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节 小楼风雨
在场的众人多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物,在彼此动手间,均是留意着周边的动静。|中文|小说。.
  
  从单飞爆发到卢洪追赶孙尚香不过是闪电之间。
  
  孙尚香知道荆楚那些女刺客的身手,这些刺客绝没有卢洪这些人的武功高明,但很是难缠。当初在狼牙峰镜室内,她和单飞联手,却几乎着了那两个女刺客的暗算。
  
  刺客和高手不同。
  
  她们善于利用可利用的一切缠住你、干扰你、再想办法杀掉你。
  
  孙尚香心中估计,自己要杀掉擒住石来的那女刺客最少要三招,女刺客若是拿石来抵抗或带石来离去,她更加的麻烦。
  
  全力提息,孙尚香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准备一刀就毙了那女刺客,绝不纠缠。可她新月刀将出未出的时候,忽然发现那跃起的女刺客向她眨了下眼睛。
  
  没有杀机,只有示意。
  
  孙尚香敏锐的感觉到这点,警惕未松,杀机却弱,因为女刺客已然丢下了石来,她孙尚香的目的本是救下石来,她不需要再和女刺客拼命。
  
  女刺客出手轻描淡写、不像是出招的出手,而更如春风绿柳的闲愁、丝竹笙歌的烦忧。
  
  孙尚香望见时心中却是极度的震撼。
  
  高手!
  
  绝顶高手!
  
  眼前这女刺客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真正的高手,素来不用表演什么胸口碎大石的“绝招”,高手融入天地间,举手投足间寻机而走。
  
  天地人三合间,能够寻机运机转机之人才是真正的高手。
  
  这样的人,破敌时从不会多浪费一丝气力,他们都是最快的找出对手的破绽,一招就够。决战千招的事情,他们不会去做。
  
  那女刺客一出手就找到了卢洪的破绽。
  
  卢洪正要向孙尚香出手,他甚至没有考虑女刺客能和孙尚香过几招,他认为自己一人就能解决孙尚香。
  
  在天坑时的那个卢洪或许还不够资格,但如今的卢洪却是自信满满。
  
  卢洪算了许多,却漏算了黄堂那面的女刺客会对他出手!
  
  一出手,就攻在他腾空追击孙尚香时再也无法防范的弱侧。
  
  右眼!
  
  女刺客手中的青丝暗影刺中卢洪右眼的时候,卢洪脸上还有不信之意闪过,眼看青丝就要钻入他脑袋里时,卢洪鬼叫声中,倏然下坠。
  
  暗影带着眼珠而出,只是一绞,早将卢洪的眼球化作了血水。
  
  卢洪滚退途中还能嗄声叫道:“是你!”他声音中很是不信,但又多少带着畏惧之意。
  
  狂风起。
  
  黄堂、吕布几乎是并肩冲了过来。
  
  吕布始终面无表情,可黄堂却是心中骇异。
  
  黄堂在甩开单飞时看到那女刺客对卢洪出手,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人绝非刺客组织的人物!
  
  这人居然暗中做掉个女刺客,又代替那女刺客悄无声息的来到此间。
  
  众人均被孙尚香、单飞的举动吸引,对出现的黑衣刺客自然少了防范。
  
  本是他们的人手,他们防范什么?
  
  这人如曹棺般,找到了他们的盲点潜伏下来,静静的等待时机,然后一招就废了卢洪的一只眼。
  
  黄堂心中震撼,却仍没有半点犹豫的冲过来。
  
  他和卢洪联手是因为卢洪的身份和地下的本事,而非卢洪的武功。
  
  卢洪的武功看起来不差,在黄堂看来,却没什么技术含量。
  
  他黄堂……
  
  思绪才起,黄堂、吕布已追到那女刺客的面前,大喝声中,黄堂出手!
  
  手才动,就有火焰如刀的攻到女刺客的身前!
  
  吕布挥戟。
  
  孙尚香娇叱中回刀,她知道出手的女刺客是个绝顶高手后立即精神振作。一直以来,她和单飞都是处于弱势,但有此人加入,他们就绝非再无一点胜算。
  
  月色青光舞,烈焰龙卷旋。
  
  刹那间空中似炸。
  
  炙热袭人下有烈风号叫,可始终吞没不了新月光芒,更要防范夹杂在狂风烈焰中的暗影一点。
  
  黄堂心下震撼。
  
  孙尚香缠住了吕布。他黄堂出手就是火焰刀的绝招,本要一举拿下那女刺客,然后和吕布联手擒下孙尚香。
  
  这个郡主太有韧性。
  
  水一般的温柔,却有深山老竹的坚韧。
  
  不想那女刺客更像吸取天地灵气的千年牛皮一样,不但坚韧,还随时有幻化成精的打算。
  
  他黄堂在片刻间连用十三种法门要攻破对手的防线,不想女刺客不过用了一招就挡了下来。
  
  暗影横格。
  
  那暗影原来不过是一条淡淡的青丝。
  
  好像不过是条脆弱的布条?但他黄堂吞噬万物的烈火居然对其无可奈何?
  
  青丝突软。
  
  黄堂实为绝顶高手,在对方防范倏弱时如何能不趁隙而攻?心中微喜的光景,黄堂的肉掌早就炽热如炭般的印向女刺客的胸口。
  
  一掌横在胸前,挡住了黄堂的必杀一掌。
  
  女刺客弃青丝变掌,在勾、转、弹、翻、刺间化解了黄堂的急攻。防范变弱时,女刺客深邃的双目中光华闪现,左手轻挥。
  
  有青色的丝带如蛇,瞬间缠住了吕布的上身,束住了吕布的手臂。
  
  女刺客这一招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此人在和黄堂的交手中,居然还能分心去捆住吕布?他一招就破了吕布天衣无缝的招式然后束住吕布?
  
