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生死不论
    明言?
  
      到了这个时候,还言个什么?
  
      刚才那个生撕了侬元高的怪物走了,可是这大帐内外,还有不少人。
  
      杨守文露出疲乏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四个蛮王见状,哪还敢再啰嗦,忙不迭躬身道:“总管乃是为我们考虑,我等又焉敢不识好歹?本想着留在这里,协助总管抵御叛军。可现在看来,总管已胜券在握,我等便不给总管添麻烦了……我等这就告退,预祝总管此战,旗开得胜。”
  
      杨守文微微欠身,一副疲惫姿态。
  
      “如此,那我就不挽留四位大王,还请保重。”
  
      说完,他招手示意苏摩儿上前,更吩咐苏摩儿把四个蛮王送出去。
  
      待蛮王们离开之后,杨守文顿时精神起来。
  
      “传令下去,命王元珪严密监视各部人马的动作,若有任何风吹草动,可直接联络来猿明秀,请他派人协助。”
  
      四个蛮王答应离开,但也不能不防他们会别有居心。
  
      以雷霆之势灭了侬元高的部落,更斩杀侬元高在大帐之中,该有的威慑力都有了。
  
      可这些蛮夷反复无常,万一突然反悔,势必会有麻烦。
  
      所以,杨守文还是非常小心,命人监视着蛮王的动作,同时又派人通知孟涪,让他着手准备,将驻扎在安乐溪东岸的飞乌蛮人做好准备,随时渡河,迁入蔺亭……
  
      +++++++++++++++++++++++++++++++++
  
      官军的动作,势若雷霆。
  
      正如杨守文所说那样,侬元高不在,他手下虽然有数千人,却不堪一击。
  
      王元珪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灭掉了侬元高的部族,而后监视着其他四个部落,趁着夜色离开了蔺亭。
  
      杨守文倒是没有欺骗那四个蛮王,他此前让王元珪驻守都宁,也是为了做准备。
  
      毕竟,四个部落加起来也有两三万人之多,都宁并不大,突然接待如此多的人马,肯定会手忙脚乱。王元珪就是去打前哨,建好了营地,可以随时接待这数万难民。
  
      当然了,大战结束之后,这些人如果愿意返回,杨守文也不会反对。
  
      但那时候,飞乌蛮就可以站稳脚跟。
  
      以飞乌蛮人数的优势,再加上诸欢带走的那些飞乌蛮人将来也会回归,那么孟涪的族人,将成为蔺亭最大的部族。同样,四个蛮王返回时,绝不会甘心被孟涪压制,如此一来,蔺亭便不可能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并且会维持一个平衡的局面。
  
      天,快亮了。
  
      杨守文彻夜未眠,一直到王元珪派人通报,四个蛮王返回营地后,倒是没有出什么幺蛾子。他们只是派人查看了一下侬元高的营地,而后便拔营起寨,离开蔺亭。
  
      当然了,两三万人开拔,不是小事,也不是一两天内可以完成。
  
      但只要蛮王们表明了态度,族人自然就会跟随。更何况,此前的战乱,已使得蔺亭的蛮人,早已人心惶惶。
  
      杨守文,总算是可以松了口气。
  
      杨茉莉鼾声如雷,睡得香甜。
  
      而杨守文则在大帐中,奋笔疾书。
  
      他再次上疏朝廷,恳请在蔺亭置县。
  
      蔺亭面积宽广,土地肥沃,气候也非常温和,是宜居之地。
  
      只是此前这里乃是蛮荒,后来又被蛮夷占居,汉人大都不愿意过来。
  
      这在杨守文看来,绝非一件好事。自太宗以来,设立羁縻州,令蛮人自治。可结果呢?这些蛮人并未收到教化,更不要说归心朝廷。他们始终被排斥在汉人的圈子外,独立生存。一旦发生了变故,他们就会出现摇摆,说穿了就是不稳定因素。
  
      所以,杨守文觉得,这羁縻州的制度,其实并不完善。
  
      据说唐太宗登基之后,对蛮夷和胡人一直怀有几分畏惧。他即担心这些胡人蛮夷进入中原,会造成不稳定;同时又觉得,胡人和蛮夷既然归附,也不能不去接受。
  
      于是,他创立了羁縻州制度,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稳定了当时的局面,但同时……
  
      杨守文把奏疏写完,按了印章。
  
      他正要唤人进来,却见桓道臣匆匆跑进了大帐。
  
      “总管,叛军开始集结了!”
  
