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波澜将起
    “不行。”天澜真君说道,“别多事了。”

    陆尘安静了下来,过了片刻后点点头,没有说话。

    天澜真君看着他,眉头微微皱起,道:“马小云说得没错啊,你看起来最近确实有些不对劲。”

    “因为我想给那个人收尸?”

    “因为你心软了。”天澜真君道,“十年前的时候,你可不会心软迟疑,不会顾忌别人的感觉,不会担心会不会连累别人。我想很早以前,我就跟你说过,这样的影子都活不长。”

    陆尘沉默无言,过了好一会之后,他才道:“你说得对,大概就是这十年里我有了变化吧,怎么了,你不喜欢?”

    天澜真君道:“这样可能会让你送命,我当然不喜欢。”

    “但我觉得还好吧。”陆尘平静地说道,“虽然心软了,道行废掉了,但我看到了以前没见过的东西,感觉了一些从不知道的心境,我觉得那些都很好。”

    陆尘抬眼看着眼前这位名动天下的真君,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是现在的我在那荒谷之中时,我还会不会铁石心肠般毫无犹豫地一剑刺死云守阳。”

    天澜真君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看着陆尘,道:“怎么,你觉得自己十年前做错了?”

    陆尘摇摇头,道:“不,我没后悔。”顿了一下后,他道:“你说得对,大概还是我心软了。影子是不应该心软的,我想我大概是不适合再做影子了。”

    树林中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后,天澜真君道:“这些年辛苦你了,不过幸好,这次事情做好后,你就可以解脱了。”

    陆尘笑了一下,道:“真的吧?”

    天澜真君笑了起来,道:“我骗你做什么,你是我唯一的弟子,将来我还指望你传承我的法统衣钵呢。唔,说到这个,我这一脉啊有个习惯,历代祖师都会将自己名字中的一个道号传给最中意的弟子,然后世代传承下来。我师父是天鸿老祖,他就将‘天’字道号传给我了,所以我叫天澜。”

    “将来我也把‘天’字传给你啊,陆尘。”天澜真君笑着对陆尘说道。

    陆尘耸耸肩,道:“那我叫什么呢,陆天?天尘?陆天尘?听起来一点气势都没有,不好听啊。”

    天澜真君想了想,道:“叫‘天影’可好?”

    “天影?”陆尘念了一遍。

    天澜真君微笑道:“如何,我觉得挺不错。”

    “算了吧,别跟我扯这个,不然搞得我一辈子都要跟影子纠缠不清似的。死光头,咱们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了啊!”陆尘笑着对天澜真君道。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嗯,最后一次了。不过这名字真不错啊,你再想想,哈哈……”

    笑声之中,他站起身来,宽大的袖袍如浮云舒卷,大风骤起,落叶飘舞,整片山林猎猎作响,忽地有鸟雀惊起,他身形一闪,便已是不见踪迹。

    山林深处,便只剩下了陆尘一人。只见他望着那大风余势,面上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奇怪,像是思索着什么,过了片刻之后,却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道:“天鸿老祖最中意的弟子,却没有接掌昆仑派么……”

    ※※※

    天穹云间,冬峰之上。

    呼啸的风雪声中,白莲和卓贤二人站在再度打开的风语盘前,看着里面的狂风暴雪,然后听到了从风雪深处传来的白晨真君的声音。

    “莲儿,这几日中风语盘先放在你二师兄这里,有许多宗门大事需要他时时与我联络,你年纪还小,就不要分心,只管在洞府中静心修炼就好。”

    白莲微微垂首,平静地道:“是,弟子明白了。”

    “你去吧。”

    “弟子告退。”白莲先向风语盘行了一礼,随后又向卓贤点了点头,卓贤微笑示意,随后白莲转过身子走了出去。

    洞府中便只剩下卓贤一人,过了片刻后,白晨真君的声音再度传来,道:“近日莲儿修炼的情况如何?”

    卓贤道:“小师妹乃是天纵奇才,道行进境极快,早已远胜当年我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弟子真是自愧不如。”

    白晨真君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居然还笑了一下,道:“嗯,莲儿天生五柱根骨,在修行上确实胜过常人。不过她毕竟还小,日后的路还长,你这个做师兄的也要时时照顾她。”

    卓贤拱手道:“是,弟子明白。”

    白晨真君又道:“宗门里情况如何?”

