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降服
    “杀你作甚?”

    孙膑自不会做傻事。

    山虎在黎族土著中的地位和意义,非比寻常。如果真杀了他,崖山城跟黎族土著就算是彻底的结仇,再想收服人心,是万万不能的。

    “那就快把我放了!”

    见性命无碍,山虎的气焰又嚣张起来。

    “放了你?不可能。”

    孙膑最近熟读兵书,倒是知道诸葛亮七擒孟获的事迹。只是这等费时费力之事,他是不会做的,哪有那闲功夫。

    “你!”山虎气急,“你到底想怎样?”

    “合作!”

    “合作?”

    “不错!”

    “哼,我们黎族世居于此,是不会跟你们这些汉人合作的。”山虎还挺嘴硬,对汉人,他是一百个不放心。

    孙膑遗憾地摇了摇头,道:“不想合作?那就没办法了。为了根绝后患,我也只能将你们的脑袋全砍了,我倒是要看看,就凭留在山中那些老弱妇孺,还怎么跟我大军对抗。”

    孙膑说的轻描淡写,山鹰和山柱两人却是听得冷汗连连。

    “哼,要杀便杀,黎族战士没一个孬种。”

    山虎还真是顽固不化,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好,有血气!”孙膑点头,脸色突然变冷,大声说道:“来人!”

    “在!”

    四名亲卫,杀气腾腾地走了进来。

    “将他们拖下去,斩首示众!”

    “诺!”

    亲卫拖着山虎等三人,就要拉出去问斩。

    山虎顿时傻眼,这位年轻的将军,前一刻还满面春风,下一刻就冷酷肃杀,这变脸的速度,让他始料未及。

    该死的汉人,真是太狡猾了。

    山虎心中,闪过一丝的悔意。可要他低头认错,是万万办不到的。

    “慢着!”

    说话的,是山虎的儿子——山柱。

    眼见形势不对,山柱终于回过神来,再不说话,不止是他父子,恐怕整个黎族部落,都要跟着遭殃。

    相比山虎,山柱作为年轻人,他的思想就要开明许多。尤其是在军营生活了一段时间,让山柱深刻地意识到,山外的世界是多么的精彩。

    以前窝在部落里,简直就是坐井观天。

    在被看押的日子里,山柱也在不断反思:部落的命运,到底该走向何方?走出大山,真的就是一个错误吗?

    不说其他,仅是汉人先进的兵法,就让山柱痴迷。见识过广阔天地的他,可不想因为固守传统,而将整个部落拖入深渊。

    “讲!”

    孙膑一摆手,制止亲卫。

    他不过是想吓唬一下山虎他们,哪里就会真的问斩。

    六万大军啊,他孙膑可不是冷血屠夫。

    山柱闻言,转头看向父亲,道:“父亲,孩儿觉得,可以先听一听对方的条件,再做决定也不迟。”

    山柱说的很委婉,自是要顾及父亲的颜面,他可知道,父亲有多好面子。

    山虎“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山柱的提议。

    山柱微微汗颜,再次看向孙膑,道:“怎么合作?”

    对孙膑,山柱的感官是极为复杂的,有敌视,也有崇拜。尤其是听岱钦的意思,他还挺受孙膑器重,心中的滋味,就更加的复杂。

    “具体的合作,我无权决定,得跟君侯亲自商谈。”

    孙膑只是统兵大将,自然无法决断一个部落的归顺问题。虽然说君侯赋予了他大权,孙膑也不会不知进退,擅自逾越。

    否则的话,就是犯下大忌。

    恪守为将之道,是每一位将领的底线和原则。

    “好,还请将军,将我们引荐给廉州侯。”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不知怎的,山柱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仅有一面之缘的廉州侯。

    未来,又将如何呢?

    **********

    次日,在孙膑的陪同下,山虎父子传送至山海城,觐见欧阳朔。

    得到消息,欧阳朔在正殿,接见了这对父子。

    因为还是战俘,山虎父子进殿的时候,仍然被五花大绑。

    欧阳朔见此,道:“远来是客,来人,给他们解开绳索。”

    “诺!”

    “君侯?”

    孙膑有些顾虑,他可是知道,山柱到底有多强,一旦解开绳索,万一此人暴起发难,可就不好收拾。

    “无妨!”

