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下线
    你们在哪,你们干了什么,拉宝在追杀你们!收到马上回复我!

    呃,说来话长;我感觉,我们好像被盯上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十一点半,横街站,后巷停车场见!

    行。

    ........

    昏沉朦胧的夜色,降落中的空客飞机在浓雾弥漫的城市上空闪烁着示廓灯,飞向海边的机场。刚启动的轻轨列车驶过高架轨道,轻轨列车的车轮带来的共振还回荡在剧烈摩擦的两条铁轨之间。铁轨桥墩下的垃圾桶边,觅食的野猫被拾荒者赶跑。轨道桥下有个标示线模糊的旧停车场,几辆混动力汽车停靠在充能柱桩边。灯光扫过后巷,偶尔有几个从简易楼梯上下来的人影投射在巷子的红墙上。几个彩色长发的男女青年甩门出走,一路嚷着粗话,开着改装的二手车去酒吧,惊醒了沉睡在后巷里的钢铁厂工人。

    维森熄火了汽车,他在车窗外都涂上一层反光强烈的车蜡。丁一的车停在横街站后的轻轨高架下。他手握着安他非命的饮料,等候着他们。

    “你说拉宝他还没死,你亲眼所见?”章逸手插着口袋,翻出一包烟来不安地问道。

    “亲眼所见。”文莺翻了眼皮道。

    “这怎么可能,难道又有人在帮助他!”章逸含着烟,找不到火机。维森默契地给他点上。

    “不仅活着,还活得很好,自愈纳米细胞可不是谁都能用得起的。”

    维森一脸疲态,靠着余热的引擎盖。

    “拉宝为什么要找你们?”丁一随手把易拉罐丢向一旁,走进维森的车。

    “问他。”章逸看着维森努了努嘴道。“我早就说了不该去登录的,惹得一身麻烦来!”

    “登录生命?”丁一手插进口袋里,站在维森面前问道。

    “我登录了西子网络的账号,可是居然是个植入了后门的陷阱。”维森摇摇头,从章逸口袋里也拿出一根烟。

    “只是登录账号那么简单?就引来了....那么多兴师动众的人?”丁一注意到,维森的脸上有条新的割伤痕。

    .........

    从几个星期前开始,我就发现西子网络的异常,它开始逐步地关闭监视功能,不再接受外面的动向和信息流露,逐渐放松对淡云市的掌握。渐渐地,连深博科技的业务都受到了影响。许多深博科技公司负责的网络安全保护液接连出现故障和被破解入侵,导致严重的保密信息外流。

    起初,深博科技的工程师们都以为是受到了网络攻击。但是谁能攻击到那么强大的人工智能网络,而且还毫无预兆呢。所以我就再次偷偷进入了后台查看,发现西子网络正在对一个叫比特人的未知网络进行数据输送。这才是导致西子网络异常的原因。因为运算数据量极大,所以西子网络选择性地关闭了讯多占用资源的功能,腾出存储空间来专注于输出数据运算。虽然不知道比特人到底是什么底细,不过我估计,是比特人网络攻击了西子;所以西子网络也开始找出比特人的数据漏洞,进行反击。

    “怎么?然后西子网络在博弈中输了?”文莺问道。自从二十多年前,第一个能够真正深度学习,号称已通过二次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网络helloworld莫名消失之后,就不断有人声称自己造出了新的ai。但基本上这些人都是沽名钓誉,浑水摸鱼,让主流公众对所谓的人工智能已经不屑一鼻。

    “错了,这次我们都错了,它找到了第二种方式。那根本就不是博弈。西子网络没有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找出攻击源,然后消灭它,向内部展示出它的战利品。作为负责网络安全的智能网络,这是西子网络的本职工作,也是它最擅长做的:找到藏在背后的攻击源,找出漏洞,加以消灭。它保护监控着淡云市大部分企业的网络安全,或者说是所有。即使那些没有邀请它来,没有付费的,也同样被西子网络暗中监视着。只要没有严格物理隔离,静电屏蔽的地方,它是无处不在的。所有的商业机密,生物及基因技术研究,在西子网络的面前,是没有真正的保密性的。深博科技号称可以给客户提供比国家银行的保险柜更牢靠的信息存储箱,可是它自己的手中却藏着两把钥匙。”

    “可是这一次,西子网络没有扫除掉比特人,它找出了比特人的数据漏洞之后,反而是把数据程序全部发送过去,给它全部修复。”

    “什么?呃,等等,让我想一想,”丁一两手摸了摸前额上的短寸头道,“聪明绝顶的人工智能网络,它给攻击自己的对手花大力气进行了次全面体检,然后给它加密升级!?是谁这么交换,居然能骗过西子姑娘呢?”丁一对于这个曾经卖过他一次的智能网络仍然耿耿于怀。

    “岂止是欺骗,还把西子姑娘拐走了。”维森已经坦然接受了几天前令他惊掉下巴的事实。

    “你开什么玩笑,哈哈哈,它只是个计算机程序,这么会存在被拐走的事件呢,你为什么不去报案呢哈哈哈,”丁一被逗乐了,滑稽大笑道。

    “真的,真的,发生了。”维森坐在引擎盖上,惦着脚尖。

    “怎么拐走,难不成还有人去深博科技大楼,把电脑和服务器全部都搬走了吗?”

    “你都说了,西子网络是个计算机程序,为什么不会溜走呢。哥们,它可是个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你完全可以把它当做一个存在着意识的电力生物来看待。”丁一看着维森和章逸一脸严肃的表情,并没有糊弄他的意思。

    “它能溜去哪,监控网络无处不在,即使它能大能小,可是它本身就是个数据流不是吗?”

    “西子网络,它消失了。”章逸扔下烟头,把棉衣的拉链合到脖子。

    丁一脸上的滑稽表情冻住了,他僵硬地转过头去看着文莺。文莺缓缓地点点头,表示存在这种可能。

    “所有的核心处理城西,决策运算,数据分析,全部都没了。像是被黑客攻击并且全部剪切盗走了一样,全找不到了。不在根目录子文件,不在服务器存储盘,它就是不见了。就像是全部被删除掉了。可它是智能网络,它自己控制着自己。要说谁能删除它,也就只有西子网络自己能删除自己。但这样一假设,可就成了哲学问题了,自杀。即使能够深度学习,也不存在会自杀的人工智能吧。”维森郁闷地摇摇头,很是失落。

    最后一列末班列车从高架轨道上快速驶过,列车的影子投影在丁一的背上。铁轨上震动沿着桥墩向下传播,盖过了维森的叹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