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节 跨空出手擒曹棺
    ♂,
  
      黄堂等人在听孙尚香让吕布、卢洪“滚吧”的时候,均是哑然失笑。
  
      孙尚香很有些异常。
  
      单飞都无法控制的自鸣琴居然很听话的落在孙尚香的手上,单飞迟迟不能破解的空间,孙尚香轻而易举的就将其显现。
  
      此女莫非和郭嘉般,都是扮猪吃虎的人物?可就算如此,让吕布、卢洪滚的人,也绝不会是孙尚香这样的女人。
  
      但在孙尚香凛然之际,众人见其傲视苍生、萧杀无限的模样,先是一怔,随即发冷,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女子恁地会有这大的杀气?
  
      貂蝉更是跃到吕布的身旁,一把拉住了吕布。
  
      卢洪亦是咽了下口水。
  
      “看来你二人自恃用了异形香,已不将旁人看到眼中。”孙尚香眸中有杀机微闪,还能淡然道:“不过你等始终不过如井底之蛙般。”
  
      纤手一转,自鸣琴再放光华,有一物蓦地现在自鸣琴上。
  
      那物来的极为突然,就如魔法般现出。自鸣琴在那物出现后,除了光芒仍存,却已消失不见。
  
      一切如同自鸣琴幻化成那物的感觉!
  
      众人惊诧,有见识的人觉得孙尚香可能在玩什么西域或宫廷的戏法。
  
      戏法玄妙,变出的那物却是常见!
  
      箜篌!
  
      单飞一见那物,立即认出那东西极为类似箜篌。
  
      箜篌是乐器,本是现代竖琴的前身,汉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中说的“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中提及的就是此物。箜篌在汉唐时期盛行,明清之后失传。
  
      单飞因考古之故熟悉早就绝迹的箜篌,在场的众人却都视之为寻常。
  
      都说这乐器本是西域传来,如今如何会被“孙尚香”变了出来?
  
      单飞早认定孙尚香如同“鬼上身”般换了模样,不过因被女修上身,好听点来说,应该是被神仙上了身。
  
      女修是两千年前的人物,变出西域传承的东西……
  
      单飞如今多经出口转内销的洗礼,暗想外来的和尚好念经,镀金的海龟更值钱,莫非这东西就是黄帝他们传出去再镀金转回来的?
  
      念头不过一刹,单飞回过神来,手脚忽然有些冰冷,“你……”他感觉到下一刻的功夫就要有极为冷厉的事情发生。
  
      “我数到三!滚出此间!”
  
      孙尚香并未再看单飞,她左手擎着箜篌,竟如平日握弓的姿态,不同的是——此“弓”的弓弦远较她用过的锦弓要多。
  
      见到黄堂沉吟不语,如仙眸有骇异,卢洪暗自后悔,心道自己老大不小的,为何被这个女子一言就激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在曹棺、郭嘉手上接连吃瘪,卢洪的一腔怒火无从发泄,这才在孙尚香开口时站出来想给孙尚香个教训。
  
      他再不发飙,谁能瞧得起他?
  
      他也是曾经风光的人物。
  
      可是……
  
      如今他发飙的对象好像是前所未有的强悍——比任何人都要强悍。
  
      就是这么逃了,今后不用混了。卢洪心思飞转,身躯重心后移,已做了一招就离去的打算。
  
      吕布上前一步!
  
      貂蝉急急拉着吕布就要离去。
  
      离开这里!
  
      下一刻的功夫,就会有最惨痛的事情发生!
  
      貂蝉心中冒出这个想法时,娇躯颤抖,哀求道:“吕布,我们走!”
  
      平日中她只要一句话,吕布无论如何都会听她所言,但在这种时刻,吕布蓦地一把推开貂蝉,再上前一步。
  
      吕布未言。
  
      他或许是阴郁、或许是忿然、或许是因为曾被郭嘉之言所激——吕布不是懦夫!本不应该只在必胜的时候才出手!
  
