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节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单飞曾探过此间山腹,却始终找不到前往云梦秘地的通道。他综合黄承彦所言反复推断,知道绝不会有人耗费这大的气力营建了这里、偏偏又没有任何用处。
  
  两千年的变迁造成的影响绝不容忽视,太多的事物亦抵不住流年沧桑的侵蚀。
  
  他们始终找不到秘道,剩下的唯一解释就是黄帝他们设计的方法超越了他们的认知,那是非常规的解决方案!
  
  单飞考虑到这点时蓦地想到个事情曹棺显现在十数年前时,是在一个桃花盛开的地方。
  
  “你所在的那处桃花林,难道就是在云梦秘地?”
  
  曹棺点头。
  
  郭嘉精神振作,单飞更是急声道:“你已经去过云梦秘地?”他心中激动,随即想到关键的问题,“你怎么去的那里?”
  
  曹棺去过云梦秘地!
  
  他这般沉稳,是不是因为知晓如何前往云梦秘地,只在等待时机?
  
  郭嘉、单飞这般想时,眼见地上的积水早漫过了脚面,水质益发的混黑,心中难免都在叹息。
  
  黄堂、卢洪他们仓促间破山壁、引水道,不会造成山腹瞬间天崩地裂,那样黄堂他们也会死在这里,他们用的是小火慢炖的方法,希望曹棺他们无法察觉。
  
  单飞、郭嘉几人在黄堂他们没动手之前就察觉到这点,可是他们却还是只能守在这里。
  
  泥浆和大水迟早要灌满这里。
  
  死神近了!
  
  “其实死在这里也不错,最少我们不用去选墓地,左邻右舍还有不少朋友。”郭嘉喃喃道。
  
  是呀,没事打圈麻将也是不嫌缺人手的。
  
  单飞心中嘀咕时,追问道:“三爷,你到底是怎么去的那里?”
  
  “是诗言指引我来到的这里。”曹棺喃喃道。
  
  单飞怔了下,他对诗言所知不多,根本不知道她的身世,就知道诗言捡了晨雨、喜欢曹棺、养了一堆老鼠、种下一大片桃花林……
  
  桃花林!
  
  心中震颤,单飞想到其中相似的地方,难以置信道:“诗言难道是从云梦秘地出来的?”
  
  诗言从云梦秘地出来后一直无法回转,这才在天坑中种了一片桃花林,纪念自己的故乡?
  
  “你到现在才想到吗?”曹棺叹息道。
  
  我现在能想到已不是一般的脑袋了!
  
  单飞皱起眉头,“当初你用无间香穿越到十数年前立即遇到了诗言?”他这般推测是从当初诗言在墙壁的留言得出的。
  
  那时候诗言给晨雨留言时居然提及他单飞,实在让他有活见鬼的感觉。
  
  见曹棺点头,单飞又道:“然后你让诗言给我传信,让晨雨带我去见女修之棺?为什么?”
  
  “我觉得你那时候可以知道一些事情了。”曹棺应道。
  
  单飞冷哼一声,“然后你为……我娘亲巫灵儿取了秦皇镜,救回我娘?”
  
  曹棺再次点头,喃喃道:“你的确知道很多事情了。”
  
  单飞又道:“后来你说服诗言送回晨雨,晨雨偏偏不知去向。”蓦地感觉怀中的伊人似有动静,单飞低头望去,见孙尚香正睁眸望着他,单飞喜道:“你醒了?你……如今感觉如何?”
  
  他很想问问孙尚香记得什么,望见伊人苍白疲惫的神情,把一切话又咽了回去。发现孙尚香静静的望着他,单飞意识到自己还是怀,尴尬的笑笑:“你昏过去后,这里又有水,我不知道将你放在哪里。”
  
  抱着孙尚香放个较高的地方,不去理会孙尚香是否站在坟头上,单飞迟疑道:“我们现在的问题比较严重。”
  
  他不知孙尚香什么时候醒来的,又听到了多少。
  
  孙尚香低声道:“又是我拖累了你们?我真的没用,在那种关键的时候居然晕了过去。”
  
  “不会,不会。”
  
  郭嘉、单飞倒是异口同声的安慰,心道你实在太过谦虚了,要是方才没有你,我们绝不会还安然站在此地,说不定已溜得远远的。不过如此一来,我们倒能避开眼前的灾难。
  
  这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单飞感慨之际,试探道:“你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尚香茫然摇头,“我当时心中焦急,不知怎地就晕过去,醒来的时候看到你在和曹棺谈话……”
  
  她并没有说谎。那一刻她心中难受,暗想自己本待帮忙,没想到越帮越忙,肯定是单飞、曹棺他们突出奇招挽回了局面。
  
  曹棺不是穿到十数年前吗?他怎么会回到这里?
  
  孙尚香心中奇怪,但见到单飞、郭嘉都是神情凝重,不想打扰二人。
  
  女修附身后,并没有在孙尚香脑海中留存记忆?
  
  这点倒和传说中的鬼上身类似。
  
  单飞闪过这个念头时转望曹棺,继续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之后诗言就将你带到这里?然后呢,你和诗言亦是到了迷宫之下,你那时候算到我会来这里,知道黄氏会对曹营不利,提早做了安排挖了水道……”
  
  他说出这些倒是顺理成章,但心中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扭头瞥向郭嘉,单飞发现郭嘉背负着双手,眉头亦是紧着。
  
  暂时压下了困惑,单飞叹息道:“三爷,我这辈子在地下做事,很少有服人的时候,但我如今不能不服你。无论是在天坑,还是在这里,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如何去做,还望你来指点!”
  
