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长安二年 下
    “祖母虽下旨,不许我走出翠云峰,可是现在……”
  
      裹儿一咬牙,道:“走,我们现在就走。”
  
      若在平时,她是不会触武则天的霉头。说实话,裹儿和几个姐姐妹妹兄弟的感情也算不上特别好。李显对她太宠了,宠的让其他兄弟姐妹眼红。表面上客客气气,可私下里,却颇有怨言。李仙蕙和她关系还成,但脾气又不对,所以也没太多交情。
  
      现在,不一样了!
  
      裹儿知道,等岭南的战事结束之后,杨守文就要回来了。
  
      这一次杨守文回来,可不会再和从前一样,过闲散的生活。他会和自己成亲,而后会步入朝堂。祖母对他报以期望,而父亲对他也非常看重,把他视为左膀右臂。
  
      一个好汉三个帮!
  
      这种情况下,杨守文需要人脉,各种人脉。
  
      其他人,裹儿不熟悉。但是兄弟姐妹间的帮衬,却不能忽视。
  
      这也是裹儿下定决心,不惜违背武则天的旨意,也要返回神都,为李重润求情的原因。
  
      不过,这点心思,裹儿不会说出去,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
  
      上阳宫外,戒备森严。
  
      李显和太平公主在宫外已等候了许久,可是却未曾见到武则天。
  
      武则天这次怕是气坏了,以至于下旨拿下了李重润和武延基之后,直接就送去了洛阳狱中。而后,她下令关闭宫门,任何人都不见。哪怕是太平公主,也被拦在外面。
  
      李显急的在宫门外打转,却又手足无措。
  
      太平公主则一脸无奈,轻声道:“太子,你别转了……还是想想,怎么让圣人息怒。”
  
      “怎么息怒?”
  
      李显怒道:“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听得些谣言,便四处张扬,还在母亲面前胡言乱语……母亲现在连见都不见我们,就算是我想要求情,也没有地方去诉说啊。”
  
      “要不,去找……”
  
      太平公主迟疑了一下,显得有些犹豫。
  
      “找谁?”
  
      “找张易之!”
  
      “不行!”
  
      李显闻听,立刻摇头表示拒绝。
  
      “我知太平你是好意,但是张易之……满朝文武对他二人都不满,若我这时候找他们,岂不是被满朝文武所唾弃?更何况,那二张狡诈,说不定会提出什么要求。”
  
      “要不,我去和他们谈?”
  
      想当初,张昌宗还是太平公主推荐给了武则天,两人之间也有些纠葛。
  
      李显看了太平公主一眼,沉吟片刻,却摇了摇头。
  
      他知道,太平公主一直想要和二张撇清关系,若是让她前去,说不得会让她陷入难堪。
  
      “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就在这时,裹儿赶来上阳宫外。
  
      李显一见裹儿出现,也是大吃一惊,“裹儿,你怎地来了?陛下不是不许你出翠云峰,你却跑来城里?”
  
      “我想求见祖母,为大兄求情。”
  
      李显闻听,眼睛不由得一亮。
  
      武则天平时最疼爱裹儿,若是裹儿出面求情的话,说不定会有作用。
  
      只是,没等他开口,太平公主便拦住了裹儿,沉声道:“万万不可……这个时候,谁都可以去见陛下,唯独裹儿不可以。别忘了,陛下因何而怪罪大郎和继魏王?
  
      陛下下旨,不许裹儿出翠云峰。
  
      若裹儿这时候进去,是为了替大郎他二人求情的话,陛下会认为裹儿目无尊上,抗旨不遵。这种情况下,莫说就了大郎和继魏王,说不定连裹儿也要被牵扯进去。”
  
      李显闻听,顿时醒悟过来,连连点头。
  
      “太平说的不错,裹儿不可以入宫。”
  
      “可是,大兄和姐夫他们……”
  
      李仙蕙已经完全没了主张,而李重俊更气恼不已,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
  
      “三郎,住嘴!”
  
      李显厉声呵斥李重俊,心里也是非常焦虑。
  
      李重润是他的儿子,看母亲这次的意思,怕是不会轻饶了李重俊。甚至武则天的狠辣,李显也不禁有些担心。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不禁泪流满面。
  
      “若是兕子哥哥在这里,就好了!”
  
