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泄密
    房间里响起尚云低低的笑声。

    戴弗琳走到第二个士兵身边,让两名幽影军把他架起来,她用冰冷的手套锐甲在士兵的胸口处滑过,头也不回地道:“有什么好笑的,尚云伯爵。”

    “我笑你天真。”尚云说:“在执行这项任务的时候,这里每个人都已经下定了必死的决心。你以为可以从我嘴里问出什么?别做梦了,不如杀了我们干脆。”

    “这才是你真正的想法吧,寻死?”戴弗琳冷笑说:“没那么容易,或许你说得没错。在出发之前,你们都已经当自己是死人。可把自己当死了,和渐渐成为死人之间还是有区别的。你说对吗?”

    她伸指轻点艾达华星士兵的胸口。

    “死亡可是短暂的,也可以是漫长的。可以是平静的,也可以是痛苦的。你们壮烈战死,当然不觉得死亡有什么。可如果我把死亡的过程延长,让你们饱尝痛苦的滋味。相信我,再强硬的人也会变得软弱。何况我不认为,这些士兵有那么坚强。看,他的眼里已经有惧意了,怎么样,告诉我计划吗?”

    那名士兵张口朝戴弗琳吐去一口血痰,当然,身为大将的她又怎么会那么容易给喷到。戴弗琳脸一撇,便让士兵的反抗落空。她冷笑,说:“刚才那一位他经历了十秒的痛苦才死,至于你,我打算翻一倍。而接下来,每轮到一个时间都会翻倍增加,你们就好好品尝死亡降临的滋味好了。”

    说着她把铁指插进了士兵的胸口里,士兵也是强硬,竟然咬紧了牙关不哼一声。但脸上迅速染起红晕,戴弗琳轻声笑道:“知道吗?每一位超级强者都是最优秀的外科医生,我们对生物的肌肉走向、器官的分布以及神经血管等物了解得非常透彻。而在生物神经里头,有一种叫痛觉神经的东西。基德人那些变态在改造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摘除了痛觉神经,不过我想艾达华星的战士大概没这么做吧。如果我稍微刺激下,或许会发生很好玩的事。”

    在士兵体内的铁指指尖突然射出一缕源力射流,士兵当即再忍受不住尖叫起来。戴弗琳的铁指缓缓深入,每前进一寸,士兵的痛苦就会翻上一番。可戴弗琳又弹出第二缕源力射流,刺激着士兵的中枢神经,让他即不会痛晕过去,又对身体的感觉变得更加敏感。于是那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房间,听得其余三个士兵均颤抖了起来。

    叫足了二十秒,戴弗琳才让他断气。一秒不多,一秒不少,精确得让人头皮发麻。

    走到第三个士兵旁边,那个士兵突然怒吼一声撞在她的靴子上,于是脑袋被戴弗琳铁靴那往上弯起的脚尖扎透,他竟然带着微笑死去。戴弗琳皱了皱眉,只得捉起第四个。这一次,这个士兵给折磨了整整一分钟。

    只剩下最后一个士兵。

    戴弗琳眼睛刚看过去,那个士兵已经哭喊起来:“别杀我,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

    尚云怒吼:“闭嘴!如果你还有身为战士的荣誉的话。”

    “该闭嘴的是你。”戴弗琳打了个手势,尚云身上的电针便同时被激活,他惨叫了起来,果然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戴弗琳这才走过去,挑起那名士兵的下巴微笑道:“这就对了,和荣誉比起来,还是生命比较实在点。告诉我吧,你们打算干什么。说完我会还你自由,如果你怕被军法处置,那可以加入我们。我可以给你一个军官当当,不用打仗,你可以享受官职带来的一切特权。”

    “真的?”

    “真的。”

    那名士兵朝尚云看去,低声道了句“对不起”。然后对戴弗琳道:“格里佛大公有个计划,大公调动军队对你们发动攻击。可实际上,他要趁你们分散注意力的时候独自离开。在我们军队攻至的时候,一艘小型星舰便会升空。大公相信到时你们无暇它顾,这个计划有很大机率成功。”

    戴弗琳眯眼道:“这么说来,你们大公打算牺牲他的军队,他已经没有半点荣誉了吗?”

    尚云吼了起来:“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正打算进攻艾达华星。只要大公能够脱离,就可以警告黄金城。和艾达华星比起来,我们区区性命算得了什么!”

    “真是伟大。”戴弗琳道:“可惜我不懂欣赏你们这种情操,所以你最好告诉我,那艘星舰的具体位置。”

    “不要说!”尚云大叫。

    那名士兵却报出了一个坐标,然后满杯希翼地看着戴弗琳。后者眯眯笑着,却伸指在士兵脖子上一捅。士兵表情一僵,然后捂着喉咙断断续续道:“你反悔......”