      “哦?”
  
      杨守文闻听一怔,旋即醒悟过来。
  
      “看起来,那甘罗是要行那困兽之斗了。”
  
      粮食没了,粮道断了……
  
      身后,是毒虫猛兽肆虐,毒瘴蔓延的不毛之地。
  
      想撤退,几乎是不太可能。甘罗手里,现在没有了粮草,唯有背水一战。他只能向前走,击溃官军,夺取县城,然后才可以稳定军心。否则的话,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杨守文道:“这甘罗,倒是有些魄力!”
  
      说完,他站起身来。
  
      “传令,擂鼓升帐。”
  
      桓道臣立刻领命而去,片刻后,蔺亭大营中,战鼓声隆隆,号角长鸣。原本平静的军营,顿时沸腾起来,人喊马嘶,喧嚣声此起彼伏……
  
      正如杨守文所猜测的那样,甘罗没有退路了!
  
      撤兵?
  
      如果没有那千里不毛之地,如果粮草充足……就算不充足,能予以维持也行,甘罗绝对会选择退兵。可是现在,粮草被一把大火几乎烧的干净。一顿早饭之后,军中已无半颗稻米。如此情况下,士兵们如何长途跋涉?又如何去通过那不毛之地呢?
  
      还有,如果竹子岭被唐军偷袭的话,他们退走,还需要面临唐军的阻击。
  
      甘罗不知道会有多少唐军等在归途中,但他知道,想要安全撤走,几乎没有可能。
  
      所以,唯有前进!
  
      只要击溃了官军,就有一线生机。
  
      他记得以前在中原游学时,曾听过一个典故,叫做破釜沉舟。
  
      今日,他也要效仿那些唐人的典故,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也唯有这样,才有出路。
  
      所以,甘罗点齐了三万大军,浩浩荡荡而来。
  
      未等他抵达官军大营外,远远就看到,官军的旌旗飘扬。
  
      万余大军,列阵在蔺亭平原之上。
  
      弓箭手,弩手以及抛石机等大型器械,在阵前排列整齐。
  
      杨守文不是特别精于兵事,但也读过不少行军打仗的书籍。特别是在西域见识了六出花阵法之后,杨守文在洛阳时,专门研究过这方面的内容。而桓道臣更精通这六出花阵,于是在他的帮助下,万余大军设立六军,成六出花之状,加上中军,共七军组成了一个圆阵。
  
      甘罗也下令,命兵卒列阵。
  
      他远远的观看,发现唐军的大阵,就如同一朵盛开的六出花,给人一种诡异的感受。
  
      那飘扬的旌旗,在风中猎猎。
  
      万余官军肃穆而立,看上去令人心惊胆战。
  
      甘罗见状,也不敢贸然发动攻击,于是下令一支兵马先行试探。
  
      那支叛军冲出大阵,便扑向了唐军。
  
      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斗将之说。伴随着战鼓声响起,叛军齐声呐喊,气势汹汹扑来。
  
      杨守文端坐马背上,横枪立马在大纛下。
  
      “传令下去,方他们入阵。
  
      命涂山龙且战且退,涂山虎涂山鹰不得相助,把叛军给我引出来。”
  
      桓道臣闻听,立刻命人挥动大旗。阵前的涂山龙得到了命令之后,也随即下令攻击。
  
      六出花,开始缓缓运转。
  
      叛军在涂山龙的引导下,在不知不觉中便冲进了大阵之中。
  
      紧跟着,战鼓齐鸣。
  
      六出花大阵随即转动起来,刹那间喊杀声震天。
  
      被引入阵中的叛军,在瞬间被分割。原本,他们凭借着一股子锐气冲杀,但是在进了六出花大阵之后,却找不到他们的对手,瞬间就陷没其中……甘罗见状,也不禁暗自心惊。他料想到会有一场苦战,可未曾想到,对手竟然如此的厉害。如果有可能,他是绝对不会和这样一支官军硬碰硬。但现在,他却没有第二个选择……
  
      “传我命令,全军出击!”
  
