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雷州易主
    曹刿的自信,并没能维持多久。

    还不到半个小时,传令兵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脸色苍白地说道:“将军,不好了,敌人的援军进城了!”

    “什么?”

    曹刿大惊失色,身子一晃,就要站立不稳。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快步上前,一把揪住传令兵的衣领,厉声说道:“胡说。城门有两千大军把守,怎么会这么快就被攻破了?胆敢假传军情,我宰了你!”说着,就要拔出腰间的佩剑。

    可怜的传令兵,被曹刿狰狞的神情给吓坏了,衣领勒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他心中一颤,完了,这下要死在将军手上了。

    “将军,将军!”

    好在,亲卫及时赶了过来,救了传令兵一命。

    曹刿一惊,总算是稍稍缓过神来,他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用略微颤抖的声音,沉声问道:“说,城门是怎么被攻破的?”

    传令兵急急地吸了两口气,涨红的脸色,才稍稍回转。他心有余悸地看了曹刿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敌人早在城门口,埋伏了一支部队,打了城门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双方里应外合之下,城门很快就被攻破了。”

    伏击城门守军的,正是赵炎率领的五百精锐。

    昨天晚上,赵炎就率部,偷偷潜伏到城门附近的民居中。待罗士信率领的大军一到,他们立即冲了出来,将两千城门守军,打得落花流水。

    “伏兵?”

    曹刿何等聪明,一下就捋清事情的前因后果。

    “大意了啊!”

    曹刿没想到,敌军在这样的绝境中,竟然还提前埋伏了一支奇兵。这一场对战,他曹刿败了,败得很彻底。

    巨大的挫败感,让曹刿显得失魂落魄。

    “将军,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曹刿喃喃自语,良久,方才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投降吧!”

    曹刿不想让士卒白白地葬送性命,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城楼上,顿时一阵寂静。

    从天堂跌落地狱,这种感觉,绝不好受。

    前一刻,他们还胜利在望;下一刻,就要沦为阶下囚。

    “投降吧!”

    曹刿再说了一遍,语气中却坚定了许多。

    主公,曹刿有负所托啊!

    曹刿眼中,闪过一丝死意。

    **********

    当轰隆隆的马蹄声,在商业大街上响起的时候,对正在猛攻的盟军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噩梦。

    肃杀的铁骑,高速从后面冲撞过来,立即人仰马翻。

    顷刻间,盟军就损失惨重。

    好在,这一场噩梦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到十分钟,城头就挂起投降的白旗。盟军士卒,赶紧见鬼似的丢掉手中的兵器,生怕被这群恶魔误杀。

    相比盟军的惨淡,南路军的阵地,自然是一阵狂欢。

    他们做到了,在五万大军的猛攻下,最终还是坚持到援军的到来。

    虎贲军团第一师团,无愧于它的荣耀。

    狂欢过后,是巨大的疲惫和困意。为了防止敌军的夜袭,士卒们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一个好觉了。

    一些士卒,不顾战场的血腥,倒头便睡。

    战场的尸体,被士卒用来当枕头。

    罗士信率部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怪异的场景。

    **********

    随着盟军投降,潭目县一战,最终以山海城取胜而告终。

    樊梨花站在破败的战场上,脸上却没有一丝胜利者的喜悦。

    这一场胜利,来得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此役,虎贲军团第一师团,阵亡士卒三千余人,其中还包括一名旅帅以及六名营正。如果再算上伤员,接近三分之一的伤亡率。

    这是山海城自成军以来,第一次有旅帅阵亡。

    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阵亡的旅帅,是第一师团骑兵旅的旅帅李明亮。

    李明亮也是山海城的一位老将,自山海村时期,他就被欧阳朔器重,一路提拔,从火长干到队正,再到营正,最后晋升至旅帅。

    不曾想,他却永远地倒在潭目县的战场。

    战场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见状,罗士信率部,主动接下收押战俘的工作。

    五万余盟军,最终活下来的只有三万余人,其中的一些士卒身受重伤,必定要退役的。战到最后,仅是被督战队处决的,就不下千人。

    这一仗,打得实在是惨烈。

    樊梨花也是一位刚强的女将,略微伤感之后,就恢复过来。

    收押战俘,救治伤员,清理战场

    除此之外,还有完成对潭目县的占领,恢复潭目县的秩序以及对潭目县实施军事管制,等等等等。

    战后的工作,实在是非常的繁杂而零碎。

    潭目县领主破桌子,在罗士信军团进城的时候,就直接弃城而逃。

    收押战俘,最重量级的,自然就是曹刿。

    抽空,樊梨花特意去见了见曹刿。

    在城楼上,曹刿就准备自杀谢罪,被亲卫拦了下来。

    樊梨花得到消息,当即派人单独看押曹刿,防止他自杀。好不容易俘虏到一员大将,如果再让他自杀了,樊梨花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见君侯。

