,左侧有火剑趁她气息枯竭时撩来,那力道或许远逊吕布,时机却把握的再正确不过。
  
      新月再起,一点光华斜落,弹开了火剑明耀,反手削去,檀石冲立退,就感觉刀锋几乎擦着他咽喉而过,心跳差点停止。
  
      孙尚香击退了檀石冲,却已挡不住狂风暴雨般的长戟。
  
      长戟肆虐中新月黯然。
  
      众人只见有新月的光辉一耀再耀,竭力的冲破那如龙卷风般的长戟,却是始终不得其便。
  
      刀声清越。
  
      汗水点滴。
  
      孙尚香在刹那的功夫,难算刀戟碰撞的次数,只知自己难再有提息的功夫。
  
      新月刀颤,灵蛇般的蜿蜒。
  
      孙尚香心颤,蓦地感觉有人无声无息的到了她的背后。
  
      是黄堂!
  
      黄堂再次出手,绝对不会留手。
  
      孙尚香一人在片刻间迫开黄堂、击退檀石冲、再和吕布厮杀,早就用尽了全力。
  
      黄堂身为冥数的话事人,武功不如夜星沉,但若论真正的实力,天底下没有几个能够撼得起。
  
      吕布更是天下第一猛将,得长生香后死而复生,实力的恐怖简直可说是深不可测。
  
      这二人中任何一人站出来,都可说呼风唤雨的存在,如今联手对个女子,绝对是破天荒的事情。
  
      在场无论哪个见到,都不能不佩服孙尚香的武功亦是女中巅峰所在。不过众人更知,孙尚香绝挡不住这二人的联手。
  
      孙尚香亦明白这点。
  
      她在感觉黄堂出手的刹那,还能向单飞的方向看了眼。
  
      望不见单飞,单飞在哪里?
  
      念头才转,前有长戟森然,后有掌力炽热,檀石冲、荀奇二人看出便宜,亦要纵身而起。
  
      头顶有长啸声起。
  
      单飞已至!
  
      黄堂一掌将将印在孙尚香的背心时,就感觉另有一掌就要击破他的天灵盖。石火电闪间,黄堂仍旧选择保全自己的策略。
  
      人死了,杀了孙尚香有什么作用?
  
      反掌一托,黄堂正迎上单飞击来一掌,火光一耀,反向单飞击去。
  
      单飞用手中的自鸣琴一挡火焰,却在白驹过隙的功夫拉住了孙尚香的手臂。孙尚香精神大振,居然在绝不可能的情况一刀劈出,正中戟叉。
  
      天地嘹亮。
  
      震耳欲聋的声音远远荡了开来。
  
      吕布竟退了一步。
  
      檀石冲、荀奇不等冲前慌忙爆闪。
  
      单飞、孙尚香趁势而起,联袂倒退、落地,依墙壁而立。
  
      狂风终熄。
  
      “叮”的一声响。
  
      石室静寂。
  
      黄堂、吕布并肩上前一步,吕布益发的冷酷,黄堂眼中带着讶异,他一时间倒不知道那声响声来自何处。
  
      单飞看了眼手中的自鸣琴,听到那声响正是自鸣琴所发,这块破石头这时候响一下是几个意思?
  
      黄堂随着单飞的目光望过去,不见异样,随即叹道:“单飞,原来我还是小瞧了你和孙尚香。”
  
      围观众人均有这般感觉。
  
      尤其是荀奇。当初他真没瞧得起单飞,但在和单飞第一次见面后,他就连连在单飞手下吃瘪,更在邺城惨败给单飞、被当众打脸,那之后他再无颜在曹营立足,一门心思的复仇,更把单飞当作是自己一生之敌。
  
      今日他算定单飞再无生机,这才露面,不然他还会蒙面。但在见单飞、孙尚香联手接了黄堂、吕布的合击后居然还安然无恙,荀奇早就面如死灰。
  
      单飞的能力和他荀奇比,已是判若云泥。
  
      最让人惊诧是孙尚香!
  
      在单飞挡住黄堂的时候,她居然还能迫退吕布?荀奇、檀石冲旁观者清,看到这种情况均觉得不可思议。
  
      单飞微笑道:“黄先生过奖了。你们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两个时辰都等不得?”
  
      黄堂怔了下,意识到单飞是在提及赌约一事,嘿然道:“你还有脸提赌约?你在水道逃脱是怎么回事?”
  
      “我逃脱,我逃脱什么?”
  
      单飞心中暗骂曹棺——你让我在这里等你,你知道我是在死亡线上等待吗?你什么时候出来?
  
