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取舍之间
    千灯真人皱了皱眉,面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而旁边的几位真人都是沉默下来。

    静室中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僵冷,过了片刻后,木原真人放缓了声调,目视千灯真人,带了几分诚恳之色,道:“千灯师兄,你我也是相识多年的同门了,虽然谈不上什么生死之交,但是一句知根知底也应该是有的。我木原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必你心中也是有数。”

    千灯真人缓缓点头,而木原真人环顾众人,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继续说道:“大家都是明眼人,客套话也就不用说了。如今昆支强盛已极,而我铁支衰微,若是正常情况下,也莫说我们铁支不敢掺和了,其实就是昆支诸位争权斗得天翻地覆,也未必会有我铁支什么事。”

    “我们铁支,元婴境真人连我在内,仅有四人,元婴境之下弟子里,除了我那个徒弟苏青珺外,几乎也没有出色的人才。”他淡淡地道,“诸位将为之事,将我拉了进来,所为者,当也是我这里四个老骨头罢了。只是此事非同小可,一旦开始便无退路,我亦等于是将从昔年铁罗祖师传下的法统、传承一并压上去赌一把。这种事,我实在是输不起啊!”

    千灯真人沉吟片刻后,忽然开口道:“木原师弟,既然你如此坦诚,那我也不客气了,就跟你说句不好听的话。”

    木原真人道:“师兄请讲。”

    千灯真人道:“如你之前所说,铁支一脉近年来确实式微,但若是继续明哲保身,虽或许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日子,但未来可见的很长时间里,只怕都很难有兴盛之机。不知我这一番话,你心里是否有异议?”

    木原真人沉默以对,不说赞同,也不肯附议。

    千灯真人也没在意这个,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师弟,此事为兄的劝你一句。与其拖延着半死不活,何不奋力一搏?天澜师叔早前已传过法旨,只要此番大事你们铁支出力,一旦功成,定然便有封赏,其他不论,你们四位元婴真人就一定能安排去天穹云间修行。”

    木原真人脸色微变,咬了咬牙。

    在昆仑派中早已有个门规存在,就是非元婴境界者不得上天穹云间那四座奇峰上修炼。但事实上,因为力量对比太过悬殊,如今能进入那春、夏、秋、冬四座悬浮奇峰上修行的,全部都是昆支弟子,而铁支仅有的四位真人,却至今无法上去过。

    这当然是不公平的,但是在昆仑派中从来也没有人敢公开提及此事,原因么,其实也很简单,别的都不用多说,只看如今宗门里至高无上的那两位化神真君是什么出身就好了。

    ※※※

    “你说的,我心里都懂。”木原真人对千灯真人说道,“只是此番事关重大,不容我不小心行事。白晨真君一脉实力强大,在宗门中党羽无数,要想与之为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轻轻指了一下某个方向,道:“别的不说,就算我们做得如何好,那位白晨真君坐镇冬峰之上,该如何解决?此事必须要由天澜真君亲自出面,我们才有一点机会。若是他老人家不出面,我们铁支决不沾染这趟浑水。”

    千灯轻轻吐出了一口气,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木原真人微微低头,道:“失礼之处,师兄莫怪。”

    千灯真人摆摆手,道:“人之常情罢了,不必在意。”说罢顿了一下,随即又道:“我昨日已经收到消息,在下个月圆之日前数天时,天澜师叔便会从真仙盟中赶回来,参加一年一度的宗门评议会。到时候看看吧,或许他老人家自己会找你说话。”

    木原真人微微屈身,点头道:“多谢师兄体谅,多谢天澜真君好意。”

    千灯真人目视众人,忽然略微提高了一些声音,道:“诸位,此番大事我前头也已经与你们都说过了,事情缘由,想必大家也心里有数。昔年天鸿老祖在世时,宗门里上上下下谁不知晓,祖师爷平生最疼爱的弟子乃是天澜师叔?甚至就连‘天’字道号也传给了他,其中含义真是再明显不过了,便是要天澜师叔统领我昆仑派,继承这掌门真人的大位。”

    “然而,后来事情却是急转直下,天鸿老祖意外过世,只剩下白晨与天澜二位师叔,而到了最后,却是白晨真君最后继承了宗门中的一切法统传承,而天澜师叔反而是被逼到真仙盟去和那些凶悍狠辣的魔教妖虐去拼死拼活。”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意思,我也就不用多说了。”

