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节 斩尽杀绝

      单飞很有些意外。
  
      他来云梦泽无非两个目的,而且可说是合二为一,找到云梦秘地得到冥数说明书后前往白狼秘地寻找晨雨。
  
      都说君子困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果独善其身的同时还能兼顾天下,单飞不介意多做点事情。
  
      他来的时候可说是没有太多准备,准备许多年的刘表连门槛都进不来呢,他又能准备什么?见到狼群、吃人鸟、再从空间隧道跳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有应对最险恶情况的准备。
  
      姬归居然说肯帮他?
  
      单飞意外的时候多少有点欣喜,他感觉姬归不像是说着玩的。
  
      “都说无功不受禄……”单飞沉吟道。
  
      姬归听出他潜在的意思,微笑道:“你一路行来遇到的险恶难数,定然以为此间很不欢迎外人。”
  
      不是吗?你们这种姿态要是欢迎客人的话,天底下都没有讨厌客人的主人了。
  
      “我们只是不欢迎贪婪的人。”
  
      姬归感慨道:“先祖前来此间后,并非不理世事,亦知道外边的世间战乱连连,又经秦汉,但终究不过散了聚、聚了散。穆王盛世亦不过如过眼云烟,哪怕秦皇汉武,亦不过重蹈周穆王的覆辙而已。先祖就是明白这点,才想自创规则,亦不让此间参与世事中。”
  
      单飞缓缓点头。
  
      “这里已是人世少有的净土之一,我等不想其再有所染。”姬归又道:“偏偏可悲之处在于,来此的万人中却不会有一人想要实现黄帝的大志,只想从此间得到满足**的能力罢了。这样的人,尘世里既然俯拾皆是,此间就不用再多几个了。”
  
      “黄帝的大志?破除世间的轮转?”
  
      单飞问了句,见姬归点头,暗想这个志向绝不好实现,我们那个年代终于到了全球化,不过所有国家的关系和华夏的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又有什么两样?
  
      或许唯一的不同的就是冷兵器转为热兵器,因为核武器的制约让各国心有忌惮这些国家不是因为文明了不想打,而是知道春秋五霸打仗不过是死人,用核武开仗是要毁灭存身之所的。
  
      要打,“民主和平”的国家都是在找那些没有核武器的国家打,这样才能显示超级霸主的“风范”!
  
      “因此你们才会驱动狼群、吃人鸟来逐客?”单飞又问。
  
      姬归半晌才道:“异地得黄帝传承,自然有很多奇士,此间亦是如此。这里有一人叫做赵思益。”
  
      “嗯?”单飞静待下文。
  
      “赵姓的先祖是伯益。”姬归提醒道。
  
      单飞恍然道:“此人是伯益的后人,亦精通驭使鸟兽的法门?”他曾和黄承彦谈及过此事。
  
      姬归解释道:“千年来,先祖为创建出不同于世俗的地域,亦求此间的发展,素来择选品行高尚之人立誓而入,赵思益的先祖就是因此而入。”
  
      你们这种规则倒和冥数类似。
  
      单飞知道异地虽奇,传承亦要吸取新鲜的血液才行,可是……他心中有丝隐忧,倒怕云梦秘地重蹈冥数的覆辙。
  
      这不仅仅是异地的悲哀,而是整个人类的无奈。
  
      姬归似看出单飞所想,叹气道:“人性总是偏向择易畏难,哪怕是世上杰出的帝王将相到了老迈之年、亦是难免昏庸的忘记曾经的大志,为求自身的安全,往往选择更简易实现的残暴手段。”
  
      单飞颇有感触,暗想眼前这老头子看的倒是透彻。如汉武帝这等大志向之人,晚年都能逼死相守多年的妻儿就是说明了这点。
  
      “唯有大毅力之人才会选择难为之路,并且坚持下去。”
  
      姬归感慨道:“老夫虽有志向,但难说是大毅力之人,眼下唯有绝外侵染,遵先祖规定以求延续此间传承的期待。”
  
      他说到这里时再次叹息,略有疲惫之意。
  
      单飞默然,他对这种人素来敬佩,对此间的规则亦开始理解。
  
      “不过老夫却杜绝不了世俗的贪婪。”
  
      姬归继续解释道:“无数人为了**前仆后继的想进入此地,却不知道黄帝当年建造那迷宫不是为了方便出入,而是为了一个考验。”
  
      “考验?”单飞略有困惑,随即醒悟过来,“我明白了,唯有聪明志坚的人才能通过黄帝他们的考验,比如老丈的先祖。”
  
      “还有你这种人。”姬归微笑道。
  
      单飞老脸略有脸红。
  
      姬归接着道:“先祖为求得到黄帝传承、续舜帝遗愿,抛舍荣华富贵后千辛万苦到了此间,又费尽心力建湘妃祠后在此祷告数十年不离云梦泽,所受的辛苦本是难以想象。偃师从中看到了先祖的志向,这才开启了此间。能入此间的人不但要聪明,而且要志向坚定。那些贪婪却懦弱的人被狼群蛇群吃人鸟所摄,根本是来不到琴鼓山的。”
  
      顿了片刻,姬归似在琢磨什么,又道:“偶尔有亡命贪婪的人却是不能破解迷宫,聪明的贪婪人虽能下得迷宫,但在没有收获的情况下,难以十数年如一日的坚持下去……”
  
      那是,如果在这么贫苦寂寞的条件下还能坚持下来,怎么能叫贪婪?
  
