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节 偷窥的怪癖
    感谢书友‘matengpanda’的飘红打赏!看书评发言,是老墨的老书友了,谢谢你的支持!也感谢一直陪伴我的众多书友们,有你们的支持,老墨更有激情写下去!
  
      -----
  
      众人多数怔住,不想这女刺客居然是个男子,而且是个极为俊朗的男人。这种男人像是风流咏叹的才子,本不应该卷入这种明争暗斗的厮杀中。
  
      孙尚香亦怔住。
  
      “是郭嘉。”单飞低声道。
  
      他在让孙尚香第二次逃命的时候,已认出了郭嘉。旁人都在留意他和孙尚香的举动,对擒住石来的女刺客不以为意,单飞却在眺望间,看到那人负了下双手。
  
      不过一刹。
  
      单飞却一眼认出了久违的身影。
  
      杀马特郭嘉。
  
      除了郭嘉,也没有哪个会在这种要命的时候还给他单飞摆个pose,认定他单飞一定能够透过这非正常人类的举动看到他的用意,顺便认出他郭嘉。
  
      单飞认出郭嘉后精神大振。
  
      他知道石来必定还有援手。
  
      石来一直在水道那面接应他单飞,那弄塌砌墙的就是另有人手,那人原来就是郭嘉!
  
      郭嘉如何潜到这里?
  
      单飞也是一肚子的困惑,不过知道郭嘉在接应,他已然少了焦虑。
  
      这个杀马特的能力绝非局限在肤浅的洗吹剪。
  
      郭嘉果然不负他单飞的期待,差一点就弄死了吕布,只可惜还是差了点。
  
      吕布未死,他甚至未去看看伤口,在凝视着郭嘉时,吕布眼中又燃起了深切的敌意,不过他却没有冲了出来。
  
      他的手被另外的一人握住。
  
      方才石火电闪间,有两个黑衣人及时冲出,一人飞出燕剪破了郭嘉的青带,另外一人却是使出丝带缠住单飞的火剑。
  
      那人缠住单飞剑刃时,顺便还给单飞一蓬铺天盖地的暗器。
  
      是金针!
  
      每一根都差点要了单飞的性命,若不是他单飞早是今非昔比,说不定已死在针下。
  
      那人飞出金针后就握住了吕布的手。
  
      吕布素来只身孤影,不要说有人能握他的手,就算有只猫进入他的三尺之内,都会被他杀在长戟下。
  
      那人却不惧。
  
      吕布居然并未出手。
  
      他就那么任由那人握住他的手,听凭那人撕下一块衣襟包扎住他的脖颈,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反应已是他的温柔。
  
      那飞出燕剪的黑衣人听到郭嘉所言,终于摘下脸上的面纱,露出妩媚万千的俏脸笑道:“郭祭酒,有缘千里来相会,没想到你我还能在这里相见。”
  
      单飞心中凛然。
  
      他听郭嘉所言,虽然已猜到飞出燕剪的是如仙,但见到如仙露出真容,还是忍不住的震撼。
  
      这女子身在荆楚刺客组织中,而她的同伴,居然和吕布勾勾搭搭。
  
      貂蝉?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时,听郭嘉轻声道:“吕布狂性大发,本是六亲不认,唯独对这位……”
  
      他看着为吕布包扎伤口的娇小黑衣人,并未阻拦黑衣人的举动,猜测道:“难道是貂蝉?”
  
      黄堂等人的脸色更黑。
  
      如仙妩媚道:“都说郭祭酒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想这见微知著的本事亦让人叹然。”
  
      前一刻的功夫,众人火爆拼斗的不要不要的,转瞬之间,众人见二人拉起了客套,却不急于再次交手。
  
      形势已变,因郭嘉而变!
  
      黄堂虽未见过郭嘉,却如何未闻他的大名?等见郭嘉显露的本事后,黄堂才不能不叹,曹操身边真是奇人异士纷出,怪不得能逐渐吞并北方的各方势力,连吕布这样的人物都是败在曹操之手。
  
      貂蝉眸中带着深切的冷意,却是看也不看郭嘉一眼,
  
      郭嘉笑道:“当初在许都时,我和单兄弟在夏侯家酒楼和如仙姑娘饮酒……”
  
      如仙妩媚道:“难得郭祭酒还记得此事。”
  
      “我在窗口看到,去往茅厕方向的不止单飞,还有个类似这位貂蝉姑娘的身影,如今想来,刺伤单飞的想必就是这位貂蝉姑娘?”
  
      貂蝉冷哼一声。
  
      她纱巾罩面,让人根本看不到表情,但众人都听出她的敌意。
  
      “想必如仙姑娘那时也在留意单兄弟,这才让貂蝉去试探。”郭嘉摇头道:“可惜在那时候,就连我都不知道曹棺的计划,单兄弟更是糊涂,如仙姑娘派貂蝉去试探也得不到什么了。”
  
      如仙的笑容微凝,“当初无论世子还是那帮纨绔子弟都已认定,郭祭酒是喜欢如仙的,这才终日围在如仙的身边,就连如仙自己都是这么认为了。”
  
      “哦?”郭嘉微笑道:“我也是这么认为呢。”
  
      “可郭祭酒显然借此在调查如仙的底细?不是吗?”如仙脸上的笑容变淡。
  
      “哦?”郭嘉反问道:“什么时候?”
  
      如仙淡然道:“很少有人知道郭祭酒除了智慧无双外,还有高强的身手。在到夏侯酒楼喝酒前的那一晚,窥视如仙更衣的难道不是郭祭酒?”
  
