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天至尊之路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牧尘这一次的闭关,并未如他想象的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在其闭关第十日的时候,他便是被一道传信强行的打破了闭关状态。

    天河深处,牧尘睁开双目,他的面前,漂浮着一道紫光,其内是一片紫色的花瓣,不断的震动着,引得空间震荡。

    牧尘望着这紫色花瓣,眼神却是微微一凝,这是来自曼陀罗的传信,而一般说来,曼陀罗是不会在他闭关的时候惊扰他...除非,出了什么她无法解决的大事。

    “难道是紫云宗他们背后的超级势力动手了?”

    牧尘神色有些凝重,若是那些超级势力不顾“大千宫”的震慑,要对他们牧府出手的话,那也的确是有点麻烦,最后说不得,他只能动用武祖的那一道人情了。

    “没有晋入天至尊,果然麻烦。”

    牧尘皱了皱眉头,在这大千世界,想要真正的称霸一方,让人忌惮不敢招惹,那就必须要有着天至尊的存在,否则的话,总是诸多忌惮。

    心中叹息一声,牧尘伸出手掌,将紫色花瓣握进手中,然后站起身来,身形一动,便是消失而去。

    牧府,一座大殿之中。

    牧尘的身形闪现出来,他的目光直接望向曼陀罗,在其身侧,灵溪,龙象都是在此:“发生什么事了?”

    曼陀罗瞧得现身的牧尘,也是微松一口气,然后指向大殿之中,道:“找你的,说必须见到你本人。”

    说着,她眸子莫有深意的扫了扫牧尘,戏谑的道:“莫非是你在外面的风流债?”

    牧尘先是白了她一眼,看向大殿,便是一怔,只见得大殿中,一名白裙如雪般的女子亭亭玉立,容颜清美,但那气质,却是犹如万载冰山,令人感觉到丝丝寒意。

    “清霜?”

    而当牧尘望着大殿中的清美女子时,却是愣了下来,显然怎么都没想到,这前来牧府找寻他的,竟然会是她。

    清霜望着现身的牧尘,也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她银牙一咬:“牧尘,静姨出事了!”

    当清霜的声音响起时,牧尘的面色瞬间剧变,他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了清霜面前,一把抓住她的皓腕,急声道:“我娘怎么了?!”

    他的体内,甚至有着浩瀚的灵力爆发出来,引得空间震荡,显然他的情绪在瞬间波动了起来。

    清霜望着色变的牧尘,轻叹了一声,道:“前些时候,黑光,墨银两位长老回到了族中,向大长老禀告,说“八部浮屠”落在了你的手中。”

    “之后他们开启长老会,想要推行命令,派出执法卫,强行将你捉回族内,取走八部浮屠。”

    牧尘闻言,眼神顿时一寒,这两个老狗,还真是阴魂不散,在圣渊城他们被大千宫出面阻挡了下来,没想到还是贼心不死。

    “长老会中,玄脉与墨脉占据大多数席位,虽然我们清脉反对,但却依旧无用,不过,就在族令即将通过时...”

    说到此处,清霜苦笑一声,道:“静姨忽然闯入了长老院。”

    牧尘面色极其的阴沉。

    “静姨知晓了黑光,墨银两人对你的出手,当即勃然大怒,直接将两人打成了重伤,然后大闹长老院,将长老院掀了个天翻地覆...”清霜面露苦笑,可以想象,当时的那一幕究竟是何等的惊天动地。

    长老院中,汇聚着族内绝大多数的长老,阵容恐怖,但即便如此,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长老,在面对着静姨时,依旧是灰头土脸。

    牧尘深吸一口气,道:“然后呢?”

    他知道,如果事情只是这样的话,清霜根本不需要如此辛苦的跑来给他传信。

    清霜叹了一口气,道:“事情最后越闹越大,大长老不得不出手,与静姨大战,但最后依旧是不分胜负,大长老只得祭出浮屠古印,动用了“祖塔”的力量,强行将静姨收进了“祖塔”之中。”

    牧尘听到此处,眼中顿时爆发出无穷的怒火,面色铁青,语气阴沉的道:“祖塔是什么?”

    “那是浮屠古族的镇族圣物,传闻我们浮屠古族的族人所修炼的浮屠塔,便是源自于此。”

    清霜轻声道:“但是祖塔一般极少动用,但一旦催动,就算是圣品天至尊,都会忌惮,静姨此番被镇压在其中,恐怕就再也不能如以往那般轻松了。”

    静姨以往在囚禁在族内,虽说是囚禁,但以她的能力,其实是想走就走,可如今被困进祖塔,虽说没有性命之忧,但定然会吃一点苦头的。

    牧尘面无表情,双掌却是缓缓的紧握起来,身体微微的颤抖,任谁都是看的出来,此时他的情绪已经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

    “牧尘,冷静点!”

