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都是喝酒惹的祸
    两个山地旅,共计五千战士,全部被收缴兵器,临时看押起来。山柱等几位主要参与煽动起事的战士,将接受军法司的审查。

    解决掉内部隐患,岱钦率领第二师团,准备迎击六万黎族大军。要想收服黎族土著,不流血是不行的。

    得到孙膑的报告,欧阳朔甚至涉险,将三千羽林卫调到崖山城助阵。

    想要以少胜多,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设伏。

    黎族大军逼近虎贲军团大营的时候,见到的,是一座静悄悄的营地。

    大军的统帅,正是山柱的父亲——山虎。

    “大首领,好像是一个空营啊?”

    问话的,是一位年轻战士,名叫山鹰,武力仅在山柱之下。

    “会不会,是敌人已经逃走了?”

    “也有可能,这是敌人的圈套,汉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那该怎么办?”

    众人七嘴八舌,惊疑不定,不知该如何是好。眼前的场景,跟他们此前设想的,完全是两个样。

    山虎眉头一皱,道:“山鹰,你带一队进去看看!”

    “是!”

    山鹰同样是一身虎胆,带着一个百人队,就这样摸进营地。

    “小心有诈!”

    山虎不放心,在后面嘱咐道。

    “放心吧,大首领!”

    山鹰一行,小心翼翼地走进营地。

    放眼望去,营中却是空无一人。空地上,到处散落着一袋袋的大米。有些袋子破了,白花花的大米,散落一地。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肉脯、黄豆等物资。

    “队长?”

    队员们,齐齐看向山鹰。

    “到屋子里再搜一搜。”

    山鹰看上去大大咧咧,心里还是极为细腻的。

    “明白!”

    队员们,又是提起十二分的心神,一个接一个屋子搜查。

    十分钟之后,队员全部返回。

    “报告队长,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

    “没人!”

    接到的报告,全是空屋子。

    “嘿,这群软蛋,肯定是逃走了。”山鹰嘿嘿一笑,大手一挥,道:“走,回去报告大首领。”

    “是!”

    山虎率部,等在营地外面,没有听到打斗声,神情有些紧张。不知道,山鹰这个兔崽子,在里面到底怎么样了,现在还没出来。

    就在这时,山鹰率队,跑了出来。

    “大首领!”

    “怎么样?”

    “就是一座空营,粮食、肉脯丢的到处都是,估计是走的太急的缘故。”

    “搜查清楚了吗?”山虎还不放心。

    “全搜查了一遍,连屋子里都没人。”

    “好。”山虎大喜,转头说道:“大家听着,全部进营,修整一个晚上,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去攻打崖山城。”

    “好!’

    大军一阵叫好,气势如虹。

    虎贲军团的营地,是按照四个师团的编制建造的。因此,六万黎族大军进驻营地,一点都不显得拥挤。

    见到营地到处散落的大米和肉脯,战士们嗷嗷直叫。等到打开粮仓,见到堆积如山的大米,挂满墙壁的肉脯,就更加的兴奋。

    甚至,在仓库的角落,还堆着一坛坛的美酒。

    酒啊,可是黎族战士的最爱。

    闻着酒香,一群年轻的战士口水直流。

    “大首领?”

    山鹰带头,用期盼的眼神,看向山虎。

    山虎也是高兴,笑着说道:“兔崽子,看把你们馋的。今天晚上,全军举行篝火晚会,酒肉管够。”

    “好!”

    战士们高兴的直跳,一些机灵的,已是走出仓库,奔走相告。

    顿时,整个营地都沸腾起来。

    山虎收敛笑容,将山鹰拉到一旁,暗暗嘱咐道:“检查一下,看粮食有没有被下毒,汉人的心思,可歹毒的很,不要着了道。”

    “明白!”

    当天晚上,营地热闹非凡,灯火璀璨。

    战士们载歌载舞,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好不畅快。

    一直闹到深夜,战士们才在队长的呵斥下,纷纷回到各自分配的营帐。

    整个营地,才渐渐安静下来。

    山虎还不放心,安排部队,轮流值班,防止敌军袭营。

    无疑,山虎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整个晚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一直到午夜,营地外面,已是伸手不见五指,山虎才放心地回到营帐。

    这样的夜色,如果敢袭营,就是自讨苦吃。

    偌大的营地,开始慢慢安静下来,只剩下一阵阵虫鸣声。

    诡异的是,到了后半夜,营地又热闹起来。

    一个接一个的战士,从营帐爬出来,寻找茅厕。

    因为要上茅厕的人实在太多,茅厕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一些战士,实在是憋不住,随便找了一个空地,裤子一脱,就地解决。

    一时间,整个营地,变得臭气熏天。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战士,发出“哎呦”、“哎呦”的叫声。一边叫着,一边跑出来解决。

    就连山虎,也不例外。

    “该死的汉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山虎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诅咒道。

    “去,将山鹰叫来!”山虎气极,“哎,嘶~~~”

    “是!”