      裹儿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杨守文。
  
      在她的心目中,杨守文无所不能,一定有办法解决面前的困局。
  
      可是,他此刻却远在岭南,不知道在和谁打仗呢,又如何知道这洛阳城中的变故?
  
      “不行,我这就去找张易之。”
  
      太平公主咬碎贝齿,下定了决心。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可就在这时候,从远处驶来了一队车马。
  
      马车在上阳宫外停下来,车帘一挑,露出一张娇艳如花的粉靥。
  
      “婉儿,你也是来求情的吗?”
  
      太平公主见到此人,突然又有了一丝希望。
  
      来人,正是上官婉儿。
  
      她从马车下来,朝着李显等人一福,而后道:“公主所言极是,妾身此来,正为求情。”
  
      “你怎么求情啊!”
  
      李显看着上官婉儿,眼中透着一丝丝绝望,“你也看到了,圣人现在谁也不见,我们在这里已经等了大半天,却不得其门而入。圣人虽对你宠信,却未必听你的劝说。”
  
      这宫门外,有武则天的儿子,她的女儿,她的孙子和孙女……
  
      如此亲近的关系,都不得让她改变主意,甚至连个见面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上官婉儿身为武则天的贴身之人,的确是得武则天所信赖。可小鸾台已非当年可比,上官婉儿也不似早年间那样受到宠信。就算她见到了武则天,怕也没有什么用处。
  
      可是,裹儿却看出了一丝端倪。
  
      上官婉儿面带微笑,表现的非常自信。
  
      难道说,她真有办法让祖母改变主意?亦或者说,她可以平息祖母如今的怒气吗?
  
      武则天而今,烦心事不少。
  
      能够平息她的怒火,让她改变主意……
  
      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裹儿顿时兴奋起来。
  
      “姑姑,莫非是兕子哥哥,有好消息传来吗?”
  
      都什么时候,还你的兕子哥哥……
  
      李显眉头微微一蹙,露出一丝丝不快的表情。
  
      不止是李显,便是李重俊和李仙蕙,都有些不满的看着李裹儿。
  
      倒是太平公主眸光闪烁,旋即明白了什么,一把抓住了上官婉儿的手,颤声道:“莫非,岭南战局发生了变化不成?”
  
      上官婉儿,笑了!
  
      她轻轻点头,压低声音道:“小鸾台刚收到了消息,交州大捷。
  
      青之这一次,确是立了大功。他亲率一支兵马,掩去行藏之后,千里奔袭交州,斩杀贼酋甘猛。
  
      而今,交州已经复归于朝廷控制,并且切断了叛军的南北联络。桓彦范在石西州、王元珪则从南平州两路同时进击,大败叛军,收付了西平、武定各州,正向交州进发。
  
      若顺利的话,这时候他们应该与青之在交州汇合。
  
      接下来,他们会继续南下,剿灭叛军余孽……妾身以为,用不得多久,岭南可定。”
  
      李显、太平公主等人,不约而同的长出一口气。
  
      这,绝对是一个可以平息武则天怒火的好消息……只要武则天平息了怒火,李重润和武延基就有救了!
  
      “如此,还请婉儿赶快把这好消息,禀报圣人。”
  
      “我也要去!”
  
      李裹儿跳出来,大声喊叫。
  
      那双明眸,已经变成了星星眼,整个人,更透出了一种无与伦比的骄傲之色……
  
      “让裹儿和我一起去吧,相信陛下不会怪罪。”
  
      上官婉儿不无宠溺的看了裹儿一眼,抬头对李显道。
  
      他话音未落,却听得宫门吱呀呀作响,缓缓打开。从宫中行出一队人,为首的,赫然就是内侍张大年。
  
      看到张大年,李显和太平公主都不由得脸色一变。
  
      张大年这时候出来,只怕是没有好事。
  
      “张将军,哪里去?”
  
      张大年犹豫一下,看了看众人,轻声道:“奴婢奉陛下之命,前往洛阳狱……
  
      太子,奴婢也是不得已。若太子有办法,还请从速,奴婢这边怕是也脱不得太久。”(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