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你这算是求我吗
    转眼到了周一,天气渐渐凉了。在大江以南的茶州地区尚有大量常绿植物生机勃勃,树上既有绿叶不肯掉落,也有黄叶在枝头摇曳,还有红叶点缀其间。

    而枣树、苦楝树早已光秃,褐色的苔藓掩住树身上的皱纹。无情的秋风剥去它们的叶子,它们只好枯寂的站在校园的树林里。

    宋保军在黑夹克里面多加了一件针织背心,母亲亲手织的“温暖牌”,从初二穿到现在整整九年(包括高三复读两年)。毛线十分老旧,四处起了毛球,还有褪色的迹象。花纹也很难看,是九十年代农村妇女们打毛衣时喜欢织的四平针蜂窝花样,看起来相当土气。

    回到学校被同学笑了一阵,宋保军也不在乎。

    上午的课程结束后,姜忆惠亲自打电话过来相逼。

    “宋保军同学,费迪南教授的演讲将于下午三点开场,你到底有没有胆子过来听?”

    宋保军正在食堂里吃饭,闻言懒洋洋的说:“姜老师,你这算是求我吗?”

    “谁求你了!”姜忆惠几乎气破肚皮,对着电话大声嚷道:“你爱来就,不来拉倒!”

    宋保军啪的挂断电话。

    扒了几口饭下肚,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这次竟然是班主任杨开明打来的。

    杨开明说话很客气:“小宋啊,我是杨开明,吃午饭了吗?要是没吃的话老师请客。呃……我听说你和姜忆惠老师之间有一点误会,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没正式领教过宋保军的威力,只是觉得这个学生比较特别,犯不着得罪。

    古文专业二年级一班的班主任常年不在班里出现,从未组织过什么活动,甚至有同学不记得他的长相姓名。只有出现突发情况,杨开明才会偶尔露面,就像上次宋保军在宿舍反击龙涯三人一样。

    宋保军用**就能猜出一定是姜忆惠向班主任告状,说:“学生和老师之间的矛盾,通常来说只能是学习上的矛盾,难道我们有什么恩怨么?我们有什么爱恨情仇么?那是不可能的。我和姜老师的误会,仅仅只是来源于学术上的分歧。”

    “哦哦,没有就好。”杨开明说:“姜老师想让你和她一起去听下午三点钟美国教授费迪南的演讲,你为什么不肯去?”

    “那并不重要吧!一次秀英语优越性的演讲,我们去了浪费时间。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杨开明苦笑道:“其实还真是有关系,外语学院的这次演讲筹备得很充分,邀请了好多语言专家,就为与费迪南现场辩一辩英语与汉语究竟谁更优秀。我们中文系只有一个受邀对象,就是姜老师。至于姜老师的水平怎么样,相信你知道得很清楚。其实中文英语孰优孰劣很难争辩,我怕和中文系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的外语学院趁机拿来做文章。”

    “嗯嗯。”宋保军应道。

    杨开明说:“而且姜老师和主办方的关系不太和睦。听说你知识基础不错,如果能在姜老师发言时帮忙补充几句,相信我们不会出丑。”

    宋保军心想你身为班主任,连我的成绩好不好只能用“听说”来形容,也太不称职了。应道:“既然是杨老师发话,那我尽量试试。”

    “那我代姜老师谢谢你了。”杨开明客气几句挂掉电话。

    过了几分钟,姜忆惠再次拨响宋保军的电话,一开口便气势汹汹的说道:“宋保军,杨老师跟你说好了吧!自己好好准备一下,别到时候人家问你什么都答不出来!”

    “你这什么态度啊?”宋保军简直莫名其妙。

    “宋保军,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听懂了没有?”姜忆惠的语气只有比前头更冰冷。

    宋保军在心里转悠一圈,将此中曲折猜了个七七八八。料想以姜忆惠的脾性,去向杨开明求援无非是让他好好处理宋保军。而杨开明身为导师级老油条,对姜忆惠的要求唯唯否否,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没什么职场经验的姜忆惠自然以为杨开明答应,便得意洋洋来找宋保军下通牒。

    对于这种职场新手提出的非分要求,杨开明为什么不愿当面拒绝?因为姜忆惠家里可能藏有深厚背景,不能轻易得罪。

    宋保军突然心头一动,觉得也是可以利用此次机会和姜老师打好关系的。毕竟她是老师自己是学生,而一位有背景的老师在校园里显然能量巨大。

    但在此之前,宋保军得叫她明白两人之间究竟是谁在求谁。

    想及此节,宋保军慢悠悠说道:“姜老师,我不知道杨老师答应怎么处理我。不过本人在十月晚会上表现出色,音乐学院一直想让我转过去就读。”潜台词就是指我根本用不着看你的脸色行事。

    姜忆惠果然沉默了好半晌,狠狠的说:“你真的不去?”

