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节 致命的错误
    单飞看到下方万树芬芳、春色不尽的桃花林时,先是震撼,随即游目四望。
  
      他不是个浪漫的人。
  
      当初在邺城时,和晨雨的浪漫也是兄弟们帮忙营造的。
  
      面对如此美丽甚至可说是瑰丽的景色,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他们历尽千辛万苦,这次真的算到了云梦秘地,曹棺、郭嘉他们呢?
  
      他低头望去,很快发现曹棺、石来在他的脚下,郭嘉却在他的头顶。
  
      他们五人都是漂浮在空中,缓缓的下落。
  
      郭嘉饶是镇静,遇到这种奇异的事情、又看到这般壮丽难言的景色,还是神色讶异。不过他很快在空中负手欣赏起下方的景色来,回到悠然之意。
  
      只要还活着,他就会选择轻松自在些。
  
      看不到下方的曹棺、石来的神色,单飞扭头向孙尚香望过去。
  
      孙尚香轻咬红唇,那一刻倒没有什么惊吓的表情。
  
      一路行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新愁旧情浓了相思,远了相眺。她醒来时听到单飞急问晨雨下落时,认定她就是晨雨时,心绪飘摇。
  
      牵手还能有多久?目的达成,或许就是离别时刻的来到。在看到桃花林时,她却终于抛却了愁绪,沉醉于那一刻的逍遥无扰。
  
      感觉到单飞望过来,孙尚香脸色微红,回眸望来道:“好美的景色。”
  
      我真想和你永远留在此时此刻,或者我们种上一大片桃花林,不再理会勾心斗角,远离了世俗尘嚣……
  
      她心中这么想的时候,就听单飞柔声道:“那我们以后有机会,种这么一片桃花林好不好?”
  
      芳心微颤,孙尚香低头未语。
  
      你怎知我想和你种上一大片桃花林……
  
      她垂头的光景,并没有留意到单飞脸上闪过丝失望……
  
      抬头再望,她只看到单飞脸上浮出的笑容,终于从陶醉中回到现实,孙尚香低声问道:“这是哪里?”
  
      二人察觉脚踏实地时,就听一人温和道:“老夫称此地为世外桃源。”
  
      单飞、孙尚香携手并肩的回望去,就见一黄发老者盘膝坐在一棵桃树下笑望着二人,抚着黄须道:“老夫许久未见到如此天作之合的一对儿,不敢请教两位大名?”
  
      孙尚香略有异样。
  
      她经历了狼群、食人鸟、迷宫后,认定此间不会欢迎外人的到来,不想初到此地后见到的老者居然是这般的和蔼可亲。
  
      “在下单飞。”
  
      许多人都是遇强则弱,遇弱不强的,单飞的特色是遇到强弱都有办法用一种方法交流下去。
  
      谦逊、真诚,轻松自在的活法,问心无愧的面对。
  
      黄发老者缓缓点头道:“好名字。想必为你起名字的人,希望你能是个自由自在的人。”
  
      单飞怔了下,他不知道巫灵儿是否真的这么想,但感觉老者说的很有道理。见老者望向孙尚香,单飞索性道:“她是江东郡主孙尚香。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孙尚香有些异样,没想到单飞给她这么一个评价。
  
      老者微微一笑。
  
      单飞终问道:“还不知道老丈高姓大名……”他准备用循序渐进的方法开始试探。
  
      “他叫姬归,我方才喊的就是他!”曹棺的声音中有丝颤抖。
  
      单飞愣住。
  
      在蓝洞出现前,他的确听曹棺喊过姬归的名字,又说什么女修、天女传人均在这里,姬归不会视而不见。
  
      蓝洞转瞬就开。
  
      当时情况紧迫,单飞真没有多想什么,但一听曹棺所言,才意识到曹棺喊的就是眼前这位祥和的黄发老者。
  
      这老者和黄月英类似,都是黄头发,差别就是他不是黑皮肤。
  
      曹棺说了,姬归不重视他曹棺的死活,但对女修、天女传人不会视而不见。姬归开启时空之门就是因为他和孙尚香的缘故?怪不得他只问了单飞、孙尚香的名姓,对于负手而立的郭嘉、沉默胆怯的石来,却是看也不看一眼。
  
      这老者如何会确定他们的身份?
  
      单飞片刻间想到这些,见老者微微点头,对曹棺所言直认不讳,一时间反倒不知说些什么。
  
      “却不知……此间是什么地方?”郭嘉一旁问道。
  
      姬归微微一笑,“老夫方才已言明……”
  
      他话音未落,曹棺上前一步喝道:“姬归,诗言在哪里?”
  
      郭嘉听姬归说过什么世外桃源,但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他释疑,因此重新发问,等见到曹棺的模样时,郭嘉微微吃惊。
  
      曹棺双眸红赤,握紧的拳头关节咯咯作响,额头的青筋如蚯蚓般的蠕动,看似一言不合,就要对姬归老拳相向。
  
      姬归轻叹道:“十数年……你已到过此地,问过我这句话。”
  
      单飞凛然曹棺的表现,心中戒备又有滑稽的感觉——对他而言,这十数年好像不过是半天的功夫而已!
  
      因为在不久前,他看到曹棺在十数年前,如今曹棺返回,十数年可说是转瞬即逝。
  
      曹棺嗓子都哑,“是的,我问过你……可你说……你说……”他本是沉稳的人,这刻情绪却变得异常的激动,“你说这里没有诗言。”
  
      “不错。我十数年前的答案和如今一样……”
  
      姬归正色道:“这里没有诗言!”
  