    “没听说过女人是善变的吗?何况,我已经给你优待了,至少你没死得那么痛苦。那么,怀着对我仁慈的感激,去死吧。”戴弗琳转过身,往房间门口走去。并打了个手势,说:“送我们勇敢的尚云伯爵上路。”

    帝国将军莱多狞笑着走到尚云旁边,摸出一把战刀架到伯爵的脖子上。这时伯爵抬头,笑道:“等等,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戴弗琳回头。

    尚云道:“我们啊,大公要准备离开,可我们跑来这里干什么?别告诉我你不好奇。”

    戴弗琳笑了起来:“没想到尚云伯爵还是个这么有情调的人,喜欢把重要的消息留到最后。”,她挥挥手让莱多拿开了刀,戴弗琳道:“那么告诉我,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没有问题。不过我有个条件,听说戴弗琳将军从来没有过男人?”

    戴弗琳皱眉,道:“因为没有一个男人可以配得上我。”

    “真是高傲冷艳啊。”尚云笑了起来:“那么我要将军的一个吻,如果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

    莱多顿时变色,抬手就是一刀划在尚云的胸口道:“大胆!”

    他又对戴弗琳说:“将军别相信他,就算你答应了,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尚云哈哈一笑,道:“原来这就是所谓第一大将的器量,连送上一吻的勇气都没有。行,杀了我吧。

    ”

    莱多狰狞地举起刀:“让我成全你。”

    战刀挥下。

    却被一只铁手套在半空握住,戴弗琳推开了他,对尚云道:“你最好明白欺骗我是什么下场,我不会让你死的,但你会在痛苦的地狱中挣扎老去。”

    说完,她果真往尚云的双唇印下。

    可接触到尚云的瞬间,戴弗琳双眼猛睁。尚云的体温急聚升高,若非如此近的接触还真不易察觉。此刻,尚云体内仿佛有一团火焰就要爆发!

    大将座舰外,一队队士兵正赶往指定位置,为艾达华星军队的来到做好迎战准备。突然一声轰隆大响,将一大片士兵震倒在地。当他们爬起来时,始看到座舰尾端喷起一根火柱,火柱附近浓烟滚滚。

    而在座舰的爆炸点附近,戴弗琳提着莱多落下。第一大将身上灰朴朴一片,并无大碍,充其量样子稍微狼狈了些。至于莱多却是额角渗血,可他落在星舰装甲上后,也就擦了擦头,看上去伤得不重。莱多对戴弗琳道了声谢,然后心有余悸地看向星舰上给炸出来的一个大窟窿。

    “竟然在身体里装了纳米炸弹一类的装置。”戴弗琳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尚云他们这一行的任务恐怕是故意让我们捉住,好有机会引我近身,再引爆他体内的炸弹。可惜,纵使源力没有变化,但体内的温度出卖他。如果我反应慢点的话,他们就成功了。”

    莱多道:“那格里佛的计划?”

    “多半是真的,只是尚云没想到士兵会泄秘。他们的自杀行动,应该是为了给格里佛创造条件。”戴弗琳轻声道:“我要亲自走一趟,绝不能让格里佛有机会逃走!”

    莱多欲言又止。

    戴弗琳抬手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所以我打算把他唤醒。”

    “他?”

    戴弗琳点头:“没错,前任大将萨摩克斯!”

    走在座舰中一条幽深的通道里,莱多心情复杂。他看着前面戴弗琳的身影,多次想上前阻止,却最终不敢说出来。前任大将萨摩克斯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男人甚至比疯魔贝利还要疯狂。在以往的战争里,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萨摩克斯敌我通杀的事情,甚至连一名大将都惨死在他手上。

    正因如此,他才给收回大将的军职。而得以末死,则是因为他是戴弗琳的胞弟。是戴弗琳亲自捉搏他,并把他冷冻了起来。

    在戴弗琳抵达之前,冷冻着萨摩克斯的房间已经涌进了一队医疗班的人员。在戴弗琳抵达之后,由她首肯示意,操作人员开始给萨摩克斯解冻。片刻之后,一声心跳响起,接着冷冻舱的舱门整个飞了出去,把两个倒霉的家伙给压死。

    冷冻舱里涌出大片寒气,片刻后,一只粗腿从里面伸了出来。脚掌踩住地面,一个男人手扶着门边钻了出来。他和戴弗琳一样有着头鲜艳的红发,视线落到戴弗琳身上,他咧嘴笑道:“好久不见啊,姐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