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暗中算计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不就是那魔教内奸的事吗?”

    老马指了一下阿土,道:“那关它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在月圆之夜前送走?咱们眼下头等大事就是要找到那魔教内奸,在这种紧要关头,你却非要分心去送走一只狗?”说着他顿了一下,看着陆尘皱眉道:“我看你今天有些古怪啊,是有什么事发生么?”

    陆尘摇摇头,道:“没什么,我一切都好。”

    老马凝视他片刻,随即点头道:“你也是多年的老人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总之你自己小心些。”

    陆尘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向大门走去。

    一旁的阿土想要跟过来,陆尘拦住了它,想了想后,将它带到了院子中,拿了些东西给它吃,又一边抚摸着阿土的后背,一边低声对它说了些话语。

    阿土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但就那样蹲坐在地上,确实也不跟过来了。

    当陆尘走过那条狭窄的通道时,回头看了一眼,还能看到那只黑狗安静地蹲坐在那个寂静的院子里,正凝视着他的背影,仅有的一只眼睛里有淡淡的光芒闪动着。

    陆尘笑了起来,对着阿土挥了挥手,阿土的尾巴甩了甩,对着他叫了一声。

    ※※※

    苏青珺是在数日后回到山上的,当陆尘看到她时,她正从山道上走过来,看着脸色有些憔悴,神情也有几分沉重。不过在看到陆尘的身影时,她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加快了脚步走过来,打量了他一下,道:“你没事了吗?”

    陆尘松了松筋骨,笑道:“好好的,没事。”

    苏青珺面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随后又有些歉疚之色,道:“本来我应该早点回来看你的,可是家里实在走不开……”

    陆尘摆手微笑道:“没关系,我这里也没什么大事啊。不过家里怎么了,发生什么急事了吗?”

    苏青珺犹豫了一下,随即轻声道:“也没什么好瞒你的,我弟弟苏墨在那天回家以后,当天晚上就发病了,神志不清,满口胡话,情况很糟糕,看上去就像是……”

    她的话没有说下去,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大概是不忍心将“白痴”这种字眼放在她弟弟身上吧。

    陆尘“嗯”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陪着她在飞雁台上随意走去,渐渐走到了悬崖边上,看着前方茫茫云海。

    山风吹过,苏青珺叹息了一声,道:“我爹娘向来最爱弟弟,见此惨状自然是痛彻心扉,接下来便是到处找人救治,我也要跟着帮忙请托。至于你这边,我也有些担心,就怕你回去后也有此状况,那就糟糕了。只是那种情况下我实在脱不开身,只得请易昕妹妹帮我来看看你,不过听她说你安然无恙,我才松了一口气。”

    陆尘点了点头,道:“我并无大碍,你不用担心。”说完他沉吟了一下,又看了苏青珺一眼,道:“对了,我听说前些日子还出了另一件事,就是那何毅的兄弟何刚,在昆吾城中出事了?”

    苏青珺苦笑了一下,道:“不错,确有此事。其实此事也是我不能回山的缘故之一,本来我弟弟被折腾成那样,正是我苏家群情激愤,要与那何毅不肯干休之时,偏偏出了这一档子事,结果好像一夜之间,那位何师兄反而变成了受害之人,人人都以为是我们苏家买凶报复了。”

    陆尘想了想,对苏青珺问道:“真不是你们苏家干的啊?”

    苏青珺白了他一眼,嗔道:“当然不是了,我刚才不才说了嘛。”

    陆尘哈哈一笑,道:“开玩笑开玩笑,不过你别说啊,我刚听到这事时,第一反应确实也是想到了你们家。这事太巧了,如今宗门里许多人私下里议论时,都觉得是你们做的。”

    苏青珺面有郁闷之色,有些无奈地道:“谁说不是呢,可恨我们还不能出来分辩。这件事背后颇有蹊跷,可是何师兄死了一个亲弟弟,他背后又站着独空真人和掌门,如今反倒是变成他们有理了,我们苏家这口恶气真是没法子出了,只得硬生生地暂时咽了下去。”

    陆尘看着身边这个女子,只见她脸上微有气恼之色,胸口起伏,大概是心里还在生气吧。只是天光洒落下来,清风吹过她的鬓边,秀发随风飘舞时,她依然清丽如昔日,甚至还有种感觉,分隔了这些天,再见她时,仿佛又比以前美丽几分。

    悬崖边有一阵子没人说话,安静得犹如世外桃源,苏青珺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她忽然脸颊一红,对陆尘有些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啊,本来说要回来看看你伤势如何的,结果变成了我向你抱怨了一大堆话。”

    陆尘笑了笑,道:“无妨的,我没事听听也无所谓,不过你也不必太生气了。”说着顿了一下,又道:“那这件事,你们就准备这样算了?”