    **********

    当潭目县的战报,传到各位领主手中的时候。

    雷州中南部一阵寂静,鸦雀无声。

    谁都清楚,雷州中南部算是彻底的完了,再无任何翻盘的机会。

    其中的一些领主,不等山海城大军来攻,干脆卷起领地的钱财,抛下他的领民,直接传送至王城,逃之夭夭。

    整个雷州中南部,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当中。

    荒野的一些流寇,甚至趁机作乱,烧杀劫掠。

    雷州,急需一位雄主,重新确立秩序。

    **********

    当天下午,禁卫师团第一旅,来到烟罗县城外。

    烟罗县领主烟火妖孽,早就得到盟军战败的消息。

    跟其他弃城而逃的领主不同,烟火妖孽的做法,显得有些怪异。他直接在城头,挂起白旗,表示愿意投降。

    第一旅见此,却显得有些迟疑,生恐有诈。

    南路军的前车之鉴,可是历历在目。始作俑者,就是眼前的烟罗县。

    烟火妖孽站在城头,见第一旅驻步不前,又做出惊人之举。他干脆带着鲍叔牙,捧着领主印信,出城投降。

    见此,第一旅才算安心,进城之后,顺利接管了领主府。

    诡异的是,烟火妖孽并没有离开,而是搬到领主府旁边的一座宅院居住。随他一起的,还有他手下的重臣鲍叔牙。

    第一旅的旅帅,没有擅作主张,占领烟罗县之后,他就将战报,一五一十地上报给大本营,等候大本营进一步的指示。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月。

    随着潭目县之战结束,白起就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有一份战报,呈送到他的案前。

    有请示调配后勤物资的,有请示如何处置战俘的,也有请示下一步行动计划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偏偏,每一条战报,白起都不能不管,都要批示。这种时候,他哪里管得上这样的小事。那份战报被压在白起案头,根本就无人问津。

    随着中南部的盟军战败,罗士信师团在大本营的指示下,迅速北上,前去支援北路军。至于雷州的中南部,就交由樊梨花师团扫尾。

    虎贲军团第一师团,在樊梨花的指挥下,以一天一城的速度,仅用一周的时间,就彻底肃清雷州中南部。

    各路流寇,望风而逃。

    混乱的雷州中南部,顿时安静下来。

    跟在第一师团后面接管城池的官员,纷纷向他们的上司抱怨,说这样快的攻城速度,他们就算是有分身术,也忙不过来。

    四位署长哪里有空理会下属的抱怨,他们比下属还要忙呢。

    清查士绅,任命官吏,整编战俘,安抚百姓……

    范仲淹几人忙的,连单独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只能一边吃饭,一边听取下属的汇报,及时作出批示。

    范仲淹是忙,杜如晦就有些心惊胆战。

    虎贲军团第一师团的大军,都在忙着清剿领地,整个雷州中南部,六七万的战俘,却只有不到一个旅的正规军看押。

    一想到这,杜如晦连觉都睡不好。

    手下的大臣们在雷州忙得头顶冒烟,作为领主的欧阳朔,却还优哉游哉地在山海城坐镇,丝毫没有动身的意思,好不惬意。

    而随着罗士信师团北上,雷州北部的战事,再无波折。

    罗士信军团一路北上,先是协助禁卫师团,彻底扫荡了雷州中部。

    接着,两大师团携手北上。

    一路上,自然是势如破竹。

    等到大军赶到北路军对峙地的时候,整个雷州北部,已经基本被肃清。

    北部联盟直到这时,才追悔莫及,后悔不该不听从烟火妖孽的建议,结果落得个满盘皆输的下场。

    潭目县盟军一败,就像推倒了多米若骨牌的第一张牌,整个的就引起雷州战局的全线崩溃。

    魏章虽是一员猛将,但是面对三大师团的夹击,也唯有乖乖投降。

    战事一直持续到六月下旬,整个雷州才算基本拿下。

    雷州,即将迎来一位新的主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