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节 七剑
    郭嘉反击?!
  
      黄堂一帮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郭嘉实在让他们太出乎意料。
  
      众人的攻击全被郭嘉一人扛下!
  
      若非如此特异的环境,众人的攻击绝不会集中在一人的身上;可若不是这般诡异的形势,郭嘉也从不会将自己置身在风口浪尖上。
  
      黄堂暗想就算夜星沉在此,面对他们这般凶猛的进攻,恐怕亦是要自顾不暇,可郭嘉就是站在孙尚香、单飞的身前,面对他们凶猛澎湃的压力,不但未曾退却,还有能力反击?
  
      此人恁地有这般实力?
  
      可郭嘉不但能反击,而且反击的凌厉无比!
  
      青雾本是青丝环绕而成,亦柔亦刚——柔如幽幽情思绕指,刚似堂堂雷霆激昂。青丝舞,已有剑意激荡;七剑出,端是浩瀚四方。
  
      石室本幽,却因自鸣琴而亮;心意自正,更增七彩剑之清光。
  
      众人退!
  
      郭嘉七剑一出,众人无不感觉面对着纵横捭阖、亦无可匹敌的凛冽剑气,这种时刻,退一步自然而然。
  
      黄堂最先退却。
  
      他本事高,胆气却没有太大的增长。总是考虑得失的人,绝不肯在这种时候正撄其锋。对于黄堂这种人来说,这是推别人顶上的时候。
  
      他退的虽快,还是被一道青丝从他的胸襟划过,裂开了衣裳。黄堂暗叫侥幸时却知不好,已方的攻击可说是瞬间崩溃。
  
      黄堂胆气虽是不壮,和吕布在众人中却是武功最为高绝的两人,他一退,郭嘉一剑对付如仙,一剑刺向卢洪,一剑挡住了檀石冲和貂蝉,却有四剑全部用在了吕布的身上。
  
      众人压力陡增!
  
      卢洪几乎在黄堂躲避时闪退。
  
      他知道黄堂的本事,暗想黄堂都退的地方,他卢洪实在没有道理硬抗。青丝擦着他枯瘦露骨的脸皮而过,带出一道疤痕,更增狰狞丑恶之意。
  
      如仙挡。
  
      燕剪直,倏然就要剪断那曲折的青丝。
  
      青丝弯,竟在那间不容发的光景从燕剪旁绕过,清脆的击在如仙发髻的金钗之上。
  
      金钗落。
  
      如仙蹁跹中退到丈外,花容很有异样。那一刻她芳心大跳,真不知郭嘉是仓促间出手取位不准还是留有情面。
  
      青丝若是低了几分,以郭嘉剑气的犀利,她如仙额头不就是多了个透明的窟窿?
  
      檀石冲比卢洪要早退片刻,他锐气数折,再无初见单飞时的狂冷傲然,眼见众人上前时滥竽充数的不肯落后,瞥见黄堂退却,他如何再会舍命抵挡?
  
      很多人不都这样?
  
      强权时傲世四方,落魄时如过街之鼠?
  
      如斯一来,挡在郭嘉面前的只有貂蝉和吕布。
  
      貂蝉是个高明的刺客,但绝不是强悍的高手,这种人本不适宜堂堂正正而战,她上前因为如仙的吩咐,她不退却因为吕布还在场上。
  
      吕布虽是强悍,恐怕却不敌郭嘉的狡诈。
  
      貂蝉如是想的时候,只想为吕布分担一丝负担,她却没有想过,她根本一丝都分担不了!她方才虽缠住了郭嘉的青丝剑,但那是在郭嘉被围攻之时……
  
      郭嘉眼下压力已减!如此境况,郭嘉不过分她貂蝉半剑而已。
  
      檀石冲一退,本是檀石冲要分担的力量尽数的移到她的身上。
  
      嗤!
  
      青丝剑裂帛而出,破衣而入,正刺在貂蝉的左肩之上,带血回转。
  
      貂蝉闷哼中退后一步。
  
      唯独还在拼的只有吕布!
  
      七剑中本是两剑抵抗黄堂、两剑刺向吕布,但在黄堂退却的时候,青丝圆转,四剑尽数攻向吕布。
  
      怒吼声中,吕布运戟,如雷电般半空划下,连破四剑,重重的轰在郭嘉的身上。
  
      众人退的退逃的逃,看到那幕时不喜反惊。
  
      吕布劈中的是幻影!
  
      郭嘉在那间不容发的瞬间身形一闪就回,趁长戟力道正老时,手中两根青丝已缠在长戟之上。
  
      狂风立止。
  
      那如闪电般的死亡光芒倏灭,吕布的长戟暗淡无光。失去了长戟的威力,吕布无疑断了手臂。
  
      黯淡却不过刹那。
  
      惊天嘶吼中,吕布全力收戟,两条青丝怒撑欲断时,又有两条如剑的青丝搭在了长戟之上。
  
      四剑齐张。
  
      郭嘉身凝。
  
      吕布亦是巍峨不动。
  
      二人一戟四剑僵持不下时,又有青丝破空而出,取向了吕布的眼睛。
  
      第五剑!
  
      郭嘉终于动用了第五剑,他方才击退余众亦不过用了五剑而已,如今面对吕布,他比面对余众更加的凝重。
  
      击退黄堂那般人,他更多用的是心理战。
  
      一环崩,余环皆散。
  
      黄堂、卢洪、檀石冲这帮人加在一起的实力看似惊人,郭嘉却知道他们绝对拧不到一块。
  
      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黄堂他们彼此间仓促的捏合在一起,自顾自的自私,他们如何会为他人作嫁?
  
