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下
    蒙舍诏?出兵?
  
      裹儿听到这两个词的时候,眼珠子一转,猛然抬头。
  
      她嘴巴张了张,想要说话。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而后低下螓首。
  
      裹儿的动作,如何能瞒得过武则天。
  
      她伸手示意上官婉儿先不要说话,沉声道:“裹儿,平身吧。”
  
      “谢祖母!”
  
      武则天让裹儿平身,也就代表着,她不会再追究裹儿抗旨之罪。
  
      她开口道:“裹儿,你刚才似有话说?”
  
      “裹儿不知道当不当说。”
  
      “啰嗦,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裹儿之前在剑南道的时候,曾听得兕子哥哥说过这蒙舍诏王蒙罗晟。”
  
      “哦?青之他怎么说?”
  
      “兕子哥哥说,蒙舍诏王能忍他人所不能忍,有越王勾践之姿,不可小觑。当年,朝廷要他到洛阳,他二话不说,便舍弃了王位,孤身一人前来,绝非等闲人可以做到。”
  
      武则天一怔,旋即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当初,召蒙罗晟的人是她,放走蒙罗晟的人也是她。
  
      但她从未往深处想过,而今听裹儿这么一说,再仔细一想,这蒙罗晟确非等闲之辈。
  
      “兕子哥哥还说,蒙罗晟而今借朝廷之名,对六诏行征伐之事。
  
      乍看,似乎是一件好事。毕竟有蒙舍诏冲锋陷阵,的确是可以免去朝廷许多麻烦。
  
      可是细想,好像又不太好。
  
      蒙舍诏冲锋陷阵不假,但也借此机会,吞并占领了六诏大片土地和人口,势力渐渐强大。而蒙罗晟又是个有野心的人,他表面上归附朝廷,可实际上,却借朝廷之名壮大己身力量。据裹儿所知,那蒙舍诏而今在六诏之中,堪称之为第一……
  
      一旦他有了可以和朝廷对抗的力量,岂不是养虎为患?
  
      兕子哥哥说,统一的六诏,与朝廷并无益处。
  
      倒不如让其分化,使其内部不得安宁。而后朝廷软硬兼施,通过安抚、打压,拉拢、征伐等手段,把六诏纳入朝廷的治下。兕子哥哥还说,六诏只能有一个主人,那就是陛下。”
  
      裹儿对于这些兵事,其实并不是非常清楚。
  
      但杨守文对她说过这些,而在回来之后,她也从已经改名换姓的陈子昂那里,得到了一些指点,所以才能当着武则天的面,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她说的并不是很详细,可是对武则天而言,已经足够。一直以来,帝国号称万国来朝,对于那些异国番邦,只要他们愿意以朝廷为主,朝廷都会欣然答应,而后便不再加以干涉。
  
      说起来,这的确是一种大气魄。
  
      可同样的,朝廷对这些宗属国的控制力薄弱,也使得这些宗属国,常出现反复之事。
  
      六诏不需要王,只需要一个主人,那就是陛下!
  
      这句话,让武则天非常满意,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淡淡笑容。
  
      “裹儿这次出行剑南,看起来倒是收获不小。”
  
      说完,她向上官婉儿看去,沉声道:“婉儿,你怎么看?”
  
      上官婉儿则颇为赞赏的看了裹儿一眼,躬身道:“陛下,臣妾以为,道长所言极是。”
  
      她停顿一下,又接着道:“那越析诏王波冲,是否与安南人勾结,我们并不是很清楚,此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只凭蒙罗晟一句话,就准许他征伐越析诏,未免太过于轻率。
  
      况且,青之说的也有道理,蒙舍诏这些年来借朝廷之名,屡屡行征伐之事,实则是壮大了自身,与朝廷并无益处。这一次,波冲是否勾结乱党且不说,至少波冲一直以来,都臣服于朝廷,对陛下的旨意,也从没有违抗,冒然征伐,恐失人心。”
  
      “那你的意思呢?”
  
      “臣妾的意思……敬晖而今还兼任西南典客,六诏之事,也是他分内之事。
  
      陛下何必下旨,命敬晖查证此事?若波冲真的勾结乱党,也不需要让蒙舍诏出兵。
  
      张知泰才得经略剑南道之职,便让他出兵征伐,也可趁机为张知泰在剑南道立威……至于那蒙罗晟,臣妾以为不可以一味放纵,最好是对他加以压制,免得养虎为患。”
  
      武则天听罢,不禁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婉儿所言,甚合朕意。
  
      这样吧,此事就交给你去处理,派人与敬晖和张知泰知晓,要他们一面查证波冲,一面做好准备,提防蒙罗晟的异动。一俟有证据,着他二人可商议酌情处置。”
  
      上官婉儿忙躬身答应,便准备退下。
  
      裹儿站在大殿上,看了看上官婉儿,又看了看武则天,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她的那点小心思,如何能瞒得过武则天。
  
      看着她那张因为纠结而略显苍白的脸,武则天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婉儿!”
  