      他虽知在这种时候,就算曹棺出来也是于事无补,但想错过今日,想要再见曹棺不知猴年马月。
  
      瞥了孙尚香一眼,见她眸光落在自鸣琴上若有发呆,单飞不知孙尚香在想什么,可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拖延时间等曹棺,不行的话就先送孙尚香离开,再找机会。
  
      他虽迫切希望在曹棺面前确定晨雨的事情,却绝不会拿孙尚香的性命开玩笑。
  
      “那你对我出手是怎么回事?”檀石冲一旁喝道,只怕黄堂又被单飞的花言巧语欺骗。
  
      “事情是这样的。”
  
      单飞胡诌道:“我的咒语念出来,究竟会有什么法力,我并不算清楚。不过看到大水涌出,我立即意识到神迹出现。黄老丈……”
  
      他远眺站得远远的黄承彦道:“除了神之外,谁能将泥浆变成大水呢?”
  
      “你说的也是。”黄承彦对此倒是深信不疑,见单飞对他客气,他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他本是风流名士,暗想如果不动手那就别吵吵,以单飞的信用,再等两个时辰后联姻,远比大家撕破脸皮要强很多。
  
      他和黄堂还是不同,黄堂是老鳏夫一个,一门心思的图谋宏伟的计划,他黄承彦这大年纪,对很多事情已然看淡,感觉女儿能有个好归宿就是很紧迫的计划。
  
      “我就是看到神迹出现后,认定是黄帝那些人的启示,知道机不可失,立即跟随黄帝的启示前行,说穿了,我是在为你们寻找秘道。”
  
      单飞看起来比窦娥还要冤枉,“时间紧迫,我无暇解释什么,檀石冲拦我,我怕机会稍纵即逝,这才给他一个小小的反击。”
  
      “你是想要我的命!”檀石冲喝道。
  
      “你不是好好的,我怎么会要你的命?你胡说八道什么?”单飞“不解”道,他知道那时候的情形没人能看清,论狡辩,他也不差于檀石冲。
  
      黄承彦糊涂起来,暗想单飞所言很有道理。
  
      有掌声响起,卢洪嘿然道:“单统领,你真有一张把死人能说活的嘴。”
  
      “卢大人过奖了,你有兴趣试试吗?”单飞反唇相讥道。方才卢洪要杀石来,单飞救下石来,和卢洪交手数招,很快发现这怪物比起以前更加的强悍,最要命的是,这家伙头脑居然清醒了。
  
      这被老鼠啃的卢洪变异后怎么清醒的?如何会更加的厉害?难道因为异形香的缘故?
  
      单飞知道在短暂的时间内奈何不了卢洪,他却能甩开卢洪。眼见孙尚香形势危机,他及时赶到帮孙尚香挡住危机。
  
      卢洪听单飞咒他去死,倒也并不动怒,森然笑道:“不过你辛苦一场,终究是泡影罢了。如果一切都用神迹解释,那你遇到石来又是怎么回事?他或许能说点实情?”
  
      孙尚香、单飞目光远掠,心中微凉。
  
      远远处,石来被一蒙面的女刺客踩在脚下,不知死活。
  
      荆楚刺客组织本是名不虚传,石来不以武功见长,落在对方手上倒是意料之中。
  
      “我遇到他是因为……”单飞才待收回目光,眼中突然有了分讶异。
  
      “叮叮叮”数声响动传来,众人的目光立即落在自鸣琴上。
  
      黄堂、黄承彦均知这自鸣琴和云梦秘地有关,暗想此琴不会无故而鸣,难道说……
  
      众人上前一步。
  
      单飞不知道自鸣琴为何无故而鸣,但见众人注意力被琴吸引,立即意识到机会所在,他托着自鸣琴皱眉道:“怎么回事,难道神又有第二次启示……”
  
      他说话间向孙尚香眨了下眼睛。
  
      大伙都在注意自鸣琴,孙尚香就有离去的机会。
  
      孙尚香似乎在发愣。
  
      单飞却是再不犹豫,暗想无论如何,先让孙尚香离去再说。神色故作讶异,单飞捏着自鸣琴的手开始如帕金斯病人般颤抖个不休,似乎再也握不住自鸣琴,单飞陡然间大喝一声,将自鸣琴抛到了半空。
  
      此乃假痴不癫、声东击西加上瞒天过海的走为上计。单飞心中念叨的光景,才要助孙尚香一臂之力离去,不想他蓦地怔了下。
  
      自鸣琴倏然而起,不受单飞控制的定在空中。天地大亮,有柔和的光线从琴上散射开来,明亮而澄净,如新月无暇的光华一般。
  
      .
  
      ps:月票总数过一千票了,感谢大家的帮忙,多谢!周末愉快!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