    卓贤道:“如今一切都好,前日闲月师兄断然下令处死魔教奸细,雷霆手段震慑众人,那些风言风语这两天已经少了许多了。”

    白晨真君冷笑了一下,道:“那几个刺头不过也是色厉内荏的角色,就算修成了元婴也是成不了什么大事。如今宗门所虑者,也仅有我那位师弟天澜一人而已,只要他不回山,就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卓贤目光一闪,把声音放低了一些,道:“师父,你这话的意思,莫非是天澜师叔他……对大师兄有所不满吗?”

    “他不满的人大概是我吧!”白晨真君这一天的兴致似乎不错,对自己这位二徒弟也是并未隐瞒,淡淡地道,“不过无所谓,只要有我在一日,他就翻不了天。”

    卓贤深深低下头去,恭声道:“师父英明。”

    “我将静心修炼,不过既然答应了闲月,宗门评议会那天晚上我还是会替他去坐镇一场。到时候你来找我。”

    “是。”

    风雪声逐渐低落下去,逐渐消失不闻,那块风语盘也安静了下来,变成了平日安静的模样。卓贤走上前,轻轻将这面法宝收了起来,脸上神情似乎陷入了深思的模样。

    ※※※

    这一晚夜色降临,明月初升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夜空中掠来,降临在飞雁台上。

    月光清冷照耀左右,平台上看去空空荡荡,那人正要往山壁洞府那边走去叫门,忽然“咦”了一声,却是转头向另一边看去,只见在那边木屋外不远处,有个女子正是苏青珺,正站在那儿抬头仰望月色,怔怔出神。

    这人走了过来,行进间还故意加重了脚步,苏青珺立刻感觉到了后面的动静,转头看来,脸上先是一怔,随即叫了一声,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这来人自然就是如今昆仑派铁支的领袖木原真人,只见他走到苏青珺身前,向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苏青珺的脸上,有些惊讶地道:“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苏青珺道:“今晚夜色不错,月光照云海,颇有壮阔之意,我就想过来看看。”

    木原真人翻了一个白眼,道:“你在这里住了几年了,早该看腻了吧。”

    苏青珺沉默了片刻,道:“没有,前些年我醉心修炼,回来后便时时都藏在洞府中,这周围景色,日升月落壮阔云海什么的,如果没人告诉我,我还真没认真看过。”

    木原真人望了一眼远方云海,只见月光之下云海上一片银光闪烁,如大海波涛一般,确实异常美丽。他点了点头,道:“嗯,我们修道之人,有时也要讲究个参悟天地造化,虽说这等境界一般都在元婴境之上的修士才能感悟,不过像你这种天资过人的奇才,在金丹境多体会体会,对自身道行修行也是有益无害的。”

    苏青珺点头道:“是,弟子明白了。”说着又看了木原真人一眼,道:“师父,你今晚过来,是有事找我么?”

    木原真人也不再看那片云海,迟疑了片刻后,对苏青珺道:“嗯,今晚去见了一位……老友,回山途中路过此处,便想下来看看你,跟你随便聊几句。”

    苏青珺点点头,道:“哦,师父那你稍候,我去拿些灵茶出来沏茶喝,我们师徒共赏月色。”

    木原真人一摆手,道:“不喝不喝,那茶味太淡了,我还是喝自己的酒水就好。”说着也不知如何就从身上摸出个酒壶来,往嘴里塞着大口骨碌骨碌喝了几口,苏青珺也是失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木原真人喝了酒,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声,道:“青珺啊,你拜入我门下这么多年,会不会有些后悔的时候啊?”

    “后悔?”苏青珺吃了一惊,愕然道,“师父,好好的你怎么这样说?我从没后悔啊,这些年都是多亏了你的教导,我才能道行日进,哪里会有别的心思。”

    木原真人笑了笑,道:“嗯,你是个好孩子啊。”说着,他又喝了一口酒,道:“不过咱们昆仑派里的事,想必你心里也是有数的,我们铁支式微多年,总还是有许多吃亏的地方,为师虽然尽力帮你争取,但有时候总难免会有做不到做不好的时候,就怕委屈了你这份天资根骨啊。”

    苏青珺微笑道:“师父,你想多了,我很好的。”

    木原真人凝视着苏青珺那张美丽的脸庞,忽然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嗯,真是好孩子。不过你放心,将来总有一天,师父要好好地栽培你,让你和宗门里所有其他天才一样,尽展所长,将我们铁支一脉发扬光大!”

    说话间,他似乎有些激动,手上不自觉地用力,却是一声闷响,直接将那酒壶捏碎了。

    酒水飞溅出来,在那月光之下,在那半空中无数水滴之间,折射出一道道瑰丽而奇异的彩虹,仿佛通往远方遥远的夜色深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