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前男友真是了得
    她不自觉想起两人约会的第一个晚上,宋保军穿一件淘贝网买来的崭新的廉价t恤站在女生宿舍门外草坪上,双腿紧张的微微颤抖,眼神游离不定,带着谦卑和美梦成真的欣喜。那模样真是嫩啊,和现在简直千差万别。

    旁边一惊一乍的女生惊碎了她的回忆:“袁霜你看,那不是上个月你整的那个男生吗!样子傻乎乎的,显得好可爱哦!他不是中文系的吗?怎么有胆子不同意费迪南教授的见解?”

    “我看见了,麻烦你不要叫那么大声。”袁霜淡淡的应道。

    ……

    费迪南始终保持着学者应有的风度,微笑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示意工作人员把话筒递过去。

    “费迪南教授你好,我叫宋保军。”

    “那么宋保军先生,我想听听你的不同意见。”

    这个时间段,不是宋保军主动进入虚数空间要求哲学人格进行融合,而是哲学人格自动融合,大量的幽暗能量充斥他每一个神经元。

    宋保军此前只有过一次人格自动融合的案例。那次十月晚会后惨遭钢铁天团围攻,身体陷入险境,暴戾人格自动接管了身体。现在的哲学人格自动出现,似乎被费迪南的理论激发出来了。

    “我认为,一个文明发源地的环境不同,所产生的文字词汇也会不同。这不是叔叔和uncle的差别。一件事物在该环境下常见常用的话,就会产生与之相关的很多类别和用处的表述。比如树,在我国有树、木、森、林、栽、种、植、株以及与之相关的数百个汉字和数千个词语。但是在植被缺乏的沙漠地区,比如埃及,他们关于树的词语就比较贫乏。”

    这段话有条有理,思路清晰,显然并非为了反对而反对,场下的声音开始变小了许多。

    “中美地区的阿兹特克人,他们的祭祀文化非常发达,也产生了诸多相关词汇。怎么杀死献祭者,怎么滴血,怎么解剖,怎么献祭,怎么供奉,均有专门的词语进行描述,是由环境决定的。”

    “我们再来看住在北极的爱斯基摩人,他们以捕猎海豹为生,也产生了相当多的相关词汇,比如游动的海豹、爬行的海豹、肥胖的海豹、冰苔上静止的海豹等等等等,都有专门的词语。这在温带地区是不可能出现的。”

    宋保军停止说话,看到场下开始静默下来。

    姜忆惠震惊于宋保军学识的丰富,看着他紧紧闭上嘴巴。

    而她的情敌,得意洋洋的方晓莹,本来还在惬意无比的翘着二郎腿,笑盈盈的等着姜忆惠学生闹笑话,这时不知不觉放下二郎腿,耳朵倾斜过去,变成侧耳倾听的姿势。

    费迪南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对他叙述的内容展现出极大兴趣。

    宋保军道:“英语也有类似的环境,撒克逊文明在形成之时,农民养殖对民族的生存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就拿猪来说吧,撒克逊民族可没少靠养猪过活,猪也是农民的立身之本,社会的生存之基。在此英语形成了很多关于猪的词语,猪是pig,公猪是boar,猪毛是bristle,猪肉汤是broth,猪肉是pork,母猪是sow,小猪是piggy。你说中文的叔叔伯伯舅舅词语太多太复杂,而pig也不少,都是文明形成之初的环境造成。撒克逊民族依靠猪肉生存,猪的词汇就多就复杂,无关科学。”

    现场便有不少人哑然失色,其中不乏英文专业的学生。英语中关于猪牛羊的词汇很多,不少人都没往深处想,只觉这是英语文化中的特色。现在一听宋保军深入解释,才觉得恍然大悟。

    有个女生抓住袁霜的胳膊来回摇晃:“霜霜,你的前男友真是了得!看他傻呆呆的样子,头脑倒是蛮清醒。你不说他说话喜欢结巴么!怎么听起来很流利啊!”

