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茶校第一女神
    被粉丝当众索要签名,不管那女生长得确实比较耐看,宋保军内心爽快到爆,淡淡笑道:“对不起,我没带有笔。我想你也没带有纸和笔。”

    那女生马上改口道:“那我和你合影可以么?拜托,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合影!”

    宋保军点点头站在女生身边,那女生拿起手机对着两人咔嚓拍了一张相片,连声道谢不止,激动得脸都红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小插曲更坚定了宅男兄弟会的想法:相貌不算重要,才华才是吸引异性的最重要武器。不信你们看军哥那么傻的样子也有粉丝!

    姜忆惠坐在第一排,宋保军等人在第二排随便找了空位坐下。宋保军专门坐在姜忆惠的身后,方晓莹就在他们的不远处。

    不一会儿,外语学院副院长臧信洪快步走上演讲台,面向所有人先是说了一大段英语,然后换成中文说道:“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各位老师同学,大家下午好。”

    现场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臧信洪说:“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是文化大融合的时代,从美利坚的牛仔裤到英格兰的流行歌曲,从法兰西的奢侈品到意大利的服装周,已经走遍世界,全球化的过程不可违逆。我国历史上的丝绸之路、玄奘取经、鉴真东渡、郑和下西洋都是文化交流的典范。在交通和通讯工具日新月异、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文化传播和交流已经成为地球村的居民的一种生活方式。……”

    “文化多样性是人类文明的客观现实,也是人类进步的重要动力。在文化交流的进程中不仅需要克服屏障和障碍,而且需要超越思想观念不同的束缚,更需要克服形形色色的偏见和误解。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发展模式的差异不应该成为人类文明对话的障碍。我校领导支持文化多样性,效力于推动不同语言文字的交流与对话。为此,我们邀请到来自美国纽约州布林顿大学的埃克森?费德南教授。”

    “费迪南教授不仅是一位出色的语言学家,更是学识渊博的学者。他对语言文字上的见解有其独到之处,相信英文系的同学已经读过相关论著,有着深刻的体会。下面有请费迪南教授,大家欢迎。”

    现场的掌声更为热烈了一些。

    一个高大的中年白人男子应和着掌声走上演讲台,长相和海报里的差不多,满脸络腮胡,高鼻深目,戴一副黑框眼镜,乱糟糟的亚麻色头发盖过了耳朵。

    穿得倒是工整,西装革履,衣冠楚楚,手里拿着一叠稿子。有两个男学生搬来一块简易黑板放在他的右侧。

    “亲爱的朋友们,很高兴你们来听我的演讲。”

    费迪南说到这里顿了顿,众人的掌声再次响起。他用的是中文,语调平仄不分,带着明显的大舌头。

    费迪南等掌声止歇,开始直入正题:“我们都知道,英语是世界上最被广泛使用的第二语言,也是使用最多的国际语言。英语在世界上的地位毋庸置疑,世界上百分之六十的信件是用英语写的,百分之五十的报纸杂志是英语的。英语也是与计算机联系最为密切的语言,大多数编程语言都与英语有关。如果我要把它的辉煌历程全都说出来,恐怕一整天时间都不够。”

    他的中文不够流利,其中夹带了不少英语单词,这并不妨碍听众们理解。

    “英文属于发散性思维的语言,逻辑严谨,条理清晰,所以对于东方而言,西方各门学科的发展都非常强劲而又深远。由于追求言之凿凿,精确到位,用英文来学习、交流和探讨相关专业领域的学术及其他问题显得非常重要。而中文的模糊随意性大,表述精准尚有困难,应用于科学技术的专业学术文章创作和概念表述还是有很大的难度。”

    费迪南说到这里,宋保军竟不住点头,果然说得很有水准。而且这个视角也非常独到有力。

    一门精准表述的文字,才是科学发展的重要手段。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西方科学始终保持领先。而他们又凭借发达的科学推进了国家的现代化,进而占据世界顶端。

    费迪南说道:“当你们还沉浸在诗词歌赋,对简单写意而又优雅华丽的文字感到得意的时候,英语国家的语言思维推动引发文艺复兴,开拓工业文明,已经把你们远远抛在了后面。语言并无优劣之分,从易用性、方便性和传播交流便捷性的角度来说,字母表音文字远远超过汉字。所以我有个结论,想进步,想发展,必须学习英语。”

    现场响起掌声,姜忆惠急忙回头去宋保军,问道:“喂喂,你有什么想法快说出来啊!”

