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节 曹棺来了
单飞少见郭嘉这般愤怒的时候。
  
  郭嘉说出为发丘中郎将讨回公道这句话的时候,无疑就是在向卢洪宣战,也可说是将如仙包括在内。
  
  如仙神色略有不安。
  
  卢洪讽刺道:“卢某剩下的这只眼,也在等着看郭祭酒如何讨回这个公道。不过看来……今日是不行了。”
  
  他心中很是忿然。
  
  虽然受曹操的重视,卢洪心中始终不甘,等知道曹棺真可能寻觅到三香后,他的不甘已到了极点。
  
  野心膨胀素来没什么极限。
  
  卢洪或许对曹操的位置没什么感觉,但想若得长生,那比做皇帝老子还快活,他如何会不放手一搏?
  
  他小瞧了曹棺。
  
  一招失算,他可说满盘皆输,幸得他不但捡回性命,还可说因祸得福更增实力。他暗算曹棺的事儿,在曹营高层中虽是秘而不宣,当事人却无法装作暗算并不存在。
  
  卢洪知道回转曹营必死无疑,这才转投荆州,顺便拉拢了荀奇。要投靠,就得拿出点本钱。
  
  兄弟都是用来卖的。
  
  卢洪深信这点,这才用发丘中郎将的鲜血来取得黄堂等人的信任。发丘中郎将以前是归他卢洪统领,不过这些人更忠于曹操,绝不会和他卢洪一起投靠荆州。
  
  既然得不到这些人的支持,他宁可毁掉他们取得最后的一点利益!
  
  卢洪更和黄堂提及,事情绝非那么简单,不过他预测到过程,却还是看不到结局,在郭嘉出手的时候,卢洪意外中夹杂惊惧,以不屑愤怒掩盖着心中的恐惧。
  
  郭嘉的意思就是曹操的意思,曹操不会放过他卢洪!
  
  荀奇亦是脸色苍白,明白郭嘉虽未看他,不意味会放过他。
  
  如今郭嘉来到此地后已带单飞、孙尚香脱离绝境,一内一外的环境置换,让众人均知,已方很难再困住这三人。
  
  郭嘉实力很难预料。
  
  不过众人都知道卢洪的意思。卢洪这方不但有黄堂这般人物,还有虽受创却益发阴森的吕布,再加上檀石冲、貂蝉一帮刺客,最要紧的是如仙展现的功夫也是不容小瞧。
  
  郭嘉虽强,但若真的和吕布等人交手,少了出乎意料的奇袭后,胜算绝不超过五成。更何况,张辽、荀攸都在黄堂等人的手上!郭嘉要动手,也不会选在这种没胜算的时候。
  
  缓缓点头,郭嘉叹道:“你说的不错。今日要讨公道,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转望沉默不语的如仙,郭嘉缓缓道:“如仙姑娘,你可知道我和你说了那些往事的用意?”
  
  如仙不语。
  
  卢洪喝道:“你希望讨好她,放过你一马!”
  
  如仙秀眸朦胧,倒让人看不清她的用意。
  
  郭嘉摇头道:“非也!”如仙神色微冷,就听郭嘉感慨道:“两军相敌本是各为其主,手段难免无不用极。郭嘉难破此中无奈,唯求兄弟齐心而已,怎能要求太多?”
  
  如仙默然思索之际,郭嘉缓缓又道:“但此地并非你等所有。”
  
  卢洪放声大笑道:“听你的意思,不但不急于逃命,还想将这里据为己有不成?”
  
  众人先是讶异,随即哗然,不信郭嘉还有这般的打算。
  
  单飞神色却是微变。
  
  方才他将自鸣琴随手塞到胸前冲了过来,但在郭嘉和对方拖延时间的时候,他蓦地感觉胸口的自鸣琴忽然活了起来。
  
  那是一种古怪的感觉,就如他胸口揣的不是一块石头,而是化为破壳的小蛇,在他胸口扭转挣扎着。
  
  一按胸口,单飞想要确定究竟,不想伸手间,众人哗然立停。
  
  火把仍亮。
  
  单飞周身忽然放起光来,明耀过火把。
  
  众人均不想单飞会变得如此,有退后、有上前、有不解……
  
  孙尚香最是关切,低声不等询问时,就听单飞低喝声中,自鸣琴泛着明光从他的胸口冒出就要冲到了半空。
  
  一把捏住了飞出的自鸣琴,单飞少有的吃力,周身居然颤抖开来,感觉自鸣琴不停的扭动,就要从他手中滑出破空而去。
  
  怎么回事?
  
  众人第一次看到自鸣琴异光时很是稀奇,第二次见单飞抛出自鸣琴却不见奇异,有人猜想这小子暗自捣鬼。但见单飞如今的模样,众人却是不约而同的想不是单飞捣鬼,自鸣琴很有古怪。
  
  “松手吧。”郭嘉突道。
  
  自鸣琴事关重大,单飞自然不肯让它无缘无故的消失。他五指已是发麻,难信一个死物会产生这般的力道,让他能捏金留痕的手指会有不堪重负的感觉。
  
  听郭嘉让他松手,单飞毫不犹豫的松指,他信郭嘉的判断。
  
  自鸣琴急速破空而出,如同彗星明耀的尾巴。
  
  众人见状不用吩咐,早就稍侧了身躯躲开自鸣琴,暗想以自鸣琴这种急速,说不定能将对面的墙壁撞个窟窿出来!
  
  那面是岩浆!
  
  黄承彦在众人争斗中,保持着和众人的距离,以免被殃及,如今见自鸣琴显出的奇异绝非他能想象,他心中暗自有丝后悔他一直在探寻自鸣琴的秘密,可等自鸣琴真的显现出不同来,反倒让他开始畏惧起来,不知卷入其中究竟是福是祸。
  
  人对难以解释的东西,总会有着莫名的恐惧,黄承彦也不例外。
  
  自鸣琴倏然而止!
  