    袁霜恍如未觉,眼睛始终停留在口若悬河的宋保军身上。

    “环境对文明的影响程度深远,也因此导致文化语言产生变化。上古处于屈折语时期的汉语也是一样,一个简单的例子,骠、骏、骓、骢、驹、驷、驸、骃……”

    宋保军说到这里,手握着话筒大踏步向台上走去。所过之处,人们纷纷退避,让开一条道路。

    他快到台上的时候,费迪南教授已经离开演讲台,远远的便向他伸出手,说:“宋先生,你的发言非常精彩。”

    “受到费迪南教授的鼓舞,我产生了很多想法,正想趁这个机会和您交流交流。”

    “乐意之至。”

    宋保军与费迪南握手完毕,拿起笔便把上述的骠、骏、骓、骢、驹、驷、驸、骃等几个字一一写在黑板上,接着说道:“都是各式各样的马匹,都有用具有综合语特色的单字词表达。后来汉语逐渐进化,发展出越来越强大的造词能力,单字词也就不再出现,有的甚至只保留在字典里。”

    费迪南轻轻鼓掌,微笑道:“宋保军先生,你说得很棒,我很赞同你的观点,我为我刚才的草率向你道歉。”

    观众们哗然,这家伙竟然当真论证了费迪南教授的错误之处!

    一时之间台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闹哄哄的一片。

    费迪南自动让出一半演讲台,请宋保军站在旁边,好方便他继续讲。

    宋保军当仁不让,摆出知名学者的风范开始侃侃而谈。

    “因为阶级的划分,中文的身份表述也各自不同,一个称呼往往代表了非常复杂的含义。”

    宋保军丝毫不理会对面姜忆惠惊呆了的表情,说道:“一个自称,可以用我、吾、余;谦称用鄙人、区区、小可、不才、在下;皇帝用朕、寡人、孤;皇太后寡居叫哀家。老者称老朽、老身,和尚称贫僧,道士称贫道。女子自称奴家、妾身;方言用俺,官员用臣,下属是卑职,上司是本座……如此种种,每一种自称都包含不同的信息,而英语只有i、me、my。你说能一样吗?”

    姜忆惠只懂得张口结舌,心里只有一句话:这学生真是太渊博了!课堂上被反驳《琵琶行》的论调,输得不冤。

    台下沉静了好一会儿,第二排所在的宅男兄弟会成员当先啪啪啪鼓掌叫好。尤其是狗腿子谭庆凯,腾地起身,双掌大力交击,猛拍了一阵,高声叫道:“说得好!太好了!太有哲理了!简直余音绕梁三月不知肉味!宋保军,请收下鄙人的膝盖!”

    受到他们的带动,四号礼堂里掌声响做一片。

    听一位学者的现场演讲,不在于他的论点有多精妙,道理有多玄奇,而在于台上台下的互动。就好比去听著名歌星的演唱会现场,怎比得上录音棚灌制唱片的干净精致?但粉丝们要的就是那种血压飙升的热烈气氛,你就是把嗓子唱哑、跑音忘词也无所谓。

    在这里,费迪南教授抛出论点,宋保军提出不同意见,双方互相论述,你来我往,言之有物,怎不叫观众们大呼精彩?

    身边女友紧紧抓住袁霜的手叫道:“不可能啊霜霜,你的前男友竟然是学霸!你不喜欢他对吧?还有没有他的电话号码?我想约他啊!”

    袁霜心里不知是何滋味,低声道:“我早就忘了他的电话号码,你不要再问了。”

    宋保军结束这段论述,微笑着说:“费迪南教授,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我赞同你的观点,但任何语言都有其独特之处,我认为英语是最精准严谨的语言。”费迪南教授说:“而汉语中存在大量歧义,使之难以精准理解及定义科学,这已经成为汉语发展的极大阻碍。过去是汉语的,未来是英语的。”

    “愿闻其详。”不知何时,宋保军已经化身为和费迪南同台而立的高尖精人士,观众对此竟然也没有任何异议。

    费迪南教授拿起矿泉水瓶灌了一大口,说道:“汉语采用‘话题-说明’结构,大量省略动词,不同于英语的‘主语-谓语’结构,语言学家将其划分为‘语法型语言’和‘语义型语言’。西方字母拼音文字是典型的语法型语言,方块汉字则是典型的语义型语言。这两者的差异,主要表现在编码方式、结构框架和基本结构单位的不同。”

    宋保军做出倾听的势态,有礼貌的轻轻颔首。

    “语法型语言即字母文字,以句为本位,采用间接编码的方式,重在语序,构造分析,强调主从关系,直露且周密严谨。语义型语言即汉字,以字为本位,采用直接编码的方式,重在语义,讲究整体领悟,简约含蓄,极具修辞魅力。”

    费迪南教授说到这里,停了一小下,看看宋保军,续道:“这种结构方式造就了唐诗宋词的惊人美感,但也正是汉语一些歧义的来源。汉语的语义围绕主题,而非主语。更重要的是,现代汉语中没有专用的主题标记,有时候会丢失主语或者混淆主宾。比如我举个例子:‘美女严禁触摸’究竟是美女不允许别人触摸,还是不允许触摸美女,两者差别很大……”(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