    欧阳朔微微一笑,信心十足。

    山柱虽强,但以欧阳朔现在的实力,还真不惧。更不用说,大殿之外就有亲卫把守,随时可以进殿增援。

    亲卫得令,解开了山虎父子身上的绳索。

    待亲卫退去,山柱在那一刹那,还真动过心思。如果能够擒下廉州侯,那一切危机都将解除,甚至让他们撤出崖州,都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见稳坐在上首,不动如山的廉州侯。

    山柱心中一颤,直感到对方深不可测,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想。

    见山柱没有发难,孙膑暗中送了一口气。

    欧阳朔倒是毫不在意,笑着说道:“赐座!”

    山虎父子,乖乖地在右侧坐下。对面坐着的,就是孙膑。侯府的四位署长,此刻全都在雷州,无法赶来议事。

    山虎父子自打一进大殿,就感到上首坐着的廉州侯的不凡。长期在山林中跟野兽搏杀,让他们锻炼出了如野兽一般敏锐的直觉。

    凭直觉,他们感受到,廉州侯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霸道和杀气。面对廉州侯,他们就像面对山林中的王者一般,被死死地压制着。

    随着欧阳朔意识的觉醒,前世修罗中掺杂的杀气,自然也慢慢地在影响着欧阳朔的气质,这股杀气,被《黄帝内经》死死压制着,动惮不得。

    倒是欧阳朔体内的魔神血脉,受到杀气的刺激,大有兴风作浪的念头。

    欧阳朔稍不注意,杀气就会外泄。

    气势被完全压制,两人先前的底气和底牌,无形中一再被削弱。

    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位不容侵犯的王者。

    商议之前,欧阳朔没有谈黎族部落,而是先介绍了一下,在廉州郡生活的山蛮部落和草原部落,阐述领地的各族平等政策。

    山柱和山虎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

    且不说草原部落,山蛮部落可是跟黎族各部不相上下的野蛮部落。廉州侯能够收服山蛮各部,真正是王者风范。

    如果真能够像廉州侯说的那样,下山生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山柱心中更是一喜,他直感到,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欧阳朔见两人惊疑不定,补充说道:“如果你们心存疑虑,可以先在廉州郡驻留一段时间,去实地考察一番,看一看,本侯是否言过其实。看完之后,再来商谈,也是不迟。”

    山柱和山虎对视一眼,出列说道:“我们信得过侯爷。”

    “好,痛快!”

    欧阳朔爽朗一笑。

    孙膑坐在一侧,见君侯三两下就将此二人降服,不觉叹服。

    经过商议,二十几个黎族部落整体迁到崖山城,结束他们原始的狩猎生活,转为农耕。他们将在崖山城西郊,以部落为单位,开辟一个个定居点。

    按照领地政策,各部落将获得崖山城免费赠送的土地、农具以及一个月的粮食等物资。剩下的粮食,也可以向崖山城的粮仓借粮。

    同时,为了照顾一部分不愿农耕的猎户,崖山城还将在五指山脚下,建设第一座附属领地——宁远镇。

    未来的宁远镇,也将是冒险类玩家进入五指山的前哨站。崖山城距离五指山,还是太远了一些,来回补给不方便。

    可以预见,未来宁远镇的繁华。

    投降的六万大军,欧阳朔当然不会全部收编。大部分的战士,都会被遣散回乡,成为农耕的主要劳动力。

    秉持领地一贯的精兵策略,欧阳朔下令,由孙膑负责从中择其精锐,再组建三个山地旅。

    加上此前的两个山地旅,组成一个山地部队师团,即虎贲军团第三师团。

    第三师团的师团长一职,暂时空缺。

    备受孙膑看好的山柱,则被欧阳朔任命为第三师团副师团长兼第一旅的旅帅,山鹰担任第二旅的旅帅。

    山柱的成功上位,彻底打消山虎心中的疑虑。廉州侯的胸襟气度,实在不是他所能揣测的,不得不服。

    对欧阳朔,山柱更是感激涕零。

    :山柱(黄金级)

    :虎贲军团第三师团副师团长兼第一旅旅帅

    :中级武将

    :75点

    :55:85:45:40

    :天生神力(提升部队战斗力15%)

    :暂无

    :暂无

    :黎族第一勇士,天生神力,可生撕虎豹。

    山柱不愧是天赋异禀,一出场,就已经是中级武将。再让孙膑调教一番,晋升高级武将,也是指日可待。

    至于功法的问题,欧阳朔立即想到恶来修炼的《虎兕荒经》。

    有机会,倒是可以让恶来传授给山柱。

    至此,琼州岛南部,基本平定。

    崖山城的人口,一次性增加十六余万,迎来又一次的爆发式增长。凭借此战,冰儿的功勋值也是飞速上涨,晋升为二等伯爵。

    当天,崖山镇就晋升为二级县城。

    同一时间,雷州的战局,也进入关键时期。(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