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节 女王驾到!
    郭嘉察言观色的本事自是不凡,在见到面前众人齐齐惊骇的时候,知道这些人对敌不能齐心,做戏亦不会这般齐整。
  
      真的有紧要的事情发生。
  
      能让这些人惊骇的事情绝非等闲。
  
      他立即回头,却早暗伏杀招。若有人趁机偷袭的话,他绝对不会再留情面。他不喜杀人,可若是敌手迫他太狠,他亦不会有什么仁慈的心思。
  
      对如仙和貂蝉,他均已手下留情。
  
      第七剑已可将貂蝉、甚至吕布一剑击杀。
  
      但他还是收手。
  
      并非怜香惜玉,而是心有所感。他不想貂蝉对吕布居然有这种舍身的眷恋。他郭嘉对绝情的人冷酷,对多情的人却想留下这一丝的温暖。
  
      他不后悔!
  
      对他而言,以杀止杀本是最后、亦是最无奈的手段。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再生,数千年来,杀戮改变了什么?
  
      回头之际,郭嘉本是防范着身后的动静,但在看到眼前那一幕的时候,几乎忘记了身处何地。
  
      单飞、孙尚香又上前了两步,似乎并不艰难。
  
      眼看他们还要继续前行。
  
      前方景色全现。
  
      偌大的桃花林全部现了出来,一人站在桃花林中,正向他们这个方向望过来。
  
      那人一袭黑衣,面皮黝黑开裂,很有风霜憔悴之意。
  
      是曹棺。
  
      曹棺居然就那么望着他们的方向,不发一言!
  
      怎么回事?
  
      单飞、孙尚香如何会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前进两步,而且看起来要走完最后的两步?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曹棺为何不说话?看曹棺的样子,似也看到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发生?
  
      郭嘉心中不解,众人亦是惊错。
  
      ×××
  
      自鸣琴光耀万千。
  
      孙尚香、单飞均是看不到身后的情形,被郭嘉一撞间,孙尚香只感觉一股大力从背心传来,并不犀利却是气势恢弘。
  
      虽不知道郭嘉将众人的全部的攻击转为冲力,助她和单飞一臂之力,孙尚香却已借势再上前两步。
  
      还剩四步,却如天堑。
  
      前方空间的裂隙更扩,她依稀都能看到有一人正站在桃花林中望了过来。
  
      那是曹棺?
  
      孙尚香无法分辨。
  
      汗水点滴流淌。
  
      孙尚香压住就要喷出的鲜血,纤足将脚下的岩石都踩陷半尺,但却和单飞一样,再无力前行半步。
  
      前方只有光华一道,蕴含的阻力却是无边的浩瀚。
  
      她为人外刚内柔,本是遇挫愈勇的性格,对白莲花说她拖累单飞之语始终难以释怀。一路行来,她真如白莲花所言,事事依仗着单飞,若无单飞的明辨,她说不定死在恶鸟之口,困在山腹迷局……
  
      她来此作甚?
  
      单飞对她素来亲切,从不觉得她拖累,白莲花的话语却如一根针般刺在她的心头!
  
      这一次,她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单飞见到曹棺!
  
      如果真的有许愿神灯的存在,她眼下唯一的心愿就是再助单飞前行四步。
  
      思绪都停,孙尚香转瞬都要坠入昏迷中,却没有留意到系在身上的许愿神灯在明光下开始泛着微弱的光芒。
  
      油灯早已熄灭,是灯身开始闪亮。
  
      脑海轰鸣。
  
      无数景象又如繁杂落叶般飞舞在她的脑海。
  
      孙尚香不知道在这种关键时候,她为何又要坠入幻境,可思绪本难主,如今的这种时候,她更是无法止住自己脑海究竟在转着什么。
  
      这是哪里?
  
      她面前的不应是单飞?如何会变成一具玉棺?
  
      景色偷换,孙尚香刹那间发现自己又如方才见到自鸣琴异样时到了个奇怪的地方。
  
      她眼前有一具玉棺。
  
      玉棺中……
  
      孙尚香心中颤栗,仔细分辨时,发现玉棺中躺的居然是她孙尚香!
  
      她死了?为何会躺在棺中?
  
      孙尚香不解究竟,不过灵台还存着最后一丝思考的余地,她忽然发现玉棺中躺的不是她,而应是她在琴鼓山之巅看到的那个女子。
  
      从衣着可以判断,那女子穿着和琴鼓山时仿佛,古朴中带着脱俗出尘的芳华绝代。
  
      那女子死了吗?
  
      为何她躺在棺中,却给人一种不过熟睡的感觉?熟睡中的女子,为何还是蹙着眉头,她在考虑着什么?
  
      孙尚香不可抑止的思考,随即心中呼喊!
  
      醒来!
  
      她没有忘记自己还在帮单飞前行,她这样游离,如何还能帮助单飞?
  
      醒来!
  
      她坠入幻境中心中急唤,自然看不到近前的单飞早已汗出如雨,身后的郭嘉青丝七剑纷呈,正和吕布鏖战到最要命的时刻。她亦没有看到许愿神灯如燃了般明亮,而头顶的自鸣琴更是光芒如日。
  
      前方碎裂时空内的曹棺正看着她,神色惊骇!
  
      醒来!
  
      孙尚香极力的唤醒着自己。她本有无边的毅力,更有决绝的自我,才能每次在要命的时刻保持冷静取胜。但在这种时候,无论她如何奋力呼喊,均是不能破除幻境,她心中焦灼,忍不住奋起十二分的精神呼喝。
  
      醒来!
  