      果如他所料,黄堂一退,余众立崩。
  
      可吕布没有崩!
  
      吕布是真正的强悍,他郭嘉七剑齐出逼退众人,本是要和吕布全力一战!
  
      手戟出,正挡在青丝前,吕布吸气间居然将郭嘉拉前一步!
  
      郭嘉攻时守势自弱,吕布敏锐的察觉到这点。双眸怒张,吕布身上竟有黑气隐约的缭绕蒸腾。
  
      青丝如青蛇般的盘旋,绞落了手戟,转瞬再缠住两支飞出的手戟时,又有一道青丝仍取吕布的眼眸。
  
      右眼。
  
      第六剑!
  
      吕布闭眼时有青丝光闪。
  
      那道青丝击在吕布眼睑上,竟如利剑刺在铁板上,冒出了火花!
  
      “喀”的声响,吕布戟断!
  
      谁都想不到吕布那无坚不摧的长戟竟会折断,谁也没有料到吕布戟断时反倒再没有了青丝的牵缠,他压力全去后双手一环。
  
      铁箍般的就要收拢。
  
      长戟一断间,饶是郭嘉也是不由自主的略有前冲,眼看就要冲到吕布的近前……
  
      吕布几乎可说是金刚不坏之身,当初单飞趁隙一掌轰在了吕布的头顶,都不能奈何吕布半分,如果被吕布抱住,郭嘉绝对会筋骨寸断。
  
      形势逆转。
  
      人影闪。
  
      早在吕布戟断、郭嘉失衡前,有一道人影冲到了吕布的怀中。
  
      是貂蝉!
  
      众人愕然的光景,貂蝉却是奋力一推吕布,急喝道:“退!”
  
      没人会想到在这紧要关头,居然是貂蝉为郭嘉挡住了吕布致命的一击,唯独貂蝉心中了然如镜。
  
      吕布危险!
  
      郭嘉终于用到了第七剑!
  
      相思有形。
  
      青丝无影。
  
      在吕布奋力断戟反攻时,郭嘉的第七剑无影无声的就要刺穿吕布的咽喉!
  
      貂蝉是高明的刺客,武功不到巅峰,但眼力却是极高。
  
      郭嘉逼退众人、刺伤貂蝉,和吕布对战其实不过刹那。郭嘉不等众人回转围攻时,在片刻间对吕布出了六剑,他的前五剑更像是试探吸引目光,第六剑更是明修栈道的法门,而真正的杀招,就在第七剑。
  
      无声无息无影亦无可防范的一剑!
  
      眼看那点暗影在吕布闭眼、貂蝉扑来时,就要刺穿貂蝉的后脖颈、再刺到吕布的咽喉上……暗影微滞。吕布倒翻之际早抱着貂蝉退到数丈开外。
  
      郭嘉亦是缓退一步,心中叹息时负手再立。
  
      青丝不见。
  
      剑亦不见。
  
      曲终人又散,形影只孤单。
  
      可众人再望那负手而立的男子时,均是忍不住的畏惧骇然,尤其如仙再望郭嘉时,心中打翻七味瓶般。
  
      当初面对荀奇的挑衅,郭嘉并未接战,她如仙那时绝未想到过,这个沉着不战的男子,竟是这般的强悍!
  
      郭嘉退却众人,心中却是焦灼难言。他在对敌时还能留意到身后的动静,借众人之力还能帮助单飞、孙尚香一臂之力。
  
      他方才将众人的全部攻击大半转为冲力,撞在孙尚香背心上时,巧妙的化为助力,推动孙尚香、单飞上前两步。
  
      那是在场众人大半的力道,却不过推前两步!
  
      还有四步如何到达?
  
      郭嘉早在化力转力时感觉到单飞每上前一步,所遇的阻力都是在翻倍计算,眼下他郭嘉虽击退了众人,可再加上他郭嘉,也绝对再无法帮助单飞前行两步以上。
  
      怎么办?
  
      他不能帮单飞上前,因为他还要帮单飞挡住黄堂这些人,他若再困住双手,局面更加的不堪。
  
      黄堂似已看出郭嘉的左右为难,嘿然笑道:“郭嘉,你兄弟已经快不行了,你难道不帮他一把?”
  
      卢洪虽败,亦是看出关键,兴奋道:“郭嘉,单飞不但进不了,看样他亦退不出来了。”
  
      郭嘉转目间脸色微变,他不知卢洪说的真假,但看到单飞话都不能说出,知道单飞、孙尚香亦是处于进退不得的地步。
  
      放弃?
  
      念头微转,郭嘉微微的吸气,他自忖能做的事情就是将单飞、孙尚香带离此地,却绝不能再帮单飞、孙尚香前行。
  
      不然他们三人均会死在这里!
  
      权衡局面时,郭嘉暗自奇怪。他不解在这种时候,曹棺为何不发一言?或许曹棺也是根本无计可施?
  
      黄堂似看出郭嘉的算计,嘿然道:“怎么,你想逃了不成?”
  
      “不错。”卢洪急声道:“他七剑出看似犀利,实则大耗气力,我等只要再齐心来攻,他绝对撑不下去。”
  
      黄堂将信将疑,他见郭嘉嘴角血迹未干,知道郭嘉是有伤在身,但郭嘉究竟还留有几分气力,他黄堂根本无法判断。
  
      郭嘉微微一笑,“那你等为何不再试试?”
  
      他话音落,心中已有了决定。
  
      卢洪步未迈,倏然退后一步,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众人亦退。
  
      看到众人惊骇的神色,郭嘉微有凛然,他不用回头已然知晓,他身后必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
  
      ps:感觉好看就投月票!没有月票的朋友,推荐票也行!多多投票吧!谢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