      长戟已断,两支手戟滑到左右手的指尖。
  
      孙尚香右手纤指已搭在箜篌弦上,秋波流转,似有似无的将一切情形看在眸中。
  
      “好,很好。”
  
      孙尚香那一刻似笑了笑,神色没有轻蔑不屑,有的只是伤感无奈。
  
      “三!”
  
      孙尚香出手!
  
      谁都没有想到孙尚香在数出三的时候就出手?谁又都觉得孙尚香就会这么出手。
  
      如今的这种局面,数到几都要动手。
  
      既然如此,何必再数下去?
  
      有人料到了开头、预想到结果,却没有任何人想到了过程会是如何?!
  
      流光闪。
  
      有两道流光在孙尚香的纤手拨动间,倏然从箜篌中射了出来!
  
      百年都叹满,流光何其短?
  
      孙尚香用的是流光!
  
      这是孙尚香的武器?
  
      所有人在流光突现时后退了一步,可怎会有人能快得过光的速度?
  
      卢洪不能。
  
      他绝对是狡诈之辈,在孙尚香檀口轻张、纤指稍动时已感觉到不妙,他立即闪——斜斜的向一旁闪出。
  
      一道流光从他左臂关节透过。
  
      手臂落!
  
      卢洪眼睁睁的看着那道流光穿过他的肩头,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下坠,惨叫声却是无法出口。
  
      他那时候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痛楚,却如坠入个无边的噩梦。
  
      手臂离开他的躯体。
  
      他本是个强悍的人物,几近刀枪不入,但那流光居然在眨眼间就切断了他的手臂。若不是他闪的快,切开的就是他的心脏!
  
      倒飞中的卢洪张着口,惊错难言。
  
      没有人去看卢洪。
  
      所有人均是望着吕布。
  
      孙尚香既然敢让吕布滚,若是连卢洪都是不能击败的话,那也未免太过笑话,他们就是要看看孙尚香能对吕布做些什么。
  
      就算以郭嘉之能,面对吕布时七剑齐出,看起来亦是不败不胜的结局,他们真不知道孙尚香如何能让吕布滚开?
  
      不过亦是一道流光闪过,众人惊错!
  
      卢洪挡不住。
  
      吕布亦不能!
  
      他却不能如卢洪般的逃命闪躲,他上前后就是没准备躲,在孙尚香纤指轻弹、流光闪现时,吕布爆喝时两支手戟倏然挡在胸口。
  
      光快难言,望见时早成了过去,抵抗只能靠预判。
  
      吕布判断的没错。
  
      那一道流光取的正是他的心脏。
  
      他及时迎上了流光。
  
      可他挡不住流光的透过!
  
      那道流光无阻碍的穿过他的两支手戟、射中他的心脏,穿过了他几乎金刚不坏的躯体,远远的击在石墙上。
  
      轰轰巨响声惊天动地传开……
  
      手戟断折。
  
      吕布仰天倒下!
  
      黄堂手脚发凉,几乎在吕布倒下、巨响传来的时候,身影一闪,早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如仙亦是在嘶声传令中翻身入了黑暗之中。
  
      他们不能不走,他们实在想不到孙尚香竟是这种女子,不过弹指间就击杀了吕布?!
  
      唯一没有立即逃命的只有貂蝉。
  
      她木然不过一刹,甩出十数黑丸弹击在地面。有浓烟立起,她不知道迟一刻后能不能逃得性命,但她绝不会放弃吕布离去。
  
      浓烟涌起。
  
      若是平时定会迷惑敌人的眼睛,但在孙尚香的流光下……
  
      貂蝉想不了太多,飞身抱起了吕布,奋力向远方奔去。
  
      烟雾起,随即瞬散。
  
      箜篌明亮时,已将浓烟驱散。
  
      孙尚香凝望着貂蝉逃去的背影,纤指在弦上微凝,随即勾住了三根曲弦,下一刻的功夫,箜篌消失不见。
  
      只余自鸣琴留在她的手上。
  
      孙尚香手持自鸣琴,却未追杀众人,回头望向目瞪口呆的单飞道:“单将军……”
  