  它不如众人预料那样撞在山墙上,而是在急速飞驰的过程中突然就停了下来,然后撒下更加明耀的光华。
  
  郭嘉目光闪亮,看了单飞一眼道:“自鸣琴下,应是你去的地方。”
  
  你不是让我又回去吧?我可是辛辛苦苦的才冲出来。
  
  单飞有些头大,看自鸣琴定在空中的位置,和他方才第一次抛出自鸣琴的地方很是接近,那地方有古怪?
  
  他到现在已明白郭嘉为何宁可聊天浪费时间也不离去,那里就是他们要到达的地方。
  
  辛辛苦苦的前来,如何会莫名其妙的离去?
  
  曹棺会在那里等他?
  
  旁人多半觉得不可思议,单飞却感觉曹棺如今若不以耶稣的状态出现,都对不起他单飞这么辛苦的到达此间。
  
  “不只是你回去。”郭嘉看出单飞的犹豫,微笑道:“我和你!”
  
  “还有我!”
  
  孙尚香纤手发冷,不知为何,心中竟是极为的紧张。
  
  她知道一定会有非常奇异的事情发生,她能做的事情就是和单飞一起面对,那样的话,她才能心安。
  
  三人同去。”郭嘉微扬下秀气的双眉,没有丝毫犹豫道。
  
  三人并肩,其势或不恢宏,但自有一番慷慨激昂。
  
  黄堂泼着冷水道:“你们忘记问我是否答应了。”
  
  他如今已然看个明白郭嘉居然要带单飞、孙尚香再回里间绝境。他们不是赴死,传说中自鸣琴是开启云梦秘地今看来,自鸣琴定住的地方,应和云梦秘地有关!
  
  黄堂不知究竟如何能通过自鸣琴到达云梦秘地,但如今为山九仞,他如何会功亏一篑?
  
  郭嘉笑道:“对了,我还真的忘记问你了。我如今想去那里呆上一会儿,不知道黄先生是否赞同?”
  
  黄堂放声发笑起来,声音激荡得火光倏涨、四周的山壁都是颤动起来……
  
  “我若说不答应呢?”
  
  话音落,火光冷,众人全是准备接下来的一战。
  
  郭嘉亦笑了起来,“那我就不得不看看火神祝融之后,究竟炼就了哪些本事?”
  
  他迈上一步。
  
  只一步。
  
  将双方对峙的那根怒弦绞到了要绷断的极限!
  
  众人虽知郭嘉绝不会放弃,但见他直面黄堂、吕布这两大巅峰高手,还是心中震颤,
  
  郭嘉非但不要带单飞、孙尚香逃命,他还要反攻?
  
  此人如何会有这种惊天的胆量和自信?
  
  如仙秀眸中现过丝讶然,她向来见到的都是郭嘉的淡然若水、戏谑无争,却不想这温吞又另类的男子在坚持的时候,亦有着无边的决然。
  
  单飞、郭嘉是兄弟。
  
  郭嘉和单飞很不相像,但在某些方面却极为类似。
  
  担当!
  
  该甩锅的时候就甩锅,要担当的时候绝不推搪!
  
  吕布长戟缓动,在明光火把下搅动着黑色的死亡之色……
  
  黄堂嘴角微微的抽搐,一字字道:“郭嘉,看来你很有把握。”他这种人从不会痛痛快快的出手,更多是盘算,确信不会有问题的时候才给对方痛击,此刻难免试探。
  
  郭嘉笑道:“黄先生错了,郭嘉生平本少做冒险之事,这一次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微微展眉,郭嘉昂声道:“但我曾听单兄弟说过,男人活在世上,本来就是有把握的事情要去做,可没有把握的事情,鼓起勇气也要做上几次!”
  
  单飞微怔。
  
  他记得这是他和曹洪说过的话,那时他还是个家奴,为曹馥求情的时候曾经这么说过,不知道郭嘉怎么知晓?
  
  郭嘉神采飞扬道:“当初单飞还是个家奴时,就敢顶撞权势、呵斥世子,甚至对荀氏亦不服软。”
  
  荀奇暗中握拳,手已流血。
  
  郭嘉却是看也不看荀奇一眼,肃然道:“自古的英雄,从来不惧强权得失;真正的高贵,反视众生无别的平等。欺软怕硬、献媚强权的事情,只有懦夫才自鸣得意的做得出来,且奉为人生的‘明灯’。黄先生乃火神之后,做事首鼠两端已让人失望,吕布吕奉先身为天下第一猛将,难道一生懦弱到从来都是在必胜时才会出手吗?”
  
  他声音未落,吕布怒吼声中,挥戟攻来。
  
  郭嘉直面!
  
  明光耀,人影起。
  
  单飞知道郭嘉激怒黄堂和吕布就是为他拖延时间,郭嘉在争取拖住敌方最强悍的二人,他单飞必须趁机冲到自鸣琴所在之处。
  
  人高飞。
  
  一飞冲天!
  
  单飞没看到自己奋力下,已到了人类几乎不能企及的极限,只是瞄着自鸣琴的位置,他才待振臂纵去。
  
  有声音丝丝缕缕、断断续续似从幽冥传来单飞!
  
  空中的单飞、如狼露牙的卢洪、暗处的石来均是脸色改变。
  
  旁人或许不知那声音是哪个说出,但他们均太熟悉那个声音,在那声音才起时已辨认出来。
  
  是曹棺!
  
  曹棺来了!
  
  Ps:曹棺都出来了,大家的月票就别藏着了,投过来吧!哈哈!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