      曹棺怪叫一声,纵身而起时十指探出,看起来就要掐住姬归的脖子!
  
      众人惊诧。
  
      哪怕就算石来都知道,能开启如此奇诡门户之人,必定有非同凡响的本事,曹棺心机虽深,武功却绝对不高,他这么做,和飞蛾扑火有什么区别?
  
      单飞早感觉曹棺的异常,在曹棺纵身而出时,亦跟着飞出,一把抓住曹棺的背心,硬生生的把曹棺拎了回来。
  
      他知道眼前这个姬归看似和蔼,恐怕和夜星沉一般,不但传承了黄帝的文明,还有黄帝他们的神通。
  
      哪怕只是一成,放在世俗中就和神仙仿佛了。
  
      此人的深不可测只怕还在夜星沉之上!
  
      和这种人有得谈自然要谈,你曹棺本来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如今却和吃枪药一样,究竟在做什么文章?
  
      姬归见曹棺扑来时动也未动,见单飞拉回曹棺,亦不过微微一笑,“天女传人的身手果然不差。”
  
      他说话时的声调根本没什么波澜,似乎在说今天你吃饭了没有般的平淡。
  
      单飞一听,知道自己的功夫在这老者面前恐怕不足一哂,转望曹棺低声道:“三爷,有些话慢慢讲好不好?”
  
      曹棺身躯颤抖个不休,可终究松开了双拳,嗄声道:“姬归,你骗不了我,我知道你们派人捉回了诗言。”
  
      姬归轻声叹道:“老夫说过,这里并没有诗言!”
  
      单飞心中不解,暗想当初曹棺使用无间香,就是要回弥补过错,甚至要救回诗言的性命。当初诗言守在天坑中不见天日,曹棺再和诗言相见,定然会改变些事情。
  
      怎地会变成诗言被云梦秘地的人抓来?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曹棺到此,还是要救诗言?
  
      郭嘉一旁负手旁观,突然道:“我等初到贵地,难免言语不周。若有失礼之处,还请老丈莫要见怪。”他知道这种局面下,最好的方式就是缓和下矛盾,轻轻的一句话先表明自身的善意,只想慢慢查明事情后再做打算。
  
      他和单飞般,都是谋而后立之人,不过对往事亦是糊涂,根本不知从何下手。
  
      姬归微笑道:“老夫不会见怪,最近本近大喜之日,难得天女传人到此,老夫着实喜欢。只是……”
  
      略有停顿,姬归客气道:“看诸位很是疲惫,不如先小憩一日再来详谈如何?”
  
      主人这么商量,单飞、郭嘉都是入乡随俗之人,亦怕曹棺和姬归开战,齐声道:“悉听老丈的吩咐。”
  
      姬归轻拍手掌道:“天理,带这些贵客去休息。”
  
      众人回头望去,见一汉子不知何时到来,他全身上下均在黑色的披风内,就连一张脸都在披风的阴影内。
  
      汉子背负单刀,刀柄高过头顶。
  
      刀柄极宽极长,显示使用人的手掌亦很大。黑色的刀柄,缠着一条血红的丝巾,在桃花林中轻轻的飘动。
  
      此人和世外桃源格格不入!
  
      郭嘉奇怪中带着警觉,他武功极高,但亦在此人悄然接近丈许内才有察觉,暗知这汉子的武功着实不容小瞧。
  
      “有劳兄台了。”郭嘉客气道。
  
      那汉子不过“哼”了声,领众人向桃花林深处走去。
  
      众人行进百来步,就觉得前方豁然开朗,有土地平旷,房舍难数。房舍旁的良田、美池、桑竹一应俱全,单飞等人若是不知道这里是在大泽之下,几乎以为是到了个太平乡村。
  
      那汉子领几人到了两间房舍前,闷声道:“你们在这休息好了。”他说完后转身就走,倒没有任何客气。
  
      单飞无暇琢磨那汉子的态度,一入房间后立即道:“三爷,怎么回事?”
  
      曹棺抓住了单飞和郭嘉,满目通红道:“你们一定要帮我。”
  
      单飞本要甩开曹棺,但见他绝望的神色,终究有些不忍,“你要我们帮手,总要说出真相!”
  
      郭嘉亦是点头。
  
      曹棺抓着单飞和郭嘉,如同握住最后的希望,嗄声道:“我错了,我错的实在厉害。”
  
      泪水两行,顺着那黝黑干裂的脸颊流淌,曹棺哽咽道:“我当初只以为诗言是不满我的所为,这才躲在天坑。我千辛万苦的找到她,本想改变我的过错。可我知道无力去改变从前的曹棺……这才决定此生要陪着她……哪怕她再不认识曹棺。我劝她出了天坑,陪她游荡天下,只想尽自己最后的时光让她欢颜。”
  
      孙尚香对曹棺本没什么印象,但看着他痛楚抽搐的脸颊,却是忍不住的心伤。
  
      曹棺深爱着诗言。
  
      他这一次不再选择高傲的倔强,而是选择了牺牲自己的一切默默的陪伴在爱人的身旁。
  
      或许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能为诗言做到的极限!
  
      单飞许久才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不觉得你做错了什么。”
  
      曹棺紧张道:“可我那时根本不知道一件更致命的事情!诗言是从此间逃出去的,她躲在天坑中,等我的时候亦在躲避此间人的追杀!因为一入此间的人,本是再不能出了云梦泽!违抗者……从来只有死路一条!”
  
      周身抽搐,曹棺痛苦道:“我以为我是爱她,却不知道……我又害了她!”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