      左右是要决战,如果输了,他也就彻底完了。
  
      此刻的甘罗,好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次要把所有的赌注投进去。论单兵战力,叛军不是对手……可是,叛军人数占居优势,也是甘罗现在唯一可用的优势。
  
      ++++++++++++++++++++++++++++++
  
      从安乐溪方向吹来的风,带着浓浓的血腥气。
  
      蔺亭平原上,战鼓轰隆,喊杀声震天。
  
      官军和叛军绞杀在一处,血肉横飞,只把阳光都染上了一抹血红的色彩。
  
      凭借六出花大阵,官军人数虽然处于劣势,可是却牢牢把控着局面。
  
      数万人混战在一处,只杀的天昏地暗。杨守文依旧稳坐中军,轻轻拍打大金的脖子。
  
      “这甘罗,端地是个赌徒,居然不留半点余地。”
  
      杨守文蹙眉,轻声呢喃。
  
      他也没想到占居会变得如此惨烈,只能说,甘罗这家伙,的确是个人物。
  
      “磨勒,点狼烟!”
  
      “喏!”
  
      苏摩儿立刻领命而去,片刻之后,一道道狼烟冲天而起。
  
      伴随着一股股狼烟冲天而起,一支兵马突然从叛军的后方出现。那支兵马,来的非常突然,而且看装束,多是以蛮人为主,其中还混杂着不少的官军。可就是这样一支看上去好像杂牌军的人马出现之后,却顿时扭转了原本僵持不下的战局……
  
      飞乌蛮人知道,他们会在这片土地上定居。
  
      比之阴冷的私镕山,蔺亭平原阳光充足,土地肥沃,无疑更适合他们居住。
  
      所以,这一战他们不是为了朝廷而战,而是为了自己而战。族长已经说了,他们只要能协助官军获胜,不但可以解救此前被俘虏的那些亲人,还能够得到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从此以后,他们可以在这片土地上耕种,劳作,再也不必却冒险猎鹰。
  
      “杀!”
  
      飞乌蛮一个个奋勇争先,手持刀枪冲进了战场。
  
      比之官军,他们的战斗力可能不是很强,而且也不通什么阵法。可是他们够狠,为了日后的生活,这些飞乌蛮人一个个都变成了凶神恶煞,甚至比官军更加凶残。
  
      “这是为我六哥!”
  
      孟涪双手持刀,披头散发,形若疯癫。
  
      那口足有五尺七寸长的金背大砍刀在他手中上下翻飞,所过之处,只杀的血流成河。
  
      他一刀劈翻了一个叛军,厉声咆哮。
  
      他要杀出一个前程,杀出一个未来……孟涪知道,六哥不会再回来了!而他为自己,已经付出了太多。从现在开始,他要靠自己,靠自己的双手,拼杀出一个前程。
  
      不仅仅是孟涪如此,包括涂山龙四兄弟,以及张超、苏摩儿等人,都很清楚今天这一战,所代表的意义……
  
      杨守文依旧是稳坐中军,看着战场上的局势一点点的向己方倾斜,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那个人是谁?”
  
      他突然用手一指,战场上一个身边簇拥着亲随,在乱军中拼杀的男子。
  
      “那就是甘罗!”
  
      杨守文眸光微微一凝,点了点头。
  
      是时候结束了!
  
      “杨茉莉!”
  
      “在呢。”
  
      “看到那个人了没有?”
  
      杨守文手指着身陷乱军之中的甘罗,厉声道:“去把他给我干掉,生死不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