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节 你是个好人
偃师?
  
  单飞方才曾听曹棺说过这个名字,不过他一时间倒真没想到此人是哪个,如今听姬归再提这个名字,他皱眉道:“老丈说的偃师是……”
  
  暗自惭愧,单飞心道自己这个天女传人很是有名无实,对于天女传承的认知反倒不如一个外人。
  
  姬归见状却没有任何轻视,提醒道:“你可知道周穆王?”
  
  “略有所知。”单飞谦虚道。他想人家是周室后人,咱的认知都是从瓦罐、竹简上得到的,知道的肯定不如人家确切。
  
  他在看到西王母玉瓶时曾听诸葛亮说及过周穆王,自己亦知晓点儿周穆王的往事,听姬归提及周穆王,蓦地想起一事,“偃师是周穆王在见西王母时遇到的那个奇人?”
  
  单飞终于想起偃师是哪个了!
  
  据史书记载,周穆王在见到西王母后,返程途中曾遇到一人,那人就是自称偃师!
  
  偃师说想献技给周穆王观赏,周穆王接见此人后,问此人究竟有何本事,偃师说制造一物,第二日进献给周穆王。
  
  翌日,偃师再见周穆王时带着个美女随行,说那美女随行擅长歌舞,周穆王遂让那随行献艺。那随行的歌声动听、舞姿绝伦,周穆王见状大为赞赏,可不想那随行歌舞之后,居然向周穆王宠爱的妃嫔用了挑逗的动作。
  
  自古以来,“拉拉”、“龙阳”都是有的,周穆王见那美女随行调戏自己的妃嫔,难免感觉男性的尊严受到了挑战,龙颜大怒下不但要处死那随从,甚至要将偃师一块杀死。不想偃师并不慌张,劝周穆王少安毋躁原来那美女随从就是偃师制造的那物!
  
  偃师肢解了那美女随从,让周穆王清楚的看到那美女随从是个假人!
  
  将妃嫔迷得神魂颠倒的居然是个假人?
  
  当初周穆王身边的侍臣肯定不少,亦没有人看出那是个假人。
  
  机器人!
  
  极具人工智能的机器人。
  
  当初单飞读到这段记载的时候,就和看《山海经》般,当个神话般一笑而过。如今再想起这段历史,他几乎毫不犹豫的认定偃师造的就是智能机器人。
  
  这种机器人比起他那个年代用个仿真皮肤、会几句智能问答就称为高科技的机器人判若云泥,那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见单飞脸色数变,姬归倒也不急,等其稳定下来才道:“看来你已知道此事。”略有沉吟,姬归轻声又道:“周穆王见到这般奇事,难免要详细查看那人偶,他发现人偶中五脏六腑俱全。那人偶去心后不能言,去肝后就不能看,周穆王忍不住的赞叹人之技艺,原来真可能等同天地造化。同时周穆王又问偃师,人偶哪个地方最为难做?你可知道偃师当初如何回答?”
  
  单飞回忆片刻后虚心道:“我不太清楚。还望老丈直言。”
  
  “偃师回了八个字。”
  
  姬归笑容还是和蔼,双眸却有丝精光闪过,“人心难做,人心难测!”
  
  落叶缤纷,春来春却不归。
  
  单飞一直和姬归在桃花树下交谈,蓦地发现桃花树竟也似真似幻,让人根本分不清此间哪里是真、哪处是假。
  
  这是高科技和乡土结合的产物。
  
  听姬归说出“人心难测”几字时,单飞亦是赞同道:“偃师说的很对,人心实在难测,不过……”
  
  看到单飞欲言又止,姬归问道:“你要说什么?”
  
  “我素来觉得人生太短了,比勾心斗角有意义的事情实在太多,我们何苦因为勾心斗角忽视了人生更有意义的事情?”单飞真心道:“因此我很多时候不想费心思去猜测什么人心。”
  
  姬归眼中的寒芒隐去,微笑道:“你虽不喜勾心斗角,但却明白勾心斗角的门道,难道不是吗?”
  
  见单飞笑而不语,姬归了然道:“天女传人从来都是个聪明的……好人。因为天女的技艺不会让别有用心的人掌控,可若非聪明到知晓世上的丑恶,又难免被轮回所累。”
  
  单飞认真思索着姬归的言语,微微点头。
  
  回到话题,姬归道:“以你的为人,想必知道偃师说那八个字的用意?”
  
  单飞猜测道:“偃师想要劝劝周穆王?”
  
  “不错。”姬归神色称许,“天女传人虽是与世无争,却均是悲天悯人。当初周穆王征伐四海八荒,野心膨胀下导致民心疲惫。西王母看出周穆王的野心,也知道他很难被说服,可感慨世人苦难,这才派偃师去见周穆王,想要说服周穆王改弦易张。”
  
  “后来呢?”单飞忍不住问道。
  
  姬归道:“周穆王那时候已然入魔。他见偃师神通后自然心动,非但没有被偃师说服,反倒贪欲更涨,他扣留偃师让其开启云梦秘地、寻找长生之法。”
  
  这种人若是长生,那是世上的灾难!
  