    苏青珺忽然冷笑了一下,道:“当然不会,我就这么一个弟弟,糊里糊涂地被人搞成这样,以后会不会恢复还不知道呢,怎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让这件事过去。而且再说了,我也听到风声,说是那位何毅何师兄对弟弟之死大为悲痛,虽然并未有什么过分言辞传出来,但是我估摸着以他的性子,只怕也未必肯善罢甘休吧?”

    “总之,不管怎么样,我们苏家跟他姓何的,这仇就算是结下了!”苏青珺淡淡地道。

    陆尘皱了皱眉,道:“听着真是麻烦啊。”

    苏青珺道:“也无所谓什么麻不麻烦了,之前我们苏家暂时忍耐,是看在掌门真人等大人物的份上,不想让诸位真人误会了。但如果何师兄真要撕开脸面斗的话,我们苏家也不可能会怕了他。”

    说这话的时候,苏青珺面色凛然,又有一丝自傲之色,大抵是多少年传承下来的世家大族,总归会有的一份底气和自信吧。

    陆尘点了点头,附和了几句,苏青珺摇摇头,道:“其实这些事到如今也就是这样了,但最可恨的就是那个暗中算计的人,找准这个时机故意挑动我们双方仇怨,实在可恨!”

    说着,她恨恨地咬牙,看着远方云海,对陆尘道:“以后若是能找到此人,我必杀之!”

    陆尘沉默了片刻,然后微笑点头,道:“你说得对,这人太坏了,该杀!”

    ※※※

    当天黑的时候,苏青珺已经回洞府去休息了,飞雁台上一片安宁,一轮明月升上夜空,将月光洒落下来。

    木屋中没有阿土的身影了,让陆尘觉得比以前的日子有些空荡,也不知道现在山下昆吾城中的阿土,是不是也这样看着月亮呢?

    他凝视着夜空中的明月,眉头微皱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但很快的他忽然神色一动,坐了起来,目光向窗户外头看去。

    果然不过片刻之后,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陆尘叹了口气,也不起身,只是对着窗户外的那个人影道:“你又来做什么啊?”

    那人走得近了,月光照亮了她的脸,却是白莲。

    这个拥有着出尘般美丽面孔的少女,在这月光中显得格外高贵美丽,仿佛真是从天而降的仙子一般。她倒也没跟陆尘客气,走过来伸手一搭窗台,便直接跳起坐在了上面,然后居高临下地往屋里看了一眼,忽然一怔,道:“阿土呢?”

    “被我赶走了。”陆尘淡淡地道,“那只笨狗太蠢了,看着烦!”

    白莲“哼”了一声,面上露出了一副摆明不相信这话的意思,不过从这个角度上看去,陆尘忽然发现白莲今天的衣裳上衣领竖得很高,刚好遮住了大半脖子。

    好像察觉到了陆尘的目光,白莲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脖子,道:“拜你所赐啊,那伤口古里古怪的,半天都不好。有时候我真的是怀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了,用的都是这些说不出来的邪魔手段。”

    陆尘把身子坐直了些,面上露出严肃神色,对白莲道:“我不是魔教奸细。”

    白莲“哼”了一声,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屑,但不知为什么好像又信了他这句话。

    陆尘看了看外头黑暗的夜色,摇摇头对白莲道:“我说,你有事没事地整天这样到处乱跑,一是你那位神通广大的师父都不管你的吗?二呢,这山里终究还是有宵禁规矩的吧,这万一你被巡山弟子看到了,岂非是尴尬?”

    白莲一脸不屑,道:“第一,我师父平时确实不管我,他老人家自己一大堆事,恨不得天天都修炼呢;第二呢,宵禁算个屁,门规算个屁,本姑娘乃是化神真君的亲传弟子,别说那些废物抓不到我了,就算被他们看到了,他们又能拿我如何?”

    陆尘默然,随后苦笑了一下,道:“你小小年纪,倒是看得透彻啊。”

    白莲高坐窗台,俯视于他,道:“废话,这世上人本就有高低之分,没本事的人凭什么跟我们平起平坐?你又装什么圣人?”

    陆尘笑了一下,不再言语,转头望向那天穹之上的月亮,只见这一晚的月亮明亮而丰盈,照亮了大片黑暗的夜空。

    距离下个月圆之夜,只有七天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