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节 错乱之由
    黄堂那帮人是逃了,却没有死。这些人绝对是不甘放弃的人,更何况其中还有个卢洪。
  
      吕布生死不明,卢洪、黄堂、如仙这些人不敢再回转,他们已经无法奈何单飞和郭嘉,更何况单飞身旁还有个一招就能击倒吕布的女修。
  
      女修已然离去,黄堂这些人却不知道,他们不敢回来,可他们还有办法让众人葬身此间。
  
      曹棺看到单飞的紧张,倒是微笑道:“他们熟悉此间,不过我们亦熟悉,若是利用地势,我们不用怕他们。最坏的情况是……他们挖穿近大泽的山壁,引泥浆进来淹没此地。那样的话,他们就能杀了我们。”
  
      郭嘉眼皮跳了下,“他们是有可能做出此事的,尤其是卢洪!”
  
      黄承彦对于此地或许还有留恋,黄堂不会壮士断腕,却有狠心让别人断腕。此地失去后,黄堂就不会让其留在别人的手上。
  
      更何况对方还有个疯子卢洪。
  
      卢洪失目断臂后心性难以理喻,就算没有黄堂的决定,卢洪都可能会要想方设法的反击。
  
      “出去再说。”郭嘉当机立断道。
  
      曹棺坐在那里纹丝未动,“你们不用着急,我有方法。”
  
      众人均是讶异。
  
      单飞、郭嘉联想到曹棺曾开掘此间水道的事情,不约而同的在想——莫非曹棺还有后招?
  
      “单飞,你不信我?”曹棺微笑道。
  
      我信你奶奶个腿儿!
  
      单飞对曹棺可说是百感交加,他的命运和曹棺密切攸关。当初他被官富二代所迫,无奈想找曹棺这个靠山顶一下,若是知道以后的发展,他恐怕宁可选择请杀马特郭嘉天天白吃,也不会再选择曹棺。
  
      如今这种时候,你还让我信你?
  
      “郭祭酒,你我相识多年。你总该信我的。”曹棺转望郭嘉道。
  
      郭嘉背绞的双手都有些发白,不过还能笑道:“在这种时候,正是兄弟齐心的时候。”
  
      “你怨我当初在你面对吕布、黄堂那种紧迫的时候,为何不出声指点一二?”曹棺问道。
  
      郭嘉半晌才道:“我知道你若是有办法,绝不会对我等陷身那种境况袖手旁观。”
  
      曹棺喃喃道:“你是想说,我也是无计可施了。”
  
      郭嘉正是这个念头。
  
      他如单飞般都看出曹棺被拉回时的愤怒和绝望。有办法的人,不会是那种表情。郭嘉不明说,是和单飞般不想轻易说出伤害的话。
  
      “我的确已是精疲力尽。”
  
      曹棺喟然叹道:“因此我一定要找到你们,希望借你们的力量来帮忙,我能求的……只有你们了。你们会帮手的,不是吗?”
  
      郭嘉默然片刻,看了不满的单飞一眼,缓缓道:“怎么帮手?若依我的想法,先离开此间是最明智的打算。”
  
      他们身处绝地!
  
      郭嘉深知这时候如果没有后招的危险。
  
      泥浆涌入,任凭他们有天大的本事都是难免葬身此地。
  
      “你们放心,对付卢洪的算计,我还很有点儿把握。”曹棺喃喃道:“就算最坏的情况,我亦有应对的方法。”
  
      郭嘉心情稍松,不解道:“那你担心什么?”
  
      曹棺低声道:“我……”他默然许久,脸上的绝望之意益发的强烈,甚至不再在郭嘉、单飞面前遮掩。
  
      长吸了一口气,曹棺神色渐转坚决,沉声道:“我们不用走的,你们信我就好。若要重新开始规划,还要从女修的传承开始来说。”
  
      单飞眼皮子不由自主的跳,望见郭嘉安慰的目光,单飞亦是冷静下来,“好的,你慢慢说。”
  
      曹棺松了口气,继续道:“我和诗言到了邺城,很快知道晨雨是来自西域,她是被一批西域人带来的。”
  
      楼兰神庙?
  
      蚩尤败逃后远赴西域,听魏伯阳所言,白狼秘地是蚩尤的埋骨之地,应该是在西域。
  
      楼兰神庙和白狼秘地有没有关系?
  
      女修让他去什么楼兰神庙,和晨雨的事情有没有瓜葛?
  
      单飞心口剧烈跳了几下,不过终于忍住追问的冲动。他喝问中很快发现,曹棺不是那种在他单飞逼问下就会说事儿的人,既然如此,他不如索性听完后再做自己的判断。
  
      曹棺不停的说下去,“知道每隔三甲子的时间,来邺城得到女修传承的人并不多,西域那些人却是清清楚楚的带着晨雨来到邺城,他们却不想晨雨会落在诗言的手上。”
  
      郭嘉微有扬眉,暗想这帮人既然有清楚的规划,如何会轻易的丢了晨雨?
  
      “我发现这点后,立即劝诗言将晨雨还回去。”曹棺看着单飞,伤感道:“看来你很喜欢晨雨?”
  
