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英雄救美当救兵
    宋保军不慌不忙说道:“国栋啊,你向前走五步,在穿衣镜前停下,看看自己长的是什么人模狗样。”

    马国栋虽然觉得好像在被军哥捉弄,仍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对穿衣镜看了看,说:“我觉得长得还好吧。”

    “你獐头鼠目,五短身材,肚皮暴凸,长的也叫还好?”宋保军抽着烟冷笑道:“我们班的男生,基本都是这个样子,其貌不扬,其财不显,包括我在内。”他这话是把一号帅哥龙涯忽略了过去,不然没法把话说得完整。

    “那、那又如何?”马国栋开始显得自惭形秽。

    宋保军走到窗口看看外面景色,淡淡的说:“因为我们不帅,所以在这讲究外貌就是一切的时代始终竞争不过帅哥美男。他们不必主动便有女孩子倒追,而我们费尽千辛万苦去追求爱情只能换回一句‘我们不合适’。但我从来不认为出色的外表可以主导未来,才华才是男人最重要的东西。帅哥美女终究会有年老色衰的时候,而才华永远不会褪色。”

    众人显然深为赞同,都猛一阵点头。

    宋保军说:“诚然,外貌的好坏能决定环境的美丽程度,但脑袋才能促进社会发展。我们去演讲现场展示自己的才华不好吗?我们有东西证明自己不比帅哥差。而那些聪明的女孩子自然看得到我们的优秀之处。”

    马国栋、谭庆凯等人赶紧鼓掌:“军哥简直说到我们心坎里去了。”

    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姜忆惠已在西校区四号礼堂门口翘首以盼。

    门口处的招贴栏贴着本次公开演讲的全彩宣传海报。制作很是精美,中间是费迪南教授的大头像,一个头发蓬松满脸络腮胡的中年老外,下面是同时参加此次演讲的嘉宾,都是学校的语言类专业导师。

    宣传文字是英文,下方有一排很小的中文翻译:“英语为什么是这个地球上最优秀的语言文字?美国纽约州布林顿大学埃克森?费德南教授现场为您讲解。欢迎各位同学老师前来聆听智慧的声音。2016年11月5日,外语学院英语研究办公室宣。”

    姜老师背着两个包,一个包是随身物品,一个包是笔记本电脑,手里还抱着厚厚一摞资料,像是即将奔赴前线全副武装的战士。

    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在旁边笑道:“姜老师,还在等谁呢?今天我可是特意为你安排了前排嘉宾专座哦,找到救兵了没?”

    姜忆惠回头一看,眼前的女人浓妆艳抹,西装套裙,打扮得非常精心,脸皮有一丝产后的浮肿之色。左手一份文件夹,右手一只手机,眼神带有挑衅,正是她的前任情敌,英文系的老师方晓莹。

    两人本来是好朋友,一直阿惠阿惠的叫,闹翻之后改为“姜老师”这样正式而又冷漠的称呼。

    “什么救兵不救兵的。”姜忆惠没好气道:“我今天来就是听听你们有什么高深的理论。”

    方晓莹淡淡的说道:“那你就该承认英文比中文高级。”

    姜忆惠道:“如果你觉得中文不好,可以不用汉语说话。”

    方晓莹挑了挑眉:“我只是就学术上的优劣性做个讨论罢了,请姜老师不必激动。至于我用什么语言说话,这是我的自由。”

    姜忆惠不想争吵,还是忍不住说道:“汉字拥有三千多年历史传承……”

    方晓莹马上打断她的话:“ok,这话还是留到演讲会场上跟费迪南教授说吧。老是这种论调,你不觉得很烦么?”

    姜忆惠憋了一肚子气,看见远处对面一群人吊儿郎当的走来。

    西装夹克敞开着,嘴里叼着烟头,走路大摇大摆,凑成一堆大声说话,间或夹杂几句脏话,不像校园里五讲四美的大学生,倒像是街头成天不干好事的小混混。尤其是中间一个被众人簇拥的男生,穿一件款式又土又傻的手工针织毛衣,偏生脸上写着惹是生非四个大字,仿佛牢里刚放出来的恶霸。

    有几个外语学院的学生见他们一脸不善的样子,纷纷避让开来。

    姜忆惠看到他们,居然生出灾区群众盼望人民子弟兵的感觉,连忙挥手道:“宋保军,我在这里!”

    方晓莹连续啧啧啧几声,不屑的道:“姜老师,这就是你要等的人?都什么人哪这是!”

