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血魔将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少女凄厉到极致的声音,在这座城市中刺耳的传开,那声音之中的绝望感,足以让得任何人为之悸动。

    而此时,城市中其他那些原住民,也是在少女的凄厉声音下回过神来,然后他们不约而同的对着牧尘所在的方向跪拜下来,浑身颤抖,那模样,犹如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一般。

    “天神大人,求您救救我们!”

    此起彼伏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所有的人,脸庞上都是有着深深的绝望,那种被犹如猪狗一般圈养起来的生活,让得他们失去了所有的尊严,甚至,他们连死亡的权利都没有。

    他们存活下来的唯一用处,似乎就是为了那些恶魔般的血邪族提供源源不断的鲜血。

    当然,他们允许繁衍后代,但是他们的后代,也将会犹如猪狗般的被圈养,如此不断的重复下去。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但在那绝对强势的力量之下,他们的反抗无疑是蝼蚁的挣扎,除了给那些恶魔一些乐子之外,基本毫无作用。

    那些恶魔,根本就是无可匹敌的存在。

    但眼下,在早已绝望的他们面前,忽然的出现了一位如此强大的神秘存在,他们不知道这个神秘的青年是否出自他们一族,但至少,眼前的人,并没有那种凶戾之气。

    或许,他们的命运,能够被眼前的神秘青年所改变。

    一想到此处,此地那无数原住民都是疯狂的磕着脑袋,丝毫不顾额头上流淌出来的鲜血,这点痛,与被圈养起来的耻辱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牧尘望着这一幕,也是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此时此刻,他终于是明白为何大千世界在面对着域外邪族的侵略时,会选择摒弃所有的恩怨,所有的生灵都是抱团抗衡。

    因为,一旦域外邪族真的占据了大千世界,那么其中所有的生灵,也都将会犹如眼前这个下位面中的原住民一般,被圈养奴役。

    这域外邪族,是真正不可共存的大敌!

    牧尘袖袍一挥,一股柔力席卷开来,将那些正在疯狂磕头的人尽数的扶了起来,他目光环视,望着那一道道颤抖的目光,微微点头,道:“放心吧,我会将你们救出此地。”

    这些下位面,都是属于大千世界,虽然层次上低于大千世界,但却依旧被视为大千世界的一部分,而在大千世界中,也很少会有人对下位面抱有歧视,原因很简单,下位面虽然层次低,可一旦出现了能够打破位面桎梏,抵达大千世界的天骄,那必然是真正的枭雄,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如炎帝,如武祖...

    所以,同为大千世界之人,牧尘虽然不算是滥好人,但也不会坐视这些人被血邪族当做猪狗圈养来屠杀。

    “谢谢天神大人!”

    面前的少女,泪流满脸,其他所有人,更是激动得再度要跪拜下来,但却被一股柔力托着,无法跪下。

    “这里面似乎还有一个家伙?”牧尘目光看向城市的最深处,然后冲着面前的少女随意的问道。

    在他的感知中,城市深处,还有着一道隐晦而强横的气息,只不过那道气息似乎正处于沉睡之中一般。

    听到牧尘的问题,少女俏脸一白,声音因为恐惧都是变得有些颤抖起来:“天神大人,那是血魔将,实力极为的恐怖,但现在正在沉睡中,我们赶紧趁他还没醒过来离开吧。”

    对于那血魔将,他们都是恐惧到了极点,因为每一次他的苏醒,都将会吸食上千人的鲜血,残暴无比。

    “血魔将么…”

    牧尘微微沉吟,旋即他笑了笑,手掌忽然一握,一颗百丈巨大的灵力光球在其掌心成形,然后便是直接在那无数道惊恐的目光中,对着城市深处丢了进去。

    轰!

    灵力光球爆炸开来,城市深处无数建筑被夷为平地,下一霎,一道血红光柱冲天而起,一道充满着戾气的低吼声,顿时在这天地间响彻了起来。

    “谁敢惊扰本将沉睡?!”

    听到这低吼声,城市中那些原住民顿时脚跟发软的瘫倒了下去,面色惊恐欲绝,这座城市中最为可怕的魔王,竟然在此时醒过来了。

    “我们都得死…”有着人绝望出声,在他们的眼中,那血魔将实力太过的恐怖了,他们觉得,就算眼前的神秘天神大人也是强大,但也不见得就能够打败那位血魔将。

    “天神大人,如果情况不对,您就先走吧!”少女俏脸惨白的道。

    牧尘瞧得他们那惧怕的模样,不由得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他已经感知出了那血魔将的实力,应该是相当于大千世界的地至尊大圆满,这种实力,现在他真是翻手就能够拍死一堆。

    “血邪族中,血魔将算是什么档次?”牧尘问道。

    少女一怔,旋即茫然的摇了摇头,在他们的眼中,血魔将就已经是犹如恶魔之王一般,哪里还见过比他们更强的?