      “是!”单飞紧紧搂住孙尚香没有放开。
  
      一来是此间阴暗潮湿,二来是因为他不想孙尚香醒来后,孤单的感觉到自己躺在阴冷的地上。
  
      曹棺默然片刻,“那我对不住你。”
  
      他年少得志倨傲,一生更少说道歉的话,说到“对不住”三字时,眼泪几乎都要流淌出来。
  
      单飞见状心中发软,叹口气道:“事已至此,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我想你这么做定是有缘由的。”郭嘉一旁问道。
  
      曹棺缓缓的点头,“缘由其实很简单,诗言不是捡到的晨雨,而是从那些人手上偷到的晨雨!”
  
      单飞怔住。
  
      郭嘉也是讶然,暗想你曹棺爱上的女人也是不一般的脑袋,她没事儿去把晨雨偷来做什么?
  
      难道诗言想要个孩子?
  
      单飞想到这些狗血桥段时候,盯着曹棺不语。
  
      曹棺并没有解释理由,看着单飞道:“单飞,你若是我,恐怕也会劝诗言将晨雨还回去了?”
  
      单飞不语。
  
      他那一刻真的不知自己若是曹棺,会不会和曹棺一样的做法。
  
      曹棺轻叹一口气,“那时候我已经查到太多三香的事情,更从《山海经》很多远古传说中得知黄帝、蚩尤大战的真相,用了无间香后,我知道原来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比黄帝他们那个时代不知道落后了多少,可我们还是自诩强盛。其实对于黄帝那些人来说,我们更像是蝼蚁。”
  
      郭嘉双眉微扬,微笑道:“就算这是真的,我们也不用太过沮丧。最少我们是知道真相的蝼蚁了。”
  
      他说的轻松,单飞却是轻松不起来,瞥见石来悄然的向外行去,他故作不见,“然后呢?”
  
      曹棺回到正题道:“我到了十数年前,很快对鬼丰的所为醒悟过来。鬼丰用了异形香,当初在许都城更是故意显露行踪、先前更和曹氏为敌,不过是想借我们引发更多人来挖掘三香的秘密。”
  
      郭嘉眉头皱起,接道:“这是打草惊蛇的计策?”
  
      “不错,就是打草惊蛇。”
  
      曹棺自语道:“不然以他鬼丰的一人之力,无论如何都是难以将往事重演。”
  
      单飞心头又跳,喃喃道:“将往事重演?黄帝、蚩尤的往事?”
  
      曹棺点点头,低声道:“应该如此,我知道他想重演往事,彻底毁灭这个世界!”
  
      在冥数时,单飞早听到黄堂叱责夜星沉要灭世,那时候的他其实倒没有太过担心。
  
      夜星沉重权!
  
      一个还有*的人,若非到了绝路的时候,绝不会想着去灭世的。
  
      但听曹棺所言,单飞却很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和鬼丰交往许久,他始终看不到鬼丰有什么*。以鬼丰之能,想要得到权势地位再容易不过,偏偏鬼丰始终独来独往的……这种人执着的为了某个目标,往往会演化成偏执型人格。
  
      俗称精神病。
  
      郭嘉更是凛然,“鬼丰知道他一人很难实现这点,但你曹棺参与进来,就会引发更多的人参与,他正好趁机寻找所有和三香相关的秘密,进而推行他的计划。”
  
      “不错,他算计的很好。他知道我一定会追下去的……”曹棺喃喃道。
  
      单飞倒不知说什么是好,“那你明知这点,就真的如他所愿追查了?”
  
      “我可以不追查吗?”曹棺反问道。
  
      单飞沉默下来。
  
      曹棺苦涩道:“鬼丰的目的本来就是让所有相关的人参与进来!我不追,还有别人会参与,但是我不追的话……”
  
      “我们就会少个帮手。”郭嘉叹息道。
  
      单飞实在有种荒诞的感觉。
  
      曹棺为了拯救世人,制止鬼丰的计划才在不停的反击,偏偏他的反击让一切变得更加的波诡云谲、难以预测。
  
      如今不要说曹棺没法放手,他单飞、郭嘉何尝不是如此?
  
      “多谢。”
  
      曹棺喃喃道:“多谢你没有把我当作一个敌手。”顿了片刻,曹棺道:“我后来想办法查探那些人的行踪,确定晨雨是来自西域的楼兰!”
  
      单飞心中微震,看了怀中的孙尚香一眼,益发的困惑。
  
      他本来以为晨雨是在西域,不想孙尚香表现的更像晨雨。他开始认定晨雨就是孙尚香,哪想到曹棺又说晨雨是来自楼兰。
  
      老天爷,你在玩我不成?
  
      曹棺半晌才道:“我让诗言将晨雨还了回去,按照正常的结果,晨雨会得到女修的传承,然后被那些人带回楼兰。你到楼兰去,就一定能找到晨雨。”
  
      单飞没有热泪盈眶,反倒凝声问道:“不正常的结果呢?”
  
      眼下就是不正常的情况!
  
      曹棺神色冷峻,良久才道:“不正常的结果就是——诗言虽将晨雨还给那些西域人,但晨雨在接受女修传承时发生了意外。”
  
      顿了片刻,不等单飞扼住他脖子的时候,曹棺道:“鬼丰制造了意外,但当初在场的并非我们这些人,居然还有高手存在。”
  
      艰难的吞下口水,曹棺缓缓道:“有人显然知道很多内情,带走了晨雨,然后再没人知道晨雨的所在!”见单飞失魂落魄般,曹棺转望他怀中的孙尚香道:“但到如今,我已经知道了晨雨的所在!”
  
      .
  
      ps:激动不?投点月票庆祝下?哈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