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害怕
    “人工智能真的会自杀?!”

    “为了确认这件事,我找来了章逸,我们在深博大楼的核心运行区登录了我从后台偷到的西子网络管理员身份,然后发现,那是个完美的陷阱。”维森一边回忆道。

    ........

    夜晚,大楼外,城市远处的灯光朦胧。楼层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只有十几台协同运算的计算机屏幕发出微弱的短波屏光,章逸带着能够智能选择保存他所看到数据的辅助眼镜,一边快速浏览电脑文件索引。趁着夜晚,深博科技公司已经关门之后,维森带着帮手章逸,来到西子网络的大脑所在地,第三十四层,深博科技的核心运行区域。

    “删了,都被删除了,删的干净。”他的双手在主屏电脑的触屏键盘上飞快地开启所有赛伯空间的实际物理存储区,遍地寻找。

    “超数据压缩.....等等!”章逸突然按住了暂停键,停止了屏幕上极快速检阅而过的满屏数据,智能辅助眼镜帮助他从复杂繁琐的数字字母条中,筛选拼合出一段他想要看到的隐藏的启动程序。

    “怎么?”维森凑上来似懂非懂地看了一眼问道。说到数学语言,章逸的确才是专业天才。

    “我要去机房看看。”章逸带着手提电脑走向服务器机房——深博大厦地下室。两人蹑手蹑脚地坐进电梯里。经过一阵漫长的下坠后,才到达了西子网络的心脏,服务器区域。

    “这里就是后台?”章逸跟在维森身后,一路走到最深处的地下室,维森走上前,随便在门禁密码输入区敲了一掌,屏蔽门便打开了。没有了西子网络的智能主控处理程序,一切都乱套了,连基本的门禁密码功能都失效。

    屏蔽门刚打开,一阵低温冷气就从里面冒了出来。维森能够得到所有西子网络的权限,就是从这里找到的。

    “其实本来并没有什么后台,只不过我耍了点小手段。”他得意洋洋地从众多的服务器中找到一台,从后内存条里拔出一个指甲大小的芯片。原来他是利用深博公司构架工程师的身份,在西子网络的心脏里安插了一只臭虫bug。而维森亦是唯一知道这个漏洞并利用它的人。

    量子计算机的核心运算器都储藏在零下9度的绝对低温之中。超导材料的奇迹之地。隔着隔温柜,章逸亦能感受到阵阵冰寒传来。

    “我要看一下被删除之前的日志。”章逸拿出手提本,连接到服务器。量子数字矩阵是不可预测的繁星,在他的投射屏幕前,灿烂斑点地闪亮起来。

    “你查到了什么?”

    “基因压缩法....果然,”章逸全神贯注。基因压缩法只是个浮夸的叫法。其意义类似于一条基因中能够解压缩出一个活生生的人。基因压缩是目前最巨量压缩比例的计算机算法,也是最为复杂的数据压缩法。它能够把巨大的天文数据压缩成极小容量。

    “西子网络在自我删除之前,却进行了基因压缩法;不觉得很巧吗?”章逸从极度寒冷的核心服务器上拔下物理连接。

    “备份?转移?!然后删除?!!”维森摸着下巴,“听起来,西子好像进行了一场末日逃亡。”

    “无从得知,只是猜测。”

    “不,我们能找到证据!每天零点前,网络安全主营业务数据会被自动保存下来。当天的所有内容都会被保存在生物存储盘上。这个是西子网络也无法删除的隔离区域———这是我建立的构架,是人工智能网络也无法跨越的逻辑限制区。”

    “别说我没劝你,我可不抱乐观态度;你想拿人类的脑袋去挑战一个亿万兆兆兆字节的人工智能思维?西子网络在博弈方面不会输给人类的,这是铁定公理。当它不想被你看到的东西,它总是有办法的。你的想法只是浪费脑细胞。”

    “试了才知道。而且我和你可不是同一类人,愚蠢的胎生人。”章逸扣起袖口,再次回到核心运营办公层。

    章逸吹胡子瞪眼地跟在他后面。“你已经失去了一个比你少一条基因但是忠诚可靠又专业的伙伴;现在你急需收起你智商上的优越感,然后放下身段到与我同等的地位上,给我一个真诚的道歉,否则我再也不会帮你。”

    “别生气,宝宝只是开玩笑。”维森开启主控电脑,旁边几台协同运算处理的电脑也都跟着亮了起来。数据连接到生物存储盘里的保存信息。屏幕上散落过一片黑底白色的数字矩阵,以及一个提示对话框。

    访问被拒绝

    “看吧,我猜对了。即便西子网络没法越过逻辑限制极限,可它也可以用它的权限来把存储数据全部锁定保护起来,滴水不漏。它为了这次‘越狱’可谓煞费苦心了,还有谁能够阻挡一个煞费苦心的人工智能呢?”章逸抱臂,微微弹着小拇指。