    守卫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去找山鹰。

    不一会儿,山鹰有气无力地赶了过来。

    “兔崽子,不是让你检查有没有被下毒吗?”

    见到山鹰,山虎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是真的“臭”啊,整个营地,都充斥着这种味道。

    “噗嗤”、“噗嗤”的声音,此起彼伏。

    山鹰苦着脸,无辜地回道:“大首领,冤枉啊,粮食和肉脯我们都一一检查过,还提前喂给动物吃,都没事啊,确实没被下毒啊。”

    “那,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山虎大怒。

    “酒。”山鹰一脸的笃定,狠声说道,“一定是酒。可恶的汉人,一定是在酒里下了泻药,这根本就查不出来啊。”

    “酒?”山虎愣住,瞬间信了山鹰的话,狠声说道:“去他娘的,老子再也不喝酒,喝酒误事啊!”

    一般的守卫,是一脸的不信。

    谁不知道,大首领嗜酒如命啊,借酒?还不如要了他的命来得好。

    “大首领,现在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大首领喃喃自语,“还有多少人,没喝过酒的?”

    “基本上没有!”

    “……”

    黎族战士,嗜酒成风,谁要不会喝酒,甚至酒量稍有不行,是会被人耻笑的。因此,六万大军,几乎全部中招。仓库中上千坛的美酒,一夜之间,被喝得一干二净,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一夜,六万大军,就是在不停地上茅厕中度过的。一些战士,干脆不会营房,就蹲在空地上,场面蔚为壮观。

    一夜之间,六万大军全部变成软脚虾。

    整个营地,也变得臭气熏天。

    第二天一早,第二师团围上来的时候,士卒们都纷纷捂上鼻子。

    实在是太臭了!

    岱钦骑在战马上,见着眼前的场景,心中对军团长孙膑,佩服的不行。

    这叫什么?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冲进去,拿下他们!”

    “诺!”

    真正作战的时候,第二师团的战术素养,就表现的淋漓尽致。

    刚才还捂住鼻子,得到军令,就反复变身“无鼻人”一般,视空气中的臭味如无物,以铁的纪律,面无表情帝冲进营地。

    拉了一夜肚子的黎族战士,一个个都成了软脚虾。面对如狼似虎的山海城大军,唯有快快缴械投降的份。

    眼见战事顺利,跟在大军身后的王峰,当即向孙膑辞行。

    “大将军,我等告辞!”

    孙膑坐在轮椅上,笑着说道:“去吧,多谢君侯!”

    就这样,来势汹汹的六万黎族大军,以戏剧性的方式,被孙膑拿下。

    将大军看押起来之后,孙膑下的第一个军令,就是彻底清洗营地。

    整整清洗了一天,臭味才渐渐散去。

    山虎、山鹰等主要头目,被押到帅帐的时候,是满脸的不服气。

    “怎么,不服气啊?”

    “卑鄙!”山虎的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样。

    “呵,你还别不服气。”孙膑微微一笑,道:“如果你们真一辈子躲在五指山,本帅还真不一定能拿你们怎么样。但你们跑出山林,本侯有一百种办法,能够将你们击败,你信不信?”

    “说大话谁不会!”山虎还是不屑一顾。

    孙膑摇头,对亲卫道:“带上来!”

    “诺!”

    很快,山柱和疤脸青年,就被押进营帐。

    “山柱!”

    山虎大惊,眼中还隐晦地闪过一丝欣喜。

    原本,山虎以为,按这样的局势,山柱十有**已经遇害了。没想到,山柱还活着,活着就好啊。

    “父亲!”

    山柱一脸的羞愧,声音低沉。

    父子同为阶下之囚,实在是不像话啊。

    “怎么样?你还有信心击败我们吗?”孙膑问道。

    “哼!”山虎知道,山柱既然提前暴露,他们的计划早就流产,却还是嘴硬地说道:“真刀真枪,我们黎族男儿,绝不怕你们。”

    意外的,孙膑点了点头,道:“这我相信。”

    山虎一愣,眼前这位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还真是奇怪啊。

    “战场上,不论手段,只论结果。”孙膑话锋一转,道:“结果就是,我们赢了,你们输了,我说的对吗?”

    山虎一滞,硬气地说道:“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