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七章 激怒


    顾清菡忙掩饰道:“娘,你看我多糊涂,都忘记给你倒茶。”她脸上带笑,神态恢复的极快,倒是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顾老太闻言,笑道:“娘又不是外人,哪里有那么多讲究。”

    齐宁此时却已经知道自己抱住的是顾清菡的**,顾清菡只穿一条单薄的亵裤,丝纱所制,几乎就等于没穿衣物一般,齐宁只觉得这美少妇的肌肤滑不留手,紧绷绷的弹性十足,而且腴而不肥,结实饱满,增之一分则肥,减之一分则瘦,珠圆玉润的恰到好处。

    最要命的是这被子里本就香喷喷的让人心醉,这下子顾清菡上床来,更是将**伸过来,齐宁不但手抱住那条**,便是脸颊也贴住,肌肤中散发出的那股子体香味道让人神魂皆醉,难以自禁。

    只是齐宁心里很清楚,这时候非比寻常,稍有不慎,被顾老太发现那可是要命的事情,只能抱住那条**,不敢动弹。

    顾清菡虽然面上带笑,可是心里却是叫苦不迭。

    她看到锦被隆起,本是想伸腿试探一下齐宁是否真的在床上,做好准备,一旦碰到真有人立刻收回,谁知道齐宁的反应迅速无比,她虽然试探到有人,可是还没来得及收回腿,就被齐宁抱住,这下子再要收腿,只担心被顾老太看出问题,只能任由齐宁抱住,咬牙切齿,心想臭小子最好不要趁机轻薄,否则等顾老太走后,定要对他不客气。

    “娘,你有什么事就说吧。”顾清菡只盼顾老太早说早了,尽早回去才好,她在这里时间越长,事情越麻烦。

    顾老太轻叹了口气,道:“涵儿,娘知道这次你大哥举家到京城来,你心里不痛快,可是你爹还在世的时候,你哥就一门心思要到京城闯荡,自打你爹前年过世后,娘也管不住他,娘不久之前才知道他已经偷偷地在京城置了宅子!”

    “娘,事到如今,不高兴又能如何?”顾清菡幽幽叹口气,“只是京城看起来繁华,但危机四伏,我只担心他意气用事,万一惹出事端来,那可如何是好?”

    “娘本来也担心这事儿。”顾老太道:“只是后来想想,让他留在江陵又如何?还不是天天带人冲来闯去,说不定哪天就会闹出大祸,到了京城,有你在边上,他多少还能收敛一些。”

    顾清菡道:“娘,你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了,我心里有数。”

    “他今天和小侯爷说起练兵,涵儿,你看你哥如何?”顾老太轻声问道:“你哥别的本事也没有,可是大小也练过武功,要真是能帮着小侯爷练兵,也不失一条好出路!”

    “娘,带人骑个马射个箭,就能练兵?”顾清菡冷哼一声:“反正这事儿也不归我管,都是宁儿都是那个小侯爷的事,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会去插手这种军国之事。”顿了一下,才道:“大哥要是有能耐,自己去从军,要是没能耐,就先在京城做生意。”

    顾老太叹了口气,终是压低声音道:“涵儿,其实娘今夜过来,不是为了你哥的事情,而是而是为了你的事。”

    “我的事?”顾清菡道:“我有什么事?”

    “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急呢。”顾老太急道:“再过两年,你都要三十了,年纪可不小了,就没有为以后想想?”

    顾清菡道:“娘,你说什么呢?”

    “哎,你都已经独身这么多年,年纪轻轻,是不是要这样孤单一辈子?”顾老太轻声道:“要是你有个一男半女,后半生有了指望,我也不说什么,可是你孩子都没生下,那人就去了,到老了,你该怎么办?”

    顾清菡忙道:“娘,别说这些了,我心里有数。”

    “有数?”顾老太冷哼一声:“你要是有数,也不会不急了。那人去了,你挂着齐家三夫人的名字,可又有什么用?这锦衣候是大房的人,现在侯府里没别人能管事,你还能张罗一下,等到那个小侯爷娶了亲,有了夫人,这侯府里的事,还能轮上你?”

    齐宁此时却是难受至极,虽然只是抱着顾清菡一条腿,可是**温软滑腻,香气扑鼻,虽然极力想静下心来,但脑海中就是忍不住浮现先前在窗外瞥见顾清菡沐浴时候的样子,顾清菡那白嫩如雪的丰腴娇躯若隐若现,在齐宁脑中却是勾魂摄魄,此时鼻中闻着顾清菡娇躯上散发出来的体香,直让齐宁血液翻滚。

    齐宁从不觉得自己是柳下惠,而且骨子里对顾清菡这样的美少妇十分喜欢,不但喜欢顾清菡凹凸起伏的丰腴身材,还有那风情万种的气质以及温柔却不失成熟的性情,都是让齐宁心中爱慕。