    “姜老师,这个老女人就是本校著名的交际花方老师?”宋保军人还没走到面前,已经大声喊了起来。

    方晓莹的一张肿脸马上黑如锅底。

    交际花在如今社会大多数场合似乎带有褒义,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贬义词。指的是什么?活跃在社交场中的女人,主要以取悦男人为主。

    宋保军一开口就说方老师是交际花,是老女人,当真口无遮拦。

    姜忆惠不知不觉对他多了几分好感,笑道:“演讲准备开始了,我们赶快进场吧。”

    方晓莹怒道:“姜老师,这是你教的学生?简直毫无教养!怪不得去没有任何前途的中文系念书!将来肯定找不到工作,成为社会垃圾!”

    宋保军乜斜着她,道:“姜老师,这就是你的同事?长得也太丑了吧!就这样的也好意思当老师?”

    身后一堆宅男兄弟会各自嘻嘻哈哈,只笑得方晓莹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狠狠一跺脚,道:“姓姜的,你给我记住!”气冲冲朝礼堂走了。

    姜忆惠抿着嘴假意严肃的说道:“宋保军,哪有你这样说一位老师的?吊儿郎当,还有没有一点学生的样子?”

    “姜老师,你误会了,我第一眼就感觉她不像好人。”

    “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打听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起进去吧。”

    四号礼堂比上次举行十月晚会的一号礼堂要小一倍多,正东面是主席台,仅能容纳七八百名观众,而且没有二楼。但内部装饰、舞台设计以及灯光照明、音响设备都是一流的。

    主席台后面一块暗红色幕布,左边一面美国星条旗,右边一面中华五星红旗。中间是几个黑体大字“英语究竟好在什么地方?——美国纽约州布林顿大学埃克森?费德南教授学术研讨会”,下方是英文翻译。

    中间一张半人多高的台子,下窄上宽,呈倒梯形形状,一条红地毯一直延伸到走道,有点美国国会演讲台的意思。演讲台前端是不锈钢制作的校徽,由稻穗、圆环、双手捧幼苗等艺术形态组成美观的图案。两边各架有一具摄像机,摄影师已经就位。

    还没有开始,音箱里传出女歌手沈幽桐的乐曲《星际旅程》,优美绚丽且奇幻,非常动听。

    观众席前头第一排多添了用课桌拼成的台子,摆着一溜的矿泉水瓶和各位与会嘉宾的姓名标志牌。二三排是其他嘉宾以及媒体记者的席位,除了本校电视台,其他各路媒体来的不多,主要是因为区区一个英语学术研讨会没有什么新闻价值。只有《茶州电台英语频道》来了一个记者,而且这个记者还是该电台在茶校特聘的。

    另有“香雾云鬟文学社”的高层干部来了一些人,她们也是《清辉玉寒》杂志的编辑,一贯用中文写作。来和美国学者做语言学术交流的同时也会向对方提出尖锐的问题。

    其他地方任意落座,只要喜欢英文的都可以来听。现场坐了一半位置,约莫四百余人,大多是外语学院的学生以及其他院系的英文爱好者。

    并非明星或者名人,一场普通的学术研讨会能有这么多观众已经不错了。以前有个杂志撰稿人开讲《丑陋的茶州人》,现场只有十名听众。而另一位电影导演在艺术学院开讲《灵魂的艺术》,观众则挤爆全场,不可同日而语。

    姜忆惠领着学生们进场,现场气氛立即发生变化。

    “大家快看,中文系的蠢材来了!”周围响起零零星星的嘘声,都是些叽叽喳喳的女生。

    “那个就是中文系的老师姜忆惠吗,长得好假啊,一定是整了容。”

    “呵呵,摆着个臭脸,不知给谁看呢。”

    “长成那种样子,比我们班方老师难看多了,怪不得男人被抢走。”

    边上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姜忆惠听见,还有喝倒彩的口哨声,十分刺耳难听。

    姜忆惠心想不用说一定是方晓莹雇来的水军,冷着脸一路走到前台没有说话。

    但也有不同声音,就有个长特别清秀的女孩子指着宋保军叫道:“那不是钢琴王子吗?那不是钢琴王子吗!王子,王子,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宋保军的演奏因为缺少录像的缘故,名声都没能流传出去,只有一部分现场观众对他印象深刻。

    那女生显然也是其中之一,不待众人反应已然飞奔过来,站在宋保军面前微微拢了拢头发,喘口气笑道:“你上次弹的《安魂曲》真的非常好听,我是你的粉丝,能给我签个名吗?”

    后面跟着的宅男兄弟会又羡又嫉。(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