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人品没得说
    龙涯摆弄着手里的钢笔,说:“文哥才是我们学校最大的庄家,蘑菇佬只能算是他的小弟。”

    “跟我详细说说这个文哥的来历。”

    龙涯认真想了想,说道:“说起来很多人都不知道文哥是我们学校的幕后庄家,文哥本名王燕文,土木工程学院工程测量专业四年级学生,以前曾是校篮球队的,参加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比赛,还代表家乡球队参加过全运会,差点就被招进国家队了。本来蛮有前途的,可惜第十二届全运会上因为脚伤只上场了三分钟,听说还动了几次大手术,返校后就退役了。”

    “真是坎坷。”宋保军随口附和一句。

    龙涯说:“学校一直都有篮球协会的社团组织,有人就邀请王燕文加入。他凭借大运会和全运会的经历,很快入选理事会成员。这个人好讲义气,头脑精明,什么事都肯帮人出头,慢慢的有些人开始认他做大哥。学校有篮球比赛,王燕文原本是想开个小庄陪大家一起玩玩的,不过他毕竟有大赛经验,看比赛很有眼光的,盘口定得很准,后来就赢钱了,一四年那年好像搞了二十几万吧。”

    宋保军道:“是不错了。”

    “一个在校学生凭自己能力一次赚二十几万的大钱,毕竟是少数,跟着文哥混的小弟们都拿到了不少分红。”龙涯叹了一口气,看样子颇为羡慕,继续说道:“人的野心和能力往往是成正比的。到了一五年,文哥也被一堆小弟们期待着,挽起袖子大干一场,他们甚至操纵了一部分比赛,到联赛结束的时候,文哥差不多赚了两百万。这个数字我是听说的,不过想来也不会差多少。”

    宋保军倒抽一口凉气:“两百万?老子一个月才八百块生活费!”

    龙涯说道:“文哥有了钱,渐渐的成为我校的一方势力,做派也和地方上的大佬差不多了。住在学校的豪华公寓里面,买了小车,还包养有一个新闻系的漂亮女孩,出入前呼后拥,跟班无数。甚至连足球、排球、乒乓球比赛文哥都有插手,一些拿着黑钱的裁判员甚至对他毕恭毕敬。”

    “这个文哥是真牛逼啊!”宋保军不禁叹道。

    “不禁如此,文哥还变相控制了篮球协会,把他的同学、学弟通通弄进去关照。你刚说的那个蘑菇佬李建飞就是文哥的学弟兼老乡。”

    “那你对李建飞有多了解?”

    “这个李建飞我不认识,他和文哥都是闽南人。也许是文哥看他比较会来事吧,就让他帮忙管理一部分赌球业务。”

    “确实比较会来事。”宋保军想起李建飞说话有条有理,做事平淡中带有一种锐利之气,心想这人果然不简单。

    “阿军,你突然问起这两个人,是有什么事么?”

    “没事没事。”宋保军摆摆手:“我觉得赌球挺有趣的,就想问问而已。”

    龙涯见他似乎有事隐瞒,不便多问,低头玩起手机,准备敷衍着上完这堂课。

    文哥既然吞了自己三十万赌金,宋保军已决定给他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首先是关系。没有关系的话,文哥断断不能在学校连续当好几年的地下庄家。赌博对于全社会任何单位都是万万不能容忍的,尤其是学校这等神圣的场所。

    宋保军先想到的是顾老师,听说很多裁判员都已被文哥收买,而校内比赛的裁判大多由体育老师担任,不知顾老师是否也涉及此事?

    他想着便给顾剑锋打电话。顾剑锋负责整个中文系班级的体育课,但只有古文专业二年级参加篮球比赛,因此现在很是清闲,正在给现代文学三年级的某个班上课,没多余事情。

    《 <论语> 选读》课的导师走上讲台,宋保军却向周围同学抱歉一声,偷偷弯着腰溜出教室。最后一排的叶净淳只来得及叫一声“喂”,便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门口。

    顾剑锋的体育课选在教学楼对面的操场上,正在做长跑耐力训练。训练还没开始,已经有一半女生借口大姨妈光临,纷纷躲在树荫下玩手机,另有一半人软绵绵的站着不想动。

    近年来国家加大对大学生素质教育的力度,身体素质也是其中之一。部分高校已经开始实行体育考核的新措施,即体育考试不超过五十分的不准毕业,只能结业。

    饶是如此,学生们对体育课仍然兴致缺缺,能不来的就不来。来了的也有相当大的抵触心理。

    顾剑锋正感觉队伍不好带的时候,宋保军出现在他身后:“顾老师,要让这帮兔崽子们活跃起来,办法多得很。比方说加强教材的合理搭配和男女学生的区别对待,利用特定体育器材提高女生体育锻炼的积极性。文科班女生较多,一味的耐力训练是不可取的,必须把她们引导到健美的体型锻炼上来。你想想,健身,美体,多时尚多雅观,比土包子一般的体育课好多了,这样大家才有兴趣。”

    顾剑锋回头道:“还有呢?”

