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静室密谋
    “哦,你们要去哪儿啊?”陆尘对易昕问道。

    易昕摇头道:“师父没说,只说是我从没去过的,我也很想知道呢,可是问了师父好几次,他老人家却都只是笑着不说话。”

    陆尘低头沉吟片刻,随即目光还是慢慢柔和下来,有些自嘲般地笑了笑,心想自己做影子久了,在黑暗处里呆多了,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东方涛不过是和自己的女徒儿随便说上一句,或许就真是想带易昕开开眼界的,偏偏他听到耳朵里就觉得有问题。

    “也许是心黑了吧……”陆尘低声咕哝了一句。旁边的易昕没听清楚,有些好奇地道:“陆大哥,你说什么?”

    陆尘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对了,这昆仑山脉如此之大,或许确实有许多神奇瑰丽的洞天福地我们都没听说过啊,别的不说,光是天穹云间那四座奇峰,悬浮于高空之中,世所罕见,要是能上去看上一眼,也是一种福气。”

    易昕哈哈一笑,道:“陆大哥你说得是,不过我想天穹云间多半是不可能了,咱们宗门里早有规矩,只有元婴真人才能踏足春夏秋冬四座奇峰,我还差得远呢。”

    陆尘心中忽然一动,对易昕问道:“说起来,我听说在这上头也有例外啊。”

    易昕怔了一下,道:“陆大哥,你是指……”

    陆尘看看左右无人,把声音放低了些,道:“就是白晨真君座下弟子啊。白晨真君有三位弟子,其中大弟子也就是咱们的掌门闲月真人乃是元婴境修为,其余二位,卓贤听说是金丹修士,还有一个白莲那就更差了,跟咱们也差不多。可是我听说,这两位没有元婴境道行的同门,可是经常能上天穹云间的冬峰上修行的啊。”

    易昕呆了一下,顿时有些紧张起来,一把抓住陆尘的手,严肃地对他说道:“喂,陆大哥,你傻了啊!这种话哪里可以乱说的?那可是真君,是化神真君啊,大哥!”

    陆尘看着她,忽然笑了一下,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你别担心。”

    易昕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的,好像她自己也被陆尘这句话说得有些出神,想了一下后才慢慢地道:“唔……我想,大概是真君大人的面子吧。”

    陆尘咳嗽了一声,正色道:“易昕道友,你的意思我听出来了,你是说昆仑派虽然门规森严,但最多也只能限制到元婴真人,对化神真君这些门规就没用了。”

    “喂!”易昕吓得跳了起来,一张脸都白了,结结巴巴地道,“陆大哥你、你、你不能乱说话呀,我、我没有那个意、意思……”

    陆尘哈哈大笑,但才笑到一半时忽然笑声中断,只见他手捂胸口,面上却是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易昕又是吃了一惊,赶忙扶住了他,道:“陆大哥,你没事吧?”话才说完,她忽然间身子一震,像是陡然想到了什么,瞬间大惊失色,惊道:“哎呀,该不会……该不会是你刚才说了白晨真君的坏话,他老人家感觉到了,所以降下惩罚了吧?”

    陆尘翻了个白眼,深深呼吸了两下后,痛苦之色减退,身子也站稳了,然后没好气地对着易昕脑袋打了一下,道:“胡说八道,你以为真君都是神仙吗,全天下那么多人知道他们的,一天到晚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喊过他们名字,这要是一一去追究,那化神真君也不用干其他事了,每天光是烦就烦死了。”

    易昕呆了一下,道:“你这么说的话,好像也有一点道理啊。”

    “废话!”

    易昕看起来胆子顿时大了不少,吐了吐舌头后,神情也机灵了许多,在沉思片刻后,却是带着一丝神秘拉着陆尘,低声道:“要真是这样的话,好像白晨真君座下那两位徒弟,确实有点违反门规啊。”

    陆尘道:“我刚才就说了啊,不过昆仑派上上下下这么多人,也没人出来说话啊。”

    易昕耸了耸肩,道:“陆大哥,你这也是废话啊。谁敢说嘛,那位可是化神真君,再说了,就连当今掌门闲月真人,也是他的大徒弟呢,这样还出头说话的,不是傻就是脑子坏了。”

    陆尘看了她一眼,笑道:“咦,你最近不傻了啊?”