    灵溪上前,玉手抓住牧尘的手掌,低喝道。

    “这些杂碎!”牧尘抬起脸庞,双目通红,涌动着蓬勃的杀意,他的母亲为了保护他,在那浮屠古族中,孤立无援,但却依旧将他视为不可触动的底线,一旦触及,不管后果如何,依旧是毫不顾忌。

    一想到此,牧尘的心中,便是感到阵阵枉为人子的羞愧!

    “牧尘,你不要激动,静姨虽然被镇压在祖塔内,但以她的实力,肯定不会出事的,而且,就算是大长老,也不敢逼迫静姨,一位堪比圣品天至尊的灵阵大宗师一旦要不顾一切的拼命,就算是浮屠古族,那也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那个代价,就算是浮屠古族,也承担不起!”

    清霜也是连忙道:“静姨会如此做,无非是要给浮屠古族中那些蠢蠢欲动的长老一个警示,至少,现在大长老已经强行压下了长老院的族令,让得族内的所有天至尊,都不得再对你出手。”

    然而她声音刚落,却是见到牧尘眼睛冰冷的盯着她,森森的道:“那我还得感谢他们吗?”

    清霜苦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得知道,静姨这一切作为,都是为了保护你。”

    牧尘眼神阴沉,许久后,颤抖的身体终于是缓缓的平息下来,他知道,现在再如何的愤怒,也是于事无补,就算是他暴怒得失去理智,现在就杀到浮屠古族,那也毫无用处。

    因为,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让得浮屠古族对他有丝毫的忌惮。

    一个地至尊大圆满而已,在别的地方或许能够称王称霸,但对于浮屠古族这种等级的超级势力而言,只要不踏入天至尊,恐怕都入不得他们的眼。

    牧尘眼神冰冷的看向清霜,道:“你们清脉,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娘亲孤立无援吗?”

    清霜贝齿轻咬红唇,道:“清脉如今式微,根本比不过玄脉与墨脉,而且...如今清脉的脉主,性格保守而软弱,始终不敢与另外两脉硬碰,处处退让。”

    “那还的确是废物一个,连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懂。”牧尘毫不留情的冷笑道,虽然并没有见过那所谓的清脉脉主,但若是以为光是妥协,就能够获得生存,那无疑是一个蠢货。

    清霜苦笑一声,也不辩驳,只是道:“我这次前来,只是想要提醒你,虽说经过静姨这么一闹,浮屠古族内的那些长老,暂时不会对你怎么样,但那些人交游广阔,总是认识一些其他的天至尊,他们虽然不能出手,但说不得会请人来对付你。”

    牧尘双目微眯,眼中闪烁着森寒光芒,心中有着一股憋屈之气,此次称霸牧府称霸北域,原本是让得他有着一丝细微的自得之意,但这丝自得,却是在此时彻底的被打碎。

    他在北域看似风光,但却还得需要他的娘亲在浮屠古族给予他诸多庇护,甚至还得以身犯险,为他阻拦诸多危机。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实力,依旧还不够!

    地至尊大圆满,终归还是弱了,如果此时的他踏入了天至尊,那么对于浮屠古族,他也将不会再有多少的忌惮。

    那个时候,他的娘亲,也不需要为了保护他,而总是受制于浮屠古族。

    “谢谢了。”牧尘深吸一口气,压制下了心中翻涌的情绪,看向清霜,神色渐渐的缓和下来,不管如何,清霜如此遥远的前来为他传递消息,就足以让得他感谢。

    清霜摇了摇头,有些惭愧的道:“是我们没办法帮你。”

    明明牧尘也算是他们清脉之人,但他们却是无能为力。

    牧尘摆了摆手,他沉默了一下,看向曼陀罗等人,道:“接下来,我会暂时的离开牧府,我会将诛魔王令留下,若到时候真有其他天至尊来寻麻烦,凭借此令,他们找不到我,终归不会为难牧府。”

    “那你呢?”曼陀罗,灵溪皆是问道。

    牧尘抬起头,他望着那无尽苍穹,漆黑的双目中,渐渐的变得坚毅起来,他的手掌,也是紧紧的握拢。

    “我应该去找寻我的天至尊之路了...”

    .....

    .........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