    “急什么,等他把自己的观点通通说完不迟。”宋保军一边听一边消化费迪南的理论。

    费迪南说:“英语的进化得感谢法语。法语曾经是印欧语系中进化层次最高的。古英语跟德语一样复杂——较低级的语言向来比较复杂,例如俄语——诺曼底大公入侵大不列颠,顺带把法语带了进去,使得古英语开始融合发展,继而进阶。当然现在英语是欧洲各语言进化最快的,已经接近语言发展的最高层次:分析语。”

    第三排有个女生高高举起了右手,是香雾云鬟文学社的成员。

    费迪南没理那位女生,继续说道:“可以说,世界上大部分先进的语言都朝着分析语的方向发展,比如法语,比如保加利亚语,它们的变格规则已经大大简化。”

    那女生仍然高高举着右手,费迪南终于停下,微笑问道:“第三排那位穿红色外套的女士,请问你有什么疑问么?”

    有一位工作人员向那位女生递过话筒。

    女生说道:“费教授您好,英语还在朝着分析语发展,而汉语早已是分析语了,是语言的最高级形式,对此您有何看法?”

    费迪南仔细听着她的发言,微笑道:“至于什么才是语言的最高级形式,至今学术界尚未有公论。屈折语也有其高级的层面,分析语也有低级的地方,而今世界语言已经显示融合的端倪,孰优孰劣很难说得清楚。你的问题很好,请坐下吧。”

    便有一个学生朝那女生冷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别来显摆成不?还不能正视中文的落后地位,再不重视英语教育,我们国家永远发展不起来。”

    另外几个学生跟着大笑,都是先前姜忆惠入场时发出嘘声的学生。

    费迪南说:“我认为中文把词义更多的放在阶级划分上,引申而来的是各种各样复杂的身份,比如叔叔、伯伯、舅舅、姑父、姨父、表叔等等表示身份的词语,在英语只需要一个‘uncle’。这么多意义不大的词语,对于承载科学是没有多大帮助的。只有英语才能承载科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我有不同意见。”宋保军突然起身大声说道。

    观众席四百多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宋保军,有人喊道:“不准干扰费迪南教授的演讲!”

    还有人叫:“不接受进步的思想,必然是中文系那帮蛀虫,让他滚蛋!”

    工作人员一时不知该把他赶出去还是把话筒递过去让他发言。

    方晓莹冷冷发笑。

    宋保军傲然而立,环视当场,目光在四号礼堂里转了一圈,重新落在费迪南教授身上。

    四处喧嚣嘈杂,似乎现场所有听众都为这个故意捣乱的学生所激怒。

    尽管场面混乱,宋保军仍然清晰无比的听到从西北角传来一个“咦”的声音。

    这个声音再也熟悉不过,他第一时间回头去寻找声音来源。视线穿越黑压压的人群,立即捕捉到那张清丽脱俗的面孔。鹅蛋型丰腴白皙的脸蛋上一对清亮乌黑的眼眸,晶莹透澈得宛若两汪潭水。她的睫毛长长密密,柔软的覆盖在眼睑上,不时随着眼睑的启合微微眨动,使人感到一种纯女性的娇美。

    那是袁霜,号称茶校第一女神的袁霜。

    宋保军本来还带着笑意的脸色猛然转冷。

    袁霜也同样感到惊讶,情不自禁将目光转到别处,随之而来的是略显紊乱的心跳。

    袁霜读的是工商管理学院,所学内容带有大量英文的专业术语,英语不过关不行。今天的演讲,她也是很久之前就开始关注了,特地跑过来听一听。

    随同袁霜一起来的还有学院里的几位姐妹,都做了精心的打扮。涂脂抹粉,描眼画眉,绿袄红裤装束时髦,仿佛不是来听一场演讲而是参加茶州大学的秋季时装发布会。

    能在这里遇见宋保军,袁霜非常意外。在她印象中,宋保军虽然满腔真诚,却奈何不过不学无术,只会沉迷电脑网络,讲话结结巴巴,经常词不达意,何时何地有过一丝一毫潇洒的影子?

    现在的宋保军冷漠沉稳,眼神总是透出玩世不恭的笑容,这是袁霜所想象不到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