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四章 桌下
    齐宁笑道:“舅父客气了。    网”见顾清菡余怒未消,上前先向顾老太行礼,随即才向顾清菡道:“三娘,老夫人一路辛苦,你先带老夫人进屋休息,这边我来安排。”

    顾清菡见顾老太颇显疲惫,亦知道人都来了,再多说也是无益,狠狠瞪了顾文章一眼,这才扶着顾老太,领着顾文章其他妻眷先回屋。

    等顾清菡等人离开,顾文章这才松了口气,向齐宁笑道:“蓄爷,你飞黄腾达,我们这些穷亲戚过来投奔,你不会不高兴吧?”

    “舅父这是说哪里话,一家人,这样说就见外了。”齐宁微笑道:“舅父上次来信,我也知道,只是没想到舅父会这么快赶到。”

    顾文章苦着脸道:“蓄爷,我实话和你说,其实我早就想到京城闯一闯,你也看到了,舅父我外形渴,能文能武,只要有一个机会,必定能够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只可惜你父亲在的时候,一直不给我机会。”叹了口气,随机眼睛微亮,压低声音问道:“蓄爷,你承袭侯爵,朝廷有没有给你封赏大官?”

    齐宁曳笑道:“我年纪还轻,经验尚浅,朝廷到没有给什么高官。朝廷暂时先让我重建黑鳞营!”

    “黑鳞营?”顾文章一怔,有些吃惊道:“朝廷要重建黑鳞营?”

    齐宁微微颔,顾文章竟是显出激动之色道:“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哈哈哈,蓄爷,重建黑鳞营,是不是要招兵买马?”

    齐宁道:“暂时都还在筹备之中,段沧海他们正在招募兵士。”

    顾文章一拍手,道:“怪不得这一路上我左眼一直跳,我就知道有好事临门。这样说来,我提前进京,那还是没错。”往后退了一步,拍拍胸口,道:“蓄爷,你看看我,觉得如何?”

    齐宁又如何不知道顾文章心思,含笑道:“舅父文武双全,自然是威风凛凛。”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杏......不是,我就知道蓄爷你眼光好。”顾文章哈哈笑道:“你放心,舅父既然来了,你有什么事情,舅父自当鼎力相助。”向院外指了指道:“我这次带了不少人进京,你上次也见过,不少都是舅父我亲手调教出来,一个顶十个,看在自家亲戚份上,我将他们都可以交给你。”

    “舅父刚到,这些事儿先不急,回头再谈。”齐宁笑道:“先进屋喝茶。”向边上韩寿嘱咐道:“韩总管,三夫人可有安排地方?”

    韩寿忙道:“后院房舍众多,不过舅老爷提前到达,所以还没有收拾,只能现在立刻收拾起来,暂时宗后院。”

    顾文章道:“韩总管,也不用太麻烦,我在京城里已经置办了宅子,目下正让人在装潢,最多十天半个月也就搬过去了,这边随便凑合一下也就是了。”

    顾文章从江陵举家而来,带来的东西也确实不少,除了自己带来的壮丁,侯府还抽出一部分人帮忙,侯府后院又派了人收拾,好在过阵子就要搬离,所以大部分东西只是暂时放在侯府,并不用拆封。

    即便如此,从早上忙活到傍晚时分,也才忙活完。

    顾清菡虽然对顾文章进京很是不满,但既然已经拖家带口来了,顾清菡也不好一直板着脸,终归是自家的兄长,所以晚上还是专门安排了酒宴接风洗尘。

    暖阁之中,温暖如春,屋内却只坐了四人,除了齐宁和顾清菡,便只有顾老太和顾文章母子。

    四四方方的欣,四人各坐一面,菜肴倒是十分精致。

    顾清菡桌上也不和顾文章多说,只是照顾着顾老太,几杯酒下肚,顾文章才笑道:“蓄爷,也难怪那么多人都愿意往京城跑,京里就是非同凡响。”

    “舅父既然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游览京城。”齐宁笑道。

    “那也不成。”顾文章曳道:“其实我到京城来,是想做点小买卖,不过现在黑鳞营重建,我就腾不出手去做买卖了。”看着齐宁,一本正经道:“蓄爷,你放心,有我帮忙,一定可以帮你训练出精兵强将。”

    顾清菡正低声和顾老太说着话,听顾文章这般说,立刻道:“黑鳞营与你有什么干系?要你在这里多话。”

    “妹子,你这话说的可不对。”顾文章正色道:“黑鳞营当年是大将军一手创建,就是齐家的事情,我们顾家和齐家那是一家人,如今蓄爷有事要做,顾家自然是鼎力相助。”

    “你能帮什么?”顾清菡没好气道:“你既然要做生意,就在京城胡混几天,要是不成,趁早回江陵。顾家的根基在将领,若是爹还在世,绝对不会让你跑到京城来。”

    顾文章皱眉道:“不是我说爹,当年我就劝说他到京城来做生意,可是他就守着江陵那一亩三分地,要是早听我的,顾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现在如何?”顾清菡冷笑道:“给你留下的家业难道还小了?”