    千灯真人叹了口气,随后又道:“然而多年后,白晨真君将掌门宝座传给了他的大徒弟,势力就此做大,眼看着如今本门纲纪败坏,多有恶人奸细者,偏偏闲月等人毫无能力,外不能抵御强敌振兴宗门,内则多养庸碌小人以博声望,令我昆仑派声势一天不如一天。可笑的是,闲月等人反而以为本门欣欣向荣,动辄自夸,可谓是厚颜无耻也。”

    “天澜师叔尝有言对我说道,他虽生性淡泊无以功名利益,但对本门渐渐陷入危险境地时,却是无法坐视不管的。否则他百年之后,何以面对昔年天鸿老祖,也无颜面对昆仑派历代祖师。”

    “拨乱反正,正本清源!这就是天澜师叔所要做的。”话说到最后,千灯脸色肃然,却是斩钉截铁般地说了出来,顿时让周围人都为之面色紧绷,然后纷纷点头称是。

    ※※※

    苏青珺不在飞雁台上的日子,显得格外冷清,不过或许是早已习惯了这种寂寞,所以陆尘并不觉得难过,反而更自在了不少。

    不过过了子时以后,陆尘却是带着阿土从南麓山道上下了山,然后直奔昆吾城去了。

    他来到昆吾城,大半时间其实都只有一个去处,就是来黑丘阁找老马。这一次他经过那条刚刚发生长街边血案的地方时,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有些疲惫。

    那一处人家早已没法租人了,毕竟在院子里死了人,而在门口和家宅中,居然还有几个看起来十分陌生的男子守卫在那门户边,禁止外人随意出入。

    中间或许有些脾气不太好的修士想要闹事,但很快的所有人都看到或者知晓了这些守卫人全部是昆仑派弟子。

    在那门中死的到底是什么人,这昆吾城中大部分的散修们并不知晓,所以猜测什么的都有,有些东西甚至让人发笑到挠头。比如在那屋中死去的是一位极厉害的元婴真人啦,躲在这城中是在修炼什么秘法来着?

    又或者是,有人以为这里乃是昆仑派百年一见的天才,生怕被人发现有些意外夭折了,便养到了这里。

    不过这些话其实都还算是客气的,最过分的是,甚至有人说,这座神秘的宅院里本来有女人的衣服,说不定就是如今昆仑派掌门真人闲月的老相好吧?

    这种话可谓恶毒,不过当然也可能真有人脑子坏了,想要抹黑闲月真人达到什么目的。

    陆尘当然是知道在那座庭院屋宅中发生过什么事,不过其中具体的一些细节,他当然是还不知道的。今天来到昆吾城中,向老马详细地问问当天的事,也是他的来意之一。

    不过这一次来到昆吾城,陆尘最重要的事还是阿土。

    阿土的外表虽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陆尘知道,这只黑狗的皮毛之下,已经开始逐渐显露出一点强悍且凶残的迹象了。无论如何,已经不适合将它继续留在昆仑山上了,否则的话,未来阿土说不定会在那座山上闹得个天翻地覆。

    而昆仑派那些神通广大的元婴真人们,要对付这样一只黑狗,几乎是有无穷无尽的厉害手段,陆尘甚至不敢去想,日后阿土要是真闯祸了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处被昆仑派天兵堂的弟子看守的房子,便带着阿土离开了这里,前往那个破破烂烂门可罗雀的黑丘阁。

    老马看到陆尘来了,顿时高兴万分,不过在听到陆尘的交代后,他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道:“陆尘啊,你看,如今这里处处都在修葺,都没什么钱了,我自己么,对养狗其实也没有太大兴趣,所以呢……”

    陆尘淡淡地道:“我出钱。”

    老马霍然站起,正气凛然地道:“所以这只狗当然可以留下来,我会照顾它的!”

    陆尘笑了一下,也不在意,只是说道:“其实你也不用照顾它太久,也就是每天喂点东西给它吃。然后就是别让它随随便便就跑到外面大街上去,搞不好会有麻烦的。”

    “麻烦,什么麻烦?”老马有些疑惑地看着陆尘,道,“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狗么,能有什么麻烦?”

    陆尘摆了摆手,道:“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总之,这几****照顾好它,回头等事情办好了,活着等到月圆之夜的前些日子,我找个时间将它送走吧,越远越好。”

    老马皱着眉头,忽然看着陆尘,问了一句,道:“你等到那个月圆之夜时,是想做什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