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节 美女复仇计

      单飞再见姬归的时候,笑容满面。【鳳\/凰\/小说网更新快无弹窗请搜索f/h/xiao/shuo/c/o/m】哪怕秘地的规矩有点不近人情,但那是人家立下的规矩,都说入乡随俗,他不准备做移风易俗的事情,还是决定先礼再来应对不可知的变化。
  
      巴掌不打笑脸人的,不准备打架尽量别吵吵。
  
      姬归和夜星沉仿佛,又有很大的不同。夜星沉有贵族的风范,姬归人如其名,很有乡土气息。
  
      他若是被放在人群中,谁都觉得这个黄发老者不过是个乡巴佬,却难想此人会掌控黄帝他们流传下来的太空船。
  
      这里就是太空船!
  
      桃花源地、阡陌交通,美池木屋都是不改太空船的本质。
  
      没谁规定太空船内就应是琳琅满目的高科技产品,在漫漫的太空中穿梭,只有适当的地球环境才能让地球人不至于无聊到发疯。
  
      人始终试图征服太空,却一直难以克服自身脆弱的本性。
  
      恰当的生态环境加上后人的改造,就让此间变成了桃花源。
  
      他们落入此间后漂浮在半空中缓缓落下,说明这里应有反重力装置,而自鸣琴能定在半空,本和磁悬浮仿佛。
  
      单飞用自己“肤浅”的现代认知试图来解释黄帝时代的科技时,姬归笑眯眯道:“单飞,你可知道老夫是哪里人?”
  
      他开口就是问题,单飞没有径直摇头,试探道:“老丈莫非是周人的后裔?”
  
      姬归笑容更浓,“天女传人果然很有见识。看你的表情,应不是早有所知,你是如何猜到的这点?”
  
      单飞对这老头儿的眼力亦是佩服,解释道:“因为老丈所穿的上衣下裳本是周朝的常服,如今的年代早已不见。而你衣裳的布料更像周朝常见贫苦人家编织的毛褐,再加上我知道秘地之人多是远离秦汉,是以有此猜测。”
  
      他心中对这老头儿有点佩服,不关武功,而是以身作则的作风。天底下说一套做一套的多了,叫着节俭的人有时候豪奢的让人难以想像,这老头可说是天底下最有势力的人物,却穿着周朝下等人的衣料,无关做作,而是骨子里的简朴。
  
      姬归轻轻叹道:“你猜的一点不错,先祖本是周人,老夫在衣着上才保持着先祖的习惯。此间不知岁月流逝,从先祖找到此地时,距今……”他掐指微算,感慨道:“已有千年。”
  
      单飞心中推算道:“千年之前?那应该是西周灭亡,平王东迁的时候了。”
  
      “原来你也知道平王东迁一事?”姬归感慨道:“老夫只以为世人早就忘记了此事。”
  
      单飞笑道:“略知一二而已。”
  
      他不是喜欢炫耀的人,但姬归方才和他交谈一句后就差点看出他底裤的颜色,在这种人面前,狂傲让人蔑视,无知亦让人轻看,适当真诚的交流很有必要,好在他对人多是如此。
  
      “那你可知晓平王为何东迁?”姬归客气的问道。
  
      单飞稍有沉吟就道:“平王东迁可说是周朝国势由盛到衰的转折点,周幽王末年……”他顿了下,琢磨着措辞。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国之灭亡,更因昏君。
  
      很少有人不知道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此君当权后极度昏庸无道,不是这样的话,西周也不会灭亡。
  
      不过当着矬子不说矮话,在周人后裔面前,单飞就不能不考虑姬归和周幽王沾亲带故,他若痛斥周幽王,说不定会引发姬归的不悦。
  
      思绪转念,单飞终道:“那时周幽王有几件事情做的不妥。”
  
      姬归拂须微笑不语。
  
      单飞试探道:“他宠信奸臣,又废了太子宜臼。不过他做的最糟糕的一件事是太宠爱妃子褒姒,传闻说褒姒倾国倾城,但好像有点毛病,她很少笑容,而这个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不惜拿国家大事开玩笑,点烽火戏群侯,只为博取美人一笑,难免让世人苦不堪言。”
  
      姬归缓缓点头。
  
      单飞接道:“随后犬戎入侵,周幽王再点烽火却没有诸侯相应,这才导致犬戎攻破镐京,在骊山杀死了周幽王。之后群侯才至,驱逐犬戎后立被废太子宜臼为王——也就是周平王。镐京被犬戎所破后本是残破不堪,又因一次地震让镐京受损更加严重,周平王有感犬戎祸患未除,这才决定东迁雒邑,周国国势也从此转变,诸侯纷起,这才有春秋五霸问鼎、战国七雄并起的局面。”
  
      顿了片刻,见姬归仍含笑不语,单飞周全道:“不过事隔千年之久,我对很多事情也是从传说得知,更难辨真假,若有说错的地方,还望老丈莫要见怪。”
  
      姬归笑道:“你倒是谨慎之人。”
  
      单飞知道老头儿看出他的小心,亦笑道:“老丈过奖。”
  
      姬归轻叹一口气道:“此间之人对于祖先当年往事都已淡忘,你身为外人,反倒如此了然,实在不能不让人感慨千万。你说的大半没错,不过有几点说的不算确切。”
  
      “愿闻老丈见解。”单飞立即道。
  
      姬归神色略有寂寞,“老夫本姬姓……”
  
      单飞见老头儿又有考验之意,接道:“这是周朝的国姓,老丈可还是周文王的后人?”
  