    宋保军暗忖不能逼得太急,换了一副口气说道:“其实我这几天一直在找资料,中文有哪些优缺点,英文又有哪些优缺点。两方面对比起来,到底谁更优越一些。”

    “那你为什么不肯去?”

    “姜老师又没和我交流,我怎么知道你专长在哪一方面?洋鬼子和我们辩驳的话,到底我应答还是你应答?到时候我们又该怎么样配合?主攻哪一个方向?还有没有其他帮手?姜老师又请了多少人去帮忙造势?现场有没有媒体记者到场?”

    姜忆惠一时语塞:“这、这个……”

    宋保军冷哼一声:“姜老师,你什么都不懂,就急吼吼的叫我过去,打一场没有准备的战斗,等着让别人看笑话吗?人家既然有能耐远渡重洋来我们大学做演讲,前头一定做了不知多少工作,身后可能有一整个团队为他服务,你以为演讲现场吵几句嘴就能赢吗?”

    姜忆惠的语气有所缓和,低声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下午三点,在礼堂等我。”宋保军终于掌握主动权,冷冷下达命令。

    “好、好吧。”

    宋保军盘算着,也应该拉拢一批人,将来做什么事也方便一些,不至于三十万赌金被坑了也没处申冤。

    他随即返回宿舍召集人马,让无聊人士都来601集中。

    大家还道军哥有什么大事宣布,一个个兴致勃勃围拢在边上。上周赌球他总计发出一万五千元的奖金,充分调动了所有人的积极性,大家对军哥的信任值又更上一层楼。连没参与球队的几个男生也是眉飞色舞的脸色,仿佛只要跟着军哥混,幸福生活近在眼前。

    宋保军给大家派了一圈香烟,问道:“同志们,你们认为世界上最完美的语言文字是哪种?”

    “军哥怎么突然问这么高深的问题?令我等很是措手不及啊。”马国栋率先笑道:“最完美的文字,理所当然是中文了。”

    “那么今天有个美国来的教授要在外语学院举办演讲,主题是英文比中文更优秀,你们怎么看?”

    众人只觉莫名其妙,纷纷一副事不关己的神色,答道:“在宿舍睡觉、打牌、玩游戏、看小说、上网、聊天、自撸等等,不然还能怎么看?”

    宋保军奇怪的扫了大家一眼:“难道外语学院口出狂言,你们就没一点愤懑么?”

    “这有什么出奇的?哪个院系不自称自己是第一?”

    龙涯倒也不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答道:“学校那么多学术山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哪能说服得了别人?哲学系因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争辩打了好几次群架。医学院的中医西医之争也因此举办过擂台赛。历史学系的‘文献派’和‘实物派’就徐福东渡之谜导致大规模械斗,从七楼打到八楼,轻伤十几人。”

    宋保军咋舌不已:“这么凶?”

    龙涯道:“你以为只有纯**丝的理科院系才有争吵吗?远的不提,就拿我们中文系来说,去年你天天躲在宿舍打游戏的时候,大三几个班的学生就因为茴字的四种写法争得头破血流,好几个师兄都被记过处分。”

    这些事情都是宅男时期的宋保军没听说过的,当时就流了不少冷汗,勉强笑道:“为了一个字而打架的,说明本身教育程度不够。我下面要说的是费迪南的演讲,我为什么要去和他辩论?总得有个明确目的吧?”

    “这……还真是不知道。”马国栋傻乎乎的挠挠头。

    宋保军说:“你们知道外语学院的男女比例是几比几吗?”

    此言一出,众人互相对视,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态,马上变得高兴起来。就连一贯冷静的龙涯也有些兴高采烈,笑道:“原来军哥打的是这个主意,怎么不早说。我马上去调查那什么费迪南的资料背景,到时候在外语学院美女跟前潇洒潇洒。”

    宋保军交代道:“大家团结起来,关键时刻吆喝上一两嗓子,以壮声势。如果有谁足够幸运被妹子看中了,记得回来请客吃饭。”

    众人轰然叫好,只有马国栋迟迟疑疑的问:“为什么会有吆喝一嗓子就能被妹子看中这种好事出现,我觉得不太科学啊!”

    头脑发热的宅男兄弟会成员瞬间冷静下来,都用疑虑的眼光去看军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