      “我不是什么单将军。”单飞的下巴半晌才合了回来。
  
      他不想吕布他们在孙尚香手下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却知道吕布他们一定会败在孙尚香的手上。
  
      准确的说,应该是说这些人根本不是女修的对手。
  
      眼前的女子不是孙尚香,而是女修!也只有是女修,单飞才对这个结果不算意外。
  
      传说中,从黄帝到大禹之时,这些人都是神人般的存在。但如今单飞已然明了,这些人对三香的运用极为精熟,再加上极高的科技,造就了这些人逆天的能力。
  
      当年黄帝、蚩尤的一战可说是毁天灭地。
  
      就算之后的四凶都能炸裂地球、引发万年洪水,大业帮舜帝平定四凶,本身的能力亦可想而知。
  
      女修乃黄帝之后,大业之母,实力只怕远在大业之上。
  
      以大禹那般的能力,畏惧大业和女修的威名,都不敢公然叛逆称帝,直到大业死后才敢造反;女修的邺城之棺可说媲美、甚至超越秦皇陵的存在;女修毕生都在追杀蚩尤那脉……
  
      这些事情无不说明女修这个女人的犀利之处。
  
      孙尚香听单飞否认后略蹙娥眉,身形晃了晃,手中的自鸣琴亦是黯淡下来。
  
      单飞上前一步道:“你……”
  
      他关心眼前这女子的动向,更关心孙尚香的事情,他很想问问孙尚香如何了。
  
      “我无暇解释了。”孙尚香似是看出单飞想说什么,蓦地伸手握住了单飞的手掌。
  
      单飞就感觉周身一震时,听孙尚香道:“详细的事情去问此人……”
  
      她松开单飞的手掌,伸手指向破碎空间内的曹棺。
  
      曹棺怔了下。
  
      自鸣琴倏暗,石室亦暗。
  
      曹棺所处的桃花林瞬间变成云烟般的轻淡。
  
      单飞大急,心道你让我去问曹棺,可如今曹棺看起来也要不见,我怎么问他?你这般焦急,一直在没空,究竟要忙着去做什么?
  
      一念才转,单飞神色大奇。
  
      自鸣琴陡亮,那一刻如同烈日般被孙尚香擎在手上。
  
      临!
  
      孙尚香手持自鸣琴,檀口微动间说出“临”字时,本来就要消失的空间蓦地变得激荡起来,里面的曹棺看起来已是纤发毕现。
  
      “不要!”曹棺望见孙尚香的举动时,神色突转骇然,失声狂叫。
  
      孙尚香却不听他的阻喝,娇躯微闪间,连同自鸣琴穿透了前方那扭曲的空间。
  
      自鸣琴灭。
  
      空间亦是消散不见。
  
      孙尚香凝立不动,手上已拎着一人。
  
      单飞、郭嘉看到眼前那一幕的时候,就感觉口舌发干,背脊升寒。
  
      空间散,曹棺却在近前……
  
      孙尚香拎着的那人正是曹棺!
  
      怎么可能?
  
      曹棺不是到了十数年前,他如何会和孙尚香同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真实的存在,并非异时空的相见。
  
      单飞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却不能不信事实所在。
  
      心头狂跳,单飞那一刻脑海只余一个念头——女修运用自鸣琴,一把将曹棺从十数年前拉回到如今的时间!
  
      曹棺回来了!
  
      .
  
      Ps:谢谢‘挽月风帘’书友的书评,分析的很好。过阵子我会把这篇书评放在公众号里。其实仔细看,偷香的情节走向很容易分辨的。泪,不仔细看,一目十行,理解不了,那就不该是我的错了。‘壹世温馨’书友是从微博跟过来的,催更的心情我理解,用钱砸就不用了,大家赚钱都不容易的。我会用心写,代替草.草更新,好不好?感谢兄弟们的理解和支持!(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