    顾文章曳道:“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只图金银财帛,要志在四方。”说到这里,颇有不满道:“当年要是让我从军,我也不会到现在还一事无成。”

    顾清菡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顾老太劝道:“你们都少说两句,蓄爷在这里,也不怕蓄爷笑话。”含笑向齐宁道:“他们打型这样争斗,恐怕是上辈子结下的仇怨。”

    “若是有仇怨,今生也成不了兄妹。”齐宁微笑道:“三娘性子温和,如果舅父不是三娘兄长,三娘也不会说这些话的。”

    顾文章哈哈一笑,道:“蓄爷说得对,妹子,你这样说我,无非是想我守好家业,哥哥心里明白得很。可是女人家,不懂男人的志向,我进京来,是要光宗耀祖,要靠我自己的拳头建功立业。”看向齐宁,问道:“蓄爷,军营是不是已经建好?要不明天我陪你一起去看一看?”

    “还没有,这种事儿急不得。”齐宁笑道:“工部已经派人修缮,用还要些时间,再加上各项装备物资还在筹备中,真要兵马入营,最快也要开春之后吧。”

    顾文章道:“蓄爷,这练兵可不同寻常,俗话说得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要是带兵的窝囊,也练不出好兵来.......!”

    齐宁知道顾文章性情率直,甚至有时候口无遮拦,虽然这话说的会有些歧义,齐宁却也不在意,正要说话,忽地感觉腥上被踹了一下,怔了一下,只以为是有人无意碰到,不动声色,向顾文章笑道:“舅父说的是,上次在江陵,看到舅父手下的人,个个如龙似虎啊。”

    “那是。”顾文章得意洋洋道:“别的不敢说,论起练兵,我自问还是有些资格的,蓄爷,你瞧我手下那些人,和京城里的官兵比起来如何?”

    齐宁正要说话,忽地感觉腥上又被踹了一下,心下疑惑,不动声色扫了一眼,只见顾清菡那双美眸正冷冷盯着顾文章,顾文章却只顾着和自己说话,并不在意,齐宁心下一转,故意用手肘碰落筷子,顾清菡见状,便要叫人新送一双筷子来,齐宁笑道:“不必,擦擦就好。”弯下身子,趁着去捡筷子,斜睨桌底,只见到顾清菡一条腿往前探出,就在自己的腥边上不远,眼珠子一转,立时就明白其中的原委。

    顾文章坐在齐宁左,而顾清菡坐在右,兄妹二人是正面相对,自己右腿在椅子边上,可是左腿伸出,这就等若是挡在了顾文章的腿前,方才自己左腿被连踢了两下,自然是顾清菡所踢,但顾清菡的要踢的人显然不是自己。

    顾清菡做事素来谨慎心,顾文章虽然与顾清菡是亲兄妹,但性子却完全不同,口无遮拦,顾清菡显然是觉得顾文章在这里胡言乱语,但桌面上又不好直说,所以在桌底之下出脚,提醒顾文章不要胡言乱语。

    只是顾清菡却没想到齐宁一条腿挡在那里,连续两下,都是踢在了齐宁的腥上。

    齐宁坐起身来,擦干净筷子,才笑道:“舅父除了带兵,可还有其他喜好?”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喜好就是带兵打仗。”顾文章谈兴甚浓,侧身朝着齐宁,“蓄爷,我知道黑鳞营不是一般的军队,要是就这样向你讨官,你碍于情面,可能会给我,但我顾文章可没面子。咱们这样,等你的兵马进了兵营,我带我手下那帮兄弟过去打个擂台,到时候让大伙儿瞧瞧我的本事,要是他们心服口服,你就不用为难,也不会有人说我顾文章是靠了裙带关系才进的兵营,你说如何?”

    顾清菡连踢了两下,见顾文章毫无反应,理也不理,而且越说越不成样子,蹙起秀眉,再次踢脚踹过去,可是这一次还没踢到,却感觉自己的脚腕子似乎被什么东西一勾,吃了一惊,自己那条结实的大长腿竟然被勾到了齐宁那边去。

    ---------------------------------------------------------------------

    ps:感谢逐鞑复华、矫情先生o912、流离de岁月、风中求静dyd、书友389799o7、评审材料须知、mn9688、葱花27、行仔、法号星空、绿色奇兵诸位兄弟的破费捧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