      “臣妾在。”
  
      “待会儿你带朕口谕,走一遭洛阳狱,告诉张大年,让他回来吧。
  
      继魏王武延基大逆不道,口出悖逆之言,本当处死。念其年少无知,死罪可免,活罪难饶。黜继魏王之位,贬为庶民,永不得录用;魏王王位,由武延基之弟武延义继之……”
  
      武则天本来就不喜欢武延基,趁此机会,剥夺了他魏王之位,也算是一个警告。
  
      她闭上眼,沉吟片刻,又开口道:“皇太孙李重润,德行有亏,难当大用。
  
      黜李重润皇太孙之名,即日起幽居濯龙园,未得朕之同意,不得离开,否则格杀勿论。”
  
      “臣妾,遵旨。”
  
      上官婉儿领命退下,却留下了裹儿一个人在大殿上,手足无措。
  
      “裹儿,朕命你在翠云峰修道,你却擅自离开,实当重责。
  
      但念在你也是无心之举,就原谅你这一次……怎么,莫非,你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吗?”
  
      裹儿闻听这话,那还能不明白武则天的意思,连忙道:“裹儿该死,裹儿这就回去。”
  
      “去吧,回去之后,抄写百遍道德经,而后送来宫中。”
  
      “裹儿,遵旨。”
  
      李裹儿顿时苦着脸,躬身退下。
  
      武则天的心情,似乎也好转许多。
  
      她走到了窗前,再看窗外的景色时,却突然觉得那风似乎不再是那么寒冷,春天的气息仿佛已经到来……
  
      +++++++++++++++++++++++++++++++++++++++
  
      长安二年正月十六,交州城外,旌旗招展。
  
      古老的交趾城墙,残留着大战之后的痕迹。那城墙上血迹未干,在阳光下呈现出一种暗红色彩。
  
      杨守文站在城门外,昂首挺胸。
  
      眉宇间,仍残留着一丝丝的疲惫之色,但看得出来,他精神还算不错。
  
      桓彦范大步流星,来到了杨守文面前,拱手一揖。
  
      “杨明威,久仰大名,今日终得相见。”
  
      明威,是指杨守文明威将军的散阶。
  
      杨守文比桓彦范小太多了,论辈分,桓彦范和杨承烈是一辈,自不可能称呼他什么杨君。
  
      但是直呼其名?
  
      似乎也不太合适。
  
      杨守文可是朝廷钦命,都督岭南道西部战局。
  
      而桓彦范虽然也在指挥作战,可是却没有朝廷的任命。
  
      所以从职位而言,桓彦范就显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如此情况下,称呼一句‘杨明威’正适合。
  
      杨守文忙道:“桓公若再不来,我险些便抵挡不住了!”
  
      他入岭南道之后,先灭了和蛮,而后又解了甘棠州之围。
  
      可是在整体战局而言,叛军却占居了上风。此次甘猛造反,的确是声势浩大。他几乎是集结了安南都护府治下的大半土著,并且谋划多年。这一次,他杀死了曲览,而后攻城掠地。若非桓彦范勉力抵挡,说不定大半个岭南道都将被叛军所占领。
  
      饶是如此,官军仍是元气大伤。
  
      如果一城一地的征伐,天晓得要持续多久?
  
      也就是这时候,已经改名为诸欢的孟浣献策:叛军声势虽大,却因为仓促集结,部落之间并未妥善的进行整合。阿郎可率一支精锐人马,轻车简行,奔袭交趾。
  
      只要杀了那甘猛,叛军兵锋自然减弱。
  
      这一计,非常凶险。
  
      但杨守文必须承认,若成功了,便可以扭转乾坤。
  
      他可不想在岭南道僵持太久,所以在三思之后,决定采用诸欢的计策,行斩首之计。
  
      杀死了甘猛,占领了交趾县城后,却不代表大获全胜。
  
      甘猛虽然死了,但甘猛的弟弟,号称安南第一猛士的甘勇立刻接替了甘猛的位子,率部疯狂反扑,试图夺回交趾。杨守文率部,在交趾坚守二十日,所部兵马,死伤惨重。
  
      最终,他等来了援兵……
  
      甘勇不愧安南第一猛士之名,不过也仅止如此。
  
      论声望,论智谋,论行军打仗,他都比不得甘猛。在王元珪和桓彦范接连击溃叛军,收复失地之后,甘勇便无心继续围攻交趾,率部南下,退守长阳关……
  
      “若那甘勇再坚持两天,我必死无疑。”
  
      走上交趾县城的城楼,到处可以看到大战后残留的痕迹。
  
      杨守文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扭头看着桓彦范道:“今叛军已退,但战事却还未结束。
  
      甘勇盘踞交州南部,始终是心腹之患。
  
      桓公,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甘勇不可留,叛军不可留……若不趁此一机会将之彻底剿灭,他日还会再起战端。所以我认为,这一次,应赶尽杀绝。”
  
      桓彦范忍不住抚掌叫好,“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杨明威才华过人,这半首诗作的极好……不过,接下来,杨明威又准备如何进行呢?”(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