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清晨诀别
    苏青珺是在天亮以后的清晨时分,从山道上走回飞雁台的。当她正要走向自己的洞府那边时,脚步犹豫了一下后,向飞雁台的另一边看了一眼。

    那座木屋安静地伫立在晨光里。

    苏青珺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走了过去,正打算去敲门时,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太阳还没升起的天色,举起的手便又放下了。

    她在门口站立片刻,转身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却听到飞雁台悬崖那边有一个声音传来,对她叫了一声。苏青珺吃了一惊,转头看去,只见悬崖那边的石壁下,陆尘正背靠石壁坐着,对着她招手微笑。

    苏青珺走了过去,看着陆尘,带了一丝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陆尘指了一下悬崖下方茫茫云海的远处,道:“我昨晚突然想到,来到你这里住了这么久,落日看了不少,但还从来没看过这里的日出呢。”

    苏青珺叹了口气,望了一眼天际地平线上那一轮眼看就要升起的朝阳光辉,道:“日出有什么好看的啊?”

    陆尘看了她一眼,笑道:“怎么了,看你心情好像不太好。”

    苏青珺摇摇头,欲言又止,随后眼角余光忽然看到陆尘肩头湿了一块,又看他背靠石壁发梢上居然还有一点露珠水滴,不由得又是一怔,道:“怎么回事,你竟然在这里坐了一夜?”

    陆尘顺着她的眼神向自己肩头瞄了一眼,随后笑了一下,道:“嗯,昨晚睡不着,又想着过来看日出,就干脆跑过来了。你要不要也过来坐坐?这里风景挺好啊。”说着,他还拍了拍身边的地面。

    苏青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真的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两人并肩坐着,山风吹过,便望见晨光下白云如涛翻滚起伏,一轮红日光芒四射,在蛰伏一宿之后终于缓缓喷薄而起,金光万丈,照耀天地。

    那一刻天地人间,仿佛尽是光明灿烂,耀眼夺目。

    苏青珺凝视远方,面上露出惊喜之色,由衷地道:“啊,日出好漂亮啊!”

    陆尘也是凝望着远方,道:“是啊。不过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难道真的从来没看过这景色吗?”

    苏青珺忽然脸颊微红,收回目光瞄了他一眼,道:“没有……唔,你知道的,有时候,我起来得比较迟啊。”

    陆尘正色道:“有时候?”

    苏青珺突然有些羞恼,瞪了他一眼,道:“喂,好歹我也是你名义上的师父啊,就算是挂名的……”

    陆尘笑道:“所以我就不能说了吗?”

    苏青珺看了他一会,忽然叹了口气,道:“算了,随便你说吧,反正这些年来也就只有你一个人会这样对我随性地说话了,其实有时候想想,好像也没什么。”

    陆尘眼睛一亮,笑道:“真不介意?那我回头可以跟别人说……”

    “你敢说,我就打断你的腿!”苏青珺一把抓住他的袖子,然后恶狠狠地说道。

    陆尘哈哈一笑,点头答应了。

    苏青珺自己刚刚装出凶恶的样子,但随即也是莞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如春花般明媚。随后,她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双手抱在脑后,靠在石壁上,望着远方云海茫茫,微微眯上眼睛,自言自语地道:

    “还是你聪明啊,坐在这儿看日出,真是悠闲自在,真舒服。”

    陆尘笑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她,道:“这是家里又有烦心事了吧?”

    苏青珺闭上了眼睛,“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后又轻声道:“我弟弟的脑袋,可能好不了了。”

    陆尘皱了皱眉,道:“这么严重?”

    苏青珺点了点头,道:“家里请了好些位道行高深的前辈看过了,包括我师父我也央求着去看了一次,但都是没什么好办法。苏墨他如今就是好一阵坏一阵的,好的时候看起来还勉强能像个常人,自己吃饭睡觉,但坏的时候发作起来,就全然像个……傻子了。”

    陆尘默然片刻,低声道:“听起来像是伤到了脑子里了。”

    苏青珺道:“是,所以几位过来看过的前辈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将能找到的灵丹妙药都试着给他吃吃看,但一直也都没什么用处。为了这事,我爹已经瘦了一圈,我娘急得头发都白了,整天都在那儿哭着。”

    陆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那个被摄心术伤到脑子的苏墨他绝无丝毫好感,但眼前的这个苏青珺他却始终觉得有些与众不同,看着她有些消沉的样子,陆尘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

    过了片刻后,苏青珺忽然冷笑了一下,道:“昨天在山门那边的事,你应该也知道吧?”

