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论功行赏
    六月二十日,欧阳朔驾临雷州。

    在雷山县,欧阳朔召开临时军政会议,安排战后事宜。

    秘书郎柏南浦,站在欧阳朔身后。

    大殿左侧,上将军白起坐在首位,依次是四位师团长。大殿右侧,则是四位署长。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会议刚一开始,秘书郎柏南浦,就当众宣读了一系列的嘉奖令。

    “敕令:龙骧军团第二师团纵横驰骋,南征北战,壮我军威,特敕封师团长罗士信为鹰扬将军,以彰其功,以表其勇。第二师团其余将士,俱有封赏。”

    罗士信出列,单膝跪地,激动地道:“谢君侯封赏!”

    潭目县之战,如果不是第二师团超越极限的急行军,恐怕就是另外一种结局。罗士信在雷州之战的贡献,功不可没。

    受封为鹰扬将军,恰如其分。

    “敕令:龙骧军团第四师团英勇善战,横扫北境,壮我军威,特敕封师团长穆桂英为宣威将军,以彰其功,以表其勇。第四师团其余将士,俱有封赏。”

    穆桂英出列,跟着谢恩。

    “敕令:虎贲军团第一师团逆境不屈,荡平南境,壮我军威,特敕封师团长樊梨花为昭烈将军,以彰其功,以表其勇。其余将士,俱有封赏。”

    樊梨花跟着出列谢恩,神情却有些不自然。

    三路大军,唯独她率领的南路军中伏击,如何不让要强的樊梨花难堪。

    至此,征战雷州的四位师团长,全部受封为正五品将军。

    封赏完毕,由四位署长汇报雷州战后收获。

    首先汇报的,自然是军务署长杜如晦。

    “雷州一役,四大师团一共阵亡六千四百余人,轻伤七千五百余人,重伤一千五百余人。”

    听到军队伤亡报告,欧阳朔皱起眉头。

    没想到,雷州还是一块硬骨头,竟然让远征大军伤筋动骨。仅是战后抚恤金,估计就要消耗两万余金币。

    杜如晦继续说道:“军务署统计了一下,此役共俘虏战俘十一万四千三百余人,其中重伤员一万五千余人,已经安排退役。”

    十大战俘啊,必须及时安置,否则光是粮草供给,就是一个天文数据。

    “战俘的素质如何?”欧阳朔问道。

    杜如晦闻言,沉声说道:“不太乐观。且不说,俘虏的战俘,基本上出身城防部队,实战经验欠缺。更糟糕的是,经此一役,一些士卒已经埋下厌战的情绪,强行将他们留下军中,恐怕不妥。”

    欧阳朔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就要精中选精,素质不过关的、厌战的,趁早安排其退役,恢复雷州的生产。”

    “明白!”

    “我想想。”欧阳朔沉思一下,抬头说道:“筛选出来的战俘,划分为两类。其一是城防部队,其二是野战军。”

    说道这里,欧阳朔转头,看向范仲淹,道:“雷州设立为雷州郡,以五座三级县城为中心设立五个府,即雷山府、横山府、海安府、乾塘府以及烟罗府。剩下的二十二座县城,按照地域,就近划入五府当中。”

    范仲淹凝重地点了点头,真是要命啊,这一下,就要任命一位郡守,五位知府以及二十二位县令。

    欧阳朔再次看向杜如晦,道:“按照山海城统一编制,一个县设一个城防营,一个府设一个城卫旅,一个郡设一个警备师团。”

    “整个算下来,仅城防部队,就要三万七千人。至于野战军,就整编出两个师团来。一个师团,补充到虎贲军团,给予番号虎贲军团第四师团。另外一个师团,暂时就命名为独立第一师团。”

    杜如晦点点头,按君侯的布置,就需要裁撤三万六千余人。这批被裁撤的士卒,就将转为真正的预备役。

    裁军开支,又是一个笔啊!

    欧阳朔看向白起和杜如晦,道:“三位师团长人选,二位可有推荐之人?”

    此役,一共俘虏三位历史武将,分别是曹刿、魏章以及百里视,倒是刚刚合适。问题的关键是,其一,启用降将担任师团长是否合适;其二,哪位将领,担任哪一个师团的师团长?这都是有考究的。

    三个师团,警备师团的地位是最低的。

    除此之外,刚组建的虎贲军团第三师团,还缺一位师团长。

    这么看来,武将还是不够啊!