  单飞知道周穆王并未成行,问道:“那偃师怎么办了?”
  
  “偃师被扣,可第二天随即失踪。”姬归回道。
  
  “他倒是好神通。”单飞不出意料,心想这种人物怎会被牢狱所缚?
  
  姬归看出单飞的心思,微微笑道:“偃师的确有大神通,不过他失踪并非是自己离去,而是被先祖暗中所放。适才老夫说过,先祖见世风日下,就算周公所制的礼乐典章都不能教化天下,更难挡人性贪婪……先祖预料穆王之后周室胜极必衰,因此提前结下这个善缘。”
  
  顿了片刻,姬归道:“事实也正如先祖所料,周室益发的颓败,先祖虽苦苦支撑周公创下的基业,但见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导致国败、平王更是不听人言执意东迁,先祖失望,这才离开周室赶赴云梦泽。”
  
  喟然叹息,姬归环望四周道:“可要入这里绝非易事,甚至可说绝无可能的事情。先祖不能改变周室倾颓,却具毅力,立志重启被大禹断绝的文明,这才重建湘妃祠,缅怀舜帝伟业断绝时,在湘妃娘娘神像面前发誓永世完成黄帝的志向不变,求湘妃娘娘指点,让他们得进黄帝秘地。”
  
  单飞这才知道云梦泽中为何会有个古怪的湘妃祠,蓦地想到一事,“我在迷宫之下看到很多未完工的石室,想必是老丈的祖先所造?”
  
  姬归点头道:“不错,先祖立誓不成不归、至死不离,这才让族人在迷宫下开挖洞室,誓要断绝和世俗的联系。先祖这等恒心坚持终于感动了偃师,偃师这才用自鸣琴开启此间,让先祖等人入内,这亦是我等能在此间的由来。说起来,若非偃师,我等恐怕还是身处迷宫之下,因此……老夫知天女传人又至,又看到你们有难,这才尽数请来入内一聚。”
  
  单飞心下感慨。
  
  曹棺想必多少知晓这些往事,这才在那般绝境中还是坚持不离。
  
  默然片刻,姬归缓缓道:“你可知老夫详尽述说我等来历的目的?”
  
  单飞有所猜测,还是微笑道:“请老丈明言。”
  
  姬归半晌才道:“偃师考验先祖多年,才让先祖带人进入此地。可你亦知晓,人总是会变的,很多人都是忍不住红尘的诱惑,终究会进入贪婪权欲的轮转。”
  
  见单飞点头,姬归凝声道:“当年就算周公那等贤人都是无力破除这个轮回,先祖有感周公的失败,认为先要造出一个公平的世界,同时从炎帝的长生香着想,再对人心进行推演,找到世人的劣根所在。先祖认为只有清除了劣根,才能改变这个可悲的轮回,完成黄帝的大志。先祖只怕计划有变,才立下一入此间的有关人,此生若不能破除世间轮回的悲哀、终身不离此泽的约定。”
  
  单飞心中微沉,终于明白这里为何有那种不近人情的规则,亦对这些人的志向很有些肃然起敬。
  
  这是一批有原则、有操守的人。
  
  “不过我等并非不近人情,而是要所有人自愿立誓遵守后才会让其留下。若非如此,我等亦不会强人所难。”
  
  姬归微笑道:“因此你等想要离去时尽可离去,只盼你等莫要对外人提及此间就好。”见单飞默然不语,姬归明了道:“但你辛辛苦苦寻到此间,必定有你的目的。”
  
  单飞涩然一笑。
  
  “老夫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个旧人。”姬归笑问道:“你可知道老夫想到了哪个?”
  
  他这次没有考究,就如和朋友聊天般随和。
  
  “单鹏?”单飞毫不犹豫道。
  
  姬归摇头道:“老夫虽知单鹏其人,却感觉你不像单鹏,你像马未来的。”
  
  我像那老头?
  
  原来姬归见过马未来!
  
  单飞困惑不解时,听姬归道:“老夫曾见过马未来,听他说及过流年传承的三个条件学识广博、不拘泥同时能够放下。你……有些事情放不下……”
  
  我放下就是神仙了。
  
  单飞笑道:“我的确有些事情无法放下,我来此间是想找些东西。不过……”
  
  “如流年般,此间的能力从不应落入别有用心之人的手上。”姬归沉声道,见单飞脸色改变,姬归笑道:“但你不过是个聪明的好心人,又是天女的传人,哪怕有些放不下,老夫信马未来不会选错人,你若有需求,老夫定会帮忙。”.
  
  ps:虽然月票涨的不多,但让老墨高兴的是,最近书评区出现很多有见地的书评,证明老墨写的情节还是不错的。哈哈。有条件订阅的兄弟还请订阅章节观看,谢谢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