    陆尘微微抬眼看了她一下,点了点头,道:“我过去看了。”

    苏青珺道:“那位何毅何师兄,很威风吧?”

    陆尘道:“很威风。”

    苏青珺淡淡地道:“如今他摇身一变,只不过是去杀了一个无力反抗的魔教奸细,就突然变成了掌门真人和独空真人力推的英雄人物。这样的人,我们苏家就算想报仇,也是不敢了。”

    陆尘沉默了片刻,道:“是,你们最好忍一忍。”

    苏青珺怔怔看着那一轮升起的红日,过了好半晌,道:“有时候我真觉得挺没意思的。”

    陆尘道:“那以前被你弟弟害了的人怎么想,是不是也觉得没意思?”

    苏青珺一怔,眉头顿时皱起,转头向陆尘看来,眼神里有些阴郁下来。

    陆尘笑了一下,平静地道:“对不住啊,我这个人就是不会聊天,说话偶尔就是这样难听了。”

    苏青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道:“我本以为你这个时候会安慰我几句,最少也是陪着我说说话,让我开心些。”

    “为什么呢?”陆尘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庞,道,“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天生丽质男人就该哄着你,还是你觉得自己对我有大恩大德,我就应该死心塌地地巴结你,又或是你忘记了,我也是被你那位弟弟害过的人?”

    苏青珺盯着他,缓缓地道:“你……还恨他?”

    “我不该恨他吗?”陆尘道。

    “那些藏在院子里的刑具,我想你心里应该也知道,我不会是第一个尝试那些痛苦滋味的人。”

    苏青珺微微垂眼,在那一刻避开了他的目光,轻声道:“我本以为,我对你好一些,你能……稍微淡忘一些那些恨意的。”

    “你错了。”陆尘平静地说道。

    苏青珺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后站了起来,转身向下方走去,但在走了两步后她忽然又停下脚步,也没转身,只听她说道:“你往日里从来没对我这样说话过的。刚才我刚到这里时,你问我心里有什么事,其实应该是我来问你吧?”

    苏青珺慢慢地转过身来,明亮的眼眸中有柔和的光芒,看着陆尘,道:“我不在山上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陆尘?”

    “没事。”陆尘说道,“只是我不想再奉承你了,我觉得自己之前整天为你着想哄你开心的事,做得挺恶心的。”

    苏青珺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低声道:“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其实咱们两个人何必这样虚伪,难不成大家还真的一直装得可以做朋友的样子吗?”

    “我们不是吗?”

    “不是。”陆尘的脸色似乎越来越是平静,平静到了接近冷漠的地步,连目光都是冷的,看在眼中冷入了骨髓,“我跟着你,当然是看你容貌秀美,然后道行高深可为倚靠,以后仗着你的名头可以混日子骗吃骗喝;你呢,照顾我大概有一点内疚吧,还有的就是我能哄你开心,对不对?”

    苏青珺看上去有些难过,轻轻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的。”

    陆尘有些不耐烦起来,对着她挥了挥手,道:“总之,我就是这样想的了。你知不知道我在你那位弟弟手上受了多大的罪,可是你整天回来就只是念叨着他的名字,我听了心里就烦。我想,咱们终究还是两路人,大概是做不了朋友的了。”

    “你一个昆仑派首屈一指的天才金丹修士,从心里又怎么可能真的看得起我这样一个废物般的杂役弟子呢?”

    苏青珺猛地抬头,道:“我没有……”

    “时间长了你敢保证一定不会?”

    “我……”苏青珺突然哑然。

    陆尘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云海尽头的那轮红日,感叹了一声,然后向悬崖下边的木屋走去。走过苏青珺的身旁时,他顿了一下,道:“这地方我不想呆了,今天就下山,以后也不想麻烦你了。能否请你把那个挂名的师父字号取消了,行不?”

    苏青珺茫然点头,眼神复杂,轻轻咬牙。

    她看着陆尘回到了木屋,没多久就拿着一个小小包裹走了出来,然后大步向着山道走去,没有言语,没有告别,看起来就像要这样直接走远。

    望着那个男子的背影,苏青珺忽然大声喊了一句,道:“我没看不起你!我一直当你是朋友!”

    下山的人脚步顿住了片刻,却终究还是没有回头,只是伸起一只手在风中挥了挥,像是对过往一段日子的告别,然后便大步走下了这座山丘。(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