    大殿,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这是第一次,对师团长人选,欧阳朔当众征询意见,没有乾纲独断。

    杜如晦看了白起一眼,率先说道:“启禀君侯,关于警备师团的师团长人选,微臣以为,还是从诸位旅帅中提拔一位,更为妥当。”

    “克明言之有理。”欧阳朔点了点头。

    确实,雷州警备师团负责坐镇雷州郡,除了负责一郡之地的防务,还有一个隐藏的任务,那就是要负责镇压郡内的不安定因素。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启用一位雷州本土将领,确实不合适。雷州警备师团的师团长,看似不重要,实则非常的关键。

    欧阳朔看向白起,道:“警备师团的师团长人选,就从雷州之战中,表现出色的旅帅中,选拔一位。上将军以为,谁最合适?”

    作为雷州之战的总指挥,白起自然是最有发言权的。

    闻言,其余四位师团长,也紧张地看向白起。

    如果被推荐的旅帅,出自他们师团,自然是一种莫大的荣耀和肯定。

    白起闻言,略一沉吟,缓缓说道:“末将以为,虎贲军团第一师团第一旅的旅帅赵炎,是一位合适的人选。”

    “好,那就定赵炎!”

    这一次,欧阳朔充分相信白起的判断。

    定下雷州警备师团的师团长之后,对曹刿三位的安排,欧阳朔就心中有底,道:“敕令:曹刿,担任虎贲军团第三师团的师团长;百里视,担任虎贲军团第四师团的师团长;魏章,担任独立第一师团的师团长。”

    “诺!”

    对君侯的任命,杜如晦若有所悟,不觉叹服。

    第三师团是山地师团,副师团长山柱勇猛有余,却尚欠缺一些谋略。由军事型武将曹刿,担任第三师团的师团长,无疑是一步妙棋。

    两人一文一武,正是般配。

    如此看来,对山柱这员年轻的小将,君侯是给予了厚望啊,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位好老师。

    “君侯,提起曹刿,末将有一事,需要禀报。”

    “讲!”

    “曹刿被俘之后,曾数次想要自杀,以明其志。要想劝降曹刿,让他心甘情愿地去赴任,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杜如晦说道。

    “哦?还有这等事。”欧阳朔挑了挑眉头,“如此看来,曹刿的主公,还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啊,竟能获得手下将领如此拥戴,不息以死殉节。”

    “我没记错的话,曹刿可是烟罗县的武将?”

    “正是!烟罗县的领主,名叫烟火妖孽,其手下还有一位文臣鲍叔牙。”

    说话的,是行政署长范仲淹。

    “这到是有趣,雷州之地,果然还是藏龙卧虎啊。”欧阳朔微微一笑,道:“此番俘虏的文官中,除了鲍叔牙,可还有其他人物?”

    “有的。”范仲淹点头说道:“除了鲍叔牙,还有臧文仲何师文两人。”

    “嗯?”

    对这两位,欧阳朔却是没有印象。

    这也难怪,仅是春秋战国时期,稍有名号的人物,何止上百。

    “对此二人,微臣倒是略知一二。”跟欧阳朔不同,范仲淹可是博览群书,对史书更是知之甚深。

    “哦?希文不妨给我们讲讲。”

    “先说臧文仲。此人是春秋时鲁国大夫,历事鲁庄公、闵公、僖公、文公四君。臧文仲受命于危难之间,思想开明,曾废除关卡,以利经商。其人博学广知而不拘常礼,居要职而贵赏罚分明,从善如流,不耻下问。”

    欧阳朔点头,如此看来,倒真是一位不错的文官。

    “再说师文。此人是一位乐师,在春秋时期,算得上是一位大师。”对师文的介绍,范仲淹只有寥寥数语,他也知道,君侯定不感兴趣。

    果然,欧阳朔只是点了点头。

    一位乐师,对领地而言,估计也只能安排到西南大学堂任教。对欧阳朔这样的雄主而言,实在是不值得放在心上。

    就在范仲淹介绍臧文仲和师文的时候,白起的神色,却有些古怪。

    听范仲淹提起烟罗县,白起才想起,那一份被他丢到角落里的战报。白起的记忆,何等惊人,当此时他只是扫了一眼战报,就知晓大概。

    禁卫师团第一旅的旅帅,可是跟他汇报过,烟罗县的异常。其中最古怪的,可不就是烟罗县的领主烟火妖孽吗?

    想到这里,白起出声说道:“启禀君侯,要说服曹刿,突破口还在烟罗县的领主烟火妖孽身上。”

    “怎么说?”

    白起将那份战报,择其精要,复述了一遍。

    “还有这等怪事?”欧阳朔的兴趣,算是彻底被勾住了,笑着说道:“如此看来,我还非得去会一会这位领主不可了。”

    且不提烟火妖孽,对鲍叔牙,欧阳朔可是眼馋的紧。(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