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节 毛骨悚然的发现

      众人相顾愕然,单飞更是感觉到使用无间香后宿命的无奈。
  
      单飞和晨雨曾经猜测过诗言为何要离开曹棺。在单飞想来,诗言离开曹棺后守在暗无天日的天坑中孤独至死,多少有点自闭的意思。诗言喜欢曹棺,却渐渐不满曹棺的所为,在多次提醒无效后这才选择了离开。
  
      晨雨有着另外的一种猜测,她认为师父是怕。诗言期待曹棺的改变,却怕时空因她错乱后再也遇不到曹棺,因此诗言没有选择改变,而是宁可等待。
  
      怕是因为爱。
  
      终于听到曹棺叙说诗言的事情后,单飞才发现事情和他们猜测的仿佛,却亦有区别。
  
      诗言从云梦秘地逃出去的,她遇到了曹棺,爱上了曹棺。在她和曹棺厮守一段日子后,对曹棺的所为失望,期待着曹棺的改变,却又怕云梦秘地的人将她抓回去,这才选择了在天坑内等待曹棺。
  
      曹棺终于有所改变,历尽辛苦来找诗言却发现她已入土,曹棺这才穿越到十数年前做一次弥补。他舍弃自己的一切只想陪在诗言的身边。
  
      结果曹棺没料到的一个变数——诗言是从云梦秘地逃出来的,和他出天坑后不久,诗言就被云梦秘地的人抓了回去。
  
      云梦秘地看似世外桃源般,但有着铁血的规则——离开者死!
  
      曹棺没有改变诗言死的结局,甚至可说促进了诗言的死亡!他赶赴云梦秘地本是要再救诗言?!
  
      怪不得女修将曹棺抓回来的时候,曹棺会是那般的愤怒绝望,他那时候历尽辛苦的进入了云梦秘地正是要救诗言?
  
      单飞心中发冷,终于道:“那是十数年前的事情,”
  
      “你要说什么?”曹棺眼角在跳。
  
      单飞虽不想说,仍旧坚持道:“诗言若真像你说的那样必死无疑,那她早就……”他知道对曹棺来说,经历的或许不过是半天的功夫,但真实的情况是——已经过了十数年。
  
      曹棺霍然揪住了单飞的衣襟,“不会的,诗言不会死的。”他少有的狂躁和焦灼,和平日可说是判若两人,可望见单飞静静的望着他并未挣扎,曹棺泪水涌上眼眶,嗄声道:“不会的,她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他一声比一声软弱,终于无力的松开了单飞的衣襟,缓缓的跪了下来,喃喃道:“她说过要和我去泛舟,我答应过她,她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了她。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她不会有事的,我们还要去泛舟……”
  
      泪水断线的珍珠般垂落,曹棺就那么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我们还要去泛舟……我答应过她的……我不能说过不算。”
  
      许久。
  
      郭嘉终道:“曹棺,你确定诗言是被云梦秘地的人抓了回来?”见曹棺木然的点头,郭嘉又问,“是诗言和你说的?”
  
      曹棺摇摇头,“不是。”
  
      郭嘉、单飞都看出彼此的困惑。他们对曹棺和诗言的往事都不算了然,暗想要确定诗言真正的音讯,你曹棺总要将当初的过程清楚说上一遍,可你现在颠三倒四的,就是一口咬定诗言在这里,谁能帮你找得到?
  
      不过看到曹棺绝望的神色,二人始终难以说出叱责的话来。
  
      半晌的功夫,曹棺长长的吸口气,“我需要将一切详细说上一遍。”
  
      单飞吁口气道:“如此最好不过。”
  
      “我们来到这里前的过程,你猜的已大致不错。”曹棺益发的冷静,似乎又回到和单飞初见时的沉着。
  
      “我需要补充的是,我用无间香后还是在天坑之内,而且回头时……就看到了诗言!”曹棺回忆道。
  
      单飞想想那时的光景就觉得震撼。
  
      曹棺嘴角带着涩然的笑,“我看到诗言的时候,心中的激动不言而喻,那时候我恨不得立即将她搂在怀中,述说我的思念,但我结果是什么都没做。我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她,她居然没有任何惊吓的表情,也就那么默默的望着我,然后我们就自然而然的谈起来。”
  
      顿了下,曹棺摸下黑裂的脸颊,低声道:“我那时的样子并不好看,只怕吓到她。我没有告诉她往事,我使用无间香前曾想过改变很多事情,但见到她的时候就有一个念头,让她快快乐乐的活下去,最好根本不知道有曹棺这个人。”
  
      他说话时嘴唇颤抖,噙着泪水。
  
      单飞回头向孙尚香望去,正见伊人也在望着他。四目相对片刻,缓缓的移开,并无片语只言。
  
      如果孙尚香真不记得自己是晨雨,我是否能和曹棺一样?单飞心中暗想。
  
      伊人却在寻思,单飞若找到了晨雨,只盼二人能快快乐乐的再不离别,却不知道以后和单飞能不能再见?
  
      一念及此,心中没来由的悲切,孙尚香眼中亦蒙上层雾气。
  
      “晨雨和我很谈得来,或许……这就是‘缘分’?”曹棺神色似有异样道:“她不怕我的模样,说人长的什么样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心地善良就好。我那时候甚至想一辈子陪她在天坑中,但她很快就提及到三香的事情,说有人会利用三香来灭世,问我能不能帮助她。”
  
      单飞、郭嘉均是有些发怔,二人都是久经世故,感觉这不像初见的语气!
  