      郭嘉笑而不答。
  
      孙尚香讶然。
  
      方才郭嘉出手为她解围,郭嘉和单飞又是兄弟,孙尚香虽知郭嘉是曹营中的人物,但并肩对敌后,早当郭嘉是朋友。
  
      可让孙尚香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朋友居然有偷窥女人更衣的爱好。
  
      单飞不能不叹服这个杀马特的沉稳!
  
      你郭嘉当初明明看到了凶手,居然就和我说——方才楼上没人下楼?你看起来一直在调查着如仙,居然都不提醒兄弟一下,这女人可能是刺客杀手?
  
      好酒好菜的时候,你一口一个兄弟生死不离的样子,你偷窥女人更衣的时候,就是自己一个人去?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单飞叹气的功夫,听如仙又道:“可以郭祭酒今日表现的身手,当晚为何在如仙察觉有人偷窥时,还装作毛头小贼跌下去呢?”
  
      郭嘉仍是保持微笑。
  
      “当初如仙真是不解……”如仙叹息道:“后来如仙想想,才发现郭祭酒真是聪明的心机。你故意装作武功不算高明,本想引如仙出手的。只要如仙出手,你就能够揭穿我的秘密。”
  
      郭嘉含笑道:“我发现了如仙姑娘更衣露出的秘密,满以为如仙姑娘会追杀我,不想如仙姑娘也真的聪明,居然没有出手。”
  
      众人听得心痒,有人很想问问如仙更衣时究竟有什么秘密。
  
      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或者诱人的胎记不成?
  
      “郭祭酒难道不认为如仙对你很有情意,这才没有出手吗?”如仙秋波凝情道。
  
      郭嘉看了如仙许久,微笑道:“整个如仙楼都是你的手下,我那晚留在绮梦的房中,当时你何必追我,事后只要去问问绮梦不就能知晓我的去向?”
  
      如仙掩嘴轻笑道:“可惜那晚绮梦昏睡了一晚,根本不知郭祭酒的去向。我知道了……”她轻轻的拍掌,很是天真烂漫道:“那多半是郭祭酒动的手脚,不想郭祭酒对女人还有这种癖好。”
  
      郭嘉笑而不语。
  
      他不会在这方面分辨什么。
  
      如仙见状,轻叹道:“绮梦醒来后,就看到郭祭酒穿上一只袜子要离去,她本想和郭祭酒欢好,不想郭祭酒不解风情的推脱,在被绮梦一顿暴打后,郭祭酒穿着一只袜子就跑出了如仙楼。”
  
      单飞哑口无言,这才明白初见郭嘉的时候,郭嘉为何那般杀马特的模样。
  
      这小子实在风骚的不要不要的。
  
      “如仙亦没想到郭祭酒那厚的脸皮,被女人赶出来后穿着一只袜子就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街头,还风度翩翩的帮了单飞。”如仙瞄了单飞一眼,“单飞,你当初亦没想到郭嘉会有这些怪癖好吧?他如今又扮作了女子……难道……”
  
      她说到这里蓦地掩住了檀口,露出讶然之意。
  
      众人如何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这个郭嘉,偷窥狂又喜欢灌醉女人,还有点异装癖,表面是曹操手下堂堂正正正的军师祭酒,实则是个……
  
      黄堂嘿然道:“不想郭祭酒居然是这种人。”
  
      郭嘉居然还能面不改色道:“是什么样的人不要紧,紧要的是还是个人。”他若有意若无意的看了眼怨毒的卢洪、畏缩退后的荀奇,“比起那种得利忘义,食君俸禄还捅君一刀的人,我还是好上许多。”
  
      如仙望着坦然自若的郭嘉,秀眸中不得不露出赞叹,“我还有一事不明的。”
  
      “如仙姑娘请问。”郭嘉客气道。
  
      如仙沉吟半晌才道:“你如何找得到这里?”
  
      郭嘉眼中露出丝伤感,“我等来此本要协助单飞,不想在湘妃祠左近突然遭人暗算。”凝望着如仙,郭嘉沉声道:“我等坠入幻境,连张辽将军都是中招,想必是如仙姑娘的杰作?”
  
      如仙神色略有不安,倒不隐瞒道:“我等本要拿下郭祭酒,不想郭祭酒突然消失不见。看来郭祭酒不但武功高强,破除心魔的功夫更是高人一筹。”
  
      郭嘉许久才道:“但能针对那些发丘中郎将的弱点下手,让发丘中郎将不能防范下损失惨重,只怕还少不了卢大人的功劳。”
  
      单飞、孙尚香互望一眼,心中恍然。
  
      当初张辽中招、发丘中郎将几乎全军覆没、郭嘉下落不明,原来是如仙和卢洪联合下手。
  
      卢洪剩下的一只眼中满是怨毒,冷然道:“是又如何?”
  
      “那本是卢大人一手培养的心腹,如今卢大人知他们不会跟随你背叛司空,索性除去了他们。”
  
      郭嘉背负双手,肃然道:“我当初忍而未发,跟踪至此本来是为了大局考虑,但在看到卢大人这般狼心狗肺的人时,想到那些冤死的兄弟,终究忍不住出手。如今我出手还是轻了些……”
  
      卢洪一怔。
  
      郭嘉说的一直客气,但在面对卢洪时,他神色不掩萧杀,还有着难言的悲怆,“卢大人但请放心,你的心腹冤死,你不介意的话,我会为他们讨回这个公道!”
  
      .
  
      Ps:很强啊,基本都猜出是郭嘉了,那就投月票吧!求月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