      姬归点头道:“不错,老夫本周公后人。”
  
      单飞略有讶然。
  
      他知道能在秘地的人多是大有来历,因为被大禹、秦始皇毁灭性的破坏后,能知道秘辛的人除了运气外,多是靠祖上的传承。
  
      到秘地之人的祖上都有些门道,连刘表的祖上都因从孔子府上藏书得窥线索。
  
      姬归居然是周公的后人!
  
      周公因为迷信意味很浓的《周公解梦》而被后人广为所知,反倒湮灭了他悲天悯人的色彩。
  
      这是华夏中不朽的人物!
  
      周公——姬姓,名旦。他是周文王姬昌的第四子,亦是周武王姬发的弟弟。周武王死后,其子成王年幼,因此周公摄政当国。
  
      周朝八百年的基业,本文王奠基、武王定鼎,可真正让周朝经久不衰的却是周公。
  
      这是个连孔子都最为尊崇的古代圣贤。
  
      不过哪怕这种的人物,亦会遭人诋毁。周公当国时,有流言传周公要夺权篡位,可最终是周公平叛乱军,建成周洛邑,制礼做乐后还政成王。
  
      后来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有感于此,还曾做诗曰——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老白的意思是——王莽未篡位时礼贤下士着实为人津津乐道,周公一片为国为民的赤诚却被居心叵测的人诋毁。坏人逍遥、好人难做。若是他们的一生在流言四起那一刻戛然而止,谁又知道真正的好坏呢?
  
      单飞想到这点时心中感慨,一时难以言语。
  
      姬归像是看穿单飞所想,轻叹道:“周公圣贤却是难阻周室的败亡。先祖本是周朝之臣,那时候正在侍奉周幽王,老夫说你适才说的不确,是因为周幽王不是几件事情做的不妥,他根本就是个无道昏君,他这一辈子几乎没有做过什么对的事情!”
  
      单飞立即道:“老丈说的很是。”
  
      墙倒众人推,他实在没有对那个昏君说好话的义务。
  
      姬归又叹了一口气,“褒姒不笑亦不是有什么毛病,而是她自跟了周幽王后,一心一意的想要复仇罢了。”
  
      “想复仇?”单飞略有不解。
  
      姬归点头道:“当年周幽王是伐褒国后,褒人这才献出褒姒乞降。”
  
      “褒人献出褒姒本就不怀好意?”单飞推测道。
  
      “正是如此。”姬归赞许道:“褒人献出褒姒,就是记得周幽王对褒国的屠戮之仇,希望用美色灭了周室。褒姒施展媚术蛊惑周幽王,本为亡灭大周罢了,而《诗经》有云——赫赫宗周,褒姒灭之,就是暗指其中的隐情。”
  
      单飞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他其实不关心褒姒和周幽王之间仇恨交织的往事,他只关心姬归和他初次见面说这些做什么。
  
      不过他心中还是有分诧异,他知道《诗经》是孔子修订,如果姬归的祖先千年前到了此地和外地断绝联系,就应该不知道此书。
  
      姬归提及《诗经》,说明他并非不知秦汉,而是对外界的发展有着关注。
  
      “周幽王昏聩,先祖却看出褒姒的不怀好意,屡次劝谏周幽王,可周幽王早迷失美色之中,不听忠言。我先人见周幽王随后又废了太子、重用佞臣引发宫廷内乱,知道迟早一日会殃及自身,无奈之下才有了脱离周室之意。”
  
      轻轻叹息,姬归又道:“不过那时周室失德,诸侯背心,天下动荡之相已起,哪里又会是净土所在?天幸先人睿智知晓黄帝的往事,这才历尽千辛万苦寻到琴鼓山,破解迷宫到达山下居留所在,却始终无法再进一步。”
  
      若是没人接引,谁都进不来的!
  
      单飞对于时空通道这件事亦是束手无策,倒好奇姬归的祖先如何破解了这个困难。
  
      姬归微笑望着单飞道:“当初老夫先祖能入此间,本和天女一脉有很大的关系。因此老夫再见天女传人,难免感慨颇多。”
  
      “我倒真不知此事。”单飞实话实说道。
  
      姬归并不隐瞒,径直道:“老夫先祖得入此间,是因为偃师。”.
  
      ps:书友‘花随影逝’和‘密施托罗’昨天的书评分析的很好,很赞。近期会发布在公众号上,也感谢众多书友的精彩评论,谢谢大家。顺便求月票,请投给偷香!多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