    “我从来就没傻过好吗!”易昕愤愤不平地道。

    陆尘也不理会易昕的抗议,自言自语地道:“这样看来,还是当化神真君的徒弟舒服啊,天生就比别人强太多了。”

    “是啊。”易昕不无羡慕地道,随即取笑陆尘道,“陆大哥,咱们昆仑派两位真君,除了白晨真君外,还有一位天澜真君,他老人家可是至今都还没有徒弟呢。要是你有了什么机缘,能拜入他座下就好啦,到了那时候,岂非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上奇峰就随便上了?”

    陆尘想了想,点头道:“你说得对啊。这样吧,以后等我成为他徒弟后,我也不管什么门规了,就偷偷把你带到天穹云间的奇峰上去看风景,好不好?”

    易昕只笑得前仰后翻,咯咯笑声如清脆的风铃声,指着陆尘笑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晌才缓过气来,兀自还笑个不停,对陆尘笑道:“好啊,好啊,反正我这辈子估计也没多少机会能修成元婴真人了,到时候等我真老了的话,就等着你带我上去吧。”

    陆尘一摊手,道:“何必要等那么久,随便等几年,看我功成名就时,就带你上去玩!”

    “哇哈哈哈……”易昕笑弯了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陆尘拼命摇头,又连连点头,道:“好好好,陆大哥,我全指望你啦!”

    陆尘嘿嘿一笑,没来由地忽然也觉得自己心情开朗起来,只觉得这天光晴朗,只觉得这青山如黛,只觉得云海壮阔,未来似乎一下子变得美好起来。

    他微笑着望着远方,山风吹拂过笑意满面的两个人,掠起他们的衣衫。

    ※※※

    “白晨真君一脉把持大权,在昆仑派中一支独大,目中无人久矣。诸位,你我都是昆仑门人,本门五千年基业传承至今,靠得是什么,不是有多少天才人物,不是人多势众,更不是偶尔出现的化神真君!”

    “昆仑派能传承到今日,最大的倚靠正是当年历代祖师们传下来的种种门规。千百年来,中土修真界中多少名门大派起起落落,兴起衰落咱们还看得少了吗?为何只有我们昆仑派长盛不衰?”

    “规矩!”

    “只有规矩这两个字!”

    振聋发聩的声音回荡在百草堂大殿下的一间秘密静室中,有人在慷慨陈言,而其他人则是仔细聆听着,或颔首点头,或默然不语。

    静室中有五人,皆是元婴真人,哪怕是在昆仑派这种一等一的名门里,这五人也是不容小觑的一股强大力量。

    座上为首的自然是百草堂的两位真人,此前刚刚在激情说话的乃是明珠真人,而坐在主位上的千灯真人则是微笑颔首,神情自若,似乎半点都不觉得明珠真人的话里对本门那位白晨真君有所不敬。

    除了他们二人外,其余三位元婴真人则是神态各异,表情略显复杂。千灯真人目光炯炯,扫过众人,随即微笑道:“适才明珠师弟所说的,想必诸位近日里也有相同感受吧。别的且不说了,但天穹云间这等至高禁地里,向来都只有元婴真人才能进入,但如今卓贤和白莲二人却踏足冬峰,确实不妥啊。”

    坐在他右手边一位看去有些白净的男子点了点头,道:“千灯师兄说得是,光阳我也有同感。其实何止我等,据我所知,春、秋二峰上众多元婴真人对此不满者在所多有,只是如今那边势大,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是啊。”这时坐在光阳真人对面的另一位元婴真人也开口说道,“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如今白晨真君坐镇门中,掌门真人也是他的弟子,白氏党羽遍布门中上下,我等也是无可奈何。”

    千灯真人含笑道:“事情虽然如此,但未必不能有转机,毕竟如今这份基业是祖师传下来的,我等身为昆仑弟子,正本清源,原也是责无旁贷啊。”说着,他转过头看向坐在最后的那位一直垂头不语的元婴真人,微笑着问了一句,道:“你以为如何呢,木原师弟?”

    那最后一位元婴真人缓缓抬起头来,面色凝重,眉头紧皱,一时并没有说话。而这静室中似乎也随之陷入了一时安静,旁边几位元婴真人的目光,很快都转了过来,落在了木原真人的身上。

    空气里一片寂静,无声无息却仿佛突然变得重若千钧,过了好一会后,木原真人才看向千灯真人,道:“千灯师兄,我有一句话想说在前头。”

    “师弟请说。”

    “你们诸位的心意,我都明白了,本来我铁支情况如何,诸位也是知道的,早已是不能更糟了,如有机会,就此搏一次也未尝不可。但是……”他眉头挑起,沉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若无天澜真君亲自出面对我承诺的话,此事我断然不会参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