      呼喝才落,孙尚香心中震颤。
  
      玉棺突亮。
  
      其中的女子霍然睁开了眼眸!
  
      孙尚香望见那女子睁眼的刹那,就感觉脑海一片空白,她这次没有如以往般醒来,而是沉入了无边的黑暗。
  
      低呼声一片。
  
      无论黄堂等人,还是回头的郭嘉,均是难掩眼中的骇然。
  
      半晌未动的单飞、孙尚香突然上前两步。
  
      自鸣琴和通灵镜间的光柱更盛,几乎如同冬阳般耀眼,而在单飞前行两步后,孙尚香突然离开了单飞,取过单飞手上的通灵镜轻盈的再上前两步。
  
      轻盈的上前。
  
      没有丝毫的阻碍。
  
      七步终到!
  
      单飞卸下全身的重担后气喘如牛,等看到孙尚香所为时,呼吸尽数憋了回去。
  
      他不信自己的眼睛。
  
      自从取通灵镜上前要破掉时空,他就处于前所未有的艰难中,他无法上前,甚至不能放弃。
  
      他如陷入了泥潭。
  
      前行艰难,离开亦难。
  
      孙尚香、郭嘉的先后助力,他虽看不到却是心中了然。急怒攻心中,单飞不解为何会陷入这般境地,只能苦苦支撑。
  
      他绝无法再持通灵镜上前一步,除非有奇迹发生!
  
      奇迹出现在孙尚香的身上?
  
      孙尚香居然全无阻碍,再推他单飞前行两步后似嫌他单飞的吃力,居然取走了通灵镜**上前了两步?
  
      七步已到!
  
      孙尚香如何能做到这点,她能不能破碎时空的阻碍?单飞不用问,就知道结果如何!
  
      所有人都知道结果!
  
      曹棺已清晰的站在众人的面前!
  
      孙尚香走满了七步居然还不停止,径直的从曹棺的身躯中穿过。
  
      空间如水波般的**。
  
      曹棺在空间中碎化分解,随即再次合拢开来。
  
      众人望见这般奇景,都是惊的嗔目结舌,他们震撼曹棺出现的景象,但他们更是吃惊孙尚香的举动。
  
      ——尚香!
  
      单飞精疲力尽下站立都难,见状忍不住心中大急,只怕孙尚香到了曹棺那个空间。等见到孙尚香从曹棺的空间穿过时全无阻滞、安然到了曹棺另一侧的时候,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孙尚香转身,轻轻的一招手,自鸣琴飞到了她的手上!
  
      她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飘渺夺目的神采,亦有不尽的轻灵自然。众人见后更是骇然,不解自鸣琴为何像听到孙尚香呼唤般?
  
      单飞亦是不解,可在看到孙尚香的正面时,不由心中震撼,扭头向郭嘉望去。
  
      郭嘉亦是望来,难掩眼中的骇异。
  
      他们都感觉有点问题,具体出在哪里,偏偏说不出来。
  
      曹棺终于出现,这时候所有人的注意本应放在曹棺的身上,可所有人那时候都是忘记了曹棺,而是望着孙尚香,就算曹棺亦是在破碎的时空中转身凝望着孙尚香
  
      孙尚香还是从前的那个孙尚香,可是不知为何,他们却感觉孙尚香又不是孙尚香。
  
      伊人似乎少了什么神情,却又多了什么性情。
  
      “单将军。”
  
      孙尚香招来自鸣琴持在手上,回转后第一眼是向单飞望来,轻声道:“许久不见。”
  
      单飞心头狂跳,失声道:“你?你……不是……”
  
      他蓦地明白不妥出现在哪里。
  
      孙尚香不是孙尚香!
  
      孙尚香从未称呼过他为单将军,只有女修才对单鹏这般称呼。
  
      他单飞不是单鹏,可眼前的孙尚香却是女修?!
  
      在邺城处于幻境时,他曾听过女修的言语,就如今日这般若有情若无情的淡然。那时不过是个幻觉,如今孙尚香如何会变成女修,而且成为了真实的存在?!
  
      孙尚香呢?如今何在?
  
      看着惊骇无语的单飞,孙尚香似明白了什么,半晌才微微点头道:“原来如此。”眸中带丝喟然,孙尚香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落在吕布、卢洪身上时,孙尚香眸中寒芒一闪。
  
      “不想魑魅魍魉虽被斩尽,此间却依旧有异形余孽的存在!”
  
      孙尚香蓦地说出这么一句,众人自是不解,单飞心中又颤,他记得徐慧说过——黄帝在世时,魑魅魍魉横行,为乱苍生。女修得以传承黄帝的无间香,这才以诛杀使用异形香者为己任。
  
      魑魅魍魉这些东西是异形香的产物。
  
      女修终生都在斩杀这些怪胎,她一眼就看出吕布、卢洪用了异形香。
  
      轻轻叹息,孙尚香看着吕布、卢洪道:“如今我的时间有限,不想浪费气力杀了你们,滚吧!”
  
      众人骇然。
  
      吕布、卢洪怒然上前,从未想到会被个女子这般轻视。
  
      孙尚香眸光微寒,玉容冷然。
  
      众人立即发现孙尚香的不同所在。
  
      不久前的孙尚香给人一种柔弱的观感,但如今的孙尚香,不过略一变色间,周身已有凌厉的气势散发了出来……
  
      掌控苍生、傲视天下!
  
      .
  
      Ps:虽然写的慢点,但是咱不脱节啊,虽然更的少点,但是咱不断更啊!所以大家有月票的还请多多投票。多你一点支持,给我更多创新动力!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