      曹棺追忆道:“我那时候自然奇怪,问她如何知道这件事情。她说自己本来是来自个神秘的地方,偶尔听到了这件事情。她说如今非常喜欢这个世界,就算别人都厌恶的老鼠,她亦喜欢,她不想有人灭世,想让我帮手……”
  
      眉头拧紧,曹棺继续回忆道:“她没有详细说明是谁要灭世,怎么来做,但无论她要做什么事情,哪怕她要灭世,我又怎么会不帮她?不过她连老鼠都不舍得伤害,当然不会灭世了。”
  
      看向单飞,曹棺沉吟道:“我那时候已猜到鬼丰的计划,不知道诗言是否在说鬼丰,但知道你那时候多半还在天坑,就想给你留言,结果是诗言帮我写下了一行字。”
  
      他一口气说了这多,终于停了下来,一双有些发灰的眸子盯着单飞。
  
      单飞也在看着曹棺,那一刻突然有点毛骨悚然。
  
      “不对,绝对不对!”单飞摇头道。
  
      他以前早就将和晨雨相处的往事反复琢磨,每个细节都是没有错过,他亦认定曹棺是通过诗言给他留言,不然诗言没有道理知道他单飞的。
  
      留言内容是——晨雨,带单飞去邺城见女修之棺!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忘记。如今再听曹棺提及,一切似乎顺理成章,但单飞却想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事情。
  
      “你终于发现不对了?”曹棺幽幽道,声音如同从地狱传来。
  
      单飞额头冷汗都下,孙尚香见到很是困惑,缓缓伸手抓住了单飞的手掌,感觉他手掌冰凉,显然是极为紧张的缘故。
  
      “有什么不对?”郭嘉皱眉道。
  
      单飞长舒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惊惧,“那时曹三爷遇到了十数年前的诗言,对不对?”
  
      事情很绕,孙尚香却是极力的在理解,暗想这是确信无疑的事情,单飞重提此事又是为了什么?
  
      “之后三爷和诗言出了天坑捡到了晨雨。”单飞紧张的看着曹棺道:“你看到诗言怎么给我留言的?”
  
      “晨雨,带单飞去邺城见女修之棺!”曹棺一字字道。
  
      郭嘉和孙尚香倏然怔住,脸色均有些异样。
  
      单飞盯着曹棺,惊错道:“可诗言和你是在邺城才捡到的晨雨,在天坑时她根本没有见过晨雨!诗言如何知道自己会有个徒弟叫做晨雨,留言对我提及到晨雨?她又如何会让晨雨带我去邺城见什么女修之棺?三爷,那时候你也不知道晨雨的名字!”
  
      他清楚的记得——曹棺初见晨雨时也是诧异,不知道诗言什么时候收的徒弟,曹棺消失前虽见过晨雨,却没有问过晨雨的名字。
  
      众人静寂。
  
      房间如同坟墓一般。
  
      孙尚香纤手亦是冰凉,这才发现陷入极为诡异的事情中。
  
      良久,曹棺微微点头道:“很好,你比我聪明,很快发现了这点问题。”仰头望向屋顶,曹棺喃喃道:“我当初对诗言说,我很是神奇,预测到我以后会有个兄弟叫做单飞,他会来这里找我,我要给他留句话。”
  
      单飞眼皮跳了下,就听曹棺继续道:“诗言当时拍掌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妨做个游戏,我亦感觉我以后有个徒弟叫做晨雨的会和单飞在一起呢,我们留言让他们去邺城见女修之棺好不好?”
  
      郭嘉背负的双手开始发紧,缓缓道:“曹棺,诗言只怕……只怕……”他那一刻少有的骇然,话到嘴边却是无法说出来。
  
      曹棺并未去看郭嘉,喃喃又道:“我当时听到诗言这般说难免奇怪,我不知道诗言为何这般肯定。直到……”
  
      幽幽叹息,曹棺发出如同幽灵的声响,“直到我和她去了邺城西北的一处山坳,那里有项羽和杨喜等人的雕像……”
  
      单飞眼角跳了下,他和晨雨不是也去过那里,那一次,他是要救曹宁儿。
  
      诗言为什么和曹棺去那里?
  
      “我不知道诗言带我去那里要做什么。”曹棺追忆道:“那一天是蒙蒙的天气,下起细微的小雨。”
  
      孙尚香感觉单飞的手在颤抖,却不知道他那一刻在想——诗言是去偷晨雨了。
  
      ——听师父说,我是在一个下雨的清晨被她发现,因此……她给我起名叫做晨雨。
  
      单飞脸色苍白。
  
      果不其然,曹棺低声道:“诗言让我稍等片刻,她进入那谷中,很快抱回个女婴,她那时候笑着对我说……这就是我的徒弟晨雨,到时候她会和单飞去邺城。”
  
      郭嘉脸色亦白,欲言又止。
  
      曹棺幽然道:“我那时候心中狂跳,突然想到和单飞入天坑时见到的那个蒙面女子……那女子是诗言的徒弟,我没有问她的名字。”他看向单飞,虽知答案,还是问了一遍,“那蒙面女子当然就是晨雨?”
  
      单飞想要点头,脖子却有些发硬。
  
      曹棺仍旧以幽灵般的腔调道:“你们猜猜,诗言如何早在多年前的天坑中就已知道,她自己有个徒弟、会叫晨雨呢?”.
  
      ps:这个坑想必不少人都忽略了吧,哈哈,猜猜吧。求票,求月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