  曹棺没有任何自得之意,涩然道:“你也不用高看我,我能进入云梦秘地,是因为有人接我。”
  
  “谁?云梦秘地的人?他们如何会接你?他们怎么接你?他们会接我们吗?”单飞耐着性子问道。
  
  “他们会的。”曹棺低声道。
  
  “你怎么知道?”
  
  单飞心中终于焦急起来,若只是他在这里,还不会如此急躁。
  
  他能离开!
  
  可是……孙尚香、郭嘉、石来他们呢?他没有考虑到曹棺,心想求仁得仁、求死得死,你曹棺真的自己找死就不要埋怨什么。
  
  “你绝对算是盗墓行当中顶尖的人物了。”曹棺叹息道:“黄承彦、石来亦是不差,但黄承彦用了许多年的功夫,始终无法更近一步。因为这条通道,根本不是我们能想到的通道。”
  
  水流缓缓,已漫到众人的小腿。
  
  众人已能看到泥浆向这个方向蔓延而来。
  
  山腹蓦地震了下。
  
  石来失声叫道:“不好,多半是山壁破损后承力处坍塌,导致泥浆更快的涌入。”他一点没有说错,众人片刻后就发现泥浆涌入的速度比方才快了很多。
  
  眼看泥浆瞬间高出数尺的揪心逼来,就算郭嘉双手的关节都有些发白……
  
  “姬归!”
  
  曹棺忽然道:“我知道你看得听得到我们的声音。你或许不想我活,但女修、天女传人均在此间,你难道看他们死去,亦是视而不见?”
  
  声音远远的传开。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曹棺是和谁在说话,石来以为三爷神经错乱,艰难道:“不行了,我恐怕坚持不下去了,三爷……”
  
  泥浆涌来时看似静然,造成的死亡压力却让人陷入无边的绝望。
  
  石来饶是经历过太多的诡事,但在此时此刻,心理防线已近崩溃的边缘。他不恨曹棺,但想晚死不如早死,立即死了也不用忍受等待死亡的恐惧。
  
  若等泥浆灌口……
  
  他不愿再想,手一动时早有破天弩对准了心脏。
  
  “等等。”单飞急叫。
  
  郭嘉伸手握住了石来的手腕,眼中现出一丝喜色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的空间,有波纹荡漾!
  
  那是曹棺出现时曾有过的现象,如今又有了异常……
  
  有人来接他们?
  
  郭嘉、单飞想到这里时,均是上前一步。泥浆已到他们身前不过数丈,有厚重的泥浆爬上了他们的脚面!
  
  空间的波纹急速的震荡,蓦地破开个裂痕,瞬间后扩大变成个深蓝的洞口。
  
  难道说……通往云梦秘地的通道是在半空出现的?这种通道实在离奇,无论黄承彦找个几百年也是无法发现。
  
  郭嘉、孙尚香神色讶异,对这种景象虽不陌生,但也绝不熟悉。
  
  云梦秘地的人难道是用什么工具碎裂了空间,然后做出一条接引的通道?
  
  单飞望见那蓝洞的时候,居然瞬间醒悟了过来。
  
  破碎时空!
  
  既然单鹏能利用无间香、通灵镜穿越时空,黄帝他们如何会不懂这些事情?黄帝他们造出了空间之门,径直在云梦秘地和此间做出了一条时空通道!
  
  云梦秘地不见得是在山下,也不见得和琴鼓山连接,或许离琴鼓山很远……
  
  真正连是在云梦秘地的时空隧道!
  
  单飞想到这点时,心中震颤不已,曹棺本是慢悠悠的等死,却在那蓝洞出现后,奋力跃起喝道:“跟我来。快!”
  
  曹棺毫不犹豫的纵身跃入了蓝洞,瞬间不见。
  
  石来立即跟随消失。
  
  单飞稍有迟疑,见孙尚香望来的神色亦是犹豫,单飞明白她只有这条路走,喝道:“走!”他伸手抓住孙尚香皓腕,和她并肩冲入蓝洞之中。
  
  身形急速坠落!
  
  单飞一入蓝洞后就察觉景色倏换,如同从万米的高空径直摔了下去,他那时身冒冷汗,暗想如果就这么落下去,去哪里不清楚,落到地面后肯定会摔成肉酱一样!
  
  但人不是飞鸟,从高空坠落后饶是晓得腾挪,却再也控制不了下坠的速度。
  
  眼看二人携手越坠越急时……
  
  身形突凝。
  
  由坠落到静止的变化极为突然,单飞就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转,若非他体质绝佳,那一刻几乎要将内脏吐了出来。
  
  可他那一刻很快忘记了不适,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孙尚香亦是如此。
  
  二人并肩携手没有任何旁的动作,但二人却像克服了地心引力,如仙人般从空中缓缓的飘落,进入个粉红翠绿的世界。
  
  落叶缤纷,有万树桃花盛开着无尽的春色。
  
  是桃花林!
  
  他们来到了桃花林,亦到了真正的云梦秘地!
  
  Ps:家里网络差劲,鼓捣快一小时才能登陆起点专区,闷。有月票的兄弟还请投票,祝大家周末愉快!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