    他心理年龄本就远超过自己这具身体,血肉之躯,这时候与顾清菡这风情诱人的美少妇肌肤相贴,若无反应,那才是见了鬼。

    但他脑子却还颇为清明,知道目下这种状况也是无奈之举,顾清菡心里肯定还在生自己的气,为了压制自己心里的旖念,想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可是越这样想,顾清菡那曼妙性感的身段儿越是在脑海中飘荡,难受至极。

    顾清菡感觉到齐宁手上气力似乎微紧,她毕竟是过来人,再加上心知齐宁对自己有想法,这时候肌肤相贴,那小子若能清心寡欲心无杂念,那才是见了鬼,只怕齐宁一时热血上头,糊涂乱来,后果不堪设想,被齐宁所抱**那剥葱似地姣美足趾轻轻勾了勾,那是提醒齐宁不要胡来。

    “怎么了?”顾老太见顾清菡不说话,还以为顾清菡无话可说,道:“是不是没话说了?娘就你一个女儿,你自己不为自己考虑,娘能不操心吗?你要是这般,娘就算闭上眼睛,也放心不下。”

    “娘,你胡说什么呢。”顾清菡嗔道:“我在侯府好好的,你不要担心。”

    顾老太冷哼一声:“现在好好的,过两年还能好好的?那个小侯爷已经到了婚娶的你年纪,这两年肯定有新夫人进门来,到时候可有你苦头受了。涵儿啊,咱们娘儿俩说话,也不藏着掖着,你还年轻,独守空房,还要这样守一辈子,那可如何了得。好几年前我就和你爹说起过此事,想让你哎,想让你改嫁,可是你爹那老古董就是不答应,现在你爹不在了,这事儿我就做主了,这次来,我要见见侯府的太夫人,和她说说这事儿,让她放你离开侯府。”

    顾清菡失色道:“娘,你你说什么?”

    被窝里的齐宁本来浑身发热,可是听得顾老太这番话,心下一凛,感觉全身有些发凉。

    “我说这两天我去见太夫人,求她放你离开。”顾老太道:“你也守了这么多年,算是对得起他们齐家了,我刚才说过,你要是有个一男半女,你要为齐家守节,我也不好过问,可是你和他没有留后,继续守下去,又有什么用?娘知道的比你多,那些年纪轻轻丧夫的,十个有八个后来都改嫁了。”

    “不行不行。”顾清菡立刻道:“娘,绝对不成,你可千万别和太夫人说,我我在侯府很好,就算没有留后,可是可是你也不用担心没人照顾。”

    “那个小侯爷?”顾老太道:“你以为那孩子真的会照顾你?你是他三娘,不是他娘,他和你的血不一样,现在对你好,无非是想要让你打理侯府,等他成了亲,有了媳妇,你还以为他能对你这样?饭桌上你也不是没听见,说话颠三倒四,是了,涵儿,都说那小侯爷是个傻子,有这回事吧?”

    顾清菡道:“都是外人胡说八道,宁儿聪明的很,要不朝廷会让他带兵?他以前只是不喜欢说话而已。”

    “你还为他说话。”顾老太冷哼道:“你当老太婆我眼睛不好使,那个小侯爷吃饭的时候,一瞧向你,眼神就是不对,一看就心术不正。”

    齐宁听到这里,心下顿时有些恼火,暗想你们顾家举家搬过来,我腾出后院让你们住下,摆下酒宴接风洗尘,你这老太太倒好,半夜三更跑到女儿房里劝她改嫁,还在这里编排我的不是,说我心术不正,真是岂有此理。

    一想到这里,忽地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顾清菡纤纤玉足,顾清菡的玉足小巧玲珑,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足形纤长,足弓稍高,曲线优美,柔若无骨,玉趾匀称整齐,如同五棵细细的葱白。

    玉足在手,温润光滑,就像抚摸着玉器一般,顾清菡娇躯轻颤,咬住下唇,心知顾老太这几句话惹恼了齐宁,心中叫苦,装作向上拉被褥,另一条腿伸过去,想要踹向齐宁,告诫他老实一些,口中却是道:“娘,你别这样说,宁小侯爷没你说的那样。”只希望这样安抚齐宁。

    被褥一动,齐宁便知道顾清菡有动作,恰好趁着被褥翻动之时,后发先至,一只手探出,已经将顾清菡伸过来的那条腿扯过来,身体往前一压,胸膛已经压在顾清菡双腿之上,脑袋竟恰恰搭在了顾清菡双腿内侧,下巴几乎压在了顾清菡最为隐秘之处。

    顾清菡魂飞魄散,万没有想到自己动弹这一下,齐宁的速度竟然这样快,拉起被子,掩盖到自己粉嫩的脖颈处,随即便感觉齐宁双手竟然已经环在自己腰肢上,随着齐宁呼吸,一股股热气直往自己最要命的地方喷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