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节 传承之秘
    单飞一直想将曹棺搞回来,曹棺东改西改的,实在给他制造了太大的麻烦。
  
      他却带不回曹棺。
  
      运用无间能去能返已是单家才有的专利,谁又能从多年前带回一个人来?
  
      女修能!
  
      单飞想到这点时,震撼中带着激动,却意识到女修能做到这点再正常不过。
  
      如今只有单家、或者说只有单飞能使用无间香穿越时空。
  
      可听葛夫人所言,自鸣琴是女修和单鹏间的联系工具。通灵镜既然能让单飞回转,以女修的神通和认知,使用自鸣琴后将一个人从以前的时空拉回来绝对很有可能。
  
      曹棺回来了?
  
      单飞想想这件事情都觉得有点激动,他实在有太多的话想问曹棺。
  
      曹棺本是喜怒难形于色的人,但被孙尚香拎在手上的时候,他脸上却满是惊骇和愤怒。
  
      “你在做什么?”他被孙尚香拎在手上时,回头望去时奋力挣扎。挣扎不过片刻,曹棺随即露出绝望之意,怒喝声中,他突然一头向孙尚香撞来。
  
      孙尚香皓腕一翻,早将曹棺甩了一旁,低声道:“你要告诉单……有关邺城的一切事情!”
  
      “我若不说呢?”曹棺怒道。
  
      单飞心下错愕,曹棺惊骇有情可原,他这般愤怒是因为什么?
  
      孙尚香不理曹棺的愤怒,盯着曹棺道:“那你一定会后悔。我管保你一定会后悔!”
  
      这句话若是旁人说出来,曹棺只当是放屁,他身为摸金校尉统领,潜行天下,有什么事情没有见过?
  
      谁会吓住他?
  
      哪怕是曹操,都和他客客气气的商谈。
  
      可见孙尚香望来,眸子中的深邃洞悉之意让他几乎毛骨悚然。喉结错动,曹棺嗄声道:“什么有关邺城的一切?”
  
      “你知道我的意思,难道不是吗?”
  
      孙尚香反问一句,突然望向单飞道:“持戟那人是谁?”
  
      “他叫吕布。”单飞接道。
  
      吕布名震天下,当今天下的人少有不知。不过女修是两千年前的人物,能适应眼下的情况都让单飞感觉到匪夷所思,女修不知道吕布着实正常。
  
      “你出了此间后就去楼兰神庙。”孙尚香蹙眉道。
  
      “楼兰神庙?”
  
      那是哪里?我去那里做什么?你真当我是你的贴身护卫单鹏将军吗?
  
      单飞困惑不解,却不想女修将他当作个白痴,反问道:“是西域楼兰国的楼兰神庙?”他完全是靠字面来判断。
  
      孙尚香点头道:“不错,你一定要去那里找到巫氏的人,然后告诉他们吕布的事情。他们会告诉你更多的事情,然后你才知道如何去做。仓促之间,我无法解释太多……我本来,不想动手,动手会消耗我在此地的时间。”
  
      巫氏?巫咸的后代?巫灵儿在荆楚,另外的一些人在楼兰?他们究竟要告诉我什么事情?
  
      女修能一招就击杀吕布……或许是击杀……
  
      单飞对此不太确定,暗想吕布脑袋被砍后都能复活,如今心脏被击穿说不定亦是能再活转。
  
      当初严白虎不就是胸口一个大洞还活的好好的?
  
      不过女修能一招就击杀吕布,为何对吕布这种人的事情如此的警惕?
  
      孙尚香似看出单飞的困惑,随即道:“因为你必须找出让那持戟之人复活的背后人物,然后杀了那人,不然当年的惨事就会重演。”
  
      什么?
  
      单飞异常困惑,终于问道:“你是女修?”
  
      遇到如此诡异的事情,郭嘉还能忍住不问的静观其变。听单飞这般询问的时候,郭嘉双目中亦不由精光爆闪。
  
      孙尚香轻叹一声,“这件事极为复杂,你以后自然会……知晓。切记得我说的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看着单飞,孙尚香欲言又止,轻声叹道:“单将军,原来你我又只是匆匆的一见……”
  
      她凝望着单飞,本是傲世天下的凌厉神色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伤感。
  
      伤感不过瞬间,她身形微晃,软软的倒了下去。
  
      单飞面对极可能是女修的女人难免心绪千万,他实在有太多的困惑,本想再问什么,哪想到她突然会倒了下去。
  
      一把抱住了缓缓倒下的孙尚香,单飞焦急道:“你……你怎么了?”
  
      孙尚香闭目不语,完全失去知觉的样子。
  
      单飞伸手在她鼻息上探了下,感觉她鼻息虽弱,终究没有性命危险,心中稍松,还是忍不住又唤了几声。
  
      “她走了。”曹棺突然道。
  
      单飞一怔,扭头望向了曹棺,皱眉道:“什么她走了?”
  
      “你不用担心,她没事的,她应该会醒过来的。”曹棺毕竟是久经风霜的人物,愤怒方过,又恢复了冷静的神色。
  
      他说的极为古怪,不过单飞倒没有再追问。沉吟不过片刻,单飞道:“方才是女修到了孙尚香的身上,如今女修走了,孙尚香就会醒转?”
  