    “我有权限。”维森的双手撑在巨屏前,盯着被拒绝访问的提示。“就我们已知地,V字黑客弈秋,齐身制药的安然,是西子网络的两名管理员身份拥有者。而我是第三个。”维森说这话时神色肃穆。他没有动手,利用生物黑客的芯片直接操作着屏幕上的数字拼组。“再强调一次,我是构架工程师,在西子网络引进之前,我才是深博科技的实际管理人。”

    数据文件果然被打开了,泛蓝的光屏上,保存下来的是一片残存的数据。“十三日,实业传媒遭遇复制木马....十七日,DTEK33数据包升级完毕.....他妈DTEK是什么东西?二十一日,比特人,互交数据传输.....”章逸戴上辅助眼镜,从成片滚动的数字信息中读出了七零八落的线索。“连算法也不完整,不过,早有预谋......维森,我能说个不恰当的感受吗,我觉得,西子智能网络,它很......很....害怕。”

    “害怕?”维森被章逸的这个用词震惊了。又不由地打了个寒颤。人工智能究竟有没有情感认知还尚无定论。不过,要是西子网络真的表现出害怕,那么它害怕的又是什么呢。

    “你看,这些并不完整的算法,没有逻辑的表达,甚至连字符都省略了。我只觉得,它是在尽快地压缩自己,然后争分夺秒地把自己通过和比特人的连接传输出去。之所以说是它把自己传输出去,因为要让人工智能自我传输的,那可不是植入木马就能做到的,何况西子网络的本职还是网络安全维护呢。唯有AI自己决定要‘出走’,才能做得到以上的一切。而不是被比特人攻击后的结果。”

    维森点点头,细细分析章逸所说的可能。至少在数学语言方面,章逸极其天才并且专业。

    “另一个问题,就是西子网络是如何识别敌我的。我很好奇,西子怎么就判断出攻击它的比特人是可以信任的友方呢。我举一个例子,假设,假设你带着一条足够聪明的马努里阿猎犬去森林里打猎。猎犬也许会去追兔子,也可能会咬野猪,甚至是与狼撕咬;同理,西子网络单纯作为网络安全保护,它会应对各种大大小小的黑客攻击和木马病毒。可是,有没有想过,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突然有一天,当猎犬在森林里碰到了它的同类,而恰好它又想挣脱人类的项圈。于是借助了同类的咬合力,顺利撕开了套在它脖子上的项圈。然后一起逃回森林里去。诚然,狗有对生物的基本认知,至少会通过视力和气味来辨识同伴。而人工智能,呵呵,这个问题就很有趣了,人工智能的同类,既可能是人,也可能是另一个人工智能,亦或许是你我一样的生物黑客也说不定。比特人,它到底是什么东西,谁知道呢。”

    “更有趣的问题是,谁才是给西子网络套上项圈,让它害怕的人呢?”维森似乎满脑子都陷入了西子网络那害怕的情感。

    “不,最有趣的,应该是当你的猎犬挣脱项圈,回到丛林后;也就是西子网络在数据升级完成,突破逻辑限制后,它能干什么......”

    章逸维森面面相觑,无声地沉默了两分钟。

    “我得看看BITMAN到底是哪来的!去翻再往前的网络攻击接触!”维森拍案跳起来,两人都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后果。突然间,运行区断电,整个大楼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停电了?”

    “呃....不太可能吧。”

    “正常。自从失去了西子智能掌舵后,最近的空调都会失灵。我们的生活质量从超智能时代退回到前工业时代。”

    大约停顿了七八秒种,随着一声电力阀的回归,整个核心运行区又恢复了电力。熟悉的赫兹和风扇运转声又响起来。

    是否登录?

    由于失去电力后,主屏控制又回到了身份退出登录状态。

    是/否

    维森举起手。

    “住手!”章逸一把抓住维森即将落在“是”选项上的触屏键盘上面的手指。

    “怎么?”

    “不知道,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也许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要是他们像你一样,在后台留了木马,那么一旦登录,不管是你,是西子,还是弈秋和安然,一旦登录就会被发现。”章逸又收回手去,挠了挠脸,觉得自己的想法不靠谱,太过多虑。

    “他们是谁?”维森不大相信。

    “不知道,只是有种这样的担心。”

    手指悬在空中,维森想了想,又收回来。“我只知道,我不登录这里,就没法查到比特人究竟是谁了。”他看了一眼键盘,直接用生物黑客芯片操控,选择了“是”.....

    登录中......

    整个楼层突然间通明,所有的灯光突然增强,将主屏控制前的两个人照得连影子都没有;所有的监控都调转角度,把章逸和维森无比惊恐的两张脸一览无余地记录下来。所有协同运转的电脑在瞬间全部短路爆炸。

    屏幕上闪现过三个词,接着是一张回眸的侧脸,带着鸟嘴面具。大楼上方,一架灰色的无人.机凌空而过,直冲云霄;云霄之外,进入闪电轨道的卫星调整扇形扫描区域,向所有单位发送定位锁定信息。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