    “第二是培养男生起到带头作用。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几乎是千古至理了。有个得力的男生站出来,而且学生大都有从众思想,只要有人带头,起到示范作用,其他人往往会跟着效仿。”

    顾剑锋让学生们绕操场慢跑,说道:“你小子鬼点子还真多。”

    “这不是鬼点子,是正确的教学方式。教育学生嘛,一味的督促是不可行的,也得讲究合理的引导。你看这些十几二十的孩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其实思想也还幼稚,缺乏自控能力,那么你就要针对他们的情况做出一些改变。”

    顾剑锋听对方侃侃而谈,不禁哑然失笑:“你才读大二,就管三年级的学长叫孩子,到底什么心态?”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嘛。”宋保军毫无愧色说道:“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写一篇万字以上的工作经验给你参考参考。”

    顾剑锋如何放得下这个脸?苦笑道:“再说吧。”

    五分钟的慢跑结束后,顾剑锋让学生进行男女混合排球赛,自由组合队伍,但每个队必须有一名以上男生。这也算是借鉴了宋保军的教育思路,全班三十个人,共分为五个队。两个队伍在场上比赛,每五分一局,输的一方下场,由另一个队补上,依次循环。

    学生们果然来了兴趣,很快组好队伍当做玩乐一般比赛。

    顾剑锋安排好一名熟知比赛规则的男生充当裁判,转身去找宋保军说话:“你不在教室上课,来这里找我干嘛?”

    “我是来给顾老师送钱的。”宋保军知道什么话题最能打动人心,毫无疑问就是美色和金钱。

    “怎、怎么?”

    “昨天打球我不是下注了么,顾老师也有一份子。我这人天生没见过大钱,拿着有点哆嗦,就赶紧给您送来了。”

    顾剑锋眯起眼睛,忙问道:“大哥,你不是和我开玩笑?”

    宋保军笑着给递上一支香烟,顾剑锋就急忙拉着他躲到花圃后面,两人一起蹲着抽,顾剑锋不会抽烟,陪着假装吸了几口。学校禁止老师在课堂上吸烟,任何人都不例外,有的知名老教授烟瘾犯了只能躲到走廊外过过瘾。

    李建飞退换的两万元本金还剩五千块,宋保军便把这五千元递过去,“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该给顾老师返还五倍的利润,这是五千元,您数数。”

    顾剑锋挠挠头,假之又假的推让道:“我又没出几分力气,球场上全是你的功劳,原来那一千元是算是我借给你的,怎么还好意思拿这么多?”

    “顾老师不辞辛劳针对我们班篮球队进行有效的训练,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恨没什么可以报答。这一点点小钱您一定要收下。”宋保军虚伪的说道:“顾老师要是不拿,就是不给我宋保军面子。”

    顾剑锋嘿嘿一笑,眼疾手快的把钱揣进裤子里,小心翼翼拉上运动裤侧袋的拉链,用手拍了拍裤兜,感觉里面胀鼓鼓的让人心满意足,说:“宋保军同学啊,你这人品可真没得说。唯信工种号张君宝对吧?我马上加!”

    他是一流大学的老师,月薪好歹也有上万,原本没把区区五千块放在眼里。无奈结婚以后被老婆管得死死的,每个月工资都得上交,基本只留五百元零用。

    待儿子开始上学,老婆又要加强儿子教育投资,选好学校、请钢琴老师、请外语老师、报各类兴趣班等等等等。开支加大,生活入不敷出,老婆索性把他的零用钱额度降为一百元。昨天借给宋保军的一千元还是自个存了好久的。

    一百元一个月!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能干什么?顾剑锋只好苦哈哈的混日子,同事之间聚会从来不敢参加,就连亲戚朋友嫁娶等红白喜事随份子也得向老婆打报告申请。幸好他不抽烟,也不爱喝两杯,否则人生还不如不活。(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