  “斩!”女刺客低声道。
  
  其实不用此人吩咐,孙尚香如何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在得女刺客援手后,早就舍命拖住吕布,争取反败为胜的机会,见女刺客突出奇招时,孙尚香新月刀爆闪,斩向吕布的脖颈。
  
  吕布的脖颈是他的弱点!
  
  孙尚香从单飞那里知道这点,新月如玉轮,飞削吕布的脖颈。
  
  吕布爆喝。
  
  他亦不想那女刺客这般妙手,竟能在他和孙尚香交手时用一条绳索就捆住了他的双臂,运劲爆挣之时,绳索不过一弹就收,仍无绷断的迹象。
  
  吕布被缚双臂!
  
  绝境之中,吕布更显枭雄本色。
  
  双臂被缚时,吕布还能运用左手腕子低翻的角度,抛出手戟刺向孙尚香的小腹,右手弃长戟,吕布脚尖点动时,居然以脚运戟,那长戟在他的双脚的操纵下仍如同怪蟒般护在周身半尺之处。
  
  “当当当”数声大响。
  
  孙尚香磕飞手戟的同时,连攻两刀仍旧徒劳无功,不由心中大急。
  
  她深知人中吕布本有妙绝天下的功夫,更知此人死而复生后神鬼难测,在临死关头前,吕布爆发的求生本能甚至可以逆转乾坤,绝不会让人轻易拿下。但她想自己得人助力若还除不去此人,那以后再杀之实在千难万难。
  
  空中爆喝。
  
  火剑闪耀。
  
  孙尚香见火剑光华时心中微沉,可随即瞥见使剑那人时,心中大喜。
  
  是单飞!
  
  单飞破掉那些荆楚刺客的劫杀,及时赶来。
  
  挥剑!
  
  以剑做刀,一剑透过吕布的重重防范,直奔吕布的脖颈!
  
  吕布先被女刺客绳索所缚,再被孙尚香挥刀急攻。哪怕他是人中吕布、天下第一猛将、再得异形长生香之助,但面对的亦是天底下两大武功顶尖的高手进攻,绝境中拼命求生已是使出了全力。
  
  这种情况下,竭力不让月色渗透他的防范已耗尽他的全部气力,单飞一剑却是鼓足十二分的气力、从他最弱的地方砍来,吕布再也防不住这一剑。
  
  火光已投入吕布那死灰般的眼眸。
  
  吕布眼中终有绝望之色。
  
  火剑斩在吕布的脖颈之上,倏然凝在当场。
  
  空中似凝。
  
  孙尚香心中讶然,知道单飞不会在此刻留手。
  
  单飞何尝想过留手?他倏然而止却是因为在那刹那光景,早有一道丝带缠住了他手上的火剑,全力的外扯。
  
  有人远远急落,挥出一条丝带羁绊住单飞的火剑。
  
  只一刻。
  
  火剑破丝帛而出,仍切入吕布脖颈一指的深度,只见伤,却不见血!
  
  吕布没有错过这一刻的功夫,在火剑砍飞他的头颅前倒飞而退。
  
  除恶.务尽!
  
  此刻若不杀了吕布,日后如何会得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单飞那时和孙尚香是一样的想法,他在骇异吕布为何伤而不流血的同时,才待追斩……
  
  有火焰急冲,烧在青带之上。
  
  黄堂审时度势,终于弃了那女刺客,竭力帮吕布解脱束缚。他的火焰刀本是丝带这些东西的克星,但火光过,竟无法奈何那青带。
  
  嗤!
  
  一道黑影破空而来,倏然切断了女刺客捆住吕布的青带后,燕子般的回到一黑衣人的手上,倏然不见。
  
  单飞身影才起,眼见青带断裂后就知不好,然后他就听孙尚香惶急道:“退!”
  
  脚步立止。
  
  前方有铺天盖地的尖锐黑影刺来。
  
  单飞不想片刻后轮到自己置身绝境,吸气凝声间手腕急旋。
  
  火涡闪现。
  
  那铺天盖地的黑影瞬间都投入了他转起的涡流中,融化其中。
  
  人影双分。
  
  单飞再不迟疑,一步间就拉着孙尚香退到了石来的近前,吕布脱困,他和孙尚香已到外围,随时可以离去。
  
  形势改变。
  
  黄堂亦到了吕布的近前,冷冷的看着那个刺瞎卢洪右眼、挡住他黄堂、还有余力捆住吕布的女刺客。
  
  此间如何会有这种绝顶的人物?
  
  不止是他,在场的所有人均是看着那负手而立之人,猜测着这女子的身份。
  
  “是你!”卢洪被刺瞎右眼后一直未有出手,此刻捂住了瞎眼,另外一只眼还能恶毒的看着那女刺客道:“我知道是你!”
  
  那女刺客似是笑笑。
  
  方才那场鏖战对她而言,仿佛没有发生过般,伸手摘落脸上的黑巾,那人露出清秀俊朗的面庞。
  
  女刺客竟是个男人。
  
  男子望向那飞出燕剪兵刃破了他青带的黑衣人,神色很有感慨不为诗咏曲绕时的喝彩,而因曲终人散的孤单。
  
  “小楼一夜听风雨,江湖此生倦厮杀,人世间实在太多白衣苍狗的无奈。如仙姑娘,你我许都一别后,许久未见了。”
  
  ps:谁出手的,估计都猜出来了吧。哈哈,还请投些月票支持老墨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