      单飞不能不说黄帝、偃师这些人考验人的手段极为睿智。
  
      其实后人也有人这么做过,那人叫做达摩。
  
      当年二祖神光为向达摩求法,极为恭敬的侍奉,甚至在风雪之日没了膝盖都屹立在雪中表示坚诚,达摩却认为这些远远不够历来诸佛的成就是用多生累劫的修持而来,行常人不能行的功德、忍常人不能忍的苦难,用一点小小的恭敬和心机就想得大乘真谛,你认为可能吗?
  
      神光听闻此言,断臂明志,才得达摩传法。
  
      考验的不是断臂,而是从不退缩的决心。
  
      黄帝等人早知道决心的重要,这才设下迷宫考验头脑,却以多年的蹉跎考验来人的毅力!
  
      “黄承彦是个聪明的人……我等本想再考验他几年的。”
  
      单飞又明白一点。
  
      他一直困惑一件事情,云梦秘地既然有驭使鸟兽的神通,如何任由黄承彦等人霸占迷宫多年?
  
      原来云梦秘地的人早知道黄承彦的举动,想吸纳其进入。
  
      “可惜他老了就少了毅力,投靠的又是权术之人,想的只是百年内的事情。”姬归叹道:“不仅如此,因他之故,眼下云梦泽之上已是风起云涌,不知有多少股势力在云集。”
  
      单飞略一思索就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姬归笑道:“不错,他们没有你等这般勇气等待秘境的开启,却想等你等出去后抢夺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么说,上面除了黄堂和刘表的势力外,还有不少势力在暗中潜伏。
  
      出去后更麻烦。
  
      单飞暗自苦笑,“老丈过奖了,若没有曹棺,我恐怕亦等不到秘境的开启。”
  
      “等待秘境开启不但要毅力,还需要勇气、真诚还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姬归看着单飞道:“你不舍曹棺,早有入秘境的资格,可惜……”
  
      单飞见姬归欲言又止,不由道:“请老丈指点。”
  
      他和姬归交谈中,已知这老者不但深不可测,还是少有的智者,对于这种人的想法,他素来重视。
  
      “可惜你不属于此间,亦不会留在这里的。”姬归惋惜后随即浮起笑容道:“但正因为有你这种人,才让老夫看到坚持下去的希望,能和你这种人交谈,亦是老夫近年来少有的快事。”
  
      抬头向上看了眼,姬归道:“赵思益杀性渐重,本想一劳永逸。”
  
      单飞暗自心惊,知晓“一劳永逸”四个字的含意。
  
      斩尽杀绝!
  
      云梦秘地的人已有不耐,他们的想用这些贪婪人的血警告世俗,莫要再觊觎云梦秘地。
  
      这些人绝对有这种能力。
  
      “不过老夫却是心中不忍。”姬归缓缓道:“老夫冒昧,还想请你帮手。”
  
      单飞忙道:“若是能尽力的话,我绝不推搪。”
  
      华夏自古都是礼尚往来,姬归对他单飞和善可亲,一口允诺对其帮手,他如何会不表示表示?
  
      单飞知道这是偃师、马未来结下的善缘这也怪不得魏伯阳约定和他前往云梦秘地后却始终没有露面。
  
      他单飞来就好,多个魏伯阳,说不定会引火烧身。
  
      魏伯阳这个老狐狸,想方设法的占他的便宜!
  
      单飞暗自咬牙时,就听姬归道:“我想请你到了大泽之上后,劝那些人离去后莫要再来此地。不然的话,老夫就只能听从赵思益的想法。”
  
      这个……怎么可能?
  
      单飞暗自皱眉,心道这些人蓄谋多年,如何会听我的劝说?如果我能做到这点,世界和平就有指望了。
  
      不过终究笑笑,单飞道:“我尽力而为。”
  
      姬归微微一笑好不过。老夫也知道未免强人所难,但我等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到底会如何,终究不受我等控制。老夫知你疲惫许久,不妨稍加休息后再去找找冥数有关的东西。老夫对此间也不过略知一二,很多方面可能还需你来指点。”
  
      单飞听姬归所言,才意识到自己的确疲惫不堪,他微闭双眼却还惦记一事,“有件事实在不吐不快。”
  
      “但说无妨。”姬归客气道。
  
      单飞强睁睡眼,坚持道:“老丈,我知道曹棺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他知道眼下谈的虽是和睦,曹棺的事情却和定时炸弹般,随时都有将众人炸得粉身碎骨的可能,他不能不在曹棺爆发前想办法解决。
  
      姬归本是沧桑的脸上蓦地闪过分悲哀,半晌才道:“这本是源于一个美好的期待……”.
  
      ps:求月票!.
  
      (未完待续。)。
  
      a  


上一章 下一章