      他不会将这话在大众面前说出来,但面对曹棺和郭嘉时自然另当别论,他知道二人必定能理解。
  
      郭嘉缓缓点头,居然赞同单飞所言。
  
      曹棺缓缓的坐了下来,靠着山壁道:“不然呢,还有别的解释吗?”
  
      “女修为何会在孙尚香身上复活?”单飞追问道,见曹棺不语,他抱着孙尚香上前一步追问道:“是和当年邺城的事情有关,对不对?”
  
      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就要揭开晨雨的秘密时,他无论如何都要保持冷静,这才能问出晨雨的事情。
  
      曹棺不答单飞问话,喃喃道:“她认识我,她居然认识我,这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她是在邺城醒转后见到的我吗?”
  
      你扯什么王八蛋!
  
      单飞几乎破口大骂,在他双眉竖起时,郭嘉突然道:“单兄弟,曹棺既然答应了女修,就一定会和你说说邺城的事情,他眼下回来了,我们也不用着急的。”
  
      知道郭嘉是在提醒,单飞亦感觉曹棺死不了、也消失不了,终于道:“三爷,许久不见了,你……一向……”
  
      “可好”两个字转在喉间,单飞终于没有问下去。
  
      曹棺眼下的情况实在算不上好的。他方才那般愤怒绝望,甚至比在巨人棺绝境时还要无奈,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变故意外?
  
      单飞想想都是头大,很想问问诗言的事情,但更想知道晨雨的下落。
  
      郭嘉看出气氛的紧张,悠然道:“曹棺,你是说……女修认得你,才让你向单飞提及邺城的事情?”
  
      曹棺沉默片刻,终于道:“不错,她认得我,她知道我会向单飞解释一切。”
  
      女修怎么会认识你?
  
      你很有名吗?
  
      女修在两千前就知道你曹棺的存在?
  
      单飞心中费解,郭嘉显然也是一样,曹棺缓慢解释道:“当初我和诗言……”他提及“诗言”两字的时候握紧了拳头,周身颤抖个不休,终于还是说下去道:“当初我和诗言到了邺城,我让诗言不要再带着晨雨了。”
  
      “为什么?”单飞喝道。这是困扰他很久的一个疑问,亦是造成他和晨雨分别的最直接的源头。
  
      “因为晨雨本来是要接受女修传承的人。”曹棺低声道。
  
      “女修传承?什么意思?”单飞心急如焚,见曹棺还是不紧不慢的在讲,恨不得掐着曹棺将他知道的事情统统挤出来。
  
      曹棺抬头看了单飞一眼,半晌才道:“女修没有死,不是吗?”
  
      单飞一怔,随即道:“然后呢?”
  
      女修没有死?
  
      这几个字回荡在单飞的脑海,让他片刻间想到了什么。
  
      他最初见到女修之棺时,的确觉得女修是沉睡,后来的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女修更像是沉睡自封了起来。
  
      曹棺终道:“她当年虽是将天下的魑魅魍魉尽数斩杀,亦荡清了所有使用异形香的人,不过她除不尽异形香。当年黄帝、蚩尤的大战,蚩尤不择手段的反击,导致散落在人间的异形香很难计算。”
  
      三香到底有多少?
  
      异形香这东西是蚩尤量产的?
  
      单飞闻言嗔目结舌,听曹棺继续道:“因此女修知道,迟早有一日异形香还会引发世间的大乱,她这才让单鹏、巫咸两家世代继续绞杀使用异形香之人,自己也是忍痛离开了单鹏……”
  
      曹棺说到这里时看了单飞一眼。
  
      单飞心中闪过异样,感觉曹棺的眼神有点古怪。
  
      曹棺这次倒是很快说下去道:“女修离开单鹏是为了留存神通。她运用神通自封于邺城,一直在助单、巫两家的后人,在每隔三甲子后就会在邺城重新醒转。”
  
      单飞有点毛骨悚然。
  
      郭嘉亦是神色紧张道:“你是说……她会从地下出来?”
  
      曹棺摇摇头,“不是那种出来,而是醒来后在地下就将一些能力转到旁人的身上。”
  
      郭嘉皱眉,显然有点费解这种事情。
  
      单飞追问道:“女修将能力转到晨雨的身上?晨雨变成了孙尚香?”
  
      曹棺沉默良久,“我不确定。”
  
      单飞怒然上前,却被郭嘉伸手拉住,郭嘉此刻已恢复到以往的悠然,“单兄弟,我觉得曹棺也不是无所不知,让他慢慢说,我们总能得出结论。”
  
      曹棺嘴角露出古怪的笑,“不错,慢慢说就好。”
  
      “不能慢慢说的。”石来一旁走过来,声音颤抖道:“三爷,卢洪他们没死,他们不会就此罢手的。”
  
      众人交锋时,石来知道自己无关紧要,找个地方藏起来,此刻才走了出来提醒关键所在。
  
      单飞、郭嘉都被眼前的事情吸引,闻言均是心中凛然。郭嘉脸色改变,单飞失声道:“不错,他们若是……”
  
      他一颗心颤抖起来,瞬间想到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