    牧尘见状,则是略显失望,看来这些人知晓的情报也是极为的有限。

    “天神大人,对于血邪族内部的情报我们知道得不多,但女王定然是知道的!”瞧得牧尘的失望,少女连忙说道。

    “女王?”牧尘一愣,那又是什么东西?现在的这些原住民竟然还有着什么女王?

    不过还不待他问出口,那城市深处的血光忽然冲天而降,落在天空上,化为了一名身披红袍的身影,在其白皙的身躯表面,有着诸多血红纹路,看上去极为的诡异。

    显然,这应该就是那一位血魔将,他在现身后,瞧得那些漫天血雾,面色不由得一变,厉声道:“你们竟敢杀我族之人?!”

    “谁干的,给本将滚出来!”

    他的咆哮声,化为滚滚音波,自天地间席卷开来,无数原住民索索发抖,满脸的恐惧。

    “一些吸血的臭虫,死便死了,有什么好激动的。”牧尘则是在此时抬起头来,笑望着那血魔将,道。

    “是你做的?不知死活的东西!”血魔将眼中血光涌动,暴戾无比的盯着牧尘,下一霎那,万丈血光自其体内爆发而起,而其身影,竟是化为道道残影,掠过虚空,直指牧尘。

    滔天的血海在其身后呼啸,声势骇人之极。

    牧尘望着那滚滚而来的血海,则是摇了摇头,下一瞬间,他的眼神陡然变得冷厉下来,五指紧握,平实无奇的一拳,重重轰出。

    轰!

    一拳轰出,有着水晶之光自其拳下蔓延开来,然后直接是轰在那呼啸而来的血海之上。

    砰!

    一拳落下,空间震荡,大地蹦碎,而那滔滔血海,竟是轰然爆炸开来,血海之中,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而起,再然后,此地众多原住民便是惊骇的见到,一道狼狈的血影,直接是从爆碎的血海中倒飞了出去。

    砰!砰!

    血影撞碎无数建筑,在那地面上犁出了一道数万丈的深深痕迹,硬生生的从城内轰出了城外...

    牧尘望着那倒飞出去的人影,手掌一握,吸力暴涌,那道被轰飞出去的身影则是倒射而回,被他抓在了手中。

    牧尘低头,他望着手中这具极为扭曲的冰凉尸体,这血魔将的脸庞上,还残留着不可思议的神色,而牧尘则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嘴角。

    他没想到这血魔将如此的不堪一击,仅仅只是一拳,就被他硬生生的给轰死掉了。

    “真是废物,还想从你嘴中撬点情报。”牧尘没好气的摇了摇头,然后便是将这血魔将的尸体犹如垃圾一般的丢了开来。

    而此时的这座城市,再度变得死寂。

    那些原本因为血魔将的出现而恐惧得索索发抖的人,此时脸庞上的神情再度一点点的凝固,此时他们几乎是觉得今日的一切都是显得如此的虚幻,不仅平日里难以匹敌的血邪族恶魔被犹如蝼蚁般的一脚踏死无数,甚至连这犹如恶魔王般的血魔将,都是在眼前这神秘青年的手中,一拳就给轰飞了...

    “被折磨得已经出现幻觉了吗?”有着人喃喃苦笑,这一切,真的是太不真实了,他们无法想象,这个天地间,竟然还有着如此强大的人。

    “天神大人!”

    那清秀的少女,则是眼神狂热的望着牧尘,如此强大,除了那传说之中的天神之外,还能是什么?

    难道天神看见了他们的绝望,所以降临下来拯救他们的吗?

    “赶紧走吧。”

    牧尘见状,淡淡一笑,冲着少女等人挥了挥手,然后不待他们说什么,身形一动,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少女以及众多原住民见状皆是一急,不过牧尘消失得极为迅速,让得他们无法阻拦,最终他们对视,都只能苦涩一笑。

    所有人都是跪拜下来,对着牧尘消失的地方重重磕头。

    半晌后,他们方才再度起身,然后开始疯狂的逃离这座城市,他们知道,这里很快就会有其他的血邪族赶来,如果再不逃走,他们又将会落入以往的结局。

    而随着这些原住民的逃离,高空上,牧尘的身形闪现出来,他望着那些逃离的身影,面露沉吟之色。

    “先前他们所说的女王是怎么回事?听起来似乎对血邪族很了解?”

    “在被血邪族占据的世界中,他们还有着力量汇聚在一起反抗吗?”

    “但他们的力量,应该不足以抗衡血邪族…”

    “看来需要暂时暗中跟上去了…”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